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外交字号: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世界杯买球攻略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2021-12-09 11:23:06
来源:尚道战略 作者: 约瑟夫·奈
关键词:中美关系 中美经贸关系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美国成功应对中国的技术挑战将取决于国内改进和国外行动,其中,加大对研发支持尤为重要。自满的危险永远存在,但缺乏自信或因恐惧而采取过度反应同样是危险的。

  中美之间正就技术主导权展开争夺。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占据21世纪经济发展(生物、纳米和信息等)核心技术研发的最前沿位置。此外,美国的研究型大学主导了全球高等教育。在上海交通大学的年度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排名前20的大学有16所都设在美国,而中国则一所都没有。

  但中国正在加大研发方面的投资,且已经在关键领域与美国展开争夺,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ai), 其目的是到2030年成为全球领导者。部分专家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因为它掌握庞大的数据资源,且机器学习方面的进步需要的是训练有素的工程师而非尖端科学家。鉴于机器学习作为通用技术影响其他诸多领域的重要性,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就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中国的技术进步已不再仅仅基于模仿。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以中国“网络窃取并强制转让知识产权”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等为由而对中国施以惩罚。此外,美国提出,若中国出于安全原因禁止谷歌和脸书进入其市场,那么,美国也可以对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巨头采取类似举措。但这些举措仍未阻止中国的创新步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紧随其后的大衰退爆发后,中国领导人越来越相信,美国正日渐衰落。美国有些人开始谈论全面“脱钩”。但认为美国在无需承担巨额成本的前提下与中国经济彻底脱钩完全错误,尽管将中国踢出与国家安全直接相关的供应链同样至关重要。

  恰恰是这种深层次的经济依存关系导致中美关系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截然不同。美国与苏联玩的是一场单向象棋赛,双方在军事领域高度相互依存,但在经济或跨国关系领域却非如此。

  相反,中美之间的对弈恰似一场三维象棋赛,经济、军事和跨国层面的实力分布均截然不同。如果我们看不到经济或跨国领域的实力关系,更遑论不同领域间的垂直互动,就必定会因此而付出代价。美国制定明智的中国战略必须避开军事决定论,并将相互依存的所有三个维度都纳入其中。

  今天,美国的盟友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战略商业互动和不对称协议所带来的安全和政治风险认识更加深刻。结果必将导致更多技术供应链脱钩,尤其是在牵涉到国家安全的领域。促成新的贸易规则有助于防止脱钩升级化。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等国家可以携起手来,制定新的信息和通信技术贸易协定,并确保该协定对满足基本民主标准的国家保持开放。

  世上并不存在包治百病的灵药。在核不扩散、维和、公共卫生和气候变化等领域,中美两国均可找到共同的制度基础。但在其他领域,制定我们专属的民主标准意义更大。从长远来看,我们可以对中国敞开大门;但我们也必须接受,这个过程可能会极为漫长。

  尽管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不断增强,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却能使自由规范在贸易和技术领域获胜的几率得以提高。就全球治理形成更强势的跨大西洋共识非常重要。但只有与日本、韩国和其他亚洲经济体合作,西方才能制定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及技术标准,从而确保国外企业在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成长。

  综合来看,本世纪,民主国家的经济总量仍将远超中国;但前提是它们通力合作。上述外交因素将比中国的技术发展问题更加重要。在评估实力平衡的未来时,技术固然重要,但联盟更为重要。

  最后,美国成功应对中国的技术挑战将取决于国内改进和国外行动,其中,加大对研发支持尤为重要。自满的危险永远存在,但缺乏自信或因恐惧而采取过度反应同样是危险的。正如前麻省理工学院院长约翰·多伊奇所言,如果美国能够提升其创新潜力,“那么中国目前的大跃进可能充其量只是朝缩小美国现在所享有的创新领导力差距所迈出的有限几步。”

  移民也将在保持美国技术领先地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当我询问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他为什么不认为中国会超越美国时,他指出,美国有能力吸纳全世界的人才。许多硅谷企业的创始人或首席执行官均来自亚洲,这种现状绝不是偶然的。

  在足够的时间和传播之下,技术的传播不可避免。如果美国因为对技术泄露的恐惧而拒绝接受如此宝贵的人才引进,那么它将放弃其最大的优势之一。限制过多的移民政策可能会严重限制技术创新——在激烈的战略竞争政治中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现实。

  约瑟夫·奈(joseph nye)系哈佛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2021-12-09 11:23:06
来源:尚道战略 作者: 约瑟夫·奈
美国成功应对中国的技术挑战将取决于国内改进和国外行动,其中,加大对研发支持尤为重要。自满的危险永远存在,但缺乏自信或因恐惧而采取过度反应同样是危险的。

  中美之间正就技术主导权展开争夺。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占据21世纪经济发展(生物、纳米和信息等)核心技术研发的最前沿位置。此外,美国的研究型大学主导了全球高等教育。在上海交通大学的年度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排名前20的大学有16所都设在美国,而中国则一所都没有。

  但中国正在加大研发方面的投资,且已经在关键领域与美国展开争夺,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ai), 其目的是到2030年成为全球领导者。部分专家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因为它掌握庞大的数据资源,且机器学习方面的进步需要的是训练有素的工程师而非尖端科学家。鉴于机器学习作为通用技术影响其他诸多领域的重要性,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就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中国的技术进步已不再仅仅基于模仿。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以中国“网络窃取并强制转让知识产权”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等为由而对中国施以惩罚。此外,美国提出,若中国出于安全原因禁止谷歌和脸书进入其市场,那么,美国也可以对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巨头采取类似举措。但这些举措仍未阻止中国的创新步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紧随其后的大衰退爆发后,中国领导人越来越相信,美国正日渐衰落。美国有些人开始谈论全面“脱钩”。但认为美国在无需承担巨额成本的前提下与中国经济彻底脱钩完全错误,尽管将中国踢出与国家安全直接相关的供应链同样至关重要。

  恰恰是这种深层次的经济依存关系导致中美关系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截然不同。美国与苏联玩的是一场单向象棋赛,双方在军事领域高度相互依存,但在经济或跨国关系领域却非如此。

  相反,中美之间的对弈恰似一场三维象棋赛,经济、军事和跨国层面的实力分布均截然不同。如果我们看不到经济或跨国领域的实力关系,更遑论不同领域间的垂直互动,就必定会因此而付出代价。美国制定明智的中国战略必须避开军事决定论,并将相互依存的所有三个维度都纳入其中。

  今天,美国的盟友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战略商业互动和不对称协议所带来的安全和政治风险认识更加深刻。结果必将导致更多技术供应链脱钩,尤其是在牵涉到国家安全的领域。促成新的贸易规则有助于防止脱钩升级化。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等国家可以携起手来,制定新的信息和通信技术贸易协定,并确保该协定对满足基本民主标准的国家保持开放。

  世上并不存在包治百病的灵药。在核不扩散、维和、公共卫生和气候变化等领域,中美两国均可找到共同的制度基础。但在其他领域,制定我们专属的民主标准意义更大。从长远来看,我们可以对中国敞开大门;但我们也必须接受,这个过程可能会极为漫长。

  尽管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不断增强,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却能使自由规范在贸易和技术领域获胜的几率得以提高。就全球治理形成更强势的跨大西洋共识非常重要。但只有与日本、韩国和其他亚洲经济体合作,西方才能制定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及技术标准,从而确保国外企业在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成长。

  综合来看,本世纪,民主国家的经济总量仍将远超中国;但前提是它们通力合作。上述外交因素将比中国的技术发展问题更加重要。在评估实力平衡的未来时,技术固然重要,但联盟更为重要。

  最后,美国成功应对中国的技术挑战将取决于国内改进和国外行动,其中,加大对研发支持尤为重要。自满的危险永远存在,但缺乏自信或因恐惧而采取过度反应同样是危险的。正如前麻省理工学院院长约翰·多伊奇所言,如果美国能够提升其创新潜力,“那么中国目前的大跃进可能充其量只是朝缩小美国现在所享有的创新领导力差距所迈出的有限几步。”

  移民也将在保持美国技术领先地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当我询问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他为什么不认为中国会超越美国时,他指出,美国有能力吸纳全世界的人才。许多硅谷企业的创始人或首席执行官均来自亚洲,这种现状绝不是偶然的。

  在足够的时间和传播之下,技术的传播不可避免。如果美国因为对技术泄露的恐惧而拒绝接受如此宝贵的人才引进,那么它将放弃其最大的优势之一。限制过多的移民政策可能会严重限制技术创新——在激烈的战略竞争政治中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现实。

  约瑟夫·奈(joseph nye)系哈佛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约瑟夫·奈:中美竞争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