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周边字号: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世界杯买球攻略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
2020-06-15 10:57:41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 曹辛
关键词:朝鲜半岛 韩国 朝鲜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朝鲜此次拿韩国开刀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当前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十分困难的背景下,尽可能从韩国获取一些安理会禁令范畴以外的经济收益。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laura bicker)上周认为,朝鲜的举动不单与韩国社运分子的传单有关,而是朝鲜尝试制造一个危机,令韩国做出更多让步。

  中国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上周,朝鲜一件看似与此无关的行动再次映证了这一点,并成为国际媒体的报道热点之一。

  继6月4日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与正威胁韩国:不惜以立法方式制止身在韩国的“脱北者”向朝鲜发送反朝传单后,朝鲜6月9日单方面宣布,切断与韩国所有官方通讯连线,包括一条让双方领导人直接对话的电话热线。当天韩方即无法打通对朝鲜的一切联络电话,这一切使得文在寅政府两年以来的对朝和解政策到此结束。不仅如此,朝鲜方面的反韩示威活动自周一开始即此起彼伏,甚至发展到在中国吉林延边地区,还故意公开将“对南(南朝鲜)工作”改为“对敌工作”。实际上,朝韩之间的宣传战和攻击对方国家领导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次朝鲜为何把动作搞得这样大呢?

  我们只要稍微分析一下今年疫情以来的朝鲜局势就会发现,朝鲜此次动作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疫情带来的缺粮和经济问题,以及由此引起的民众情绪动荡,而不是一些专家分析的什么朝鲜的大谋略。

  朝鲜经济越是吃紧,越是要讲阶级斗争

  朝鲜此次对韩国的强烈反映,首先是全球疫情带来的结果。因为疫情,朝鲜的对外贸易几乎中断,这造成了朝鲜的经济困境和匮乏,特别是粮食,这对一个自产粮食和不少产品不能满足自身需要的封闭国家来说,其强烈的不安全感和恐怖感恐怕是外人难以理解的。而且越是只出不进,这种恐怖感就越强烈。因此,阶级斗争这个老办法就又要拿起来了。

  今年中国疫情开始之后,朝鲜首先在年初封锁了中朝和中俄边境,停止了对外贸易,尤其是最大宗的对华贸易,这一切也使得朝鲜的边境被中俄两国封锁。经过几个月后,朝鲜首先在4月宣布恢复对外贸易,并把贸易对象首先瞄准了中国,拟派出的第一个贸易代表团,也是非常迫切地要访问中国。然而当时中国并未真正结束全国性的疫情,朝鲜的目标也未能实现,因为从根本上讲,疫情环境下,没有人敢出门跟朝鲜做生意。

  之后,虽然全国性疫情有所缓解,但中国在俄罗斯华侨的回国严重影响了东北地区的疫情,尤其是黑龙江和吉林的疫情波及辽宁省,导致中朝边境至今仍然冷清,朝鲜虽然在第一时间恢复了在丹东的餐馆等服务设施,但并没有客人,这一切使得朝鲜经济难以恢复。根据来自平壤的中方人员介绍,不久前平壤连酱油的供应都开始紧张了,后来虽然供应略有缓和,但价格上涨很大;尤其是,朝鲜的粮食供应开始出现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了。

  根据韩国民间团体的报道,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在最近主持的劳动党政治局会议上破例提到了“首都(平壤)市民生活保障”问题。据该团体的内部调查,从朝鲜封锁中朝边境以来,平壤市的经济情况就逐渐恶化。

  据相关人士6月10日介绍,平壤市有的工作单位最后的粮食供应是3月,到现在的6月已经停止了三个月左右的供应。而且3月供应时,给的并不是大米,是以人均每月12日的分量,一次性发放了1至3月三个月的玉米。

  据消息人士介绍,1月1日平壤1公斤大米售价为4350朝元,可是6月8日的售价为4900朝元。封锁边境后的2月中旬,粮价一度暴涨到了5630朝元,后来随着政府的管控和投放军粮,价格有了一些回落。

  消息人士认为:“今年已经投放了两次军粮。”“部队也缺少粮食的情况下,不能一直向平壤投放军粮。”

  不管怎么说,对于朝鲜这样的无法靠自产粮食满足居民需要、不能离开对外贸易的国家来说,经济上只出不进,一定是难以长久的。

  但对朝鲜这样的国家来说,经济上越是紧张,阶级斗争就越是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上周分析说,金正恩仍然未能为朝鲜人民带来他多次答应的经济发展,而且朝鲜境内部分地区新型肺炎疫情持续的传言挥之不去。金正恩在国外制造一个假想敌,有助团结国内人民。

  自去年年底朝鲜劳动党全国大会开始,朝鲜一直在全国、全党强调“自力更生”,而疫情使这一切化为了泡影。于是我们看到自今年疫情以来,尤其是外界对金正恩的健康众说纷纭之际,朝鲜政治的一个特点就是干部调整频繁,这一是给完不成经济任务的干部施加压力,同时也是为了巩固朝鲜政权的稳定;同时还说明,朝鲜国内无论是干部还是居民,都有人心不稳的动向了。而此次在韩国的脱北者向朝鲜发放反朝鲜体制传单,为朝鲜提供了利用反韩转移国内矛盾,施加国内压力的绝好时机。

  朝鲜试图尽可能获得一些非安理会禁令范围的经济收益

  朝鲜此次拿韩国开刀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当前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十分困难的背景下,尽可能从韩国获取一些安理会禁令范畴以外的经济收益。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laura bicker)上周认为,朝鲜的举动不单与韩国社运分子的传单有关,而是朝鲜尝试制造一个危机,令韩国做出更多让步。

  那么,朝鲜想要韩国给的让步是什么呢?不可能和朝核有关,因为朝鲜从来不认为朝核需要和韩国谈,那是朝鲜和美国之间的事;也不可能是以此刺激美国、让美国对朝核和对朝制裁做出让步,因为特朗普现在悠悠万事,唯总统竞选连任为大,完全不可能在朝鲜拥核、对朝鲜制裁等问题上对朝鲜做出任何让步,更何况美国自己国内疫情也越来越严重。因此朝鲜要得到的好处,当然只能是经济方面的,尤其是在安理会制裁制裁清单以外的生活日用类产品,特别是粮食。

  联合国制裁朝鲜的禁令,是有一个详细的制裁清单目录的,包括有300多种产品,涉及工业、军事、能源甚至海产品等各类产品,但粮食和药品恰恰不属于制裁单位,因为这属于人道主义援助,至于酱油和手纸等生活日用品则更不属于制裁范畴了。然而因为受到韩美同盟的制约,韩国即使在上述产品的对朝供应方面,也是受到美国制约的,这也是朝鲜对文在寅政府不满,以至于经常敲打韩国的重要原因之一。朝鲜政府认为,除了利用韩美同盟身份遏制美国军事打击朝鲜以外,和这样的韩国政府打交道意义不大,而美国对朝的军事打击毕竟属于极端情况。但现在朝鲜物资供应匮乏情况严重,通过施压韩国,如能获得一些非安理会制裁单位的产品也是不错的收益,更何况通过施压韩国,国内加强稳定控制的政治目的已经达到了。

  依笔者所见,如果文在寅不顾美国的考虑,横下一条心地向朝鲜提供联合国制裁单位意外的部分产品,是可以做到的,尤其是民生类的粮食、日用品和药品。同时如果韩国和联合国有关机构合作共同操作的话,那可能性更大,例如以朝鲜缺粮为理由,和联合国粮食署之类的机构合作并公开运作的话。问题就在于,文在寅敢不敢逆美国意志,以及他对朝鲜拥核内心里究竟持什么样的打算,这两点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

2020-06-15 10:57:41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 曹辛
朝鲜此次拿韩国开刀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当前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十分困难的背景下,尽可能从韩国获取一些安理会禁令范畴以外的经济收益。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laura bicker)上周认为,朝鲜的举动不单与韩国社运分子的传单有关,而是朝鲜尝试制造一个危机,令韩国做出更多让步。

  中国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上周,朝鲜一件看似与此无关的行动再次映证了这一点,并成为国际媒体的报道热点之一。

  继6月4日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与正威胁韩国:不惜以立法方式制止身在韩国的“脱北者”向朝鲜发送反朝传单后,朝鲜6月9日单方面宣布,切断与韩国所有官方通讯连线,包括一条让双方领导人直接对话的电话热线。当天韩方即无法打通对朝鲜的一切联络电话,这一切使得文在寅政府两年以来的对朝和解政策到此结束。不仅如此,朝鲜方面的反韩示威活动自周一开始即此起彼伏,甚至发展到在中国吉林延边地区,还故意公开将“对南(南朝鲜)工作”改为“对敌工作”。实际上,朝韩之间的宣传战和攻击对方国家领导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次朝鲜为何把动作搞得这样大呢?

  我们只要稍微分析一下今年疫情以来的朝鲜局势就会发现,朝鲜此次动作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疫情带来的缺粮和经济问题,以及由此引起的民众情绪动荡,而不是一些专家分析的什么朝鲜的大谋略。

  朝鲜经济越是吃紧,越是要讲阶级斗争

  朝鲜此次对韩国的强烈反映,首先是全球疫情带来的结果。因为疫情,朝鲜的对外贸易几乎中断,这造成了朝鲜的经济困境和匮乏,特别是粮食,这对一个自产粮食和不少产品不能满足自身需要的封闭国家来说,其强烈的不安全感和恐怖感恐怕是外人难以理解的。而且越是只出不进,这种恐怖感就越强烈。因此,阶级斗争这个老办法就又要拿起来了。

  今年中国疫情开始之后,朝鲜首先在年初封锁了中朝和中俄边境,停止了对外贸易,尤其是最大宗的对华贸易,这一切也使得朝鲜的边境被中俄两国封锁。经过几个月后,朝鲜首先在4月宣布恢复对外贸易,并把贸易对象首先瞄准了中国,拟派出的第一个贸易代表团,也是非常迫切地要访问中国。然而当时中国并未真正结束全国性的疫情,朝鲜的目标也未能实现,因为从根本上讲,疫情环境下,没有人敢出门跟朝鲜做生意。

  之后,虽然全国性疫情有所缓解,但中国在俄罗斯华侨的回国严重影响了东北地区的疫情,尤其是黑龙江和吉林的疫情波及辽宁省,导致中朝边境至今仍然冷清,朝鲜虽然在第一时间恢复了在丹东的餐馆等服务设施,但并没有客人,这一切使得朝鲜经济难以恢复。根据来自平壤的中方人员介绍,不久前平壤连酱油的供应都开始紧张了,后来虽然供应略有缓和,但价格上涨很大;尤其是,朝鲜的粮食供应开始出现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了。

  根据韩国民间团体的报道,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在最近主持的劳动党政治局会议上破例提到了“首都(平壤)市民生活保障”问题。据该团体的内部调查,从朝鲜封锁中朝边境以来,平壤市的经济情况就逐渐恶化。

  据相关人士6月10日介绍,平壤市有的工作单位最后的粮食供应是3月,到现在的6月已经停止了三个月左右的供应。而且3月供应时,给的并不是大米,是以人均每月12日的分量,一次性发放了1至3月三个月的玉米。

  据消息人士介绍,1月1日平壤1公斤大米售价为4350朝元,可是6月8日的售价为4900朝元。封锁边境后的2月中旬,粮价一度暴涨到了5630朝元,后来随着政府的管控和投放军粮,价格有了一些回落。

  消息人士认为:“今年已经投放了两次军粮。”“部队也缺少粮食的情况下,不能一直向平壤投放军粮。”

  不管怎么说,对于朝鲜这样的无法靠自产粮食满足居民需要、不能离开对外贸易的国家来说,经济上只出不进,一定是难以长久的。

  但对朝鲜这样的国家来说,经济上越是紧张,阶级斗争就越是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上周分析说,金正恩仍然未能为朝鲜人民带来他多次答应的经济发展,而且朝鲜境内部分地区新型肺炎疫情持续的传言挥之不去。金正恩在国外制造一个假想敌,有助团结国内人民。

  自去年年底朝鲜劳动党全国大会开始,朝鲜一直在全国、全党强调“自力更生”,而疫情使这一切化为了泡影。于是我们看到自今年疫情以来,尤其是外界对金正恩的健康众说纷纭之际,朝鲜政治的一个特点就是干部调整频繁,这一是给完不成经济任务的干部施加压力,同时也是为了巩固朝鲜政权的稳定;同时还说明,朝鲜国内无论是干部还是居民,都有人心不稳的动向了。而此次在韩国的脱北者向朝鲜发放反朝鲜体制传单,为朝鲜提供了利用反韩转移国内矛盾,施加国内压力的绝好时机。

  朝鲜试图尽可能获得一些非安理会禁令范围的经济收益

  朝鲜此次拿韩国开刀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当前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十分困难的背景下,尽可能从韩国获取一些安理会禁令范畴以外的经济收益。bbc驻韩国首尔记者劳拉•比克(laura bicker)上周认为,朝鲜的举动不单与韩国社运分子的传单有关,而是朝鲜尝试制造一个危机,令韩国做出更多让步。

  那么,朝鲜想要韩国给的让步是什么呢?不可能和朝核有关,因为朝鲜从来不认为朝核需要和韩国谈,那是朝鲜和美国之间的事;也不可能是以此刺激美国、让美国对朝核和对朝制裁做出让步,因为特朗普现在悠悠万事,唯总统竞选连任为大,完全不可能在朝鲜拥核、对朝鲜制裁等问题上对朝鲜做出任何让步,更何况美国自己国内疫情也越来越严重。因此朝鲜要得到的好处,当然只能是经济方面的,尤其是在安理会制裁制裁清单以外的生活日用类产品,特别是粮食。

  联合国制裁朝鲜的禁令,是有一个详细的制裁清单目录的,包括有300多种产品,涉及工业、军事、能源甚至海产品等各类产品,但粮食和药品恰恰不属于制裁单位,因为这属于人道主义援助,至于酱油和手纸等生活日用品则更不属于制裁范畴了。然而因为受到韩美同盟的制约,韩国即使在上述产品的对朝供应方面,也是受到美国制约的,这也是朝鲜对文在寅政府不满,以至于经常敲打韩国的重要原因之一。朝鲜政府认为,除了利用韩美同盟身份遏制美国军事打击朝鲜以外,和这样的韩国政府打交道意义不大,而美国对朝的军事打击毕竟属于极端情况。但现在朝鲜物资供应匮乏情况严重,通过施压韩国,如能获得一些非安理会制裁单位的产品也是不错的收益,更何况通过施压韩国,国内加强稳定控制的政治目的已经达到了。

  依笔者所见,如果文在寅不顾美国的考虑,横下一条心地向朝鲜提供联合国制裁单位意外的部分产品,是可以做到的,尤其是民生类的粮食、日用品和药品。同时如果韩国和联合国有关机构合作共同操作的话,那可能性更大,例如以朝鲜缺粮为理由,和联合国粮食署之类的机构合作并公开运作的话。问题就在于,文在寅敢不敢逆美国意志,以及他对朝鲜拥核内心里究竟持什么样的打算,这两点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曹辛:朝鲜施压韩国,都是疫情闯的祸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