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世界杯买球攻略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
2021-08-25 11:06:32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王晋
关键词:中东 叙利亚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中国一直主张,依据“叙人主导、叙人所有”的原则,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纷争。未来,中叙之间的沟通往来有望进一步加深。

  7月18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就任新一届总统,开启了他的第四个总统任期。在今年5月举行的大选中,巴沙尔击败了其他两位竞争对手——前国防部长阿卜杜拉·萨卢姆·阿卜杜拉和“解放叙利亚民族阵线”前秘书长马哈茂德·艾哈迈德·马雷。此次选举的投票率高达78.64%,显示出民众对叙利亚未来的信心和期待;而巴沙尔95.1%的高得票率,则显示出他在叙利亚执政地位的优势。

微信截图_20210825110708.jpg

  当前叙利亚局势显著改善,但仍存倒退风险。图为2019年7月,在被反政府武装频繁袭击的叙北部城市阿勒颇,当地儿童正在放风筝。

  叙国内外形势显著改善

  2014年至2021年,在巴沙尔第三任期,叙利亚发生了诸多积极变化。首先,从内战形势看,叙利亚政府控制区极大拓展,反对派武装力量式微。2014年叙利亚政府面临的战场形势较为危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叙北部、中部和南部多地发动反攻,一度逼近大马士革城区。2015年,俄罗斯及什叶派军事团体协助叙利亚政府军发动反攻,先后肃清了叙中部和南部的反对派军事团体。此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被压缩在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区域,叙政府军收复了大面积土地,战场形势得到极大改善。

  其次,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歧有一定缓解。当前,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发挥着较为重要的作用。例如,通过阿斯塔纳机制,帮助叙利亚稳定国内局势,防止冲突升级;通过俄罗斯主导的索契机制,以“宪法委员会”为平台,以撰写新宪法为途径,推动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政治团体进行和解。

  再次,叙利亚国内恐怖袭击数量显著减少。位于叙利亚国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遭受重创,已经不再控制叙国内主要地区,极少数残余逃窜至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带。根据国际恐怖主义数据库与联合国数据,叙利亚国内的恐怖袭击数量显著降低,从2016年达到峰值的14次,降至2020年的两次;战争造成的平民死伤人数也大幅下降,从2014年的18038人降至2020年的1528人。

  最后,叙利亚政府的外交环境也有所改善。随着战场形势的逐渐稳定,曾经反对甚至敌视叙政府的国家,逐渐重新开启与叙政府的沟通交流。2019年初,巴林、阿联酋等国重新开设驻叙使馆;2018年,苏丹领导人访问大马士革,埃及也在阿拉伯国家联盟内部呼吁各成员国重新接纳叙政府的合法席位。在巴沙尔第四任期就职当天,“欧盟候选成员国”塞尔维亚也表示将会重开驻叙使馆。

  新任期挑战重重

  然而,巴沙尔的第四任期仍面临多方挑战。首先,叙利亚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对叙经济和社会环境造成极大破坏。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相比2010年,2021年叙利亚经济缩水了60%,叙货币与美元汇率也从2010年的50∶1急速贬值至2021年7月的2500∶1。此外,叙国内基础设施毁坏严重,尤其在德拉省、霍姆斯省、阿勒颇省和代尔祖尔省等饱经战乱的省份。甚至有机构认为,叙利亚需要一万亿美元资金来开展战后经济重建。

  但是,叙利亚政府的财力早已捉襟见肘。2021年度叙利亚政府财政预算甚至不到30亿美元,难以独自开展战后重建工作。叙政府的石油产量也大幅下降,2020年产量仅为2.2万桶/日,是2010年产量的10%。与此同时,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统计数据,80%的叙利亚民众处于“极端贫困”状态,需要叙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帮助。

  第二,叙利亚的安全形势仍然存在风险。一是叙利亚国内局势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十余万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及其家属仍然盘踞在叙北部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区域,与叙利亚政府军呈对峙之势。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域,一方面与叙利亚政府关系微妙,力图达到某种自治状态,另一方面也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彼此警惕。

  二是在叙利亚南部的戈兰高地和周边区域,叙利亚持续遭到以色列袭击,并且面临爆发大规模冲突的风险。以色列声称叙境内什叶派军事团体得到了伊朗支持,要求其不得向这些军事团体转让防空导弹和重装武器装备,也不得将这些团体部署在戈兰高地附近。为震慑伊朗及叙境内什叶派武装,以色列从2015年以来不断发动袭击,打击叙境内军事目标。随着叙局势逐渐稳定,以色列的袭击可能遭到什叶派军事团体的大规模报复,进而引发地区冲突。

  第三,叙利亚国内政治和解进程仍存倒退风险。虽然已有促进叙国内和解的国际机制,但叙政府与反对派的矛盾仍非常尖锐:叙政府仍将反对派团体视为“恐怖组织”,坚持现行2012年宪法的合法性,仅同意对其进行修订而非重新撰写;反对派团体则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呼吁推出新宪法,重新划分国家权力。

  此外,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就叙利亚未来安排存在分歧。土耳其希望在叙北部的反政府军事团体得到保留。伊朗则鼓励叙政府通过军事手段肃清领土上所有反对派军事力量。俄罗斯则呼吁所有外国势力撤出叙利亚,这一主张与土耳其、伊朗两国立场抵牾。但涉及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仍需要来自土伊两国的支持。

  最后,叙利亚政府仍然受到美欧制裁。美国、法国和德国等西方国家仍拒绝承认叙政府的合法性,并通过制裁向叙政府施压。2011年叙内战爆发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第13572和13573号行政令,对巴沙尔和叙政府高层进行制裁。2020年6月,美《叙利亚平民保护法》正式生效,制裁对象包括叙政府官员和与叙政府开展经济往来的外国企业和个人。与此同时,欧盟也对叙政府进行制裁,包括禁止从叙进口石油,限制和冻结叙中央银行在欧盟资产,禁止向叙出口一些装备和技术等。美欧制裁极大阻碍了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同时也使该国疫情危机加剧。受制裁影响,叙政府外汇收入减少,在医疗资源本就匮乏的同时无法购买到充足的防疫物资和药物。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一直关注叙利亚问题并助力其战后重建。2021年4月,笔者曾访问叙利亚驻华使馆并与叙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博士进行交流,其间大使不断表达对中国的感谢之情。穆斯塔法博士提到,中国在疫苗量产初期,就向叙利亚提供了数十万支疫苗,援助叙利亚抗击疫情,这让叙利亚人民十分感激。中国一直主张,依据“叙人主导、叙人所有”的原则,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纷争。未来,中叙之间的沟通往来有望进一步加深。

  作者为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

2021-08-25 11:06:32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王晋
中国一直主张,依据“叙人主导、叙人所有”的原则,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纷争。未来,中叙之间的沟通往来有望进一步加深。

  7月18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就任新一届总统,开启了他的第四个总统任期。在今年5月举行的大选中,巴沙尔击败了其他两位竞争对手——前国防部长阿卜杜拉·萨卢姆·阿卜杜拉和“解放叙利亚民族阵线”前秘书长马哈茂德·艾哈迈德·马雷。此次选举的投票率高达78.64%,显示出民众对叙利亚未来的信心和期待;而巴沙尔95.1%的高得票率,则显示出他在叙利亚执政地位的优势。

微信截图_20210825110708.jpg

  当前叙利亚局势显著改善,但仍存倒退风险。图为2019年7月,在被反政府武装频繁袭击的叙北部城市阿勒颇,当地儿童正在放风筝。

  叙国内外形势显著改善

  2014年至2021年,在巴沙尔第三任期,叙利亚发生了诸多积极变化。首先,从内战形势看,叙利亚政府控制区极大拓展,反对派武装力量式微。2014年叙利亚政府面临的战场形势较为危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叙北部、中部和南部多地发动反攻,一度逼近大马士革城区。2015年,俄罗斯及什叶派军事团体协助叙利亚政府军发动反攻,先后肃清了叙中部和南部的反对派军事团体。此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被压缩在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区域,叙政府军收复了大面积土地,战场形势得到极大改善。

  其次,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歧有一定缓解。当前,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发挥着较为重要的作用。例如,通过阿斯塔纳机制,帮助叙利亚稳定国内局势,防止冲突升级;通过俄罗斯主导的索契机制,以“宪法委员会”为平台,以撰写新宪法为途径,推动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政治团体进行和解。

  再次,叙利亚国内恐怖袭击数量显著减少。位于叙利亚国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遭受重创,已经不再控制叙国内主要地区,极少数残余逃窜至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带。根据国际恐怖主义数据库与联合国数据,叙利亚国内的恐怖袭击数量显著降低,从2016年达到峰值的14次,降至2020年的两次;战争造成的平民死伤人数也大幅下降,从2014年的18038人降至2020年的1528人。

  最后,叙利亚政府的外交环境也有所改善。随着战场形势的逐渐稳定,曾经反对甚至敌视叙政府的国家,逐渐重新开启与叙政府的沟通交流。2019年初,巴林、阿联酋等国重新开设驻叙使馆;2018年,苏丹领导人访问大马士革,埃及也在阿拉伯国家联盟内部呼吁各成员国重新接纳叙政府的合法席位。在巴沙尔第四任期就职当天,“欧盟候选成员国”塞尔维亚也表示将会重开驻叙使馆。

  新任期挑战重重

  然而,巴沙尔的第四任期仍面临多方挑战。首先,叙利亚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对叙经济和社会环境造成极大破坏。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相比2010年,2021年叙利亚经济缩水了60%,叙货币与美元汇率也从2010年的50∶1急速贬值至2021年7月的2500∶1。此外,叙国内基础设施毁坏严重,尤其在德拉省、霍姆斯省、阿勒颇省和代尔祖尔省等饱经战乱的省份。甚至有机构认为,叙利亚需要一万亿美元资金来开展战后经济重建。

  但是,叙利亚政府的财力早已捉襟见肘。2021年度叙利亚政府财政预算甚至不到30亿美元,难以独自开展战后重建工作。叙政府的石油产量也大幅下降,2020年产量仅为2.2万桶/日,是2010年产量的10%。与此同时,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统计数据,80%的叙利亚民众处于“极端贫困”状态,需要叙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帮助。

  第二,叙利亚的安全形势仍然存在风险。一是叙利亚国内局势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十余万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及其家属仍然盘踞在叙北部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区域,与叙利亚政府军呈对峙之势。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域,一方面与叙利亚政府关系微妙,力图达到某种自治状态,另一方面也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彼此警惕。

  二是在叙利亚南部的戈兰高地和周边区域,叙利亚持续遭到以色列袭击,并且面临爆发大规模冲突的风险。以色列声称叙境内什叶派军事团体得到了伊朗支持,要求其不得向这些军事团体转让防空导弹和重装武器装备,也不得将这些团体部署在戈兰高地附近。为震慑伊朗及叙境内什叶派武装,以色列从2015年以来不断发动袭击,打击叙境内军事目标。随着叙局势逐渐稳定,以色列的袭击可能遭到什叶派军事团体的大规模报复,进而引发地区冲突。

  第三,叙利亚国内政治和解进程仍存倒退风险。虽然已有促进叙国内和解的国际机制,但叙政府与反对派的矛盾仍非常尖锐:叙政府仍将反对派团体视为“恐怖组织”,坚持现行2012年宪法的合法性,仅同意对其进行修订而非重新撰写;反对派团体则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呼吁推出新宪法,重新划分国家权力。

  此外,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就叙利亚未来安排存在分歧。土耳其希望在叙北部的反政府军事团体得到保留。伊朗则鼓励叙政府通过军事手段肃清领土上所有反对派军事力量。俄罗斯则呼吁所有外国势力撤出叙利亚,这一主张与土耳其、伊朗两国立场抵牾。但涉及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仍需要来自土伊两国的支持。

  最后,叙利亚政府仍然受到美欧制裁。美国、法国和德国等西方国家仍拒绝承认叙政府的合法性,并通过制裁向叙政府施压。2011年叙内战爆发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第13572和13573号行政令,对巴沙尔和叙政府高层进行制裁。2020年6月,美《叙利亚平民保护法》正式生效,制裁对象包括叙政府官员和与叙政府开展经济往来的外国企业和个人。与此同时,欧盟也对叙政府进行制裁,包括禁止从叙进口石油,限制和冻结叙中央银行在欧盟资产,禁止向叙出口一些装备和技术等。美欧制裁极大阻碍了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同时也使该国疫情危机加剧。受制裁影响,叙政府外汇收入减少,在医疗资源本就匮乏的同时无法购买到充足的防疫物资和药物。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一直关注叙利亚问题并助力其战后重建。2021年4月,笔者曾访问叙利亚驻华使馆并与叙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博士进行交流,其间大使不断表达对中国的感谢之情。穆斯塔法博士提到,中国在疫苗量产初期,就向叙利亚提供了数十万支疫苗,援助叙利亚抗击疫情,这让叙利亚人民十分感激。中国一直主张,依据“叙人主导、叙人所有”的原则,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通过政治对话解决纷争。未来,中叙之间的沟通往来有望进一步加深。

  作者为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王晋:叙利亚总统的新七年将面临哪些挑战?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