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世界杯买球攻略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
2021-05-25 16:28:38
来源:《解密金正恩:南韩的第一手北韩观察报告》 作者: 柳宗勋
关键词:朝鲜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海外的朝鲜劳工多在严峻的劳动环境中工作,并遭受不平等待遇,除了要面对恶劣的宿舍环境、营养失调的餐饮供给、严重不足的休息时间、外出限制、资源短缺的医疗设施,还要受到国家极度严苛的控管,使得朝鲜劳工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间的重要议题。此外,朝鲜劳工的劳动薪资所得,绝大多数会被朝鲜当局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强制征收,劳工几无人均收入。

   本文为《解密金正恩:南韩的第一手北韩观察报告》(누가북한을움직이는가)部分章节书摘,经时报文化授权刊登。

  本书取材自韩国kbs、英国bbc、德国zdf电视台共同制播的纪录片《谁能撼动北韩》,除了细部分析金正恩在位7年的所有数据、揭露朝鲜最新战略,邀请前朝鲜将领、国际事务专家、脱北者、韩国高层等解析朝鲜以外,同时刻画了金正恩上任以后的权力版图骤变及当今重要政治组织与人物,并且首度系统性地呈现出朝鲜海外劳工的状况。

下载.jpg

  朝鲜从1948年起,就开始派遣劳工到苏联工作,不过当时派遣劳工的目的主要是政治因素,而非赚取外汇。1967年,朝鲜与苏联缔结相互友好协定之后,便派出以罪犯为主、一共15000多名劳工到苏联境内担任伐木工,这是对身为朝鲜长久以来给予大量援助的友邦苏联表达谢意所进行之政治性派遣。从那时开始,朝鲜开始扩大海外劳工之派遣。

  1970年,朝鲜与非洲国家缔结同盟关系,先后无偿派遣劳工前往马达加斯加修建总统官邸,以及前往中非共和国建盖议事堂。从那个时候起,朝鲜开始挑选一般劳工派遣海外,而不再是以罪犯为主;且所有劳工直接由国家进行管理,薪资也归国家。到了1990年,俄罗斯进入普京执政时期,一度因朝鲜亟需偿还债务,使得当时在俄罗斯的朝鲜劳工薪资,直接归俄罗斯政府所有。

  到了金正日时代,朝鲜更加大输出劳工至海外工作,以赚取外汇。由于此时输出劳工的目的已是赚取外汇大于政治,所以尽管苏联政权解体,朝鲜仍旧持续派遣劳工到俄罗斯境内工作,甚至还输出至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以及东欧诸国等4、5个国家。随着输出劳工的规模日益扩大,遴选劳工的基准也越来越低,就连贿赂、人情,都成了挑选劳工的要件。此时的劳工派遣地不仅有原本的友邦及同为社会主义之国家,还有其他往来关系较浅的国家,而朝鲜劳工的工作除了纯劳动性质的伐木与建筑之外,也跨足到料理、渔业、纺织、旅宿业、it业、医疗等范围。如同前面所述,关于输出劳工到海外的这一切变化,全都出于经济目的。

  进入金正恩时代,更加积极输出劳工

  2011年,金正日过世,朝鲜进入金正恩时代,对外输出劳工的规模也更进一步扩大。不同以往的是,金正日时代的劳工输出是零星且以众多国家为对象进行派遣,但金正恩时代的劳工输出,却是从中央政府主导与管理转变为政府下级机关个别主导,并且将此业务定位为国家重点推进事业。故此,被派遣到海外的朝鲜劳工数量急速成长,且派遣业种也变得多元,诸如跆拳道教官、军事管理顾问、设计专家等未曾开放的专业人才,也被纳入派遣资格当中。唯一不变的则是薪资归属,所有劳工挣得之外汇收入,一概上纳朝鲜当局。

  究竟金正日与金正恩时代扩大输出劳工规模之理由何在?大致上可分为两点。

  1.由于当时海外开始对朝鲜进行经济制裁,朝鲜被孤立在国际社会之外,无法以正常的贸易方式进行经济交流,加上在第四次核试验后,开城工业园区也面临关闭,就连从韩国那里获得外汇收入也大幅减少,财政状况十分艰困。

  2.巧合的是,当时朝鲜可输出劳动力的机会大幅提升。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劳工薪资日益增高,触发了企业对成本低廉之朝鲜劳工的需求,再加上俄罗斯也正式展开远东开发作业,一些重度劳动工作的外籍劳工供给量降低,正好给朝鲜填补空缺的机会。

  朝鲜输出劳工的国家主要为中国、俄罗斯、蒙古等长久以来交好的友邦,并对每个国家都派遣了数万名的劳工,赚取不少外汇所得。除此之外,其他与社会主义有相关渊源的东欧诸国,以及政治外交关系良好的中东与非洲各国,也都是朝鲜的劳工输出国。

  每个研究单位所发表的朝鲜输出劳工数量皆有不同,例如朝鲜人权信息中心于2015年发表的人数为5万多名,而美国abc新闻在2015年发表的数量则是9万多名,朝鲜海外劳工人权研究报告在2016年所推估之人数,更多达12万名。

v2-6a3c250421add610aff1fcbf66cc4cf0_720w.jpg

  根据朝鲜人权信息中心2015年的数据,朝鲜输出劳工至海外的数目为:俄罗斯20,000名、中国19,000名以上、中东7,800名、非洲1,000名、欧洲400~500名、马来西亚400名。

  在海外的朝鲜劳工多在严峻的劳动环境中工作,并遭受不平等待遇,除了要面对恶劣的宿舍环境、营养失调的餐饮供给、严重不足的休息时间、外出限制、资源短缺的医疗设施,还要受到国家极度严苛的控管,使得朝鲜劳工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间的重要议题。此外,朝鲜劳工的劳动薪资所得,绝大多数会被朝鲜当局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强制征收,劳工几无人均收入。

  为了了解海外朝鲜劳工的劳动实态,kbs制作小组花了1年又6个月的时间走遍世界各地进行取材,并直接聆听那些远在他乡、处在恶劣劳动环境中的朝鲜劳工心声,在我们眼里,他们是朝鲜的外汇英雄,也是帮助朝鲜政权发光的影子般存在。

  前往中国的朝鲜女工,是延续两国密切关系的因子

  朝鲜在亚洲的邦交国共有26国,其中关系最好的国家也是朝鲜邦交初中的最大国,是中国。作为朝鲜在朝鲜战争时期的同盟国,从中国政府建立到现在为止,不管在政治上或经济上,中国一直都和朝鲜维持密切的关系,再加上两国国境相接,双方间的交通可靠陆路往来,是最容易派遣劳工前往的国家。

  不只如此,若朝鲜劳工在当地逃跑,公安也会直接介入搜寻,然后把人强制遣返回朝鲜,这也是吸引朝鲜输出劳工到中国的原因之一。被派遣到中国的朝鲜劳工,从金正日掌权时期起,便一直不断增加,到了金正恩时代,人数更是大幅提升。

  2016年,位于图们江流域一带的图们市与朝鲜投资合营委员会签订雇佣契约,引进2万名朝鲜劳工、珲春市引进3000名劳工,延吉市则申请1380名it技术人员。不只如此,朝鲜也派遣劳工前往中国境内其他城市工作。根据官方数据显示,派遣到中国境内的劳工为7万名,但若包含黑工在内,则推估人数超过10万名。这显示出中国国内薪资水准急遽提升,许多工作转由成本低廉的朝鲜劳工来取代。

  “中国本身就可以说是世界工厂,只是在2010年代后,国内薪资水准急速提升,加上人口萎缩造成劳动力短缺。另外,因经济日渐繁荣,许多人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往的工资标准,在此状况下,甚至发生春节回家休假的劳工不愿在收假后回到原职场工作的现象。也就是说,中国从2010年代开始,面临我们韩国以前曾遭遇过的经济现象,在此状态之下,为了补足劳动市场的缺口,就必须从别的地方引进劳工。”──权英卿,统一教育院教授

  不过,即使是一直与朝鲜保持友好关系的中国,也开始撤回朝鲜劳工的引进。2017年10月,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案通过对朝鲜制裁,使得朝鲜劳工的劳动许可证无法获得更新。同年12月,第2397号决议案更加强制裁强度,规定所有朝鲜劳工必须在2019年底以前返回朝鲜。

  决议案通过后,从工厂到餐厅等处都开始进行管制,不仅限缩了劳务条件,也遣返了80%以上的朝鲜劳工,而朝鲜外务省为了避免和中国发生摩擦,也配合召回派遣到中国的劳工。

  不过,在金正恩于2018年3月访中后,事情就变得截然不同。虽然只是小规模的输出,但朝鲜再度开始派遣劳工到中国工作,显见对中输出劳工已有回复的迹象。另一方面,中国也停止遣返朝鲜劳工,据说还有人目击到数辆巴士载有看似朝鲜劳工的年轻女性,从新义州穿越鸭绿江铁桥进入丹东后,便把她们卸下再离去。

  为了确认这个传言的真伪,制作小组亲自走了一趟丹东。丹东为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与新义州隔着一条江水遥遥对望,是朝鲜劳工经常往来之地。该地也是朝鲜与中国的物资、人力、金钱交易的最重要渠道,光是中朝两国的贸易便占了整体的70~80%。另外,丹东也是聚集最多朝鲜劳工的地方,常驻在这里的朝鲜人口推算有3万名左右。

  丹东居民告诉我们,已经在这里工作的劳工们,也经常当天往返丹东和新义州两地,他们都是因为渡江证(路条)到期,要回朝鲜办理更新。部分从事贸易并派驻在朝鲜的人员也告诉我们中国正招募一批新朝鲜劳工,他们经常接到从平壤打来要求帮忙牵线的电话。

  我们为了直接确认丹东的状况,特地前往距离鸭绿江铁桥约5分钟路程的丹东海关,在那里见到许多悬挂平安北道车牌的车辆正排队依序进入,其中有一辆巴士在抵达海关之后,便有许多年轻女性从车上鱼贯而下,她们都是在丹东工作的朝鲜女性劳工。

  我们幸运地采访到其中一位:

  “我的工作是纺织裁缝。工厂生活比想像中还辛苦,工作累、要学的东西难,弄得我老是病倒不舒服。不过再怎么说,这里能赚到的钱还是比较多。”──金英顺(化名),朝鲜劳工

  一回到丹东市内,便有许多韩文招牌映入眼帘。在我们几经交涉之后,终于找到愿意接受我们采访的朝鲜劳工,并从他们那里听到关于现在中国与朝鲜劳工们的真实状况。

  “在中国,就算一个月薪资给到4500元,也不算是多高的工资,所以他们中国人不想做这些工作。不过,我们做啊!不管是凌晨2点还是3点,甚至熬夜通宵都能做,我们技术好,又被管理得很好。”──李秀哲(化名),朝鲜劳工

  薪资7成上缴国库,只吃酱菜、无保险

  制作小组获得许可,得以采访朝鲜女性劳工在丹东工作的服装工厂。当我们一走进工厂,就看到数十名劳工坐在作业台前操作缝纫机,年纪多介于20-30岁之间。据说她们责任感强,手艺又好,产出成品几乎没有瑕疵,所以负责生产国外知名运动品牌服装的工厂厂长,也对她们很有信心。

  “我们就输出部分的统计数据去推算,发现委托加工交易在2013年以后开始就超过了20%,成为第二高的交易量,到了2016年时,占比更提高到32%。其中有部分产品是将原料送到朝鲜,然后在当地进行生产,也就是说,藉由利用朝鲜劳动力与工厂的委托加工交易来维持原本的输出数量。”──权英卿,统一教育院教授

  法院规定每日工作时间为9小时,但这些劳工们吃住都在工厂的宿舍里,一天实际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2小时。他们之所以愿意这么辛苦工作,是因为都抱着辛苦几年就能挣钱给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希望。这些通过朝鲜当局严格审查后,才能派到中国工作的朝鲜劳工们,每人的月薪平均为2000-3000人民币,约莫等于中国劳工们薪资的一半。

  午餐时间一到,这些劳工们就会三三两两地聚集到食堂用餐。由于他们过的是与外界隔绝的团体生活,所以三餐全部都在工厂内的食堂里解决。

  他们的晚餐饭菜有四种,但全都是泡菜与酱菜类,对比他们庞大又辛苦的工作内容,这样的餐点根本不合格,既吃不好,也吃不饱。我们还发现这些朝鲜劳工们用餐速度很快,吃完便赶紧清洗碗盘,然后赶着继续上工。

  在制作小组游说很久后,我们总算得以与人力中介见上一面,并掌握朝鲜劳工们的生活实际形态。人力中介告诉我们,中国工厂免费提供宿舍,但餐费得从薪资内扣除,有些工厂为了多留点利润,还会故意降低餐食的质量。

  “饭钱是用餐券支付,一个人每月大约会花上300元的饭钱,但我看那些饭菜内容,价值根本就不到300元。你想想,只要每个人的饭钱能少个50元,那么10个人的饭钱就能省下500元成本、100人则省下5000元的成本,要是有300人的话,那么省下的可是15000元呐。光是一年累积下来的金额就很可观!”──人力中介a

  其他地方也会是类似的状况吗?由于朝鲜的女性劳工多在服装纺织业与水产加工业工作,所以我们特地走访丹东市郊的一间贝壳工厂,在那里我们看到年约20-30岁、身穿蓝色制服的女孩子们坐在作业台前清洗贝壳,依照贝壳大小进行拣选。厂方告诉我们,那些女孩子是从新义州和平壤来的劳工。

  工厂厂长对于既勤勉,人力成本又低廉的朝鲜劳工相当满意,他表示朝鲜劳工不仅能够加班,也不用为她们加入各种社会保险,而且管理起来又轻松。看起来,这间贝壳工厂的工作时间一样也是随雇用者的心情所定。

  最让我们感到心疼的一点,就是朝鲜劳工们并未加入中国强制每个员工都要加入的保险,因此不受任何保障。其实中国政府规定企业有义务为每个本国籍与外国籍员工加保,根据从2011年11月起开始实行的「在中国境内就业的外国人参加社会保险暂行办法」,所有在中国境内就业的外籍劳工都要加入中国的五大社会保险,并享有与中国本国籍员工一样的退休、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保障。

  可是对这些朝鲜劳工们而言,保险不过只是别国的故事而已,因为中国企业为了降低人力成本,完全不为他们加保任何社会保险,要是他们在工作途中有任何病痛或发生意外,便需要自费就诊,加上他们的薪资有70%以上必须上缴朝鲜当局,根本无力负担高额的诊疗费用。换句话说,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工作,都获得不了任何保障,劳动环境始终恶劣。

  中国农村里的脱北者日益增多

  朝鲜劳工对于缺工严重的中国农村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据说农村的领导没有都市管得那么严,有不少人因此偷偷跑来当黑工赚钱,而这些非法劳工都是为了赚钱做生意而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阳有许多朝鲜族居住的关系,据说很多脱北者都隐身在沈阳。一位住在沈阳农村的脱北者,就告诉我们关于脱北者的故事。

  “有许多人都是从朝鲜惠山那里越境进入吉林省长白县的,因为冬天潮水会退,水深只到膝盖左右。而都市内的审查很严,所以脱北者都往乡下农村去,虽然中国政府会执行查缔,但中国地那么大,他们也没办法把所有角落都翻过一遍。在中国这里工作一个月赚到的钱,在朝鲜够活上好几个月,只要我们在中国认真工作个两个月,在朝鲜就够吃喝一年了。农村这里包吃包住,我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伐木也做,要不就去种人参,还会帮人收割玉米或挖掘药草⋯⋯"──李英哲(化名),隐居在沈阳农村的脱北者

  随着中国的经济成长,许多人不再从事重度劳动工作,中国为了补足劳动力缺口,透过举办中朝就业博览会等方式,积极招募朝鲜劳工,成功为丹东、图们、珲春等边境都市引进2万多名的朝鲜女性劳工,而这些女性劳工多在纺织裁缝工厂或食品加工工厂工作。

  朝鲜的劳动力为中国经济成长不可或缺的一大要素。尽管朝鲜劳工们要面临重度劳动的艰辛、不合理的待遇、饱受监视与处罚的不自由生活,而且还领取比中国本国籍员工更低的薪水,但对他们而言,在中国赚到的钱依旧远比在朝鲜多,因此他们仍前仆后继地往中国来。对于亟需成本低廉、高素质人力的中国以及迫切需要外汇所得之朝鲜,朝鲜劳工恰好成为延续两国密切关系的因子。

责任编辑:花满楼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

2021-05-25 16:28:38
来源:《解密金正恩:南韩的第一手北韩观察报告》 作者: 柳宗勋
关键词:朝鲜 我要评论
在海外的朝鲜劳工多在严峻的劳动环境中工作,并遭受不平等待遇,除了要面对恶劣的宿舍环境、营养失调的餐饮供给、严重不足的休息时间、外出限制、资源短缺的医疗设施,还要受到国家极度严苛的控管,使得朝鲜劳工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间的重要议题。此外,朝鲜劳工的劳动薪资所得,绝大多数会被朝鲜当局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强制征收,劳工几无人均收入。

   本文为《解密金正恩:南韩的第一手北韩观察报告》(누가북한을움직이는가)部分章节书摘,经时报文化授权刊登。

  本书取材自韩国kbs、英国bbc、德国zdf电视台共同制播的纪录片《谁能撼动北韩》,除了细部分析金正恩在位7年的所有数据、揭露朝鲜最新战略,邀请前朝鲜将领、国际事务专家、脱北者、韩国高层等解析朝鲜以外,同时刻画了金正恩上任以后的权力版图骤变及当今重要政治组织与人物,并且首度系统性地呈现出朝鲜海外劳工的状况。

下载.jpg

  朝鲜从1948年起,就开始派遣劳工到苏联工作,不过当时派遣劳工的目的主要是政治因素,而非赚取外汇。1967年,朝鲜与苏联缔结相互友好协定之后,便派出以罪犯为主、一共15000多名劳工到苏联境内担任伐木工,这是对身为朝鲜长久以来给予大量援助的友邦苏联表达谢意所进行之政治性派遣。从那时开始,朝鲜开始扩大海外劳工之派遣。

  1970年,朝鲜与非洲国家缔结同盟关系,先后无偿派遣劳工前往马达加斯加修建总统官邸,以及前往中非共和国建盖议事堂。从那个时候起,朝鲜开始挑选一般劳工派遣海外,而不再是以罪犯为主;且所有劳工直接由国家进行管理,薪资也归国家。到了1990年,俄罗斯进入普京执政时期,一度因朝鲜亟需偿还债务,使得当时在俄罗斯的朝鲜劳工薪资,直接归俄罗斯政府所有。

  到了金正日时代,朝鲜更加大输出劳工至海外工作,以赚取外汇。由于此时输出劳工的目的已是赚取外汇大于政治,所以尽管苏联政权解体,朝鲜仍旧持续派遣劳工到俄罗斯境内工作,甚至还输出至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以及东欧诸国等4、5个国家。随着输出劳工的规模日益扩大,遴选劳工的基准也越来越低,就连贿赂、人情,都成了挑选劳工的要件。此时的劳工派遣地不仅有原本的友邦及同为社会主义之国家,还有其他往来关系较浅的国家,而朝鲜劳工的工作除了纯劳动性质的伐木与建筑之外,也跨足到料理、渔业、纺织、旅宿业、it业、医疗等范围。如同前面所述,关于输出劳工到海外的这一切变化,全都出于经济目的。

  进入金正恩时代,更加积极输出劳工

  2011年,金正日过世,朝鲜进入金正恩时代,对外输出劳工的规模也更进一步扩大。不同以往的是,金正日时代的劳工输出是零星且以众多国家为对象进行派遣,但金正恩时代的劳工输出,却是从中央政府主导与管理转变为政府下级机关个别主导,并且将此业务定位为国家重点推进事业。故此,被派遣到海外的朝鲜劳工数量急速成长,且派遣业种也变得多元,诸如跆拳道教官、军事管理顾问、设计专家等未曾开放的专业人才,也被纳入派遣资格当中。唯一不变的则是薪资归属,所有劳工挣得之外汇收入,一概上纳朝鲜当局。

  究竟金正日与金正恩时代扩大输出劳工规模之理由何在?大致上可分为两点。

  1.由于当时海外开始对朝鲜进行经济制裁,朝鲜被孤立在国际社会之外,无法以正常的贸易方式进行经济交流,加上在第四次核试验后,开城工业园区也面临关闭,就连从韩国那里获得外汇收入也大幅减少,财政状况十分艰困。

  2.巧合的是,当时朝鲜可输出劳动力的机会大幅提升。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劳工薪资日益增高,触发了企业对成本低廉之朝鲜劳工的需求,再加上俄罗斯也正式展开远东开发作业,一些重度劳动工作的外籍劳工供给量降低,正好给朝鲜填补空缺的机会。

  朝鲜输出劳工的国家主要为中国、俄罗斯、蒙古等长久以来交好的友邦,并对每个国家都派遣了数万名的劳工,赚取不少外汇所得。除此之外,其他与社会主义有相关渊源的东欧诸国,以及政治外交关系良好的中东与非洲各国,也都是朝鲜的劳工输出国。

  每个研究单位所发表的朝鲜输出劳工数量皆有不同,例如朝鲜人权信息中心于2015年发表的人数为5万多名,而美国abc新闻在2015年发表的数量则是9万多名,朝鲜海外劳工人权研究报告在2016年所推估之人数,更多达12万名。

v2-6a3c250421add610aff1fcbf66cc4cf0_720w.jpg

  根据朝鲜人权信息中心2015年的数据,朝鲜输出劳工至海外的数目为:俄罗斯20,000名、中国19,000名以上、中东7,800名、非洲1,000名、欧洲400~500名、马来西亚400名。

  在海外的朝鲜劳工多在严峻的劳动环境中工作,并遭受不平等待遇,除了要面对恶劣的宿舍环境、营养失调的餐饮供给、严重不足的休息时间、外出限制、资源短缺的医疗设施,还要受到国家极度严苛的控管,使得朝鲜劳工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间的重要议题。此外,朝鲜劳工的劳动薪资所得,绝大多数会被朝鲜当局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强制征收,劳工几无人均收入。

  为了了解海外朝鲜劳工的劳动实态,kbs制作小组花了1年又6个月的时间走遍世界各地进行取材,并直接聆听那些远在他乡、处在恶劣劳动环境中的朝鲜劳工心声,在我们眼里,他们是朝鲜的外汇英雄,也是帮助朝鲜政权发光的影子般存在。

  前往中国的朝鲜女工,是延续两国密切关系的因子

  朝鲜在亚洲的邦交国共有26国,其中关系最好的国家也是朝鲜邦交初中的最大国,是中国。作为朝鲜在朝鲜战争时期的同盟国,从中国政府建立到现在为止,不管在政治上或经济上,中国一直都和朝鲜维持密切的关系,再加上两国国境相接,双方间的交通可靠陆路往来,是最容易派遣劳工前往的国家。

  不只如此,若朝鲜劳工在当地逃跑,公安也会直接介入搜寻,然后把人强制遣返回朝鲜,这也是吸引朝鲜输出劳工到中国的原因之一。被派遣到中国的朝鲜劳工,从金正日掌权时期起,便一直不断增加,到了金正恩时代,人数更是大幅提升。

  2016年,位于图们江流域一带的图们市与朝鲜投资合营委员会签订雇佣契约,引进2万名朝鲜劳工、珲春市引进3000名劳工,延吉市则申请1380名it技术人员。不只如此,朝鲜也派遣劳工前往中国境内其他城市工作。根据官方数据显示,派遣到中国境内的劳工为7万名,但若包含黑工在内,则推估人数超过10万名。这显示出中国国内薪资水准急遽提升,许多工作转由成本低廉的朝鲜劳工来取代。

  “中国本身就可以说是世界工厂,只是在2010年代后,国内薪资水准急速提升,加上人口萎缩造成劳动力短缺。另外,因经济日渐繁荣,许多人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往的工资标准,在此状况下,甚至发生春节回家休假的劳工不愿在收假后回到原职场工作的现象。也就是说,中国从2010年代开始,面临我们韩国以前曾遭遇过的经济现象,在此状态之下,为了补足劳动市场的缺口,就必须从别的地方引进劳工。”──权英卿,统一教育院教授

  不过,即使是一直与朝鲜保持友好关系的中国,也开始撤回朝鲜劳工的引进。2017年10月,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案通过对朝鲜制裁,使得朝鲜劳工的劳动许可证无法获得更新。同年12月,第2397号决议案更加强制裁强度,规定所有朝鲜劳工必须在2019年底以前返回朝鲜。

  决议案通过后,从工厂到餐厅等处都开始进行管制,不仅限缩了劳务条件,也遣返了80%以上的朝鲜劳工,而朝鲜外务省为了避免和中国发生摩擦,也配合召回派遣到中国的劳工。

  不过,在金正恩于2018年3月访中后,事情就变得截然不同。虽然只是小规模的输出,但朝鲜再度开始派遣劳工到中国工作,显见对中输出劳工已有回复的迹象。另一方面,中国也停止遣返朝鲜劳工,据说还有人目击到数辆巴士载有看似朝鲜劳工的年轻女性,从新义州穿越鸭绿江铁桥进入丹东后,便把她们卸下再离去。

  为了确认这个传言的真伪,制作小组亲自走了一趟丹东。丹东为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与新义州隔着一条江水遥遥对望,是朝鲜劳工经常往来之地。该地也是朝鲜与中国的物资、人力、金钱交易的最重要渠道,光是中朝两国的贸易便占了整体的70~80%。另外,丹东也是聚集最多朝鲜劳工的地方,常驻在这里的朝鲜人口推算有3万名左右。

  丹东居民告诉我们,已经在这里工作的劳工们,也经常当天往返丹东和新义州两地,他们都是因为渡江证(路条)到期,要回朝鲜办理更新。部分从事贸易并派驻在朝鲜的人员也告诉我们中国正招募一批新朝鲜劳工,他们经常接到从平壤打来要求帮忙牵线的电话。

  我们为了直接确认丹东的状况,特地前往距离鸭绿江铁桥约5分钟路程的丹东海关,在那里见到许多悬挂平安北道车牌的车辆正排队依序进入,其中有一辆巴士在抵达海关之后,便有许多年轻女性从车上鱼贯而下,她们都是在丹东工作的朝鲜女性劳工。

  我们幸运地采访到其中一位:

  “我的工作是纺织裁缝。工厂生活比想像中还辛苦,工作累、要学的东西难,弄得我老是病倒不舒服。不过再怎么说,这里能赚到的钱还是比较多。”──金英顺(化名),朝鲜劳工

  一回到丹东市内,便有许多韩文招牌映入眼帘。在我们几经交涉之后,终于找到愿意接受我们采访的朝鲜劳工,并从他们那里听到关于现在中国与朝鲜劳工们的真实状况。

  “在中国,就算一个月薪资给到4500元,也不算是多高的工资,所以他们中国人不想做这些工作。不过,我们做啊!不管是凌晨2点还是3点,甚至熬夜通宵都能做,我们技术好,又被管理得很好。”──李秀哲(化名),朝鲜劳工

  薪资7成上缴国库,只吃酱菜、无保险

  制作小组获得许可,得以采访朝鲜女性劳工在丹东工作的服装工厂。当我们一走进工厂,就看到数十名劳工坐在作业台前操作缝纫机,年纪多介于20-30岁之间。据说她们责任感强,手艺又好,产出成品几乎没有瑕疵,所以负责生产国外知名运动品牌服装的工厂厂长,也对她们很有信心。

  “我们就输出部分的统计数据去推算,发现委托加工交易在2013年以后开始就超过了20%,成为第二高的交易量,到了2016年时,占比更提高到32%。其中有部分产品是将原料送到朝鲜,然后在当地进行生产,也就是说,藉由利用朝鲜劳动力与工厂的委托加工交易来维持原本的输出数量。”──权英卿,统一教育院教授

  法院规定每日工作时间为9小时,但这些劳工们吃住都在工厂的宿舍里,一天实际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2小时。他们之所以愿意这么辛苦工作,是因为都抱着辛苦几年就能挣钱给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希望。这些通过朝鲜当局严格审查后,才能派到中国工作的朝鲜劳工们,每人的月薪平均为2000-3000人民币,约莫等于中国劳工们薪资的一半。

  午餐时间一到,这些劳工们就会三三两两地聚集到食堂用餐。由于他们过的是与外界隔绝的团体生活,所以三餐全部都在工厂内的食堂里解决。

  他们的晚餐饭菜有四种,但全都是泡菜与酱菜类,对比他们庞大又辛苦的工作内容,这样的餐点根本不合格,既吃不好,也吃不饱。我们还发现这些朝鲜劳工们用餐速度很快,吃完便赶紧清洗碗盘,然后赶着继续上工。

  在制作小组游说很久后,我们总算得以与人力中介见上一面,并掌握朝鲜劳工们的生活实际形态。人力中介告诉我们,中国工厂免费提供宿舍,但餐费得从薪资内扣除,有些工厂为了多留点利润,还会故意降低餐食的质量。

  “饭钱是用餐券支付,一个人每月大约会花上300元的饭钱,但我看那些饭菜内容,价值根本就不到300元。你想想,只要每个人的饭钱能少个50元,那么10个人的饭钱就能省下500元成本、100人则省下5000元的成本,要是有300人的话,那么省下的可是15000元呐。光是一年累积下来的金额就很可观!”──人力中介a

  其他地方也会是类似的状况吗?由于朝鲜的女性劳工多在服装纺织业与水产加工业工作,所以我们特地走访丹东市郊的一间贝壳工厂,在那里我们看到年约20-30岁、身穿蓝色制服的女孩子们坐在作业台前清洗贝壳,依照贝壳大小进行拣选。厂方告诉我们,那些女孩子是从新义州和平壤来的劳工。

  工厂厂长对于既勤勉,人力成本又低廉的朝鲜劳工相当满意,他表示朝鲜劳工不仅能够加班,也不用为她们加入各种社会保险,而且管理起来又轻松。看起来,这间贝壳工厂的工作时间一样也是随雇用者的心情所定。

  最让我们感到心疼的一点,就是朝鲜劳工们并未加入中国强制每个员工都要加入的保险,因此不受任何保障。其实中国政府规定企业有义务为每个本国籍与外国籍员工加保,根据从2011年11月起开始实行的「在中国境内就业的外国人参加社会保险暂行办法」,所有在中国境内就业的外籍劳工都要加入中国的五大社会保险,并享有与中国本国籍员工一样的退休、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保障。

  可是对这些朝鲜劳工们而言,保险不过只是别国的故事而已,因为中国企业为了降低人力成本,完全不为他们加保任何社会保险,要是他们在工作途中有任何病痛或发生意外,便需要自费就诊,加上他们的薪资有70%以上必须上缴朝鲜当局,根本无力负担高额的诊疗费用。换句话说,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工作,都获得不了任何保障,劳动环境始终恶劣。

  中国农村里的脱北者日益增多

  朝鲜劳工对于缺工严重的中国农村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据说农村的领导没有都市管得那么严,有不少人因此偷偷跑来当黑工赚钱,而这些非法劳工都是为了赚钱做生意而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阳有许多朝鲜族居住的关系,据说很多脱北者都隐身在沈阳。一位住在沈阳农村的脱北者,就告诉我们关于脱北者的故事。

  “有许多人都是从朝鲜惠山那里越境进入吉林省长白县的,因为冬天潮水会退,水深只到膝盖左右。而都市内的审查很严,所以脱北者都往乡下农村去,虽然中国政府会执行查缔,但中国地那么大,他们也没办法把所有角落都翻过一遍。在中国这里工作一个月赚到的钱,在朝鲜够活上好几个月,只要我们在中国认真工作个两个月,在朝鲜就够吃喝一年了。农村这里包吃包住,我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伐木也做,要不就去种人参,还会帮人收割玉米或挖掘药草⋯⋯"──李英哲(化名),隐居在沈阳农村的脱北者

  随着中国的经济成长,许多人不再从事重度劳动工作,中国为了补足劳动力缺口,透过举办中朝就业博览会等方式,积极招募朝鲜劳工,成功为丹东、图们、珲春等边境都市引进2万多名的朝鲜女性劳工,而这些女性劳工多在纺织裁缝工厂或食品加工工厂工作。

  朝鲜的劳动力为中国经济成长不可或缺的一大要素。尽管朝鲜劳工们要面临重度劳动的艰辛、不合理的待遇、饱受监视与处罚的不自由生活,而且还领取比中国本国籍员工更低的薪水,但对他们而言,在中国赚到的钱依旧远比在朝鲜多,因此他们仍前仆后继地往中国来。对于亟需成本低廉、高素质人力的中国以及迫切需要外汇所得之朝鲜,朝鲜劳工恰好成为延续两国密切关系的因子。

责任编辑:花满楼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支撑朝鲜政权的外汇英雄:输出海外的朝鲜劳工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