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世界杯买球攻略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
2022-06-28 16:54:58
来源: “香港01” 作者: 郑真
关键词:南海 菲律宾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中美关系长期焦灼的当下,菲律宾很难一边倒向中国,其国内主张在南海问题上强硬以及亲美的力量仍然相当强大,适时采取灵活的姿态是菲律宾任何一届政府利益最大化的必然选择。因此,维稳南海仍然是北京需要长期倾注精力的一件事。

  菲律宾外交部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 jr.)6月23日在菲律宾外交部成立124周年演讲时称,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已经下令终止菲律宾与中国的联合石油勘探讨论。

  洛钦表示:“根据总统指示,石油和天然气的讨论完全终止。没有任何待处理;一切都结束了”。现在将交由下一届政府来保护国家主权,“放弃菲律宾主权的任何部分都不是一种选择”。

  根据洛钦的说法,菲律宾终止联合勘探讨论来自杜特尔特的命令,而杜特尔特的决策依据是本届政府无法逾越宪法规定的法理框架。

  据悉,中菲联合油气勘探源于2018年11月中国领导人访问菲律宾期间中菲签署的一份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当时该备忘录被称为历史性成果。备忘录显示双方致力于在未来12个月内就海上油气开发合作达成一致。随后2019年10月,中菲油气开发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油气开发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正式成立。

  2020年10月菲律宾能源部一度宣布重磅消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批准取消6年前实施的在南中国海有争议地区或附近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禁令。菲能源部长库西(alfonso cusi)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需要勘探,以便可以解决菲律宾的能源安全问题。”

  中菲联合勘探开发的海域涉及领土主权纠纷,菲坚持有关海域是菲律宾无争议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菲律宾1987年《宪法》禁止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油气资源共同开发。菲律宾领导人若继续推进联合勘探将面临违宪压力。这些是事实。

  但这些情况并非第一天才出现,也并非2018年中菲签署联合勘探开发相关备忘录时出现的状况。杜特尔特政府2018年签署备忘录时,2019年同中国成立合作指导委员会时,2020年宣布解除禁令时,非常清楚有宪法这个先天障碍。

  菲律宾下届总统当选人小马可斯(ferdinand marcos jr.)将于6月30日就职,按照惯例,作为两国外交备忘录,下一任政府是继承还是中断,自有定论,届时中菲双方会对接洽谈。为什么这项由杜特尔特政府开启的合作,在其任期终结前数日会宣布终止?

  名义上的原因是宪法掣肘,事实情况远非如此。

  联合勘探名义上是油气企业之间的商业合作,实则政治先行。所谓,成也政治,败也政治。

  一开始,杜特尔特政府就非常清楚联合勘探是一项政治操作。当初杜特尔特上台后急需扭转阿基诺三世在任期间推行南海仲裁案而恶化的中菲关系。联合勘探这项合作是为了弥合中菲关系准备的,尽管艰难但是很能代表菲律宾的对华合作诚意与姿态。

  杜特尔特政府也因为主动降低声索音量,在南海问题上同美国划清界限,得到了来自北京的丰厚回报。2018年11月中国领导人访问菲律宾, 2019年杜特尔特两度前往访华。截至2017年底,中方在菲累计承包工程合同额213.3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50.4亿美元。菲方统计,2018年中国对菲投资487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83倍。

  中菲都清楚主权问题无法短期内解决,北京所求无非是南海局势平稳。菲律宾所求则是在中美两强间左右逢源。阿基诺三世政府完全站队美国,不符合菲律宾的利益,杜特尔特拉近同北京的距离实际上是让菲律宾重新回到中美间的合适位置。

  眼下,杜特尔特叫停联合勘探,是因为他即将卸任,不再需要为了改善中菲关系而冒着让自己日后的政治声誉受损的风险。完全叫停,没有任何遗留——这实际上证明了中菲联合勘探的短期临时性,菲律宾对华示好姿态的不可持续性,这些仅仅是为一届政府执政服务的,是策略性手段。

南海争议对中菲关系影响重大,图为2019年6月12日,菲律宾抗议者在中国驻菲律宾领事馆外举行集会.jpg

  南海争议对中菲关系影响重大,图为2019年6月12日,菲律宾抗议者在中国驻菲律宾领事馆外举行集会

  杜特尔特的女儿莎拉(sara duterte-carpio)是新总统小马可斯的副手,菲律宾副总统。下一届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如何取态取决于小马可斯,杜特尔特叫停联合勘探,是为了避免莎拉未来在其中表态有为难。

  中菲联合石油勘探谅解备忘录没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并无必须开展合作的权利义务关系,杜特尔特政府叫停备忘录,中国应该是可以理解接受的,毕竟杜特尔特无法左右下一任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

  在中美关系长期焦灼的当下,菲律宾很难一边倒向中国,其国内主张在南海问题上强硬以及亲美的力量仍然相当强大,适时采取灵活的姿态是菲律宾任何一届政府利益最大化的必然选择。因此,维稳南海仍然是北京需要长期倾注精力的一件事。

责任编辑:昀舒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

2022-06-28 16:54:58
来源: “香港01” 作者: 郑真
在中美关系长期焦灼的当下,菲律宾很难一边倒向中国,其国内主张在南海问题上强硬以及亲美的力量仍然相当强大,适时采取灵活的姿态是菲律宾任何一届政府利益最大化的必然选择。因此,维稳南海仍然是北京需要长期倾注精力的一件事。

  菲律宾外交部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 jr.)6月23日在菲律宾外交部成立124周年演讲时称,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已经下令终止菲律宾与中国的联合石油勘探讨论。

  洛钦表示:“根据总统指示,石油和天然气的讨论完全终止。没有任何待处理;一切都结束了”。现在将交由下一届政府来保护国家主权,“放弃菲律宾主权的任何部分都不是一种选择”。

  根据洛钦的说法,菲律宾终止联合勘探讨论来自杜特尔特的命令,而杜特尔特的决策依据是本届政府无法逾越宪法规定的法理框架。

  据悉,中菲联合油气勘探源于2018年11月中国领导人访问菲律宾期间中菲签署的一份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当时该备忘录被称为历史性成果。备忘录显示双方致力于在未来12个月内就海上油气开发合作达成一致。随后2019年10月,中菲油气开发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油气开发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正式成立。

  2020年10月菲律宾能源部一度宣布重磅消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批准取消6年前实施的在南中国海有争议地区或附近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禁令。菲能源部长库西(alfonso cusi)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需要勘探,以便可以解决菲律宾的能源安全问题。”

  中菲联合勘探开发的海域涉及领土主权纠纷,菲坚持有关海域是菲律宾无争议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菲律宾1987年《宪法》禁止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油气资源共同开发。菲律宾领导人若继续推进联合勘探将面临违宪压力。这些是事实。

  但这些情况并非第一天才出现,也并非2018年中菲签署联合勘探开发相关备忘录时出现的状况。杜特尔特政府2018年签署备忘录时,2019年同中国成立合作指导委员会时,2020年宣布解除禁令时,非常清楚有宪法这个先天障碍。

  菲律宾下届总统当选人小马可斯(ferdinand marcos jr.)将于6月30日就职,按照惯例,作为两国外交备忘录,下一任政府是继承还是中断,自有定论,届时中菲双方会对接洽谈。为什么这项由杜特尔特政府开启的合作,在其任期终结前数日会宣布终止?

  名义上的原因是宪法掣肘,事实情况远非如此。

  联合勘探名义上是油气企业之间的商业合作,实则政治先行。所谓,成也政治,败也政治。

  一开始,杜特尔特政府就非常清楚联合勘探是一项政治操作。当初杜特尔特上台后急需扭转阿基诺三世在任期间推行南海仲裁案而恶化的中菲关系。联合勘探这项合作是为了弥合中菲关系准备的,尽管艰难但是很能代表菲律宾的对华合作诚意与姿态。

  杜特尔特政府也因为主动降低声索音量,在南海问题上同美国划清界限,得到了来自北京的丰厚回报。2018年11月中国领导人访问菲律宾, 2019年杜特尔特两度前往访华。截至2017年底,中方在菲累计承包工程合同额213.3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50.4亿美元。菲方统计,2018年中国对菲投资487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83倍。

  中菲都清楚主权问题无法短期内解决,北京所求无非是南海局势平稳。菲律宾所求则是在中美两强间左右逢源。阿基诺三世政府完全站队美国,不符合菲律宾的利益,杜特尔特拉近同北京的距离实际上是让菲律宾重新回到中美间的合适位置。

  眼下,杜特尔特叫停联合勘探,是因为他即将卸任,不再需要为了改善中菲关系而冒着让自己日后的政治声誉受损的风险。完全叫停,没有任何遗留——这实际上证明了中菲联合勘探的短期临时性,菲律宾对华示好姿态的不可持续性,这些仅仅是为一届政府执政服务的,是策略性手段。

南海争议对中菲关系影响重大,图为2019年6月12日,菲律宾抗议者在中国驻菲律宾领事馆外举行集会.jpg

  南海争议对中菲关系影响重大,图为2019年6月12日,菲律宾抗议者在中国驻菲律宾领事馆外举行集会

  杜特尔特的女儿莎拉(sara duterte-carpio)是新总统小马可斯的副手,菲律宾副总统。下一届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如何取态取决于小马可斯,杜特尔特叫停联合勘探,是为了避免莎拉未来在其中表态有为难。

  中菲联合石油勘探谅解备忘录没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并无必须开展合作的权利义务关系,杜特尔特政府叫停备忘录,中国应该是可以理解接受的,毕竟杜特尔特无法左右下一任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

  在中美关系长期焦灼的当下,菲律宾很难一边倒向中国,其国内主张在南海问题上强硬以及亲美的力量仍然相当强大,适时采取灵活的姿态是菲律宾任何一届政府利益最大化的必然选择。因此,维稳南海仍然是北京需要长期倾注精力的一件事。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郑真:中菲联合油气勘探终止,一场政治交易的终结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