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世界杯买球攻略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
2021-06-09 11:05:53
来源:苏俄转播 作者: daniil turovsky
关键词:朝鲜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北朝鲜,小金从未受到任何审判,也没受到任何的判决。狱友告诉他,至少要在这里蹲10年大牢,所有逃往中国的「脱北者」都是如此无一例外。不过,逃往南朝鲜还要更严重点。

     俄文报道记者:daniil turovsky @ meduza.io

  中文翻译整理:疯狂的伊万、吴鞑靼

  北朝鲜公民金同志(化名,因为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早在2013年就进入俄罗斯了,一直在等俄罗斯联邦移民局批准他的难民申请。前不久,移民局再一次驳回了他的申请,这意味着小金极有可能会被遣送回朝鲜,然后被送到某个劳改营或者直接被处决。

  让我们来看看他传奇的一生吧,听听他是如何从北朝鲜逃走,如何越过边境还有在莫斯科当厨子和园丁的工作经历。

  逃离朝鲜,去中国

  1997年7月,17岁的小金飞快地跑过了冰冻的鸭绿江,把另一位金姓同胞统治下的北朝鲜抛在身后。当时的朝鲜正在发生第二次大饥荒,根据联合国估算的数字,有约两百万人死于这次饥荒。

  跟神秘的朝鲜一样,讲述金的故事并不容易,故事中有太多盲点了。小金本人拒绝接受任何记者采访,他真是被吓坏了。记者最后是通过难民署的elena burtina才揭开了小金过往的故事。

  elena burtina追踪小金的故事已经有一段时间,小金逃亡的具体时间早就不得而知,他对这段经历的描述总是很模糊——记不住具体月份,顶多只能记住年份。

  小金回忆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母就饿死了,他和姐姐被送到一个寄养家庭。在十几岁的时候去了一个寄宿学校上学。1996年学校由于没有足够的粮食而关闭。小金尝试过自谋生路,但是没有成功,最终在走投无路下跨过了鸭绿江。

下载 (1).jpg

雪后结冰的鸭绿江

  当他逃往中国时,边境并没有边防军在巡逻,很幸运,没有被抓到。

  在中国,小金一无所有,既没有钱也没有合法身份。但是在强大的求生欲望驱使下,小金渐渐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小金几乎在辽阔中国的每一个省份都生活过。最初,他只是靠近朝鲜的省市逃窜谋生。后来他发现,出于安全考虑,最好还是选择一些内陆省份更加有利,于是便更加频繁地搬家。

  在中国,小金无法得到政治庇护,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签订1951年联合国难民协议。

  由于没有合法身份,小金吃尽了苦头,经常遇到中国常见的欠薪问题。找到一份工作,干完了,然后就被仍在大街上,根本一分钱都拿不到。

  另一方面,他也避免和中国的其他脱北者接触,因为他们中间是有朝鲜间谍的,小金害怕这样会暴露自己。几年过去了,小金逐渐学会了汉语,生活慢慢好起来了,有时候他还能找到点翻译的活儿干。

  在中国八年间,小金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主要在农场或者施工工地干活,成了一名朝鲜「农民工」。

  小金的生活是按天计算的,如果他赚了点钱又没有被抓住,他就能过一天好日子。但是这样的生活实在是让人筋疲力尽,小金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拿到中国的合法身份,但是他由于害怕中国人会把他遣送回北朝鲜,而从来没有提出任何申请。

  一份假地图

  2006年,小金决定换个国家寻找整治庇护。

  小金买了个地图,然后就向边境出发了。卖地图的无情欺骗了小金,那是个过期地图,中国北边是苏联而不是俄罗斯。

  直接的结果就是,小金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境被中国边防军逮捕。随后他被送到中朝边境,移交朝鲜军方。然后小金就进了北朝鲜集中营,里面的生存环境可想而知。

  几十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如果未经看守许可就坐下或者躺下的话那事情就严重了,这里实行的是连坐制度,整个号子的人都会被毒打,之后你怎么继续混下去就是你的事情了。

  后来,小金被送到劳改营附近的工厂里去生产水泥预制板。

  在北朝鲜,小金从未受到任何审判,也没受到任何的判决。狱友告诉他,至少要在这里蹲10年大牢,所有逃往中国的「脱北者」都是如此无一例外。不过,逃往南朝鲜还要更严重点。

  监狱里的生活压力巨大,而且一成不变,小金很快就忘记了时间。有些日子里他要工作20个小时,几乎完全被剥夺了睡眠。在生产水泥预制板的重体力劳动中,很多人直接累死了。

  在《不要羡慕:北朝鲜的日常生活》一书中,美国记者barbara demick对北朝鲜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了详细的描述。

  在北朝鲜,那些关押非法越境人员的劳改营被称为「kyo-bwa-so」,意思是再教育中心。劳改营的目标是改造「失足公民」,阻止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些劳改营和关押政治犯的劳改营完全分开,实际上「再教育中心「的生活环境和前途都更光明些,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北朝鲜政府确实是会释放你的,而政治犯就想都别想了。

  demick还描述过集中营里的生活:一切从7点钟日出开始,只有吃饭、睡觉和政治教育时间大家才能稍事休息;这里根本没有被子,犯人们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一间小屋50个人。每天工作以后几乎所有人都累的倒头便睡,根本没有任何交流。

  小金在这样的劳改营里度过了整整一年。

  再次逃向俄罗斯

  2008年冬天,小金和其他30个犯人外出干活。只有一个看守押送他们,犯人们机智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向四面八方逃开。有三个人很幸运的跑到了附近的老乡家里,其中就有小金,他们在那藏了两周,据说其他人都被抓回去枪毙了。

  小金和另外两个人分道扬镳,他走了10年前的老路,跨过鸭绿江再一次跑到了中国。

  第二次逃亡中,小金在中国流浪了5年,他几次策划逃往俄罗斯,但是就是下不了决心,他实在太担心要是中途不顺利,在中国被抓,按照中国和北朝鲜的某种合作关系,逃亡失败肯定再次被送回北朝鲜了。

  这一次小金变的聪明了,他找到了技巧,不但能帮他找到更多的工作,还能确保自己拿到工资。小金找刻章办证的地方买了个假身份证,如果碰到警察查证的话小金就把假证给他们,然后拔腿就跑,回头再买个假证就是了。

  2013年春天,小金下定决心要逃往俄罗斯。这次他搞清楚了,在冬天跨越了黑龙江的冰河就能到达俄罗斯。这次虽然躲过了中国边防,但是在俄罗斯一侧几乎立即就撞上了俄罗斯边防军,小金向他们解释自己要寻求政治庇护,但是俄罗斯边防不吃这一套,直接给小金扔监狱里了。

  在中俄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小金被判非法越境,处以10000卢布罚款(合一千多人民币)。人权组织专员elena burtina说,在审判过程中小金受到了朝鲜情报部门绑架的威胁。

  审判以后,俄罗斯难民署帮助小金在俄罗斯找了个住处,等待俄罗斯政府对其难民申请的答复。2013年俄罗斯远东地区爆发洪水灾害,小金的住处被冲塌了,在难民署的帮助下小金从布拉戈维申斯克前往莫斯科,莫斯科的难民机构继续负责帮助小金在俄罗斯生活。

  起初小金在莫斯科的难民署办公室带了一阵子,在那里他做一些园丁的工作,包食宿,但是没有报酬。

  2013年底,小金正式提出了难民保护申请,但是却从未参加俄罗斯联邦移民局的面试。面试前小金被吓跑了,他被“interview”这个词(在俄语里,面试和采访是同一个词)吓坏了。

  早在第一次出逃中国的时候,小金就被嘱咐千万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以免暴露自己的行踪,北朝鲜的情报部门可不是吃白饭的。

  小金就这样失踪了三个星期,后来他走投无路又回来了。这次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终于说服他提交正式的难民申请。

  2014年初,莫斯科的俄罗斯联邦移民局驳回了小金的政治庇护申请。2014年11月,莫斯科地方法院判处移民局驳回小金的申请无效,但是小金的问题需要重新审理,这意味着一切法律程序都要重走一遍。

  小金有了一个临时身份「政治避难申请正在审理中证明」,不管怎么说,他终于在俄罗斯算是有了合法身份。凭借这个身份,小金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韩国餐厅找到了一份厨师的工作,他终于算是在这个国家立住脚了。

  一年以后,2015年11月,小金的申请再一次遭到驳回,2016年1月26日,小金失去了临时的难民身份。俄罗斯联邦移民局是这样说明小金的问题的:「由于不能证明在回国之后将遭到处决,此人将被强行遣送回国。此案件已经审理结束,临时难民身份终止。」

  小金现在彻底走投无路了,回去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最好的结局是蹲监狱,搞不好就会被直接枪毙了事。

  2016年1月28日晚,俄罗斯联邦移民局说他们将重新审理这个案件,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2018年世界杯和朝鲜血汗工人

  在俄罗斯,除了逃亡的「脱北者」,还有不少朝鲜「公派」出来的外籍劳工。他们在西伯利亚的林场、在大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卖命打工赚钱,挣外汇养活国家。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很快就要来了,关于比赛重要举办场地——圣彼得堡泽尼特体育馆的施工丑闻最近层出不穷,国际透明组织和北欧媒体在调查后,发现了不少朝鲜血汗工人在世界杯场地的材料。血汗工人赚来的外汇和朝鲜的核武器试验资金支持,也有着重要的关联。

责任编辑: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

2021-06-09 11:05:53
来源:苏俄转播 作者: daniil turovsky
关键词:朝鲜 我要评论
在北朝鲜,小金从未受到任何审判,也没受到任何的判决。狱友告诉他,至少要在这里蹲10年大牢,所有逃往中国的「脱北者」都是如此无一例外。不过,逃往南朝鲜还要更严重点。

     俄文报道记者:daniil turovsky @ meduza.io

  中文翻译整理:疯狂的伊万、吴鞑靼

  北朝鲜公民金同志(化名,因为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早在2013年就进入俄罗斯了,一直在等俄罗斯联邦移民局批准他的难民申请。前不久,移民局再一次驳回了他的申请,这意味着小金极有可能会被遣送回朝鲜,然后被送到某个劳改营或者直接被处决。

  让我们来看看他传奇的一生吧,听听他是如何从北朝鲜逃走,如何越过边境还有在莫斯科当厨子和园丁的工作经历。

  逃离朝鲜,去中国

  1997年7月,17岁的小金飞快地跑过了冰冻的鸭绿江,把另一位金姓同胞统治下的北朝鲜抛在身后。当时的朝鲜正在发生第二次大饥荒,根据联合国估算的数字,有约两百万人死于这次饥荒。

  跟神秘的朝鲜一样,讲述金的故事并不容易,故事中有太多盲点了。小金本人拒绝接受任何记者采访,他真是被吓坏了。记者最后是通过难民署的elena burtina才揭开了小金过往的故事。

  elena burtina追踪小金的故事已经有一段时间,小金逃亡的具体时间早就不得而知,他对这段经历的描述总是很模糊——记不住具体月份,顶多只能记住年份。

  小金回忆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母就饿死了,他和姐姐被送到一个寄养家庭。在十几岁的时候去了一个寄宿学校上学。1996年学校由于没有足够的粮食而关闭。小金尝试过自谋生路,但是没有成功,最终在走投无路下跨过了鸭绿江。

下载 (1).jpg

雪后结冰的鸭绿江

  当他逃往中国时,边境并没有边防军在巡逻,很幸运,没有被抓到。

  在中国,小金一无所有,既没有钱也没有合法身份。但是在强大的求生欲望驱使下,小金渐渐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小金几乎在辽阔中国的每一个省份都生活过。最初,他只是靠近朝鲜的省市逃窜谋生。后来他发现,出于安全考虑,最好还是选择一些内陆省份更加有利,于是便更加频繁地搬家。

  在中国,小金无法得到政治庇护,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签订1951年联合国难民协议。

  由于没有合法身份,小金吃尽了苦头,经常遇到中国常见的欠薪问题。找到一份工作,干完了,然后就被仍在大街上,根本一分钱都拿不到。

  另一方面,他也避免和中国的其他脱北者接触,因为他们中间是有朝鲜间谍的,小金害怕这样会暴露自己。几年过去了,小金逐渐学会了汉语,生活慢慢好起来了,有时候他还能找到点翻译的活儿干。

  在中国八年间,小金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主要在农场或者施工工地干活,成了一名朝鲜「农民工」。

  小金的生活是按天计算的,如果他赚了点钱又没有被抓住,他就能过一天好日子。但是这样的生活实在是让人筋疲力尽,小金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拿到中国的合法身份,但是他由于害怕中国人会把他遣送回北朝鲜,而从来没有提出任何申请。

  一份假地图

  2006年,小金决定换个国家寻找整治庇护。

  小金买了个地图,然后就向边境出发了。卖地图的无情欺骗了小金,那是个过期地图,中国北边是苏联而不是俄罗斯。

  直接的结果就是,小金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境被中国边防军逮捕。随后他被送到中朝边境,移交朝鲜军方。然后小金就进了北朝鲜集中营,里面的生存环境可想而知。

  几十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如果未经看守许可就坐下或者躺下的话那事情就严重了,这里实行的是连坐制度,整个号子的人都会被毒打,之后你怎么继续混下去就是你的事情了。

  后来,小金被送到劳改营附近的工厂里去生产水泥预制板。

  在北朝鲜,小金从未受到任何审判,也没受到任何的判决。狱友告诉他,至少要在这里蹲10年大牢,所有逃往中国的「脱北者」都是如此无一例外。不过,逃往南朝鲜还要更严重点。

  监狱里的生活压力巨大,而且一成不变,小金很快就忘记了时间。有些日子里他要工作20个小时,几乎完全被剥夺了睡眠。在生产水泥预制板的重体力劳动中,很多人直接累死了。

  在《不要羡慕:北朝鲜的日常生活》一书中,美国记者barbara demick对北朝鲜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了详细的描述。

  在北朝鲜,那些关押非法越境人员的劳改营被称为「kyo-bwa-so」,意思是再教育中心。劳改营的目标是改造「失足公民」,阻止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些劳改营和关押政治犯的劳改营完全分开,实际上「再教育中心「的生活环境和前途都更光明些,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北朝鲜政府确实是会释放你的,而政治犯就想都别想了。

  demick还描述过集中营里的生活:一切从7点钟日出开始,只有吃饭、睡觉和政治教育时间大家才能稍事休息;这里根本没有被子,犯人们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一间小屋50个人。每天工作以后几乎所有人都累的倒头便睡,根本没有任何交流。

  小金在这样的劳改营里度过了整整一年。

  再次逃向俄罗斯

  2008年冬天,小金和其他30个犯人外出干活。只有一个看守押送他们,犯人们机智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向四面八方逃开。有三个人很幸运的跑到了附近的老乡家里,其中就有小金,他们在那藏了两周,据说其他人都被抓回去枪毙了。

  小金和另外两个人分道扬镳,他走了10年前的老路,跨过鸭绿江再一次跑到了中国。

  第二次逃亡中,小金在中国流浪了5年,他几次策划逃往俄罗斯,但是就是下不了决心,他实在太担心要是中途不顺利,在中国被抓,按照中国和北朝鲜的某种合作关系,逃亡失败肯定再次被送回北朝鲜了。

  这一次小金变的聪明了,他找到了技巧,不但能帮他找到更多的工作,还能确保自己拿到工资。小金找刻章办证的地方买了个假身份证,如果碰到警察查证的话小金就把假证给他们,然后拔腿就跑,回头再买个假证就是了。

  2013年春天,小金下定决心要逃往俄罗斯。这次他搞清楚了,在冬天跨越了黑龙江的冰河就能到达俄罗斯。这次虽然躲过了中国边防,但是在俄罗斯一侧几乎立即就撞上了俄罗斯边防军,小金向他们解释自己要寻求政治庇护,但是俄罗斯边防不吃这一套,直接给小金扔监狱里了。

  在中俄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小金被判非法越境,处以10000卢布罚款(合一千多人民币)。人权组织专员elena burtina说,在审判过程中小金受到了朝鲜情报部门绑架的威胁。

  审判以后,俄罗斯难民署帮助小金在俄罗斯找了个住处,等待俄罗斯政府对其难民申请的答复。2013年俄罗斯远东地区爆发洪水灾害,小金的住处被冲塌了,在难民署的帮助下小金从布拉戈维申斯克前往莫斯科,莫斯科的难民机构继续负责帮助小金在俄罗斯生活。

  起初小金在莫斯科的难民署办公室带了一阵子,在那里他做一些园丁的工作,包食宿,但是没有报酬。

  2013年底,小金正式提出了难民保护申请,但是却从未参加俄罗斯联邦移民局的面试。面试前小金被吓跑了,他被“interview”这个词(在俄语里,面试和采访是同一个词)吓坏了。

  早在第一次出逃中国的时候,小金就被嘱咐千万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以免暴露自己的行踪,北朝鲜的情报部门可不是吃白饭的。

  小金就这样失踪了三个星期,后来他走投无路又回来了。这次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终于说服他提交正式的难民申请。

  2014年初,莫斯科的俄罗斯联邦移民局驳回了小金的政治庇护申请。2014年11月,莫斯科地方法院判处移民局驳回小金的申请无效,但是小金的问题需要重新审理,这意味着一切法律程序都要重走一遍。

  小金有了一个临时身份「政治避难申请正在审理中证明」,不管怎么说,他终于在俄罗斯算是有了合法身份。凭借这个身份,小金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韩国餐厅找到了一份厨师的工作,他终于算是在这个国家立住脚了。

  一年以后,2015年11月,小金的申请再一次遭到驳回,2016年1月26日,小金失去了临时的难民身份。俄罗斯联邦移民局是这样说明小金的问题的:「由于不能证明在回国之后将遭到处决,此人将被强行遣送回国。此案件已经审理结束,临时难民身份终止。」

  小金现在彻底走投无路了,回去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最好的结局是蹲监狱,搞不好就会被直接枪毙了事。

  2016年1月28日晚,俄罗斯联邦移民局说他们将重新审理这个案件,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2018年世界杯和朝鲜血汗工人

  在俄罗斯,除了逃亡的「脱北者」,还有不少朝鲜「公派」出来的外籍劳工。他们在西伯利亚的林场、在大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卖命打工赚钱,挣外汇养活国家。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很快就要来了,关于比赛重要举办场地——圣彼得堡泽尼特体育馆的施工丑闻最近层出不穷,国际透明组织和北欧媒体在调查后,发现了不少朝鲜血汗工人在世界杯场地的材料。血汗工人赚来的外汇和朝鲜的核武器试验资金支持,也有着重要的关联。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小金:从朝鲜逃亡到俄罗斯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