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世界杯买球攻略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
2022-06-02 16:04:37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刘天聪
关键词:美国 韩国 北约(nato)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俄乌冲突不断加剧、中美博弈日益激化的背景下,韩国与北约近期的热络,作为美国主导的“新冷战”一环的色彩更加明显。

  近来,韩国与北约频繁互动,吸引了周边国家的广泛关注。韩国和北约颇有历史渊源,此轮走近各取所需,背后真正的推手是美国打造多边化、全球化同盟体系的长期谋划与策动。“泛西方阵营”加紧抱团,国际政治安全形势面临新挑战。

微信截图_20220602160542.jpg

2022年5月16日,韩总统尹锡悦在国会全体会议上发表就职以来的首次讲话

  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勾连

  韩国与北约的“前世今生”有着紧密的政治联系,双方作为美国全球同盟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意识形态和对外战略接近,合作历史悠久,存在“感情基础”。

  我们都知道,朝鲜半岛南北分裂以及韩国的诞生,是冷战初期美国在亚洲战略收缩的产物。1947年,随着冷战全面开始,美苏根据1945年雅尔塔协议合作托管朝鲜半岛的政治基础不复存在。美国杜鲁门政府当时认为,欧洲才是美国的战略重心,朝鲜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很小,重要性排序很低,加之战后美国国内裁军、削减军费的政治压力巨大,朝鲜内部形势又异常复杂、美国难以大包大揽,1948年5月,美国决定主动“减负”,在半岛南部组织单方面选举,扶植李承晚上台。

  当时,美国在东亚收缩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腾出手来在欧洲扎根扩张、遏制苏联。1948年7月,美国与《布鲁塞尔条约》成员国英、法、比、荷、卢及加拿大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商讨建立跨大西洋的同盟条约组织。这轮会议延续了将近一年。1949年4月,以美国为首的12国外长在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北约组织成立。与此同时,1949年上半年,美军陆续从韩国全部撤出,随后与韩方签订了美韩《相互防卫援助协定》《军事顾问协定》。这轮此消彼长,标志着美国基本上完成了战后初期在亚洲收缩力量和防线并将主要战略部署锚定欧洲的政策调整。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政府认为战争是由苏联支持发动的,是“柏林危机的更大规模重演”,必须予以坚决回击,“否则就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于是迅速作出决定并大规模军事介入。为了加强介入的合法性,美国操纵安理会连续通过第82、83、84号决议,授权组建“联合国军”,由美国统一指挥,参加朝鲜战争。从构成上看,“联合国军”基本是北约联军的翻版,除葡萄牙和冰岛外,其他北约成员国全部派军队或后勤支援团参战。按人数计算,北约成员国派兵数量占到了“联合国军”的97%。

  1953年7月,朝鲜战争以“停战”结束,但“联合国军司令部”并未解散,这个由13国组成、一直存在至今的“北约亚洲分部”成为美长期干涉朝鲜半岛内政的工具。由于有韩美同盟和资本主义阵营的政治联系,从1948年建国至上世纪60年代初第一批与韩国建交的国家里,北约成员国占了一多半。这些国家既是韩国“最早的朋友”,又在朝鲜战争中“以鲜血守卫过韩国”,在后来的半个多世纪里,被历届韩国政府视为核心“友邦”。

  冷战期间,韩国和北约作为美国同盟体系的东西两翼,为美国赢得与苏联的竞争、建立全球霸权立下“汗马功劳”,但直至21世纪初,双方之间的横向联系并不多,更多是同时作为美国盟友、协调性地配合美国的外交安全布局,服务其地区与全球战略。

  保守政治期间与北约合作的新发展

  2008年2月,保守势力的代表李明博出任韩国总统。此后,在美国的撮合下,韩国开始与北约走近。2009年12月,韩国外交通商部次官补李容浚访问北约总部,与北约副秘书长比索涅罗签署双边情报安全谅解备忘录。2010年3月,韩国与北约签署协定,成为北约组织下设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第45个成员国。2012年9月,韩国与北约签订《个别伙伴合作计划》(ipcp),为双边全面合作构建起基本框架。

  2013年2月朴槿惠上台,韩国保守派继续执政,与北约的合作进一步加深。2013年4月,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访韩,这是北约领导人首次到访朝鲜半岛。此访期间,双方就共同应对朝鲜半岛核问题达成诸多共识,商定加强网络安全合作,特别提到“韩国将参加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主管的网络防御训练”。2016年10月,尹炳世赴布鲁塞尔参加北约阿富汗问题部长级会议和北约理事会关于半岛局势的专门讨论会。在韩国的推动下,同年12月,北约理事会首次就朝核问题召开特别会议,通过针对朝鲜的措辞严厉的联合声明。

  2017年初朴槿惠遭弹劾下台,文在寅在随后的大选中获胜,进步势力重掌政权,但韩国与北约加强合作的方向并未发生变化。2017年11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访韩,双方就朝核、东北亚局势及网络安全、防扩散、反恐等问题进行交流,并根据形势变化修订了《个别伙伴合作计划》。2021年11月,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元仁哲访问北约总部,与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等高官会晤,商定加强交流和合作。

  2022年以来,北约与韩国频繁互动,俄乌冲突爆发后双方关系更是急剧升温。4月7日,韩国外长郑义溶受邀参加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外长会议,就乌克兰问题和半岛局势阐述基本立场,并与相关国家外长会晤,商讨加强北约和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亚太四国的合作方案。同月11日至14日,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访韩。月底,韩国候任外长朴振透露当选总统尹锡悦已收到相关方邀请,正在考虑是否参加即将于6月底举行的北约峰会。5月5日,韩国宣布加入ccdcoe,成为该机构的首个亚洲成员。

  韩国与北约的快速走近冲击地区安全,使近期本已日益恶化的半岛、东北亚局势雪上加霜,并在全球层面上进一步助长政治分裂、阵营对立的消极潮流。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此系韩国首次加入北约常设的、带有情报交换和军事安全技术合作性质的机制化平台,意味着美国的东亚盟国与欧洲同盟体系迈出了相互融合、横向一体化的关键一步,这个“从无到有、从零到一”政治意义重大,长期影响不可低估。

  美国欲利用韩国推进“新冷战”部署

  韩国和北约的走近虽然有韩欧双方的相互需求,但更重要的是美国在背后的策动。在俄乌冲突不断加剧、中美博弈日益激化的背景下,韩国与北约近期的热络,作为美国主导的“新冷战”一环的色彩更加明显。

  美国试图打通欧亚同盟体系、重建并拓展“泛西方阵营”的战略谋划是韩国与北约走近的最大动力。近年来美国软硬兼施,不断拉拢、要求其他国家加入其遏制中国的阵营,在供应链、高科技、意识形态等领域与中国谋脱钩、搞对立,其纠集的对象不仅限于传统的亚太国家,也包括北约成员国等域外国家,试图打造全球性的泛西方遏华阵营,以“新冷战”压制中国的发展。俄乌冲突爆发后,为最大限度对俄施压,美国强化、拓展同盟体系的动作进一步加快。如果说之前是为了对付中国,引欧洲盟友之力投放到亚太,那么这一轮就是为了对付俄罗斯,又将亚太力量归并过去,强化在欧洲方向的部署。

  长期以来,韩国的战略重心一直集中在半岛、东北亚和亚太地区,对欧洲安全事务并不特别关心——这从今年以前韩国与北约的高层往来中谈论的主要议题从未涉及过欧安问题便可窥见。而且,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历届政府一向重视与俄罗斯的关系,建交以来经贸往来不断加强,文在寅时期又着力深化双方在全球事务和国防军事方面的合作,2021年3月韩俄刚刚签署了《国防合作协定》,韩国最新研制的运载火箭也大量使用俄技术和部件。在这样的形势下,韩国此次不惜损害韩俄关系加入对俄制裁,又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公然与北约携手,背后的美国推力之大可想而知。

  当然,韩国对北约也有自己的政治安全诉求,并不都是给美国“做嫁衣”。一是在朝鲜和半岛核问题上争取外部支持。朝鲜始终是韩国最重要的安全关切。在近年来半岛核问题长期拖而不决、逐渐国际化的情况下,囊括三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德、意等多个重要国家的北约集团,立场态度对韩日趋重要,无论是在安理会层面对朝施压,还是落实国际制裁,韩国都必须获得北约和北约国家的支持。二是提高国际地位和话语权。随着经济与科技不断发展、国力不断提升、流行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大,韩国对更高国际地位的心理诉求大为上升。加之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防扩散、反恐等全球问题也日益关系到韩国的实际利益,韩国近年正多管齐下,着力拓展域外关系,与北约走近是其中重要一环。三是平衡中国的影响。韩国对华经济依赖度非常高,政治、安全也受到中国的巨大影响。近年在不断夯实韩美同盟基础上,韩国着力加强与东盟、印度、欧洲等域外力量之间的关系,作为平衡中国的杠杆。

  欧洲也希望进一步深化与韩国的关系。当前主要诉求是建立对俄施压统一战线。韩国是俄第七大贸易伙伴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地,又是国际金融强国,拉韩加入对俄制裁无疑可进一步打击俄经济。2月28日,韩外交部宣布对俄停止出口战略物资,并参与将俄踢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swift)的行动。此外,欧洲还有借朝核问题逐步介入东亚事务,与韩国基于意识形态在全球事务上加强合作和政策协调的考量。

  由于韩国和北约的主要假想敌仍有差别,加之俄朝关系具有一定特殊性,韩国并不愿直接为欧洲承担集体防御的义务。可预见的未来,韩国直接加入北约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美国推动下,北约还将继续向亚太扩张,与韩国深化关系。尹锡悦政府就职后,韩国进一步融入美国的全球同盟体系、与北约“相向而行”加强各方面合作,如密切高层往来、参加联合军演、加入相关经贸或科技合作机制等,将是大概率的事情。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

2022-06-02 16:04:37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刘天聪
在俄乌冲突不断加剧、中美博弈日益激化的背景下,韩国与北约近期的热络,作为美国主导的“新冷战”一环的色彩更加明显。

  近来,韩国与北约频繁互动,吸引了周边国家的广泛关注。韩国和北约颇有历史渊源,此轮走近各取所需,背后真正的推手是美国打造多边化、全球化同盟体系的长期谋划与策动。“泛西方阵营”加紧抱团,国际政治安全形势面临新挑战。

微信截图_20220602160542.jpg

2022年5月16日,韩总统尹锡悦在国会全体会议上发表就职以来的首次讲话

  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勾连

  韩国与北约的“前世今生”有着紧密的政治联系,双方作为美国全球同盟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意识形态和对外战略接近,合作历史悠久,存在“感情基础”。

  我们都知道,朝鲜半岛南北分裂以及韩国的诞生,是冷战初期美国在亚洲战略收缩的产物。1947年,随着冷战全面开始,美苏根据1945年雅尔塔协议合作托管朝鲜半岛的政治基础不复存在。美国杜鲁门政府当时认为,欧洲才是美国的战略重心,朝鲜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很小,重要性排序很低,加之战后美国国内裁军、削减军费的政治压力巨大,朝鲜内部形势又异常复杂、美国难以大包大揽,1948年5月,美国决定主动“减负”,在半岛南部组织单方面选举,扶植李承晚上台。

  当时,美国在东亚收缩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腾出手来在欧洲扎根扩张、遏制苏联。1948年7月,美国与《布鲁塞尔条约》成员国英、法、比、荷、卢及加拿大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商讨建立跨大西洋的同盟条约组织。这轮会议延续了将近一年。1949年4月,以美国为首的12国外长在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北约组织成立。与此同时,1949年上半年,美军陆续从韩国全部撤出,随后与韩方签订了美韩《相互防卫援助协定》《军事顾问协定》。这轮此消彼长,标志着美国基本上完成了战后初期在亚洲收缩力量和防线并将主要战略部署锚定欧洲的政策调整。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政府认为战争是由苏联支持发动的,是“柏林危机的更大规模重演”,必须予以坚决回击,“否则就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于是迅速作出决定并大规模军事介入。为了加强介入的合法性,美国操纵安理会连续通过第82、83、84号决议,授权组建“联合国军”,由美国统一指挥,参加朝鲜战争。从构成上看,“联合国军”基本是北约联军的翻版,除葡萄牙和冰岛外,其他北约成员国全部派军队或后勤支援团参战。按人数计算,北约成员国派兵数量占到了“联合国军”的97%。

  1953年7月,朝鲜战争以“停战”结束,但“联合国军司令部”并未解散,这个由13国组成、一直存在至今的“北约亚洲分部”成为美长期干涉朝鲜半岛内政的工具。由于有韩美同盟和资本主义阵营的政治联系,从1948年建国至上世纪60年代初第一批与韩国建交的国家里,北约成员国占了一多半。这些国家既是韩国“最早的朋友”,又在朝鲜战争中“以鲜血守卫过韩国”,在后来的半个多世纪里,被历届韩国政府视为核心“友邦”。

  冷战期间,韩国和北约作为美国同盟体系的东西两翼,为美国赢得与苏联的竞争、建立全球霸权立下“汗马功劳”,但直至21世纪初,双方之间的横向联系并不多,更多是同时作为美国盟友、协调性地配合美国的外交安全布局,服务其地区与全球战略。

  保守政治期间与北约合作的新发展

  2008年2月,保守势力的代表李明博出任韩国总统。此后,在美国的撮合下,韩国开始与北约走近。2009年12月,韩国外交通商部次官补李容浚访问北约总部,与北约副秘书长比索涅罗签署双边情报安全谅解备忘录。2010年3月,韩国与北约签署协定,成为北约组织下设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第45个成员国。2012年9月,韩国与北约签订《个别伙伴合作计划》(ipcp),为双边全面合作构建起基本框架。

  2013年2月朴槿惠上台,韩国保守派继续执政,与北约的合作进一步加深。2013年4月,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访韩,这是北约领导人首次到访朝鲜半岛。此访期间,双方就共同应对朝鲜半岛核问题达成诸多共识,商定加强网络安全合作,特别提到“韩国将参加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主管的网络防御训练”。2016年10月,尹炳世赴布鲁塞尔参加北约阿富汗问题部长级会议和北约理事会关于半岛局势的专门讨论会。在韩国的推动下,同年12月,北约理事会首次就朝核问题召开特别会议,通过针对朝鲜的措辞严厉的联合声明。

  2017年初朴槿惠遭弹劾下台,文在寅在随后的大选中获胜,进步势力重掌政权,但韩国与北约加强合作的方向并未发生变化。2017年11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访韩,双方就朝核、东北亚局势及网络安全、防扩散、反恐等问题进行交流,并根据形势变化修订了《个别伙伴合作计划》。2021年11月,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元仁哲访问北约总部,与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等高官会晤,商定加强交流和合作。

  2022年以来,北约与韩国频繁互动,俄乌冲突爆发后双方关系更是急剧升温。4月7日,韩国外长郑义溶受邀参加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外长会议,就乌克兰问题和半岛局势阐述基本立场,并与相关国家外长会晤,商讨加强北约和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亚太四国的合作方案。同月11日至14日,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访韩。月底,韩国候任外长朴振透露当选总统尹锡悦已收到相关方邀请,正在考虑是否参加即将于6月底举行的北约峰会。5月5日,韩国宣布加入ccdcoe,成为该机构的首个亚洲成员。

  韩国与北约的快速走近冲击地区安全,使近期本已日益恶化的半岛、东北亚局势雪上加霜,并在全球层面上进一步助长政治分裂、阵营对立的消极潮流。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此系韩国首次加入北约常设的、带有情报交换和军事安全技术合作性质的机制化平台,意味着美国的东亚盟国与欧洲同盟体系迈出了相互融合、横向一体化的关键一步,这个“从无到有、从零到一”政治意义重大,长期影响不可低估。

  美国欲利用韩国推进“新冷战”部署

  韩国和北约的走近虽然有韩欧双方的相互需求,但更重要的是美国在背后的策动。在俄乌冲突不断加剧、中美博弈日益激化的背景下,韩国与北约近期的热络,作为美国主导的“新冷战”一环的色彩更加明显。

  美国试图打通欧亚同盟体系、重建并拓展“泛西方阵营”的战略谋划是韩国与北约走近的最大动力。近年来美国软硬兼施,不断拉拢、要求其他国家加入其遏制中国的阵营,在供应链、高科技、意识形态等领域与中国谋脱钩、搞对立,其纠集的对象不仅限于传统的亚太国家,也包括北约成员国等域外国家,试图打造全球性的泛西方遏华阵营,以“新冷战”压制中国的发展。俄乌冲突爆发后,为最大限度对俄施压,美国强化、拓展同盟体系的动作进一步加快。如果说之前是为了对付中国,引欧洲盟友之力投放到亚太,那么这一轮就是为了对付俄罗斯,又将亚太力量归并过去,强化在欧洲方向的部署。

  长期以来,韩国的战略重心一直集中在半岛、东北亚和亚太地区,对欧洲安全事务并不特别关心——这从今年以前韩国与北约的高层往来中谈论的主要议题从未涉及过欧安问题便可窥见。而且,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历届政府一向重视与俄罗斯的关系,建交以来经贸往来不断加强,文在寅时期又着力深化双方在全球事务和国防军事方面的合作,2021年3月韩俄刚刚签署了《国防合作协定》,韩国最新研制的运载火箭也大量使用俄技术和部件。在这样的形势下,韩国此次不惜损害韩俄关系加入对俄制裁,又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公然与北约携手,背后的美国推力之大可想而知。

  当然,韩国对北约也有自己的政治安全诉求,并不都是给美国“做嫁衣”。一是在朝鲜和半岛核问题上争取外部支持。朝鲜始终是韩国最重要的安全关切。在近年来半岛核问题长期拖而不决、逐渐国际化的情况下,囊括三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德、意等多个重要国家的北约集团,立场态度对韩日趋重要,无论是在安理会层面对朝施压,还是落实国际制裁,韩国都必须获得北约和北约国家的支持。二是提高国际地位和话语权。随着经济与科技不断发展、国力不断提升、流行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大,韩国对更高国际地位的心理诉求大为上升。加之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防扩散、反恐等全球问题也日益关系到韩国的实际利益,韩国近年正多管齐下,着力拓展域外关系,与北约走近是其中重要一环。三是平衡中国的影响。韩国对华经济依赖度非常高,政治、安全也受到中国的巨大影响。近年在不断夯实韩美同盟基础上,韩国着力加强与东盟、印度、欧洲等域外力量之间的关系,作为平衡中国的杠杆。

  欧洲也希望进一步深化与韩国的关系。当前主要诉求是建立对俄施压统一战线。韩国是俄第七大贸易伙伴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地,又是国际金融强国,拉韩加入对俄制裁无疑可进一步打击俄经济。2月28日,韩外交部宣布对俄停止出口战略物资,并参与将俄踢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swift)的行动。此外,欧洲还有借朝核问题逐步介入东亚事务,与韩国基于意识形态在全球事务上加强合作和政策协调的考量。

  由于韩国和北约的主要假想敌仍有差别,加之俄朝关系具有一定特殊性,韩国并不愿直接为欧洲承担集体防御的义务。可预见的未来,韩国直接加入北约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美国推动下,北约还将继续向亚太扩张,与韩国深化关系。尹锡悦政府就职后,韩国进一步融入美国的全球同盟体系、与北约“相向而行”加强各方面合作,如密切高层往来、参加联合军演、加入相关经贸或科技合作机制等,将是大概率的事情。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刘天聪:韩国和北约“走近”,历史和现实的缠绕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