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世界杯买球攻略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
2022-02-18 16:17:2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波波娃&舍维尔;昀舒/译
关键词:俄罗斯 乌克兰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随着外交努力的进行,紧张局势缓和,乌克兰及其盟友应该努力将焦点从北约扩张的辩论上转移开。相反,外交应该把重点放在促使俄罗斯认识到,与一个面向欧洲、独立的乌克兰建立合作关系,更符合俄罗斯的长期利益。希望克里姆林宫不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才能明白,尽管它可以影响乌克兰,但它无法控制乌克兰,也无法通过武力逆转乌克兰三十年的变化。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毫不掩饰他如何看待乌克兰,这个他威胁要入侵这个国家。2008年,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普京对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在他看来,乌克兰,这个前苏联国家“甚至不是一个国家”。普京认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是同一民族。由此可见,乌克兰人无法拒绝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乌克兰的任何“反俄”情绪都必然受西方干预的结果,而不是乌克兰人自身偏好的反映。普京利用这一论点将乌克兰的和平政治动员描述为外国策划的政变。他还否认乌克兰民调的结果,乌克兰人现在更支持加入欧盟和北约,而不是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政治和经济组织。

c3c50000-0aff-0242-6303-08d9ee4d8931_w1597_n_r1_st.jpg

2月12日,乌克兰民众在首都基辅游行,面对俄罗斯的侵略威胁而显示团结

  普京拒绝将乌克兰视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不是在推进反而背离了他所宣称的外交政策目标。如果他认真对待乌克兰国内政治,当前的危机本可以避免。即使在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2014年被民众抗议赶下台之后,普京也可以保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并引导乌克兰远离北约——只要他允许他的西方邻国的民主进程在不受干预的情况下进行。经过30年的独立,无论普京如何努力,乌克兰国家身份和国家地位的认同都不可能被“归零”。

  但克里姆林宫并不是唯一一个忽视乌克兰国内政治现实的国家。如果华盛顿及其欧洲盟友希望化解目前的僵局,避免未来再次出现类似局面,他们需要更好地了解乌克兰普通民众的诉求。

  乌克兰问题——普京造

  1991年乌克兰宣布脱离苏联独立后,地区分裂使得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地区多是亲俄选民。从那时起,亲俄和亲西方的政客轮流掌权。2010年,亲俄候选人亚努科维奇在一次公平的选举中击败了亲西方的候选人,而五年前,亚努科维奇输给的正是同一名候选人。

  三年后,在俄罗斯的压力下,亚努科维奇拒绝与欧盟签署贸易协议,这促使那些希望加强与欧洲关系的乌克兰人走上街头。2014年2月,政府军和抗议者在基辅独立广场发生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亡。之后,议会将亚努科维奇赶下台,亲欧洲的政客接管了政权。然而,亲俄的乌克兰精英们很快就开始与新政府谈判:他们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保持对国家政策的影响力,因为南部和东部亲俄的选民意味着他们的优先事项不能被忽视。与2010年一样,另一个亲俄罗斯的政治竞争对手很有可能在下一个选举周期中重新掌权。

  但普京并没有等待民主进程发挥作用。相反,他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开始支持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叛乱。俄罗斯的入侵不仅没有加剧乌克兰的分裂,反而促进了乌克兰人对国家独立的支持,亲欧倾向也进一步明显。俄罗斯的入侵从根本上改变了乌克兰的选举地图,使克里米亚约12%的亲俄选民以及被占领顿巴斯地区的选民,无法参加乌克兰的选举投票。俄罗斯的军事介入削弱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地位:2014年之前,只有不到25%的乌克兰人支持加入北约;2021年12月,58%的人表示支持。

  普京的强硬政策也削弱了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与俄罗斯的妥协意愿,尽管他在2019年的选举中被认为是亲俄的中间派候选人。他试图削弱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将寡头拥有的亲俄电视频道从电视广播中撤除,而他的前任、更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佩特罗·波罗申科却没有这么做。俄罗斯削弱乌克兰主权的决心也促使泽伦斯基在旨在结束顿巴斯战争的谈判中坚定自己的立场:俄罗斯坚持对乌克兰境内的这些地区给予宪法保障的“特殊地位”,这将使俄罗斯的代理领导层在事实上拥有对乌克兰内政和外交政策的否决权。在总统竞选期间,泽伦斯基曾表示,他希望与普京达成协议。但泽伦斯基上任后,普京的不妥协态度迫使他,用俄罗斯在顿巴斯问题上的首席谈判代表的话来说,与前“民族主义”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没有什么不同”。

  俄罗斯不愿承认乌克兰的民族身份,加剧了这个前苏联国家被俄罗斯吞并的担忧。乌克兰公民知道,乌克兰东正教会与莫斯科的分裂——始于2018年,激起了克里姆林宫的愤怒——是可以又会重新融合。语言政策可能会大幅转变,淡化对乌克兰语的重视,加强对俄语的重视。俄罗斯可以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改变对学生讲述“乌克兰大饥荒”的方式。大饥荒是约瑟夫·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政府造成的,夺走了数百万乌克兰人的生命。俄罗斯的寡头们可能会阻碍乌克兰总统清理寡头网络的努力。普京还可能试图遏制在欧洲盟友的帮助下,在乌克兰建立独立司法体系的努力,因为他担心,在乌克兰这个邻国建立法治可能会在俄罗斯引发共鸣。

  俄罗斯进一步压制乌克兰的企图会在乌克兰引发更多的反俄情绪。但是,俄罗斯没有反思自身对乌克兰的误判和误解,而是继续指责西方,或者无视乌克兰的态度。如果俄罗斯入侵,它将面临广泛而持久的抵抗,不仅是来自乌克兰军队(尽管他们可能在武器装备方面落后于俄罗斯),还将面临乌克兰各地普通民众的抵抗。在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50%的乌克兰人表示愿意抵抗俄罗斯的侵略;33%的人表示,他们将用武器来实现这一目标,另有22%的人表示将通过非军事手段这样做。

  只要西方谴责和制裁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拒绝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主权主张,基辅目前的领导层就会获得支持,因为面对莫斯科的武力恐吓,人们会团结在一起。如果泽伦斯基政府在军事失败后面对抗议而崩溃,其继任者很可能会更加坚定地捍卫乌克兰独立。另一方面,一个俄罗斯的傀儡政府将不具备任何合法性,只能在俄罗斯枪炮的全力支持下进行统治,前提是俄罗斯能实现对乌克兰的全面和持续占领。

  普京并不代表所有俄罗斯人

  俄罗斯并不是非要成为一个企图支配邻国的帝国主义大国。把普京对乌克兰和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看法与俄罗斯社会总体倾向等同看来是错误的。可以肯定的是,就目前而言,普京的威权统治已经摧毁了议会反对派,并将公民社会反对派流放或丢进监狱,给了普京为所欲为的地位。然而,即使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包括前军事官员在内的数千名俄罗斯人也呼吁普京不要攻击乌克兰。俄罗斯总统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悖论是,让乌克兰与俄罗斯走得更近的最佳方式是给予乌克兰自由。

  与此同时,乌克兰领导层应谨慎区分,是保护其独立不受迫在眉睫的军事威胁,还是排除与俄罗斯建立未来合作关系的任何可能性。希望与俄罗斯建立更密切关系的乌克兰公民的民主权利应得到严格保障。乌克兰的优势在于,它是俄罗斯威权主义的替代选择。通过加强和深化民主,乌克兰能够抵制普京把这个前苏联国家变成一个“小俄罗斯”的目标。

  随着外交努力的进行,紧张局势缓和,乌克兰及其盟友应该努力将焦点从北约扩张的辩论上转移开。相反,外交应该把重点放在促使俄罗斯认识到,与一个面向欧洲、独立的乌克兰建立合作关系,更符合俄罗斯的长期利益。希望克里姆林宫不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才能明白,尽管它可以影响乌克兰,但它无法控制乌克兰,也无法通过武力逆转乌克兰三十年的变化。

  作者简介:玛丽亚·波波娃(maria popova)是麦吉尔大学让·莫内主席和政治学副教授;奥克萨娜·舍维尔(oxana shevel )是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

2022-02-18 16:17:22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波波娃&舍维尔;昀舒/译
随着外交努力的进行,紧张局势缓和,乌克兰及其盟友应该努力将焦点从北约扩张的辩论上转移开。相反,外交应该把重点放在促使俄罗斯认识到,与一个面向欧洲、独立的乌克兰建立合作关系,更符合俄罗斯的长期利益。希望克里姆林宫不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才能明白,尽管它可以影响乌克兰,但它无法控制乌克兰,也无法通过武力逆转乌克兰三十年的变化。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毫不掩饰他如何看待乌克兰,这个他威胁要入侵这个国家。2008年,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普京对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在他看来,乌克兰,这个前苏联国家“甚至不是一个国家”。普京认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是同一民族。由此可见,乌克兰人无法拒绝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乌克兰的任何“反俄”情绪都必然受西方干预的结果,而不是乌克兰人自身偏好的反映。普京利用这一论点将乌克兰的和平政治动员描述为外国策划的政变。他还否认乌克兰民调的结果,乌克兰人现在更支持加入欧盟和北约,而不是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政治和经济组织。

c3c50000-0aff-0242-6303-08d9ee4d8931_w1597_n_r1_st.jpg

2月12日,乌克兰民众在首都基辅游行,面对俄罗斯的侵略威胁而显示团结

  普京拒绝将乌克兰视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不是在推进反而背离了他所宣称的外交政策目标。如果他认真对待乌克兰国内政治,当前的危机本可以避免。即使在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2014年被民众抗议赶下台之后,普京也可以保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并引导乌克兰远离北约——只要他允许他的西方邻国的民主进程在不受干预的情况下进行。经过30年的独立,无论普京如何努力,乌克兰国家身份和国家地位的认同都不可能被“归零”。

  但克里姆林宫并不是唯一一个忽视乌克兰国内政治现实的国家。如果华盛顿及其欧洲盟友希望化解目前的僵局,避免未来再次出现类似局面,他们需要更好地了解乌克兰普通民众的诉求。

  乌克兰问题——普京造

  1991年乌克兰宣布脱离苏联独立后,地区分裂使得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地区多是亲俄选民。从那时起,亲俄和亲西方的政客轮流掌权。2010年,亲俄候选人亚努科维奇在一次公平的选举中击败了亲西方的候选人,而五年前,亚努科维奇输给的正是同一名候选人。

  三年后,在俄罗斯的压力下,亚努科维奇拒绝与欧盟签署贸易协议,这促使那些希望加强与欧洲关系的乌克兰人走上街头。2014年2月,政府军和抗议者在基辅独立广场发生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亡。之后,议会将亚努科维奇赶下台,亲欧洲的政客接管了政权。然而,亲俄的乌克兰精英们很快就开始与新政府谈判:他们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保持对国家政策的影响力,因为南部和东部亲俄的选民意味着他们的优先事项不能被忽视。与2010年一样,另一个亲俄罗斯的政治竞争对手很有可能在下一个选举周期中重新掌权。

  但普京并没有等待民主进程发挥作用。相反,他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开始支持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叛乱。俄罗斯的入侵不仅没有加剧乌克兰的分裂,反而促进了乌克兰人对国家独立的支持,亲欧倾向也进一步明显。俄罗斯的入侵从根本上改变了乌克兰的选举地图,使克里米亚约12%的亲俄选民以及被占领顿巴斯地区的选民,无法参加乌克兰的选举投票。俄罗斯的军事介入削弱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地位:2014年之前,只有不到25%的乌克兰人支持加入北约;2021年12月,58%的人表示支持。

  普京的强硬政策也削弱了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与俄罗斯的妥协意愿,尽管他在2019年的选举中被认为是亲俄的中间派候选人。他试图削弱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将寡头拥有的亲俄电视频道从电视广播中撤除,而他的前任、更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佩特罗·波罗申科却没有这么做。俄罗斯削弱乌克兰主权的决心也促使泽伦斯基在旨在结束顿巴斯战争的谈判中坚定自己的立场:俄罗斯坚持对乌克兰境内的这些地区给予宪法保障的“特殊地位”,这将使俄罗斯的代理领导层在事实上拥有对乌克兰内政和外交政策的否决权。在总统竞选期间,泽伦斯基曾表示,他希望与普京达成协议。但泽伦斯基上任后,普京的不妥协态度迫使他,用俄罗斯在顿巴斯问题上的首席谈判代表的话来说,与前“民族主义”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没有什么不同”。

  俄罗斯不愿承认乌克兰的民族身份,加剧了这个前苏联国家被俄罗斯吞并的担忧。乌克兰公民知道,乌克兰东正教会与莫斯科的分裂——始于2018年,激起了克里姆林宫的愤怒——是可以又会重新融合。语言政策可能会大幅转变,淡化对乌克兰语的重视,加强对俄语的重视。俄罗斯可以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改变对学生讲述“乌克兰大饥荒”的方式。大饥荒是约瑟夫·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政府造成的,夺走了数百万乌克兰人的生命。俄罗斯的寡头们可能会阻碍乌克兰总统清理寡头网络的努力。普京还可能试图遏制在欧洲盟友的帮助下,在乌克兰建立独立司法体系的努力,因为他担心,在乌克兰这个邻国建立法治可能会在俄罗斯引发共鸣。

  俄罗斯进一步压制乌克兰的企图会在乌克兰引发更多的反俄情绪。但是,俄罗斯没有反思自身对乌克兰的误判和误解,而是继续指责西方,或者无视乌克兰的态度。如果俄罗斯入侵,它将面临广泛而持久的抵抗,不仅是来自乌克兰军队(尽管他们可能在武器装备方面落后于俄罗斯),还将面临乌克兰各地普通民众的抵抗。在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50%的乌克兰人表示愿意抵抗俄罗斯的侵略;33%的人表示,他们将用武器来实现这一目标,另有22%的人表示将通过非军事手段这样做。

  只要西方谴责和制裁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拒绝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主权主张,基辅目前的领导层就会获得支持,因为面对莫斯科的武力恐吓,人们会团结在一起。如果泽伦斯基政府在军事失败后面对抗议而崩溃,其继任者很可能会更加坚定地捍卫乌克兰独立。另一方面,一个俄罗斯的傀儡政府将不具备任何合法性,只能在俄罗斯枪炮的全力支持下进行统治,前提是俄罗斯能实现对乌克兰的全面和持续占领。

  普京并不代表所有俄罗斯人

  俄罗斯并不是非要成为一个企图支配邻国的帝国主义大国。把普京对乌克兰和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看法与俄罗斯社会总体倾向等同看来是错误的。可以肯定的是,就目前而言,普京的威权统治已经摧毁了议会反对派,并将公民社会反对派流放或丢进监狱,给了普京为所欲为的地位。然而,即使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包括前军事官员在内的数千名俄罗斯人也呼吁普京不要攻击乌克兰。俄罗斯总统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悖论是,让乌克兰与俄罗斯走得更近的最佳方式是给予乌克兰自由。

  与此同时,乌克兰领导层应谨慎区分,是保护其独立不受迫在眉睫的军事威胁,还是排除与俄罗斯建立未来合作关系的任何可能性。希望与俄罗斯建立更密切关系的乌克兰公民的民主权利应得到严格保障。乌克兰的优势在于,它是俄罗斯威权主义的替代选择。通过加强和深化民主,乌克兰能够抵制普京把这个前苏联国家变成一个“小俄罗斯”的目标。

  随着外交努力的进行,紧张局势缓和,乌克兰及其盟友应该努力将焦点从北约扩张的辩论上转移开。相反,外交应该把重点放在促使俄罗斯认识到,与一个面向欧洲、独立的乌克兰建立合作关系,更符合俄罗斯的长期利益。希望克里姆林宫不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才能明白,尽管它可以影响乌克兰,但它无法控制乌克兰,也无法通过武力逆转乌克兰三十年的变化。

  作者简介:玛丽亚·波波娃(maria popova)是麦吉尔大学让·莫内主席和政治学副教授;奥克萨娜·舍维尔(oxana shevel )是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波波娃&舍维尔:普京无法让乌克兰的民族认同和国家地位“归零”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