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世界杯买球攻略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2021-11-30 16:44:3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瓦利卡莱吉;昀舒/译
关键词:伊朗 上合组织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不会改变伊朗的安全考量。伊朗不会依靠上海合作组织来抵御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威胁。正如我之前所指出的,上海合作组织不像华沙条约组织和北约组织那样被视作“集体安全条约”。因此,正如哈斯所指出的那样,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可能使以色列和美国的战略规划“复杂化”,但这不能保证伊朗的安全。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退出中央条约组织(cento) ,26年后,伊朗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峰会上申请加入上海合作组织(sco),此时,上海合作组织(sco)已成立4年,德黑兰再次寻求融入欧亚大陆。当时,伊朗与印度、巴基斯坦一起被接纳为“无投票权观察员国家”。尽管伊朗有意从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转变为正式成员国,但德黑兰与世界大国之间持续的核争端(2006年至2012年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实施制裁)导致上合组织在内贾德担任伊朗总统期间(2005-2013年)拒绝接纳伊朗成为正式成员国。

微信截图_20211130165120.jpg

  随着哈桑·鲁哈尼在2013年8月上台,以及《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实施,大多数联合国制裁于2016年1月16日被解除。至此,此前阻碍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的障碍似乎已经消除,但自2015年12月以来,伊朗与塔吉克斯坦因为塔吉克斯坦复兴党问题造成的紧张关系仍未解决。美国于2018年5月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重新实施制裁,实际上冻结了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地位提升的进程。与此同时,2017年塔什干峰会上,印度和巴基斯坦从观察员国升级为正式成员国。

  但就在易卜拉欣·莱西于2021年8月就任伊朗新总统后不久,在拖延了16年之后,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地位突然发生了变化。作为新总统的首次出访,莱西出席了2021年9月16日至17日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在此次峰会上,伊朗获得正式成员国地位,继俄罗斯、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后成为“上合组织第九个成员国”。伊朗-塔吉克斯坦关系的相对改善;伊朗与中国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伊朗和俄罗斯正筹备签署新的20年协议,以取代2001年至2021年的20年协议;以及莱西强调扩大与亚洲国家关系的“向东看政策”是帮助伊朗获得成员国资格的最重要因素。

  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是伊朗自1979年退出中央条约组织以来首次加入具有国防安全性质和职能的地区组织。伊朗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加入的所有其他地区组织,例如1992年的经济合作组织和1997年的穆斯林发展中八国集团(d-8经济合作组织),都是政治和经济性质的组织。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对伊朗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不同的组织,关于德黑兰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意义和后果的讨论很多。从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身份可以得出七个结论。

  第一,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对莱西的“向东看政策”和德黑兰在外交政策中对亚洲国家的关注至关重要。然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既不是东方,也不是西方”的口号成为伊朗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导致一些伊朗人认为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违背了这一信条。不过,德黑兰的官员承认,自从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以来,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俄罗斯、中国和其他新兴的亚洲和东方国家现在正在对抗美国领导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朗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俱乐部”,它反对美国,同时促进国际体系的多极化。

  第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退出中央条约组织,与美国签订双边军事协议,伊朗失去了军事和战略盟友。两伊战争(1980-1988年)使除叙利亚以外的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与伊朗对立,加剧了伊朗的孤立感。战争结束后,伊朗改善了与中东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关系,并发展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包括土耳其、巴基斯坦、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但这些关系从未达到“战略水平”。

  因此,许多专家将伊朗的处境称为“战略孤独”。从这个角度看,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可以看作是伊朗试图结束其四十年来的战略孤独。正如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劳伦斯·哈斯最近为《新闻周刊》所写的那样,“伊朗加入上合组织,减少了其在全球的孤立,进一步使其作为国际参与者的地位合法化——伊朗的领导人没有浪费时间来鼓吹他们的成就。”具体来说,在当前形势下,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可以利用其在欧亚大陆以北的介入,抵消来自西方和中东的一些系统性和战略性压力。

  第三,伊朗正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将加强德黑兰与俄罗斯和中国的两项长期战略合作协议。事实上,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区域和多边机制,允许伊朗与两个战略伙伴同时互动。这将加强伊朗、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三边政治、经济和军事安全合作;加强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地位;同时,增强伊朗对抗美国的信心。

  第四,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将加强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eu)的经贸合作。2019年10月27日,欧盟-伊朗优惠贸易协定(pta)开始实施,对862种商品提供了更低的关税,其中502种是伊朗向欧盟出口的商品。三年后(2022年10月27日),欧盟-伊朗优惠贸易协定将升级为“全面自由贸易协定”。鉴于伊朗近期在国际制裁下面临的经济困难,这种经贸合作可以为伊朗创造喘息的空间。因此,考虑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同时属于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以及这两个组织之间的相互合作协议,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全面成员,将加强伊朗在欧亚地区的地位。伊朗的主要优势是广阔的陆地和铁路走廊,可以将欧亚经济联盟和上合组织成员国与伊朗南部波斯湾和阿曼海的港口,以及西部的土耳其和伊拉克连接起来。

  第五,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后,将加强与其他国家的情报安全合作。《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第十条规定:

  2001年6月15日签署的《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参加国的地区反恐怖机构是本组织常设机构,设在比什凯克市(吉尔吉斯共和国)。

  因此,地区反恐机构对于伊朗共同应对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毒品走私的努力,以及塔利班上台后来自阿富汗的威胁,将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到目前为止,伊朗已经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签署了各种安全和情报协议。而上海合作组织,特别是地区反恐机构,将允许伊朗与地区组织所有成员以综合协调的方式进行安全和情报合作。

  第六,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后,伊朗对涉及其他国家能否加入有否决权,比如有可能加入该组织的以色列。近年来,以色列申请成为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成员国,但从未在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公开或正式提出。《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关于“决策程序”的第16条规定:

  本组织各机构的决议以不举行投票的协商方式通过,如在协商过程中无任一成员国反对(协商一致),决议被视为通过,但中止成员资格或将其开除出组织的决议除外,该决议按“除有关成员国一票外协商一致”原则通过。

  因此,在“共识机制”的框架内,伊朗投反对票就可以阻止以色列加入该组织。

  第七,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不会改变伊朗的安全考量。伊朗不会依靠上海合作组织来抵御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威胁。正如我之前所指出的,上海合作组织不像华沙条约组织和北约组织那样被视作“集体安全条约”。因此,正如哈斯所指出的那样,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可能使以色列和美国的战略规划“复杂化”,但这不能保证伊朗的安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无需承诺针对其他成员国的军事威胁进行反击和防御。事实上,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通过的伊朗宪法中有两条规定了对与外国进行军事和国防合作的限制。伊朗宪法第145条规定,“不允许任何外国人加入国家军队或安全部队”,第146条规定,“禁止在伊朗建立任何形式的外国军事基地,即使是为了和平目的。”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的“自卫”信条已延续四十年。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德黑兰的安全考量。

  瓦利卡莱吉(vali kaleji)是伊朗区域问题研究专家。本文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2021-11-30 16:44:3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瓦利卡莱吉;昀舒/译
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不会改变伊朗的安全考量。伊朗不会依靠上海合作组织来抵御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威胁。正如我之前所指出的,上海合作组织不像华沙条约组织和北约组织那样被视作“集体安全条约”。因此,正如哈斯所指出的那样,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可能使以色列和美国的战略规划“复杂化”,但这不能保证伊朗的安全。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退出中央条约组织(cento) ,26年后,伊朗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峰会上申请加入上海合作组织(sco),此时,上海合作组织(sco)已成立4年,德黑兰再次寻求融入欧亚大陆。当时,伊朗与印度、巴基斯坦一起被接纳为“无投票权观察员国家”。尽管伊朗有意从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转变为正式成员国,但德黑兰与世界大国之间持续的核争端(2006年至2012年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实施制裁)导致上合组织在内贾德担任伊朗总统期间(2005-2013年)拒绝接纳伊朗成为正式成员国。

微信截图_20211130165120.jpg

  随着哈桑·鲁哈尼在2013年8月上台,以及《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实施,大多数联合国制裁于2016年1月16日被解除。至此,此前阻碍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的障碍似乎已经消除,但自2015年12月以来,伊朗与塔吉克斯坦因为塔吉克斯坦复兴党问题造成的紧张关系仍未解决。美国于2018年5月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重新实施制裁,实际上冻结了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地位提升的进程。与此同时,2017年塔什干峰会上,印度和巴基斯坦从观察员国升级为正式成员国。

  但就在易卜拉欣·莱西于2021年8月就任伊朗新总统后不久,在拖延了16年之后,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地位突然发生了变化。作为新总统的首次出访,莱西出席了2021年9月16日至17日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在此次峰会上,伊朗获得正式成员国地位,继俄罗斯、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后成为“上合组织第九个成员国”。伊朗-塔吉克斯坦关系的相对改善;伊朗与中国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伊朗和俄罗斯正筹备签署新的20年协议,以取代2001年至2021年的20年协议;以及莱西强调扩大与亚洲国家关系的“向东看政策”是帮助伊朗获得成员国资格的最重要因素。

  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是伊朗自1979年退出中央条约组织以来首次加入具有国防安全性质和职能的地区组织。伊朗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加入的所有其他地区组织,例如1992年的经济合作组织和1997年的穆斯林发展中八国集团(d-8经济合作组织),都是政治和经济性质的组织。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对伊朗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不同的组织,关于德黑兰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意义和后果的讨论很多。从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身份可以得出七个结论。

  第一,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对莱西的“向东看政策”和德黑兰在外交政策中对亚洲国家的关注至关重要。然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既不是东方,也不是西方”的口号成为伊朗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导致一些伊朗人认为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违背了这一信条。不过,德黑兰的官员承认,自从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以来,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俄罗斯、中国和其他新兴的亚洲和东方国家现在正在对抗美国领导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朗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俱乐部”,它反对美国,同时促进国际体系的多极化。

  第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退出中央条约组织,与美国签订双边军事协议,伊朗失去了军事和战略盟友。两伊战争(1980-1988年)使除叙利亚以外的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与伊朗对立,加剧了伊朗的孤立感。战争结束后,伊朗改善了与中东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关系,并发展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包括土耳其、巴基斯坦、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但这些关系从未达到“战略水平”。

  因此,许多专家将伊朗的处境称为“战略孤独”。从这个角度看,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可以看作是伊朗试图结束其四十年来的战略孤独。正如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劳伦斯·哈斯最近为《新闻周刊》所写的那样,“伊朗加入上合组织,减少了其在全球的孤立,进一步使其作为国际参与者的地位合法化——伊朗的领导人没有浪费时间来鼓吹他们的成就。”具体来说,在当前形势下,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可以利用其在欧亚大陆以北的介入,抵消来自西方和中东的一些系统性和战略性压力。

  第三,伊朗正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将加强德黑兰与俄罗斯和中国的两项长期战略合作协议。事实上,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区域和多边机制,允许伊朗与两个战略伙伴同时互动。这将加强伊朗、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三边政治、经济和军事安全合作;加强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地位;同时,增强伊朗对抗美国的信心。

  第四,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将加强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eu)的经贸合作。2019年10月27日,欧盟-伊朗优惠贸易协定(pta)开始实施,对862种商品提供了更低的关税,其中502种是伊朗向欧盟出口的商品。三年后(2022年10月27日),欧盟-伊朗优惠贸易协定将升级为“全面自由贸易协定”。鉴于伊朗近期在国际制裁下面临的经济困难,这种经贸合作可以为伊朗创造喘息的空间。因此,考虑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同时属于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以及这两个组织之间的相互合作协议,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全面成员,将加强伊朗在欧亚地区的地位。伊朗的主要优势是广阔的陆地和铁路走廊,可以将欧亚经济联盟和上合组织成员国与伊朗南部波斯湾和阿曼海的港口,以及西部的土耳其和伊拉克连接起来。

  第五,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后,将加强与其他国家的情报安全合作。《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第十条规定:

  2001年6月15日签署的《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参加国的地区反恐怖机构是本组织常设机构,设在比什凯克市(吉尔吉斯共和国)。

  因此,地区反恐机构对于伊朗共同应对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毒品走私的努力,以及塔利班上台后来自阿富汗的威胁,将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到目前为止,伊朗已经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签署了各种安全和情报协议。而上海合作组织,特别是地区反恐机构,将允许伊朗与地区组织所有成员以综合协调的方式进行安全和情报合作。

  第六,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后,伊朗对涉及其他国家能否加入有否决权,比如有可能加入该组织的以色列。近年来,以色列申请成为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成员国,但从未在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公开或正式提出。《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关于“决策程序”的第16条规定:

  本组织各机构的决议以不举行投票的协商方式通过,如在协商过程中无任一成员国反对(协商一致),决议被视为通过,但中止成员资格或将其开除出组织的决议除外,该决议按“除有关成员国一票外协商一致”原则通过。

  因此,在“共识机制”的框架内,伊朗投反对票就可以阻止以色列加入该组织。

  第七,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不会改变伊朗的安全考量。伊朗不会依靠上海合作组织来抵御美国和以色列的军事威胁。正如我之前所指出的,上海合作组织不像华沙条约组织和北约组织那样被视作“集体安全条约”。因此,正如哈斯所指出的那样,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资格可能使以色列和美国的战略规划“复杂化”,但这不能保证伊朗的安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无需承诺针对其他成员国的军事威胁进行反击和防御。事实上,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通过的伊朗宪法中有两条规定了对与外国进行军事和国防合作的限制。伊朗宪法第145条规定,“不允许任何外国人加入国家军队或安全部队”,第146条规定,“禁止在伊朗建立任何形式的外国军事基地,即使是为了和平目的。”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的“自卫”信条已延续四十年。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德黑兰的安全考量。

  瓦利卡莱吉(vali kaleji)是伊朗区域问题研究专家。本文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瓦利卡莱吉: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