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世界杯买球攻略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
2022-03-29 16:40:3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吉迪恩·罗斯;昀舒/译
每个人都同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震惊的一面是普京这么做是多么愚蠢。什么样的白痴会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入侵一个国家?然而,这可能是华盛顿最需要学习的一课,虽然这足够令其难堪,因为美国也常常在没有结束战争计划的情况下就贸然参战。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爆发一个月后,关于俄罗斯为何未能实现其军事目标,美国分析人士达成了广泛共识。这个共识就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陷入了情感和意识形态的混乱之中,犯下了几个基本的战略错误。他确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俄罗斯军队会像解放者一样在乌克兰受到欢迎,他可以粉碎任何抵抗,一旦战争停止,他就可以建立一个亲俄的乌克兰政府来保护他的利益。然而,入侵开始后不久,这些幻想就变成了现实打破了。乌克兰军队奋起抗击,俄罗斯军队陷入了困境。现在,一只愤怒的、受伤的熊陷入了泥潭,它在挫败中猛烈袭击,而不是理性地调头。

  这一分析看起来是合理的,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普京错误的描述不仅可以作为对早期苏联在阿富汗的错误的一个不错的总结,也可以作为对过去几十年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一个恰当的概括,包括在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的政策表现。华盛顿多次带着极度不切实际的期望进行军事干预,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对手,认为自己会受到当地人的爱戴而不是厌恶,认为可以让亲美的执政者上台,然后轻松脱身。一次又一次,在遭遇了和普京一样的严酷现实之后,华盛顿仍试图在最终决定改弦更张并退出之前继续前进。

  是的,美国人的动机更为高尚;是的,美国的手段没有那么残忍(大多数时候);是的,冲突之间还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在战略层面上,俄罗斯和美国的很多相似之处令人震惊。这意味着我们应该从美国几段军事干预历史中吸取一些重要的教训——但前提是要从对手的角度,而不是从华盛顿的角度来看待这段历史。因为是对手最终取得了胜利。

  角色转换

  美国习惯于认为自己是头号军事强国,可以轻易进攻、征服和控制军事行动。然而,在乌克兰战争中,华盛顿站在另一边,试图阻止、反击和削弱俄罗斯这个军事强国,直到它精疲力竭。防御比进攻更容易,代价也更小,但它需要更多的时间和不同的心态。在这种背景下,了解美国未能征服几个国家的历史是有帮助的。华盛顿可以改变方法,使用那些可以给俄罗斯带来最多麻烦的策略和战术。在一些方面,这意味着丑陋的胜利:释放足够多的简易爆炸装置,拉拢中间派,不仅可以挫败入侵,而且挫败任何稳定占领的希望。

  如果华盛顿认识到乌克兰人当下类似越南共产党、塔利班和伊拉克民兵的角色,那么它也应该认识到,莫斯科现在扮演的是华盛顿的昔日角色。这种类比应该会使美国的决策者更容易理解并理智地进行谈判。对乌克兰来说,这场战争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但对俄罗斯来说,它是一个行动选择。普京的确失算了,现在他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糟糕的境地,几乎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就像美国最终在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所面临的情况那样。

e267b9d24e74acbd624029a450a4bade.jpg

这是2021年8月15日当天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社交平台上的一组对比照片。左边的照片拍摄于1975年4月29日的南越西贡市,右边的照片拍摄于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两张照片拍的都是美方人士仓促撤离的场景,高度的相似仿佛经典的“西贡时刻”重现

  战场上的失败或陷入僵局是俄罗斯撤军的必要条件,但正如美国人已经认识到的那样,一个大国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感受到这个阶段的痛苦,并接受这样的结果。受到折辱会让选择退出变得更难,而不是更容易。因此,与其切断联系,公开向莫斯科施压——更不用说幻想莫斯科会出现政权更迭了——华盛顿应该与其保持联系,并允许其他国家提出普京可以挽回颜面的退出策略,让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在尽可能保持尊严的情况下退缩。

  保持理智

  战争开始时,许多人质疑普京的理智。现在看来,他似乎对一切都一厢情愿。在这一点上,以往的经验应该有助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理解这一点并保持警惕,以免自己再次掉进同样的陷阱,无论是在乌克兰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

  例如,2003年4月,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简明扼要地描述了乔治·w·布什政府对战后伊拉克问题的看法:“我们从根本上相信,当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对伊拉克人民实施的恐怖统治最终被打破,伊拉克人有机会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时,你会看到人们想要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不是摧毁它。”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文职领导人确信,他们的特别军事行动可以以很小代价迅速地结束。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进攻伊拉克几个星期前被证实说过:“我认为压根不需要几十万美军。”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插话说:“认为我们将为此买单的想法是错误的。”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关注,令人感到很不一样的一个方面,是拜登政府将真相作为一种信息武器,发布准确的情报,让美国政府因其“诚实”而获得了一种新的怪怪的尊重。当华盛顿扮演攻击者的角色时,情况就有些不同了。关于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官方简报总是把战事描述为进展顺利,胜利总是指日可待,直到有一天撤离的直升飞机飞来把人们吊离屋顶。

  如果向美国官方信誉的能因为这次的“诚实”而持续转变,那就太好了,因为要想赢得朋友并影响世界各地的人,没有比这更好、更便宜的方法了。人们可以一直期待它的情报。

  “不要对民族主义下注”

  每个人都同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震惊的一面是普京这么做是多么愚蠢。什么样的白痴会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入侵一个国家?然而,这可能是华盛顿最需要学习的一课,虽然这足够令其难堪,因为美国也常常在没有结束战争计划的情况下就贸然参战。

  最初的越南战争结束计划是“重创敌人,令其放弃”。在海湾战争中,针对战后伊拉克的计划相当于“希望萨达姆在军事政变中被推翻”。在海湾战争后,入侵伊拉克的计划是如此可笑,以至于当时的少将戴维•彼得雷乌斯发出了如今广为人知的哀叹:“谁能告诉我这将如何收场。”

  至少,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从对战后稳定局势的合理设想开始制定战争计划,然后逆向设计出一种战略来实现这一目标。换句话说,把战争的结束作为开始战争的思维起点,这样你就必须时刻想着如何结束战争,或者让这种思维驱动计划。2003年,布什政府认为战后的伊拉克是这场冲突的“第四阶段”。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感到惊讶吗?忙碌的政策制定者们从来没有完成他们待办事项清单上的第四个项目。

  最后一个教训是美国人曾经是清楚的,他们自己就赢得过一场反殖民战争:不要对民族主义下注。在自己的地盘上与外国人作战的人士气高昂,充满斗志的乌克兰防卫者屡屡击退靡靡不振的俄罗斯入侵者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战争的结局如何,俄罗斯都无法从乌克兰攫取一个愿意忠实于它的新地区。

  伟大的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曾说过:“最大限度地使用武力与同时运用智力并不相悖。”两者可能不是不能同时使用,但在实践中,能做到是非常罕见的。从所有这些军事干预历史中得到的结论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明确一场战争将如何结束,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始。

  作者简介:吉迪恩·罗斯(gideon rose)是《外交事务》的前任主编,也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1994年至1995年,他在克林顿政府领导下担任国家安全理事会近东和南亚事务副主任。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

2022-03-29 16:40:3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吉迪恩·罗斯;昀舒/译
每个人都同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震惊的一面是普京这么做是多么愚蠢。什么样的白痴会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入侵一个国家?然而,这可能是华盛顿最需要学习的一课,虽然这足够令其难堪,因为美国也常常在没有结束战争计划的情况下就贸然参战。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爆发一个月后,关于俄罗斯为何未能实现其军事目标,美国分析人士达成了广泛共识。这个共识就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陷入了情感和意识形态的混乱之中,犯下了几个基本的战略错误。他确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俄罗斯军队会像解放者一样在乌克兰受到欢迎,他可以粉碎任何抵抗,一旦战争停止,他就可以建立一个亲俄的乌克兰政府来保护他的利益。然而,入侵开始后不久,这些幻想就变成了现实打破了。乌克兰军队奋起抗击,俄罗斯军队陷入了困境。现在,一只愤怒的、受伤的熊陷入了泥潭,它在挫败中猛烈袭击,而不是理性地调头。

  这一分析看起来是合理的,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普京错误的描述不仅可以作为对早期苏联在阿富汗的错误的一个不错的总结,也可以作为对过去几十年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一个恰当的概括,包括在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的政策表现。华盛顿多次带着极度不切实际的期望进行军事干预,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对手,认为自己会受到当地人的爱戴而不是厌恶,认为可以让亲美的执政者上台,然后轻松脱身。一次又一次,在遭遇了和普京一样的严酷现实之后,华盛顿仍试图在最终决定改弦更张并退出之前继续前进。

  是的,美国人的动机更为高尚;是的,美国的手段没有那么残忍(大多数时候);是的,冲突之间还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在战略层面上,俄罗斯和美国的很多相似之处令人震惊。这意味着我们应该从美国几段军事干预历史中吸取一些重要的教训——但前提是要从对手的角度,而不是从华盛顿的角度来看待这段历史。因为是对手最终取得了胜利。

  角色转换

  美国习惯于认为自己是头号军事强国,可以轻易进攻、征服和控制军事行动。然而,在乌克兰战争中,华盛顿站在另一边,试图阻止、反击和削弱俄罗斯这个军事强国,直到它精疲力竭。防御比进攻更容易,代价也更小,但它需要更多的时间和不同的心态。在这种背景下,了解美国未能征服几个国家的历史是有帮助的。华盛顿可以改变方法,使用那些可以给俄罗斯带来最多麻烦的策略和战术。在一些方面,这意味着丑陋的胜利:释放足够多的简易爆炸装置,拉拢中间派,不仅可以挫败入侵,而且挫败任何稳定占领的希望。

  如果华盛顿认识到乌克兰人当下类似越南共产党、塔利班和伊拉克民兵的角色,那么它也应该认识到,莫斯科现在扮演的是华盛顿的昔日角色。这种类比应该会使美国的决策者更容易理解并理智地进行谈判。对乌克兰来说,这场战争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但对俄罗斯来说,它是一个行动选择。普京的确失算了,现在他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糟糕的境地,几乎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就像美国最终在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所面临的情况那样。

e267b9d24e74acbd624029a450a4bade.jpg

这是2021年8月15日当天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社交平台上的一组对比照片。左边的照片拍摄于1975年4月29日的南越西贡市,右边的照片拍摄于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两张照片拍的都是美方人士仓促撤离的场景,高度的相似仿佛经典的“西贡时刻”重现

  战场上的失败或陷入僵局是俄罗斯撤军的必要条件,但正如美国人已经认识到的那样,一个大国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感受到这个阶段的痛苦,并接受这样的结果。受到折辱会让选择退出变得更难,而不是更容易。因此,与其切断联系,公开向莫斯科施压——更不用说幻想莫斯科会出现政权更迭了——华盛顿应该与其保持联系,并允许其他国家提出普京可以挽回颜面的退出策略,让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在尽可能保持尊严的情况下退缩。

  保持理智

  战争开始时,许多人质疑普京的理智。现在看来,他似乎对一切都一厢情愿。在这一点上,以往的经验应该有助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理解这一点并保持警惕,以免自己再次掉进同样的陷阱,无论是在乌克兰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

  例如,2003年4月,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简明扼要地描述了乔治·w·布什政府对战后伊拉克问题的看法:“我们从根本上相信,当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对伊拉克人民实施的恐怖统治最终被打破,伊拉克人有机会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时,你会看到人们想要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不是摧毁它。”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文职领导人确信,他们的特别军事行动可以以很小代价迅速地结束。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进攻伊拉克几个星期前被证实说过:“我认为压根不需要几十万美军。”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插话说:“认为我们将为此买单的想法是错误的。”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关注,令人感到很不一样的一个方面,是拜登政府将真相作为一种信息武器,发布准确的情报,让美国政府因其“诚实”而获得了一种新的怪怪的尊重。当华盛顿扮演攻击者的角色时,情况就有些不同了。关于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官方简报总是把战事描述为进展顺利,胜利总是指日可待,直到有一天撤离的直升飞机飞来把人们吊离屋顶。

  如果向美国官方信誉的能因为这次的“诚实”而持续转变,那就太好了,因为要想赢得朋友并影响世界各地的人,没有比这更好、更便宜的方法了。人们可以一直期待它的情报。

  “不要对民族主义下注”

  每个人都同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令人震惊的一面是普京这么做是多么愚蠢。什么样的白痴会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入侵一个国家?然而,这可能是华盛顿最需要学习的一课,虽然这足够令其难堪,因为美国也常常在没有结束战争计划的情况下就贸然参战。

  最初的越南战争结束计划是“重创敌人,令其放弃”。在海湾战争中,针对战后伊拉克的计划相当于“希望萨达姆在军事政变中被推翻”。在海湾战争后,入侵伊拉克的计划是如此可笑,以至于当时的少将戴维•彼得雷乌斯发出了如今广为人知的哀叹:“谁能告诉我这将如何收场。”

  至少,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从对战后稳定局势的合理设想开始制定战争计划,然后逆向设计出一种战略来实现这一目标。换句话说,把战争的结束作为开始战争的思维起点,这样你就必须时刻想着如何结束战争,或者让这种思维驱动计划。2003年,布什政府认为战后的伊拉克是这场冲突的“第四阶段”。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感到惊讶吗?忙碌的政策制定者们从来没有完成他们待办事项清单上的第四个项目。

  最后一个教训是美国人曾经是清楚的,他们自己就赢得过一场反殖民战争:不要对民族主义下注。在自己的地盘上与外国人作战的人士气高昂,充满斗志的乌克兰防卫者屡屡击退靡靡不振的俄罗斯入侵者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战争的结局如何,俄罗斯都无法从乌克兰攫取一个愿意忠实于它的新地区。

  伟大的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曾说过:“最大限度地使用武力与同时运用智力并不相悖。”两者可能不是不能同时使用,但在实践中,能做到是非常罕见的。从所有这些军事干预历史中得到的结论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明确一场战争将如何结束,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始。

  作者简介:吉迪恩·罗斯(gideon rose)是《外交事务》的前任主编,也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1994年至1995年,他在克林顿政府领导下担任国家安全理事会近东和南亚事务副主任。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吉迪恩·罗斯:如何让阻止俄罗斯?美国需要先吸取自己入侵的教训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