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世界杯买球攻略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
2021-12-03 16:38:55
来源:钝角网 作者: 肖恩·齐格勒;昀舒/译
关键词:非洲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和有限的国家能力可能是非洲政变次数再度增加的原因。经济表现不佳是经常被视作政变可能出现的前兆。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非洲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一位反对派领导人在谈到公众对几内亚最近政变的支持时指出:“在一个没有水、没有电的国家,你每天都在问,政府在做什么来解决我的问题?”民主在解决发展问题方面的明显失败,可能是造成普遍不满的原因之一。

  今年10月,苏丹军方发动政变,逮捕了总理阿卜杜拉·哈姆多克(abdalla hamdok)、他的几名部长以及反对派的领导人。最近,一项旨在恢复文职总理的协议出炉。成千上万的苏丹人走上街头抗议,称这不过是为军事接管提供的政治掩护。

据报道,自10月25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苏丹安全部队杀害了至少39名和平抗议者.jpg

据报道,自10月25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苏丹安全部队杀害了至少39名和平抗议者

  发生在苏丹的事件是非洲持续和令人不安的系列政变中的一个。自2020年8月以来,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已经发生了五次政变。仅在今年,几内亚、马里和乍得的民选政府就被军方所控制。事实上,该地区今年发生的政变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多。在一个最近因民主进步而受到称赞的大陆,这种倒退表明,军事政变可能危险地再度在这边土地上流行起来。

  为什么现在出来了更多的政变?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政变次数在世界范围内达到顶峰。从那以后,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和有限的国家能力可能是非洲政变次数再度增加的原因。经济表现不佳是经常被视作政变可能出现的前兆。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非洲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一位反对派领导人在谈到公众对几内亚最近政变的支持时指出:“在一个没有水、没有电的国家,你每天都在问,政府在做什么来解决我的问题?”民主在解决发展问题方面的明显失败,可能是造成普遍不满的原因之一。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政变与学者们所理解的军队夺取政府的情况很相似。在《马背上的人》(the man on horseback)一书中,塞缪尔·比尔写出了关于军事政变的几个永恒的事实。在今年的军方接管政权的案例中看到,他的许多观点得到了验证。

  首先,政变会引发政变。凭借强势武力统治的主张会招致挑战。今年乍得的政变就是这个国家自1975年以来的第六次政变或未遂政变。今年由马马迪·杜姆布亚(mamady doumbouya) 上校发动的政变是几内亚自1958年从法国独立以来的第三次军事接管。自1960年独立以来,马里也经历了五次军事夺权。事实上,今年由前上校阿西米·戈伊塔( assimi goïta )在马里发动的政变是不到一年时间里的第二次政变。

  其次,以武力夺取政权的政府面临合法性危机。这一困境迫使他们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否则就有可能陷入进一步的政变。最常见的情况是,军人们把自己假扮成国家的救星,指责被废黜的政权腐败、背信弃义和渎职。例如,杜姆布亚声称要把几内亚从堕落和残暴的政权中拯救出来。在一次电视讲话中,他指出“贫穷和腐败”迫使他的军队对前政府采取行动。在马里,戈伊塔沿用类似的剧本。“我们必须在国防和安全部队内部的混乱和团结之间做出选择,我们选择了团结……因为这符合国家的最佳利益。”他谴责马里自2012年以来的“治理腐败”,并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称其干预是为了“实现人民改变的愿望”。

  第三,军事政变几乎总是伴随着声明,称这一行动纯粹是暂时的。军方经常把他们的政权描绘成“看守”政府,称这是在最终恢复民选政府之前所必需的。在许多情况下,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是为了监督向民主的过渡,但有些过渡并没有实现。

  乍得的政变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伊德里斯·代比总统于2021年4月去世后,军方迅速掌权。代比37岁的儿子,也是一名军事指挥官,被任命为临时总统。小代比将负责监督为期18个月的过渡军事委员会。宪法被暂停,议会和政府被解散,这些措施表面上是为了保持稳定和确保权力的民主过渡。

  杜姆布亚在几内亚执行了几乎相同的程序,解散议会,暂停宪法,并承诺在18个月的过渡期后恢复选举治理,在此期间军方将起草新宪法。马里今年的事态发展大致相同:戈伊塔上校被任命为过渡副总统,而总统和议会选举的最后期限为18个月。在苏丹,上月发动政变的将军表示:“我们绝对致力于在2023年举行选举。”

  各国如何才能结束所谓的“政变陷阱”?虽然旨在减少经济困境的政策值得称赞,但这些政策可能难以实施,而且难以带来实际的改变。支持经济发展计划的援助者应该考虑冻结而不是取消对政变后国家的援助资金。这似乎就是最近在苏丹发生的情况。世界银行和其他援助方似乎冻结了——但没有取消——上个月军事占领后的项目。扭转此类措施的希望可能促成了军方和文职领导人最近在喀土穆达成妥协协议。

  展望未来,很难对苏丹的民主前景感到乐观,也很难对最近遭受军事政变之苦的任何国家感到乐观。在喀土穆,本周返回街头的抗议者遭到了安全部队催泪瓦斯的攻击。大概三年前,大规模示威活动推翻了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但令人遗憾的是,苏丹现在离它的起点不远了。历史和许多学术研究表明,马背上的人难以很快被说服,安分地返回军营。

  肖恩·齐格勒(sean zeigler),美国兰德智库高级政治学者;本文译自“兰德博客”。

责任编辑:昀舒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

2021-12-03 16:38:55
来源:钝角网 作者: 肖恩·齐格勒;昀舒/译
关键词:非洲 我要评论
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和有限的国家能力可能是非洲政变次数再度增加的原因。经济表现不佳是经常被视作政变可能出现的前兆。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非洲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一位反对派领导人在谈到公众对几内亚最近政变的支持时指出:“在一个没有水、没有电的国家,你每天都在问,政府在做什么来解决我的问题?”民主在解决发展问题方面的明显失败,可能是造成普遍不满的原因之一。

  今年10月,苏丹军方发动政变,逮捕了总理阿卜杜拉·哈姆多克(abdalla hamdok)、他的几名部长以及反对派的领导人。最近,一项旨在恢复文职总理的协议出炉。成千上万的苏丹人走上街头抗议,称这不过是为军事接管提供的政治掩护。

据报道,自10月25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苏丹安全部队杀害了至少39名和平抗议者.jpg

据报道,自10月25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苏丹安全部队杀害了至少39名和平抗议者

  发生在苏丹的事件是非洲持续和令人不安的系列政变中的一个。自2020年8月以来,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已经发生了五次政变。仅在今年,几内亚、马里和乍得的民选政府就被军方所控制。事实上,该地区今年发生的政变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多。在一个最近因民主进步而受到称赞的大陆,这种倒退表明,军事政变可能危险地再度在这边土地上流行起来。

  为什么现在出来了更多的政变?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政变次数在世界范围内达到顶峰。从那以后,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和有限的国家能力可能是非洲政变次数再度增加的原因。经济表现不佳是经常被视作政变可能出现的前兆。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非洲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一位反对派领导人在谈到公众对几内亚最近政变的支持时指出:“在一个没有水、没有电的国家,你每天都在问,政府在做什么来解决我的问题?”民主在解决发展问题方面的明显失败,可能是造成普遍不满的原因之一。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政变与学者们所理解的军队夺取政府的情况很相似。在《马背上的人》(the man on horseback)一书中,塞缪尔·比尔写出了关于军事政变的几个永恒的事实。在今年的军方接管政权的案例中看到,他的许多观点得到了验证。

  首先,政变会引发政变。凭借强势武力统治的主张会招致挑战。今年乍得的政变就是这个国家自1975年以来的第六次政变或未遂政变。今年由马马迪·杜姆布亚(mamady doumbouya) 上校发动的政变是几内亚自1958年从法国独立以来的第三次军事接管。自1960年独立以来,马里也经历了五次军事夺权。事实上,今年由前上校阿西米·戈伊塔( assimi goïta )在马里发动的政变是不到一年时间里的第二次政变。

  其次,以武力夺取政权的政府面临合法性危机。这一困境迫使他们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否则就有可能陷入进一步的政变。最常见的情况是,军人们把自己假扮成国家的救星,指责被废黜的政权腐败、背信弃义和渎职。例如,杜姆布亚声称要把几内亚从堕落和残暴的政权中拯救出来。在一次电视讲话中,他指出“贫穷和腐败”迫使他的军队对前政府采取行动。在马里,戈伊塔沿用类似的剧本。“我们必须在国防和安全部队内部的混乱和团结之间做出选择,我们选择了团结……因为这符合国家的最佳利益。”他谴责马里自2012年以来的“治理腐败”,并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称其干预是为了“实现人民改变的愿望”。

  第三,军事政变几乎总是伴随着声明,称这一行动纯粹是暂时的。军方经常把他们的政权描绘成“看守”政府,称这是在最终恢复民选政府之前所必需的。在许多情况下,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是为了监督向民主的过渡,但有些过渡并没有实现。

  乍得的政变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伊德里斯·代比总统于2021年4月去世后,军方迅速掌权。代比37岁的儿子,也是一名军事指挥官,被任命为临时总统。小代比将负责监督为期18个月的过渡军事委员会。宪法被暂停,议会和政府被解散,这些措施表面上是为了保持稳定和确保权力的民主过渡。

  杜姆布亚在几内亚执行了几乎相同的程序,解散议会,暂停宪法,并承诺在18个月的过渡期后恢复选举治理,在此期间军方将起草新宪法。马里今年的事态发展大致相同:戈伊塔上校被任命为过渡副总统,而总统和议会选举的最后期限为18个月。在苏丹,上月发动政变的将军表示:“我们绝对致力于在2023年举行选举。”

  各国如何才能结束所谓的“政变陷阱”?虽然旨在减少经济困境的政策值得称赞,但这些政策可能难以实施,而且难以带来实际的改变。支持经济发展计划的援助者应该考虑冻结而不是取消对政变后国家的援助资金。这似乎就是最近在苏丹发生的情况。世界银行和其他援助方似乎冻结了——但没有取消——上个月军事占领后的项目。扭转此类措施的希望可能促成了军方和文职领导人最近在喀土穆达成妥协协议。

  展望未来,很难对苏丹的民主前景感到乐观,也很难对最近遭受军事政变之苦的任何国家感到乐观。在喀土穆,本周返回街头的抗议者遭到了安全部队催泪瓦斯的攻击。大概三年前,大规模示威活动推翻了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但令人遗憾的是,苏丹现在离它的起点不远了。历史和许多学术研究表明,马背上的人难以很快被说服,安分地返回军营。

  肖恩·齐格勒(sean zeigler),美国兰德智库高级政治学者;本文译自“兰德博客”。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肖恩·齐格勒:军事政变在非洲重新流行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