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世界杯买球攻略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
2021-06-16 15:56:41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阿里·瓦兹;昀舒/译
关键词:伊朗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府经常以高投票率来支持其合法性的主张,即使选民总是不得不从有限的预选候选人中选择。然而,事实上,投票率差别很大。近年来,宪法监护委员会越来越激进的取消资格的做法,以及强硬派对实质性改革的顽固阻挠,导致普遍的政治冷漠达到了顶峰。最近的调查显示,预计投票率在40%左右,这是历史最低水平。正在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投票参与度。

  自从1997年伊朗总统大选,改革派候选人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意外获胜以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选举相对而言是竞争激烈的。然而,这种情况似乎要改变了。在定于6月18日举行的伊朗总统选举中,伊朗现任首席大法官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几乎肯定会赢得胜利,成为伊朗第八任总统。他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在选举前的精心策划。宪法监护委员会由12名法学家和神职人员组成,与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关系密切,负责审查竞选公职的候选人。在592名全力投入本月竞选的候选人中,宪法监护委员会只批准了7人,其中莱希是最突出的。

rts32wos-crop.jpg

2020年2月,伊朗德黑兰投票站的工作人员

  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许多政治重量级人物资格的决定震惊了德黑兰的政治精英层。该委员会拒绝了阿里•拉里贾尼(ali larijani)的候选资格。拉里贾尼是议会议长中任期最长的,目前为最高领袖提供顾问服务,并领导了伊朗最近与中国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谈判。此外,副总统贾汉·吉里(eshagh jahangiri)和连任两届的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也被禁止参加竞选。贾汉·吉里在过去八年里一直有望得到总统大位。

  对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资格决定的批评让伊朗政治的虚伪暴露无遗。拉里贾尼的弟弟萨迪克是宪法监护委员会的一名成员,他痛斥取消资格是“站不住眼的”,并嘲笑“安全机构”干涉审查过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的孙子哈桑·霍梅尼谴责该委员会破坏共和体制的行为是“反革命”,并建议已获批准的候选人退出竞选。内贾德加入了有数百万伊朗人参与抵制选举得计划。

  哈梅内伊最初为宪法监护委员会的选择辩护。尽管他后来声称在审查过程中存在一些不公正,但他没有要求撤销决定。这很可能是因为这位伊朗最高领导人正在考虑进行结构性改革:即将国家的总统制转变为议会制,或者以一个多人委员会取代最高领导人的角色。议会制将限制伊朗现有制度下最高领袖和总统之间的冲突,废除最高领袖的职位将有助于哈梅内伊的儿子在他死后后保持幕后影响力。有一个像莱希这样的顺从的总统在身边,意味着哈梅内伊将不会面临内部阻力,这相当于伊朗政治体系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变革。

  不公平的竞选

  5月25日,当宪法监护委员会公布最终批准的候选人名单时,伊朗社交媒体上热传由萨沙·拜伦·科恩(sacha baron cohen)扮演中东暴君的电影《独裁者》(the dictator)的片段。在一个场景中,这位独裁者参加了一场比赛,他首先向空中鸣枪,然后向其他参赛者开枪。对伊朗观察人士来说,这是在暗指莱希。上世纪80年代末,莱希因以检察官的身份参与了数千名政治犯的处决而臭名昭著。

  经过审查的竞争对手对莱希都没有构成严重威胁。其中一位是立场强硬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和首席核谈判代表赛义德·贾利利(saeed jalili),他在2017年的总统选举中支持莱希。民调显示,他和莱希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另一位长期竞争者、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前总司令莫森·雷扎伊(mohsen rezaei)。在前三次失败的竞选中,雷扎伊从未获得超过400万张选票(相比之下,2017年,雷扎伊获得了近1600万张选票,与获胜候选人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2350万张选票相比相形见绌)。另外两名强硬派候选人阿米尔-侯赛因·加扎德(amir-hossein ghazizadeh)和阿里雷扎·扎卡尼(alireza zakani)是尚未正式批准的议会成员,他们也可能在投票前退出,以支持莱希。在2005年的总统选举中,前伊斯法罕省省长默赫森·梅赫拉利扎德以130万张选票排在最后,甚至没有得到改革派联盟的支持。

  唯一有可能获得民众支持的人,是伊朗前央行行长、技术官僚阿卜杜勒纳瑟·哈马提(abdolnaser hemmati)。许多中间派和改革派开始认为他是最不坏的选择,因为他的政纲相对进步,他的妻子也积极参与他的竞选活动,这表明,以伊朗高度父权制的政治标准来看,他在性别问题上采取了相对进步的做法。然而,他不太可能取代莱希成为领先者。

  共和国的终结?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府经常以高投票率来支持其合法性的主张,即使选民总是不得不从有限的预选候选人中选择。然而,事实上,投票率差别很大。近年来,宪法监护委员会越来越激进的取消资格的做法,以及强硬派对实质性改革的顽固阻挠,导致普遍的政治冷漠达到了顶峰。最近的调查显示,预计投票率在40%左右,这是历史最低水平。正在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投票参与度。

  这对伊朗的强硬派来说,却几乎算不上什么警示,他们主要关心的不是通过竞争性选举来巩固政府的普遍合法性。相反,哈梅内伊决定进一步缩小内部圈子,任命一位总统的从属盟友,以在关键时刻完成强硬派对所有权力杠杆的控制。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操纵选举使莱希获胜是一种策略,目的是把他培养成最高领袖,就像哈梅内伊在担任总统后,于1989年接替伊朗第一任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一样。根据这种观点,如果莱希成为最高领袖,他缺乏革命和宗教信仰的资格将迫使他依赖哈梅内伊的办公室——影子政府一样的存在,哈梅内伊的儿子莫伊塔巴(mojtaba)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其他人则持相反的观点:最高领袖将莱希视为威胁,哈梅内伊将他提升为总统,这是在刻意制造他的失败。毕竟,人们认为,作为司法部门的负责人,莱希面临的挑战不多,而且只对哈梅内伊负责,但作为总统,在与西方就伊朗核问题和地区政策僵持不下之际,他将面临无数社会经济危机。随着莱希的信誉被总统职位的重担所侵蚀,哈梅内伊可以提升他真正选择的继承人。

  这两种看法都不是特别有说服力。一旦作为最高领袖上台,莱希不一定会继续依赖哈梅内伊的办公室或家族,就像哈梅内伊自己排挤帮助他登上政治权力顶峰的霍梅尼(khomeini)和拉夫桑贾尼(rafsanjani)家族一样。很难相信哈梅内伊、他的家人和他的支持者会忽视马基雅维利的警告:“谁促进了他人强大,谁自取灭亡。”

  第二种看法的可能性更小。毕竟,伊朗与美国和其他大国达成的核协议很有可能在莱希上台时得以恢复。在这种情况下,鉴于到那时疫苗供应的前景更好,他将通过获得该协议的经济红利,并为国家从covid-19中恢复而获得赞誉来开始他的总统任期。如果哈梅内伊是想让对手失败,那他就选择了一个糟糕的时间来这么做。

  对于为什么哈梅内伊和宪法监护委员会如此果断地帮助莱希,一个更可信的解释是他们有理由相信,莱希不会反对重大的结构性改革,这将使体制建立在一个更稳定的基础上,同时确保哈梅内伊家族的生存和他对改革的愿景。具体来说,伊朗最高领袖的目标可能是将伊朗的总统制转变为议会制,或者用一个委员会取代最高领袖的角色,一旦他下台,委员会将接管权力。他在十年前就暗示过这一点,当时他公开宣布,“如果有一天,可能在遥远的未来,人们觉得议会制更适合选举行政部门负责人,那时进行系统性改革就没问题了。”议会制将减少伊朗目前分裂的政治结构中最高领袖和总统之间的摩擦,并使顺从的议会更容易撤换行政长官。因此,该体系的关键代表机构之一——行政部门——不能再挑战非选举产生的神权政治机构,从而加强了对总统的控制。

  与此同时,废除个人的最高领导将减少哈梅内伊离任后,他的继任者将边缘化他的家族的风险。如果没有一个唯一的统治者,哈梅内伊的儿子莫伊塔巴(mojtaba)即使在他的父亲去世后,也能保留很大的幕后影响力。哈梅内伊把霍梅尼的家人晾在一边,并把把拉夫·桑贾尼的孩子们关进监狱,他有理由担心自己的儿子也会遭遇类似的命运,因为他的儿子想要确保哈梅内伊的遗产得到保护,而他的战略议程也会在他有生之年延续下去。

  这样重大的改变可能不是哈梅内伊的最终目标。他也许只是想让他的新总统(很可能是最后一位)比经常让他头疼的前四位总统麻烦少一些。但如果他寻求体制变革,一个顺从的总统肯定会让他操作起来更加容易。

  阿里·瓦兹(ali vaez)系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伊朗项目主管;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iran/2021-06-16/irans-rigged-election

责任编辑:昀舒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

2021-06-16 15:56:41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阿里·瓦兹;昀舒/译
关键词:伊朗 我要评论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府经常以高投票率来支持其合法性的主张,即使选民总是不得不从有限的预选候选人中选择。然而,事实上,投票率差别很大。近年来,宪法监护委员会越来越激进的取消资格的做法,以及强硬派对实质性改革的顽固阻挠,导致普遍的政治冷漠达到了顶峰。最近的调查显示,预计投票率在40%左右,这是历史最低水平。正在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投票参与度。

  自从1997年伊朗总统大选,改革派候选人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意外获胜以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选举相对而言是竞争激烈的。然而,这种情况似乎要改变了。在定于6月18日举行的伊朗总统选举中,伊朗现任首席大法官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几乎肯定会赢得胜利,成为伊朗第八任总统。他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在选举前的精心策划。宪法监护委员会由12名法学家和神职人员组成,与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关系密切,负责审查竞选公职的候选人。在592名全力投入本月竞选的候选人中,宪法监护委员会只批准了7人,其中莱希是最突出的。

rts32wos-crop.jpg

2020年2月,伊朗德黑兰投票站的工作人员

  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许多政治重量级人物资格的决定震惊了德黑兰的政治精英层。该委员会拒绝了阿里•拉里贾尼(ali larijani)的候选资格。拉里贾尼是议会议长中任期最长的,目前为最高领袖提供顾问服务,并领导了伊朗最近与中国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谈判。此外,副总统贾汉·吉里(eshagh jahangiri)和连任两届的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也被禁止参加竞选。贾汉·吉里在过去八年里一直有望得到总统大位。

  对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资格决定的批评让伊朗政治的虚伪暴露无遗。拉里贾尼的弟弟萨迪克是宪法监护委员会的一名成员,他痛斥取消资格是“站不住眼的”,并嘲笑“安全机构”干涉审查过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的孙子哈桑·霍梅尼谴责该委员会破坏共和体制的行为是“反革命”,并建议已获批准的候选人退出竞选。内贾德加入了有数百万伊朗人参与抵制选举得计划。

  哈梅内伊最初为宪法监护委员会的选择辩护。尽管他后来声称在审查过程中存在一些不公正,但他没有要求撤销决定。这很可能是因为这位伊朗最高领导人正在考虑进行结构性改革:即将国家的总统制转变为议会制,或者以一个多人委员会取代最高领导人的角色。议会制将限制伊朗现有制度下最高领袖和总统之间的冲突,废除最高领袖的职位将有助于哈梅内伊的儿子在他死后后保持幕后影响力。有一个像莱希这样的顺从的总统在身边,意味着哈梅内伊将不会面临内部阻力,这相当于伊朗政治体系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变革。

  不公平的竞选

  5月25日,当宪法监护委员会公布最终批准的候选人名单时,伊朗社交媒体上热传由萨沙·拜伦·科恩(sacha baron cohen)扮演中东暴君的电影《独裁者》(the dictator)的片段。在一个场景中,这位独裁者参加了一场比赛,他首先向空中鸣枪,然后向其他参赛者开枪。对伊朗观察人士来说,这是在暗指莱希。上世纪80年代末,莱希因以检察官的身份参与了数千名政治犯的处决而臭名昭著。

  经过审查的竞争对手对莱希都没有构成严重威胁。其中一位是立场强硬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和首席核谈判代表赛义德·贾利利(saeed jalili),他在2017年的总统选举中支持莱希。民调显示,他和莱希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另一位长期竞争者、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前总司令莫森·雷扎伊(mohsen rezaei)。在前三次失败的竞选中,雷扎伊从未获得超过400万张选票(相比之下,2017年,雷扎伊获得了近1600万张选票,与获胜候选人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2350万张选票相比相形见绌)。另外两名强硬派候选人阿米尔-侯赛因·加扎德(amir-hossein ghazizadeh)和阿里雷扎·扎卡尼(alireza zakani)是尚未正式批准的议会成员,他们也可能在投票前退出,以支持莱希。在2005年的总统选举中,前伊斯法罕省省长默赫森·梅赫拉利扎德以130万张选票排在最后,甚至没有得到改革派联盟的支持。

  唯一有可能获得民众支持的人,是伊朗前央行行长、技术官僚阿卜杜勒纳瑟·哈马提(abdolnaser hemmati)。许多中间派和改革派开始认为他是最不坏的选择,因为他的政纲相对进步,他的妻子也积极参与他的竞选活动,这表明,以伊朗高度父权制的政治标准来看,他在性别问题上采取了相对进步的做法。然而,他不太可能取代莱希成为领先者。

  共和国的终结?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府经常以高投票率来支持其合法性的主张,即使选民总是不得不从有限的预选候选人中选择。然而,事实上,投票率差别很大。近年来,宪法监护委员会越来越激进的取消资格的做法,以及强硬派对实质性改革的顽固阻挠,导致普遍的政治冷漠达到了顶峰。最近的调查显示,预计投票率在40%左右,这是历史最低水平。正在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投票参与度。

  这对伊朗的强硬派来说,却几乎算不上什么警示,他们主要关心的不是通过竞争性选举来巩固政府的普遍合法性。相反,哈梅内伊决定进一步缩小内部圈子,任命一位总统的从属盟友,以在关键时刻完成强硬派对所有权力杠杆的控制。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操纵选举使莱希获胜是一种策略,目的是把他培养成最高领袖,就像哈梅内伊在担任总统后,于1989年接替伊朗第一任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一样。根据这种观点,如果莱希成为最高领袖,他缺乏革命和宗教信仰的资格将迫使他依赖哈梅内伊的办公室——影子政府一样的存在,哈梅内伊的儿子莫伊塔巴(mojtaba)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其他人则持相反的观点:最高领袖将莱希视为威胁,哈梅内伊将他提升为总统,这是在刻意制造他的失败。毕竟,人们认为,作为司法部门的负责人,莱希面临的挑战不多,而且只对哈梅内伊负责,但作为总统,在与西方就伊朗核问题和地区政策僵持不下之际,他将面临无数社会经济危机。随着莱希的信誉被总统职位的重担所侵蚀,哈梅内伊可以提升他真正选择的继承人。

  这两种看法都不是特别有说服力。一旦作为最高领袖上台,莱希不一定会继续依赖哈梅内伊的办公室或家族,就像哈梅内伊自己排挤帮助他登上政治权力顶峰的霍梅尼(khomeini)和拉夫桑贾尼(rafsanjani)家族一样。很难相信哈梅内伊、他的家人和他的支持者会忽视马基雅维利的警告:“谁促进了他人强大,谁自取灭亡。”

  第二种看法的可能性更小。毕竟,伊朗与美国和其他大国达成的核协议很有可能在莱希上台时得以恢复。在这种情况下,鉴于到那时疫苗供应的前景更好,他将通过获得该协议的经济红利,并为国家从covid-19中恢复而获得赞誉来开始他的总统任期。如果哈梅内伊是想让对手失败,那他就选择了一个糟糕的时间来这么做。

  对于为什么哈梅内伊和宪法监护委员会如此果断地帮助莱希,一个更可信的解释是他们有理由相信,莱希不会反对重大的结构性改革,这将使体制建立在一个更稳定的基础上,同时确保哈梅内伊家族的生存和他对改革的愿景。具体来说,伊朗最高领袖的目标可能是将伊朗的总统制转变为议会制,或者用一个委员会取代最高领袖的角色,一旦他下台,委员会将接管权力。他在十年前就暗示过这一点,当时他公开宣布,“如果有一天,可能在遥远的未来,人们觉得议会制更适合选举行政部门负责人,那时进行系统性改革就没问题了。”议会制将减少伊朗目前分裂的政治结构中最高领袖和总统之间的摩擦,并使顺从的议会更容易撤换行政长官。因此,该体系的关键代表机构之一——行政部门——不能再挑战非选举产生的神权政治机构,从而加强了对总统的控制。

  与此同时,废除个人的最高领导将减少哈梅内伊离任后,他的继任者将边缘化他的家族的风险。如果没有一个唯一的统治者,哈梅内伊的儿子莫伊塔巴(mojtaba)即使在他的父亲去世后,也能保留很大的幕后影响力。哈梅内伊把霍梅尼的家人晾在一边,并把把拉夫·桑贾尼的孩子们关进监狱,他有理由担心自己的儿子也会遭遇类似的命运,因为他的儿子想要确保哈梅内伊的遗产得到保护,而他的战略议程也会在他有生之年延续下去。

  这样重大的改变可能不是哈梅内伊的最终目标。他也许只是想让他的新总统(很可能是最后一位)比经常让他头疼的前四位总统麻烦少一些。但如果他寻求体制变革,一个顺从的总统肯定会让他操作起来更加容易。

  阿里·瓦兹(ali vaez)系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伊朗项目主管;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iran/2021-06-16/irans-rigged-election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阿里·瓦兹:被操纵的伊朗大选,哈梅内伊在谋求长久的控制权?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