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世界杯买球攻略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
2019-07-26 10:23:37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作者: 深眸
关键词:俄罗斯 伊朗 叙利亚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伊朗在叙利亚的生存环境因美国的全面制裁与极限施压而出现微妙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就无牌可打,其苦心经营30多年的地区影响力和什叶派盟友关系是其反击美国的有效武器。此外,伊朗保持战略克制的最终目标在于寻求战略突破,这也意味着中东地区爆发美伊间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双方都在进行互相试探和利益协调。表现在叙利亚问题上,伊朗面临的现实困境恐怕还需要继续“长途跋涉”才能慢慢化解了。

       近日,持续紧张的美伊关系增加新的变量,半月之内英国和伊朗互扣船只事件使局势进一步白热化。在伊朗和美英博弈的关键期,叙利亚局势也由此发生微妙变化:据中东观察网23日报道,叙政府军和俄罗斯战机开始对北部伊德利卜省南部城市发动军事攻击。

  叙反对派则指责俄罗斯在战斗中使用伊朗地面部队,以引起以色列、美国等相关国家的关注和干预。俄罗斯则顺水推舟,对伊朗施压要求减少在叙军事人员,甚至正在努力消除叙利亚军队中的伊朗影响。而就在此时,忠实的伊朗代理人黎巴嫩真主党宣布从叙利亚撤出部分武装人员,似乎一切的不利因素都在围绕着倒霉的伊朗。那么,这是否预示着伊朗的影响力在中东地区被进一步弱化,俄罗斯一反常态与伊朗拉开距离又有什么样的战略目的?

  伊朗在叙利亚驻军的执着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伊朗派系的什叶派力量(包括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阿富汗什叶派难民背景的士兵)就与伊朗的军事参谋一起在大国博弈的叙利亚血腥内战中坚持七年,纵使以色列无数次的导弹袭击和“外交轰炸”,还是美国和沙特持久的打压和监视,伊朗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在地缘政治利益和什叶派联盟稳固两大因素的影响下持续驻军叙利亚(不管是不是伊朗国家的军队)。

  在伊朗看来,驻军叙利亚不仅可以维护巴沙尔盟友的政治安全并有望在战后扩大伊朗在叙影响力,也可以叙利亚为跳板直接威胁以色列,进而牵制死敌美国的对伊行动。当然,这更是对伊朗军事力量和小弟真主党武装的实战检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伊朗在很大程度上达到了目的。虽然俄罗斯2015年9月的突然介入使胜利天平转向叙政府,但却使叙利亚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从而侵占和威胁伊朗在叙利亚的整体利益。再加上伊朗在历史上曾经被俄罗斯殖民的痛苦记忆,俄伊之间战略互信的缺失并没有被阿斯塔纳和谈台面上的关系密切所掩盖,反而随着美国对伊朗制裁升级而进一步加剧。这也是伊朗当前面临的现实困境之一,即要不要自动弱化或暂时放弃部分外部影响力而满足盟友利益以换取政治支持。

1.jpg

  鲁哈尼和巴沙尔举行会谈

  美国看出了俄伊联盟的弱点,从而在全球博弈的层面对俄罗斯施加影响以达到在叙利亚遏制伊朗的战略目的,并可取悦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的安全诉求。从这个角度来看,美伊海湾危机只是博弈的一个主体部分,更多更激烈的战略对抗体现在像叙利亚这样的是非之地,而伊德利卜悬而未决的特殊地位又成为美、俄、伊三方在叙利亚较量的最重要场所。可以预见到的是,基于整体利益考虑,伊朗会通过释放其他在叙什叶派力量(比如真主党)而暂时弱化其影响力,但军事参谋和部分军事基地是决不会放弃的,伊朗仍会以“是受到叙利亚政府邀请的合法行为”来保持相当数量的军事存在。

  真主党的战略收缩与务实

  真主党从叙利亚撤出部分军事力量的借口是“叙利亚局势已明显好转”,但实际上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最新攻势表明仍然需要真主党军事力量的支持和帮助,这也意味着该非国家行为体与伊朗一样是被迫弱化其影响力而选择战略收缩。

  首先,真主党需要进行休整和将更多精力转回黎巴嫩国内。从2013年5月正式宣布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该组织的武装人员在叙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以死伤几千人的代价挽救了巴沙尔政权。但长期的对外介入恶化了真主党在黎巴嫩国内的生存环境,教派站队取代了泛阿拉伯主义的政治号召,甚至在黎什叶派民众中的支持率都因难民问题、恐怖主义扩散而有所降低。因此,真主党急需减弱其参与教派战争的行为来缓和黎巴嫩国内紧张环境,也需要将更多精力转回民众支持率的建设。

  其次,配合伊朗与美国对抗氛围,给盟友增加博弈筹码。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都难以形成完全有效的反制裁,真主党又何来直接对抗美国的政治资本,但考虑到伊朗财政资金、军事武器、人员培训资助的现实利益和长达30多年的传统友谊,该组织想通过战略转移的方式以另一种方式取悦伊朗。

  真主党撤出部分军事力量不是说回到黎巴嫩国内无所事事,而是将其部署到黎巴嫩以色列边境,更直接的威胁美国盟友以色列的安全,从而给伊朗增加博弈筹码。而且,伊朗因制裁已经出现货币大幅度贬值、财政亏空的状况,撤出部分军事力量也是伊朗为减少财政支出所愿意看到的。

  最后,此举也可缓解与美国敌意,减轻西方国家对真主党自身的制裁。因参与叙内战,该组织已经被域内外多个国家“拉黑”为恐怖组织并施加制裁,此时美国释放善意表示愿意与真主党进行谈判对话,那么抓住这个机会从表面上向美国表达诚意也能实现该组织利益。总之,真主党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不是叙利亚或伊朗的代理人这么简单,而是所谓“什叶派新月带”中的平等盟友,真主党当前的撤军行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美伊双方的战略诉求,也可以胜利者姿态返回黎巴嫩重新巩固民众支持,可以说十分务实。

  俄罗斯力求利益最大化

  作为对抗美国的盟主,俄罗斯从全局考虑压迫伊朗撤出部分军事力量。实际上叙利亚政府对伊朗的军事存在也十分不满,在叙内战基本结束的大背景下,伊朗力量的继续存在不仅要消耗叙政府的财政资金,也严重威胁叙利亚军事力量重建中国家认同的塑造。俄罗斯十分清楚这一点,此举可使叙政府进一步向俄罗斯靠拢。

  当然还有其他战略考虑:首先,俄罗斯在叙利亚拥有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和赫迈尼姆空军基地,以色列频繁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实施打击,这必然要殃及俄罗斯的军事安全。而压迫伊朗撤军也可取悦赫拉拢以色列,有利于突破美国封锁。

  其次,撤军关系到维护俄罗斯主导的阿斯塔纳进程的稳定。该进程的主要突破点便是要求所有军队撤出叙利亚,实现和平政治重建。而俄罗斯十分清楚伊朗经济捉襟见肘,虽然伊朗不愿过多削弱地区影响力,但迫于在美伊博弈中依靠俄罗斯而不得不服从安排。

  最后,在普京看来,“俄罗斯优先”的外交原则要求盟友必须为俄罗斯利益服务,况且伊朗和俄罗斯在诸多领域存在竞争关系。相比俄罗斯与以色列较为特殊的友好伙伴关系,与美国的竞争对抗关系,俄罗斯与伊朗关系则十分复杂,属于竞争与合作并重的类型。

  在冷战时代,二者关系十分冷淡甚至相互敌视,巴列维时期伊朗是美国的盟友,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霍梅尼“不要东方、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口号也无助于改善俄伊关系,只是到普京上台之后两国因共同面对西方制裁和众多地区危机才开始关系密切,当前因中东剧变所引发的“板块地震”使两国在诸多方面拥有共同利益才形成战略联盟,但仍然无法掩盖双方分歧。

  在油价方面,俄罗斯希望石油减产来获得高油价利润,而伊朗则希望提高产量来多出口石油。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主要以空军方式展示军事存在,伊朗表现为地面作战。随着叙内战的基本结束,双方矛盾因争夺胜利果实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而进一步激化。因此,当前俄罗斯对伊朗在军事问题上施压也多少有些“公报私仇”的味道。

  总的来说,伊朗在叙利亚的生存环境因美国的全面制裁与极限施压而出现微妙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就无牌可打,其苦心经营30多年的地区影响力和什叶派盟友关系是其反击美国的有效武器。此外,伊朗保持战略克制的最终目标在于寻求战略突破,这也意味着中东地区爆发美伊间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双方都在进行互相试探和利益协调。表现在叙利亚问题上,伊朗面临的现实困境恐怕还需要继续“长途跋涉”才能慢慢化解了。

责任编辑: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

2019-07-26 10:23:37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作者: 深眸
伊朗在叙利亚的生存环境因美国的全面制裁与极限施压而出现微妙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就无牌可打,其苦心经营30多年的地区影响力和什叶派盟友关系是其反击美国的有效武器。此外,伊朗保持战略克制的最终目标在于寻求战略突破,这也意味着中东地区爆发美伊间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双方都在进行互相试探和利益协调。表现在叙利亚问题上,伊朗面临的现实困境恐怕还需要继续“长途跋涉”才能慢慢化解了。

       近日,持续紧张的美伊关系增加新的变量,半月之内英国和伊朗互扣船只事件使局势进一步白热化。在伊朗和美英博弈的关键期,叙利亚局势也由此发生微妙变化:据中东观察网23日报道,叙政府军和俄罗斯战机开始对北部伊德利卜省南部城市发动军事攻击。

  叙反对派则指责俄罗斯在战斗中使用伊朗地面部队,以引起以色列、美国等相关国家的关注和干预。俄罗斯则顺水推舟,对伊朗施压要求减少在叙军事人员,甚至正在努力消除叙利亚军队中的伊朗影响。而就在此时,忠实的伊朗代理人黎巴嫩真主党宣布从叙利亚撤出部分武装人员,似乎一切的不利因素都在围绕着倒霉的伊朗。那么,这是否预示着伊朗的影响力在中东地区被进一步弱化,俄罗斯一反常态与伊朗拉开距离又有什么样的战略目的?

  伊朗在叙利亚驻军的执着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伊朗派系的什叶派力量(包括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阿富汗什叶派难民背景的士兵)就与伊朗的军事参谋一起在大国博弈的叙利亚血腥内战中坚持七年,纵使以色列无数次的导弹袭击和“外交轰炸”,还是美国和沙特持久的打压和监视,伊朗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在地缘政治利益和什叶派联盟稳固两大因素的影响下持续驻军叙利亚(不管是不是伊朗国家的军队)。

  在伊朗看来,驻军叙利亚不仅可以维护巴沙尔盟友的政治安全并有望在战后扩大伊朗在叙影响力,也可以叙利亚为跳板直接威胁以色列,进而牵制死敌美国的对伊行动。当然,这更是对伊朗军事力量和小弟真主党武装的实战检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伊朗在很大程度上达到了目的。虽然俄罗斯2015年9月的突然介入使胜利天平转向叙政府,但却使叙利亚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从而侵占和威胁伊朗在叙利亚的整体利益。再加上伊朗在历史上曾经被俄罗斯殖民的痛苦记忆,俄伊之间战略互信的缺失并没有被阿斯塔纳和谈台面上的关系密切所掩盖,反而随着美国对伊朗制裁升级而进一步加剧。这也是伊朗当前面临的现实困境之一,即要不要自动弱化或暂时放弃部分外部影响力而满足盟友利益以换取政治支持。

1.jpg

  鲁哈尼和巴沙尔举行会谈

  美国看出了俄伊联盟的弱点,从而在全球博弈的层面对俄罗斯施加影响以达到在叙利亚遏制伊朗的战略目的,并可取悦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的安全诉求。从这个角度来看,美伊海湾危机只是博弈的一个主体部分,更多更激烈的战略对抗体现在像叙利亚这样的是非之地,而伊德利卜悬而未决的特殊地位又成为美、俄、伊三方在叙利亚较量的最重要场所。可以预见到的是,基于整体利益考虑,伊朗会通过释放其他在叙什叶派力量(比如真主党)而暂时弱化其影响力,但军事参谋和部分军事基地是决不会放弃的,伊朗仍会以“是受到叙利亚政府邀请的合法行为”来保持相当数量的军事存在。

  真主党的战略收缩与务实

  真主党从叙利亚撤出部分军事力量的借口是“叙利亚局势已明显好转”,但实际上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最新攻势表明仍然需要真主党军事力量的支持和帮助,这也意味着该非国家行为体与伊朗一样是被迫弱化其影响力而选择战略收缩。

  首先,真主党需要进行休整和将更多精力转回黎巴嫩国内。从2013年5月正式宣布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该组织的武装人员在叙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以死伤几千人的代价挽救了巴沙尔政权。但长期的对外介入恶化了真主党在黎巴嫩国内的生存环境,教派站队取代了泛阿拉伯主义的政治号召,甚至在黎什叶派民众中的支持率都因难民问题、恐怖主义扩散而有所降低。因此,真主党急需减弱其参与教派战争的行为来缓和黎巴嫩国内紧张环境,也需要将更多精力转回民众支持率的建设。

  其次,配合伊朗与美国对抗氛围,给盟友增加博弈筹码。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都难以形成完全有效的反制裁,真主党又何来直接对抗美国的政治资本,但考虑到伊朗财政资金、军事武器、人员培训资助的现实利益和长达30多年的传统友谊,该组织想通过战略转移的方式以另一种方式取悦伊朗。

  真主党撤出部分军事力量不是说回到黎巴嫩国内无所事事,而是将其部署到黎巴嫩以色列边境,更直接的威胁美国盟友以色列的安全,从而给伊朗增加博弈筹码。而且,伊朗因制裁已经出现货币大幅度贬值、财政亏空的状况,撤出部分军事力量也是伊朗为减少财政支出所愿意看到的。

  最后,此举也可缓解与美国敌意,减轻西方国家对真主党自身的制裁。因参与叙内战,该组织已经被域内外多个国家“拉黑”为恐怖组织并施加制裁,此时美国释放善意表示愿意与真主党进行谈判对话,那么抓住这个机会从表面上向美国表达诚意也能实现该组织利益。总之,真主党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不是叙利亚或伊朗的代理人这么简单,而是所谓“什叶派新月带”中的平等盟友,真主党当前的撤军行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美伊双方的战略诉求,也可以胜利者姿态返回黎巴嫩重新巩固民众支持,可以说十分务实。

  俄罗斯力求利益最大化

  作为对抗美国的盟主,俄罗斯从全局考虑压迫伊朗撤出部分军事力量。实际上叙利亚政府对伊朗的军事存在也十分不满,在叙内战基本结束的大背景下,伊朗力量的继续存在不仅要消耗叙政府的财政资金,也严重威胁叙利亚军事力量重建中国家认同的塑造。俄罗斯十分清楚这一点,此举可使叙政府进一步向俄罗斯靠拢。

  当然还有其他战略考虑:首先,俄罗斯在叙利亚拥有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和赫迈尼姆空军基地,以色列频繁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实施打击,这必然要殃及俄罗斯的军事安全。而压迫伊朗撤军也可取悦赫拉拢以色列,有利于突破美国封锁。

  其次,撤军关系到维护俄罗斯主导的阿斯塔纳进程的稳定。该进程的主要突破点便是要求所有军队撤出叙利亚,实现和平政治重建。而俄罗斯十分清楚伊朗经济捉襟见肘,虽然伊朗不愿过多削弱地区影响力,但迫于在美伊博弈中依靠俄罗斯而不得不服从安排。

  最后,在普京看来,“俄罗斯优先”的外交原则要求盟友必须为俄罗斯利益服务,况且伊朗和俄罗斯在诸多领域存在竞争关系。相比俄罗斯与以色列较为特殊的友好伙伴关系,与美国的竞争对抗关系,俄罗斯与伊朗关系则十分复杂,属于竞争与合作并重的类型。

  在冷战时代,二者关系十分冷淡甚至相互敌视,巴列维时期伊朗是美国的盟友,而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霍梅尼“不要东方、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口号也无助于改善俄伊关系,只是到普京上台之后两国因共同面对西方制裁和众多地区危机才开始关系密切,当前因中东剧变所引发的“板块地震”使两国在诸多方面拥有共同利益才形成战略联盟,但仍然无法掩盖双方分歧。

  在油价方面,俄罗斯希望石油减产来获得高油价利润,而伊朗则希望提高产量来多出口石油。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主要以空军方式展示军事存在,伊朗表现为地面作战。随着叙内战的基本结束,双方矛盾因争夺胜利果实和扩大自身影响力而进一步激化。因此,当前俄罗斯对伊朗在军事问题上施压也多少有些“公报私仇”的味道。

  总的来说,伊朗在叙利亚的生存环境因美国的全面制裁与极限施压而出现微妙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就无牌可打,其苦心经营30多年的地区影响力和什叶派盟友关系是其反击美国的有效武器。此外,伊朗保持战略克制的最终目标在于寻求战略突破,这也意味着中东地区爆发美伊间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双方都在进行互相试探和利益协调。表现在叙利亚问题上,伊朗面临的现实困境恐怕还需要继续“长途跋涉”才能慢慢化解了。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伊朗在叙利亚的“长途跋涉”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