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外交字号: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世界杯买球攻略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
2022-02-08 11:47:54
来源: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作者: colin dueck 尚道战略/译
关键词:中美关系 中美经贸关系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如果最终达成一种体面的平衡,让印太地区的自由国家能够继续繁荣,那将是美国的历史性成就。为了取得这个好结果,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迎接可能是一场漫长而和平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

  如今,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已进入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时期。冷战后的一段沉寂期过后,大国竞争又回来了。但大国竞争将如何结束?

p1643466581_301type_jpeg_size_530_185_end.jpg_b.jpg

  从政治学文献中可以找到一些关于这个主题的线索,这些文献借鉴了历史案例研究。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詹姆斯•莱西(james lacey)教授在其著作《伟大的战略竞争》(great strategic rivalries)中,对追溯到古代的各种大国竞争进行了研究。他发现,大国竞争通常会以以下四种方式结束:

  第一种,一方和平取胜。

  第二种,一方暴力取胜。

  第三种,双方同意联合起来对抗第三强国。

  第四种,随着某个第三强国的崛起,双方都输了。

  第一个结果是和平的结局,其中一方明显获胜,这非常罕见。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竞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自由派有时认为“双方都输了”,但这显然是错误的。实际上苏联输了,而西方赢了。这一成功而罕见的和平结果,被定义为没有大国战争,因为双方都担心发生核冲突。这一方面归功于许多有能力的西方领导人40多年来的努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戈尔巴乔夫没能阻止苏联的解体。

  第二种结果是以一方暴力获胜为结局,据莱西说,这是迄今为止最常见的结果。具体来说,大国竞争通常会在一方于体系层面的战争中战胜另一方时结束。有时这需要不止一场这样的战争。这与罗伯特•吉尔平等政治学家的结论一致。

  第三种结果则不那么常见,即双方最终联合起来对抗一个具有威胁性的新势力。例如,在19世纪后期,美国和英国曾是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最终,他们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联合起来对抗来自德国日益增长的威胁。但这一过程远比想象的要痛苦得多,这两个英语大国之间深刻的竞争意识一直持续到20世纪。

  第四种结果是双方都输给了其他崛起的力量,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例如,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邦体系中,威尼斯和热那亚就像是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16世纪早期,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在内的西欧大国的崛起,取代了意大利内部的竞争,并确立了这些大西洋大国的主导地位。

  就目前的中美竞争而言,上述第三或第四个结果都不太可能出现。自由派人士可能会认为,气候变化代表着一种威胁力量,能够统一或取代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大国竞争。但很有可能,这种出于环境考虑的政治结果只是西方的幻想。在综合物质实力方面,也没有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大国能够与中美相竞争。

  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中美竞争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历史上最常见的大国对抗的结局。即:一方获胜。我们当然希望是以和平方式。

  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时,了解以往大国之间的竞争模式是有所裨益的,尽管现在情况不可能与之前完全相同。在上世纪90年代单极时代的全盛时期,自由主义国际主义者有理由想象,大国竞争已成为过去。事实上,那个相对和平的时代是建立在美国实力主导的基础之上的。现在,北京、莫斯科和西方自由主义者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避免“冷战思维”。俄罗斯和中国的意思是,美国不应该与他们竞争,而应该迎合他们的喜好。西方进步派的意思是,地缘政治的敏感性是过时且不道德的。但是西方进步主义者错了。甚至冷战也只是大国竞争的一个例子,是世界政治中一个更为广泛、反复出现的现象。拒绝玩这个游戏,就等于输了。

  1946年2月,冷战即将开始之际,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给他的上级写了一封信,提醒他们,对苏联进一步让步是毫无意义的。他指出,其中的原因在于苏联政权的性质。与此同时,他暗示,对莫斯科的预防性战争是不必要的。第二年,凯南以“x先生”为笔名在《外交事务》的一篇后续文章中补充道,美国需要通过在苏联周围巡逻和巩固防御圈来遏制苏联的扩张。他颠覆了马克思主义的分析,认为苏联体制最终会因自身内部矛盾而成熟或消亡。这就是凯南预想的结局,无论在当时看来多么模糊或难以置信,四十多年后它最终实现了。这就是凯南的现实主义。

  当前的中美竞争不会重蹈美苏竞争的覆辙,但我们可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并提出一些警示。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竞争,美国的结局是什么?目前还不清楚。拜登政府建议,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竞争和合作可以根据西方自由主义的偏好谨慎地放在不同的领域。但中国似乎不同意。鉴于此,拜登可能还有一个备选方案,但他还没有公布。

  苏联解体后,西方试图改变中国的计划破产。鉴于此,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在他的新书《拒止战略》(the strategy of denial)中主张,基于中国对国际力量平衡的挑战,美国应该关注中国。作为《2018年国防战略》的主要作者,他目睹了美国对现有军事资源的诸多需求,主张明确优先发展印度-太平洋战区。他的书预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并敦促美国加强在该战区内的防御,目的正是为了遏制中国。他在这本书中还提出了一种理想的结局。

  他认为,一个明智的美国对华战略目的是保持他所说的“体面的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印太地区的其他国家可以自由繁荣。与此同时,中国将继续在该地区和其他地区发挥受人尊敬的强大作用。正如科尔比所说:“中国将无法主宰,但美国或其他任何国家也无法主宰中国。”他建议美国与海外盟友及伙伴一道,对北京采取强硬政策,以便最终达到一个体面的平衡。

  如果最终达成一种体面的平衡,让印太地区的自由国家能够继续繁荣,那将是美国的历史性成就。为了取得这个好结果,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迎接可能是一场漫长而和平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

责任编辑:昀舒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

2022-02-08 11:47:54
来源: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作者: colin dueck 尚道战略/译
如果最终达成一种体面的平衡,让印太地区的自由国家能够继续繁荣,那将是美国的历史性成就。为了取得这个好结果,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迎接可能是一场漫长而和平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

  如今,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已进入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时期。冷战后的一段沉寂期过后,大国竞争又回来了。但大国竞争将如何结束?

p1643466581_301type_jpeg_size_530_185_end.jpg_b.jpg

  从政治学文献中可以找到一些关于这个主题的线索,这些文献借鉴了历史案例研究。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詹姆斯•莱西(james lacey)教授在其著作《伟大的战略竞争》(great strategic rivalries)中,对追溯到古代的各种大国竞争进行了研究。他发现,大国竞争通常会以以下四种方式结束:

  第一种,一方和平取胜。

  第二种,一方暴力取胜。

  第三种,双方同意联合起来对抗第三强国。

  第四种,随着某个第三强国的崛起,双方都输了。

  第一个结果是和平的结局,其中一方明显获胜,这非常罕见。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竞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自由派有时认为“双方都输了”,但这显然是错误的。实际上苏联输了,而西方赢了。这一成功而罕见的和平结果,被定义为没有大国战争,因为双方都担心发生核冲突。这一方面归功于许多有能力的西方领导人40多年来的努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戈尔巴乔夫没能阻止苏联的解体。

  第二种结果是以一方暴力获胜为结局,据莱西说,这是迄今为止最常见的结果。具体来说,大国竞争通常会在一方于体系层面的战争中战胜另一方时结束。有时这需要不止一场这样的战争。这与罗伯特•吉尔平等政治学家的结论一致。

  第三种结果则不那么常见,即双方最终联合起来对抗一个具有威胁性的新势力。例如,在19世纪后期,美国和英国曾是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最终,他们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联合起来对抗来自德国日益增长的威胁。但这一过程远比想象的要痛苦得多,这两个英语大国之间深刻的竞争意识一直持续到20世纪。

  第四种结果是双方都输给了其他崛起的力量,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例如,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邦体系中,威尼斯和热那亚就像是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16世纪早期,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在内的西欧大国的崛起,取代了意大利内部的竞争,并确立了这些大西洋大国的主导地位。

  就目前的中美竞争而言,上述第三或第四个结果都不太可能出现。自由派人士可能会认为,气候变化代表着一种威胁力量,能够统一或取代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大国竞争。但很有可能,这种出于环境考虑的政治结果只是西方的幻想。在综合物质实力方面,也没有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大国能够与中美相竞争。

  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中美竞争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历史上最常见的大国对抗的结局。即:一方获胜。我们当然希望是以和平方式。

  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时,了解以往大国之间的竞争模式是有所裨益的,尽管现在情况不可能与之前完全相同。在上世纪90年代单极时代的全盛时期,自由主义国际主义者有理由想象,大国竞争已成为过去。事实上,那个相对和平的时代是建立在美国实力主导的基础之上的。现在,北京、莫斯科和西方自由主义者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避免“冷战思维”。俄罗斯和中国的意思是,美国不应该与他们竞争,而应该迎合他们的喜好。西方进步派的意思是,地缘政治的敏感性是过时且不道德的。但是西方进步主义者错了。甚至冷战也只是大国竞争的一个例子,是世界政治中一个更为广泛、反复出现的现象。拒绝玩这个游戏,就等于输了。

  1946年2月,冷战即将开始之际,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给他的上级写了一封信,提醒他们,对苏联进一步让步是毫无意义的。他指出,其中的原因在于苏联政权的性质。与此同时,他暗示,对莫斯科的预防性战争是不必要的。第二年,凯南以“x先生”为笔名在《外交事务》的一篇后续文章中补充道,美国需要通过在苏联周围巡逻和巩固防御圈来遏制苏联的扩张。他颠覆了马克思主义的分析,认为苏联体制最终会因自身内部矛盾而成熟或消亡。这就是凯南预想的结局,无论在当时看来多么模糊或难以置信,四十多年后它最终实现了。这就是凯南的现实主义。

  当前的中美竞争不会重蹈美苏竞争的覆辙,但我们可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并提出一些警示。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竞争,美国的结局是什么?目前还不清楚。拜登政府建议,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竞争和合作可以根据西方自由主义的偏好谨慎地放在不同的领域。但中国似乎不同意。鉴于此,拜登可能还有一个备选方案,但他还没有公布。

  苏联解体后,西方试图改变中国的计划破产。鉴于此,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在他的新书《拒止战略》(the strategy of denial)中主张,基于中国对国际力量平衡的挑战,美国应该关注中国。作为《2018年国防战略》的主要作者,他目睹了美国对现有军事资源的诸多需求,主张明确优先发展印度-太平洋战区。他的书预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并敦促美国加强在该战区内的防御,目的正是为了遏制中国。他在这本书中还提出了一种理想的结局。

  他认为,一个明智的美国对华战略目的是保持他所说的“体面的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印太地区的其他国家可以自由繁荣。与此同时,中国将继续在该地区和其他地区发挥受人尊敬的强大作用。正如科尔比所说:“中国将无法主宰,但美国或其他任何国家也无法主宰中国。”他建议美国与海外盟友及伙伴一道,对北京采取强硬政策,以便最终达到一个体面的平衡。

  如果最终达成一种体面的平衡,让印太地区的自由国家能够继续繁荣,那将是美国的历史性成就。为了取得这个好结果,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迎接可能是一场漫长而和平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科林·德维克:中美竞争,美国对华战略应保持“体面的平衡”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