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世界杯买球攻略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
2022-01-13 17:15:3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阿克拉姆·乌马罗夫;昀舒/译
关键词: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没有外部力量参与的情况下推进区域内合作有助于中亚的统一和完整。考虑到该地区共同的历史、文化和特性,促进区域伙伴关系具有巨大潜力。建立新的区域机制,发展互联互通、贸易和人道主义关系,将极大地造福于中亚地区;区域一体化将有增强处理区域内和外部问题的发言权、能力和主体性。相反,一个因内部问题而分裂的地区很容易被外部势力操纵和利用。

  中亚通常被认为处于全球政治的边缘。尽管近几十年来阿富汗的事态发展受到关注,但该区域的内部活动没有得到国际媒体的多少报道,也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然而,两件大事改变了这一点,使了解中亚重新变得重要起来。

  第一件事是俄罗斯公布的《关于俄罗斯联邦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安全保障措施的协议》草案,主要是从俄西对抗加剧的角度来讨论的。主要的分析重点是东欧的局势,特别是乌克兰的局势。然而,这种讨论大多忽视了中亚在俄罗斯、美国和北约成员国之间持续不断的争端中所扮演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的草案宣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不得在乌克兰领土以及在东欧、南高加索和中亚的其他国家进行任何军事活动。”此外,美国和俄罗斯联邦之间另一项关于安全保障的条约草案要求华盛顿不得“在不属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的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国家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利用他们的基础设施进行任何军事活动,或与他们开展双边军事合作。”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中亚国家对这些草案表明正式立场,并计划就这些要求进行谈判。

  换句话说,俄罗斯要求西方宣布包括中亚在内的整个后苏联地区为莫斯科的专属势力范围。俄罗斯和“整个西方”之间的竞争程度在过去十年中显著增加,对整个中亚地区产生了负面影响。多年来,中亚国家通过多元的外交政策平衡东西方,从中受益。然而,目前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紧张局势的升级将对中亚地区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能否克服这场危机取决于中亚国家是否愿意进行区域协调和相互支持,以抵制任何限制其主权的企图。

  另外一件事是哈萨克斯坦的动荡。由于其经济规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传统上,繁荣的哈萨克斯坦被认为是该地区的“领袖”国家,而由于最近动荡的局势,哈萨克斯坦的形象遭到破坏。目前的局势表明,尽管跨越了独立30年的里程碑,区域政治机构的发展方面仍然薄弱;还没有发展出能够预防和应对这种危机的有效和专业的机构。例如,哈萨克斯坦的国民议会同其他人为维持的机构一样,尽管宣布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没有对紧急情况表达任何官方立场。

  由于缺乏明确和成熟的权力转移机制,精英内部的长期竞争,普遍的腐败,裙带关系,以及问责制的缺失,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引发了大规模的骚乱,并迅速蔓延到该国的其他省份。前几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很快就被镇压下去,而这次政府的反应缓慢,一开始并不能化解矛盾。然而,和平的抗议活动很快就被犯罪分子、抢劫者和激进团体为自己的目的所主导。

  结果,国家警察和武装部队没有抵抗几千名暴力抢劫者的攻击,而是选择撤退,显示出他们完全没有准备。政府未能为其公民提供安全保障,导致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出现无政府状态和大动荡。因此,卡西姆-约马尔·托卡耶夫总统呼吁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为哈萨克斯坦克服这一恐怖主义威胁提供援助”。这项请求很快得到批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部队部署到哈萨克斯坦。

  对中亚的影响

  这两个事件对中亚有重大影响。

  第一,中亚的可持续发展和主权面临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筹划中的俄罗斯-北约谈判无视中亚主权,使用外国武装力量解决该地区内部危机,对中亚国家的独立主权构成直接威胁。若默许中亚属于一个国家的势力范围,并努力将该地区变成大国争夺的地缘政治目标,这将不利于中亚地区的韧性和增长。

  第二,不幸的是,哈萨克斯坦的局势清楚地表明了政治机构无法应对内部危机。缺乏对国家日益恶化的社会经济问题和民众不满的独立分析和关注,前任总统和现任总统之间决策权的两重性不明确,权力交接时间长,加上内部紧张局势,在阿拉木图等城市,协调不力和执法不力导致了国家体系的崩溃。受裙带关系和腐败困扰的部门无法抵御内部和外部的冲击,也无法协调有效地应对这些冲击。

  第三,中亚国家在经历了关系改善、和睦相处后,正面临地区动荡的新时期。2020年底吉尔吉斯斯坦政权更迭,塔利班于2021年8月接管阿富汗后持续不稳定,塔吉克斯坦东部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区的紧张局势,以及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2021年春季发生的边境冲突,为中亚未来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根据目前的改革议程,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由于完全孤立,仍然是该区域唯一相对稳定的国家。然而,生活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地区,面临着一系列内部困难,它们的安全也可能受到挑战。欠发达的经济、普遍存在的贫困和失业、糟糕的教育系统、现有的治理问题以及日益加剧的宗教激进化,都给该地区的稳定和恢复带来了新的挑战。

  中亚国家应该怎么办?

  在没有外部力量参与的情况下推进区域内合作有助于中亚的统一和完整。考虑到该地区共同的历史、文化和特性,促进区域伙伴关系具有巨大潜力。建立新的区域机制,发展互联互通、贸易和人道主义关系,将极大地造福于中亚地区;区域一体化将有增强处理区域内和外部问题的发言权、能力和主体性。相反,一个因内部问题而分裂的地区很容易被外部势力操纵和利用。

  此外,考虑到中亚与直接邻国俄罗斯和中国传统上的密切关系,以及与美国、欧盟、土耳其和其他重要地区国家保持有益关系的意愿,中亚国家应该寻求避免卷入国际竞争。宣布中立和不结盟,同时与所有重要的外部力量保持平衡的关系,这将使中亚国家在对外政策上获得独立和自由。与此同时,这种透明的立场将排除中亚国家加入任何由外部行为者领导的军事政治组织。承诺不加入军事联盟,不允许其领土被用来攻击任何域外国家,符合所有中亚国家的利益。

  最后,中亚国家应建立有效、稳定的政治体系。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必须遵循在世界其他地方取得成功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的方法。然而,应对腐败和裙带关系;建立基于绩效的官僚机构;制定公平、公正和尊重公民的尊严、利益和自由的政策;加强问责应该成为地区国家的普遍优先事项。如果没有深入的体制改革、经济转型、对人力资本开发的投资、教育的显著改善和政治透明度的提高,中亚的未来可能会很暗淡。相反,实施这些改革可以为中亚带来和平、独立、韧性和繁荣。

  艾克拉姆·乌玛洛夫(akram umarov):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让·莫内”欧洲研究中心的研究员;美国匹兹堡大学治理与市场中心富布赖特项目资助的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昀舒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

2022-01-13 17:15:3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阿克拉姆·乌马罗夫;昀舒/译
在没有外部力量参与的情况下推进区域内合作有助于中亚的统一和完整。考虑到该地区共同的历史、文化和特性,促进区域伙伴关系具有巨大潜力。建立新的区域机制,发展互联互通、贸易和人道主义关系,将极大地造福于中亚地区;区域一体化将有增强处理区域内和外部问题的发言权、能力和主体性。相反,一个因内部问题而分裂的地区很容易被外部势力操纵和利用。

  中亚通常被认为处于全球政治的边缘。尽管近几十年来阿富汗的事态发展受到关注,但该区域的内部活动没有得到国际媒体的多少报道,也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然而,两件大事改变了这一点,使了解中亚重新变得重要起来。

  第一件事是俄罗斯公布的《关于俄罗斯联邦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安全保障措施的协议》草案,主要是从俄西对抗加剧的角度来讨论的。主要的分析重点是东欧的局势,特别是乌克兰的局势。然而,这种讨论大多忽视了中亚在俄罗斯、美国和北约成员国之间持续不断的争端中所扮演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的草案宣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不得在乌克兰领土以及在东欧、南高加索和中亚的其他国家进行任何军事活动。”此外,美国和俄罗斯联邦之间另一项关于安全保障的条约草案要求华盛顿不得“在不属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的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国家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利用他们的基础设施进行任何军事活动,或与他们开展双边军事合作。”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中亚国家对这些草案表明正式立场,并计划就这些要求进行谈判。

  换句话说,俄罗斯要求西方宣布包括中亚在内的整个后苏联地区为莫斯科的专属势力范围。俄罗斯和“整个西方”之间的竞争程度在过去十年中显著增加,对整个中亚地区产生了负面影响。多年来,中亚国家通过多元的外交政策平衡东西方,从中受益。然而,目前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紧张局势的升级将对中亚地区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能否克服这场危机取决于中亚国家是否愿意进行区域协调和相互支持,以抵制任何限制其主权的企图。

  另外一件事是哈萨克斯坦的动荡。由于其经济规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传统上,繁荣的哈萨克斯坦被认为是该地区的“领袖”国家,而由于最近动荡的局势,哈萨克斯坦的形象遭到破坏。目前的局势表明,尽管跨越了独立30年的里程碑,区域政治机构的发展方面仍然薄弱;还没有发展出能够预防和应对这种危机的有效和专业的机构。例如,哈萨克斯坦的国民议会同其他人为维持的机构一样,尽管宣布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没有对紧急情况表达任何官方立场。

  由于缺乏明确和成熟的权力转移机制,精英内部的长期竞争,普遍的腐败,裙带关系,以及问责制的缺失,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引发了大规模的骚乱,并迅速蔓延到该国的其他省份。前几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很快就被镇压下去,而这次政府的反应缓慢,一开始并不能化解矛盾。然而,和平的抗议活动很快就被犯罪分子、抢劫者和激进团体为自己的目的所主导。

  结果,国家警察和武装部队没有抵抗几千名暴力抢劫者的攻击,而是选择撤退,显示出他们完全没有准备。政府未能为其公民提供安全保障,导致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出现无政府状态和大动荡。因此,卡西姆-约马尔·托卡耶夫总统呼吁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为哈萨克斯坦克服这一恐怖主义威胁提供援助”。这项请求很快得到批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部队部署到哈萨克斯坦。

  对中亚的影响

  这两个事件对中亚有重大影响。

  第一,中亚的可持续发展和主权面临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筹划中的俄罗斯-北约谈判无视中亚主权,使用外国武装力量解决该地区内部危机,对中亚国家的独立主权构成直接威胁。若默许中亚属于一个国家的势力范围,并努力将该地区变成大国争夺的地缘政治目标,这将不利于中亚地区的韧性和增长。

  第二,不幸的是,哈萨克斯坦的局势清楚地表明了政治机构无法应对内部危机。缺乏对国家日益恶化的社会经济问题和民众不满的独立分析和关注,前任总统和现任总统之间决策权的两重性不明确,权力交接时间长,加上内部紧张局势,在阿拉木图等城市,协调不力和执法不力导致了国家体系的崩溃。受裙带关系和腐败困扰的部门无法抵御内部和外部的冲击,也无法协调有效地应对这些冲击。

  第三,中亚国家在经历了关系改善、和睦相处后,正面临地区动荡的新时期。2020年底吉尔吉斯斯坦政权更迭,塔利班于2021年8月接管阿富汗后持续不稳定,塔吉克斯坦东部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区的紧张局势,以及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2021年春季发生的边境冲突,为中亚未来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根据目前的改革议程,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由于完全孤立,仍然是该区域唯一相对稳定的国家。然而,生活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地区,面临着一系列内部困难,它们的安全也可能受到挑战。欠发达的经济、普遍存在的贫困和失业、糟糕的教育系统、现有的治理问题以及日益加剧的宗教激进化,都给该地区的稳定和恢复带来了新的挑战。

  中亚国家应该怎么办?

  在没有外部力量参与的情况下推进区域内合作有助于中亚的统一和完整。考虑到该地区共同的历史、文化和特性,促进区域伙伴关系具有巨大潜力。建立新的区域机制,发展互联互通、贸易和人道主义关系,将极大地造福于中亚地区;区域一体化将有增强处理区域内和外部问题的发言权、能力和主体性。相反,一个因内部问题而分裂的地区很容易被外部势力操纵和利用。

  此外,考虑到中亚与直接邻国俄罗斯和中国传统上的密切关系,以及与美国、欧盟、土耳其和其他重要地区国家保持有益关系的意愿,中亚国家应该寻求避免卷入国际竞争。宣布中立和不结盟,同时与所有重要的外部力量保持平衡的关系,这将使中亚国家在对外政策上获得独立和自由。与此同时,这种透明的立场将排除中亚国家加入任何由外部行为者领导的军事政治组织。承诺不加入军事联盟,不允许其领土被用来攻击任何域外国家,符合所有中亚国家的利益。

  最后,中亚国家应建立有效、稳定的政治体系。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必须遵循在世界其他地方取得成功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的方法。然而,应对腐败和裙带关系;建立基于绩效的官僚机构;制定公平、公正和尊重公民的尊严、利益和自由的政策;加强问责应该成为地区国家的普遍优先事项。如果没有深入的体制改革、经济转型、对人力资本开发的投资、教育的显著改善和政治透明度的提高,中亚的未来可能会很暗淡。相反,实施这些改革可以为中亚带来和平、独立、韧性和繁荣。

  艾克拉姆·乌玛洛夫(akram umarov):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让·莫内”欧洲研究中心的研究员;美国匹兹堡大学治理与市场中心富布赖特项目资助的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乌玛洛夫:中亚能否克服三十年来最大的挑战?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