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世界杯买球攻略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
2022-01-17 16:56:4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迈克尔·金麦芝;昀舒/译
如果与俄罗斯发生新的军事冲突,美国应该与盟国和伙伴组成临时联盟,以应对可能的威胁,而不是直接让北约参与(除非俄罗斯攻击北约成员国)。自1991年以来,北约在非北约领土上的行动记录良莠不齐,包括在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失败行动。这些区域外的不幸遭遇证明,联盟应该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型的。

  北约这一联盟形式并不适合21世纪的欧洲。不只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这么说,也不是因为普京威胁在乌克兰发动更大范围战争,迫使其不寻求加入北约。更确切地说,这是因为北约存在一个严重的设计缺陷:它深入东欧地缘政治的大熔炉中,自身的利益边界太模糊而极易受到挑衅。

  北约成立于1949年,旨在保护西欧,最初无疑是取得了成功。它阻止了苏联的扩张,维持了和平,并使西欧的经济和政治一体化成为可能。冷战结束后,美国和欧洲中部和东南部的许多国家推动北约急剧扩大,在连续几轮的扩张中纳入了十多个国家。如今,北约已成为一个松散的庞大组织,由30个国家组成,包括北美、西欧、波罗的海国家和土耳其。扩大后的北约在进攻和防御之间摇摆不定,北约曾在塞尔维亚、阿富汗和利比亚进行军事行动。由于其庞大的规模及其任务的不确定性,北约有可能被卷入一场重大的欧洲战争。

微信截图_20220117165852_副本.jpg

  为了简化其战略目的和提高其防御能力,北约应该公开和明确地宣布不再增加任何成员。北约应该明确表示,其长期扩张阶段已经结束。尽管实施起来很棘手,但结束开放政策,重新考量中欧和东欧的安全框架,并不是对普京的让步。相反,为了使20世纪最成功的联盟在21世纪继续存在和繁荣,这是必要的。

  并不是越大越好

  最初的北约联盟有三个主要功能。

  首先是防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迅速西进,吞并了许多独立国家,巩固了自己作为欧洲大国的地位。通过设立一个苏联无法逾越的边界,北约得以控制住苏联扩张的这种趋势。第二,北约解决了西欧普遍存在的安全问题,特别是法国、德国和英国交替对抗的问题。将法国、德国和英国从周期性的敌人转变为坚定的盟友是实现持久和平的良方。最后,北约确保美国对欧洲安全的责任,而这正是一战及其混乱是后果所未能实现的。

  从1949年到1989年,北约履行了所有这些核心职能。苏联从未派遣坦克穿过富尔达隘口。相反,它塑造了苏联版的“北约”——华沙条约组织(warsaw pact)。该组织致力于对抗美国在欧洲的势力,遏制德国,并巩固苏联在东柏林、布拉格和布达佩斯的军事存在。在西欧,北约如此有效地维持着和平,以至于联盟这一基本功能几乎被遗忘了。法国和德国之间的战争变得不可想象,最终促成了欧盟的建立。尽管有越南战争,尽管有水门事件,尽管有20世纪70年代的能源危机,美国也从未退出欧洲。1989年,华盛顿对欧洲安全的投入并不比1949年少。换句话说,北约运作得非常出色。

  但随后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重新定义阶段。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的北约政策基于两个假设。第一个是,北约是保障欧洲和平与安全的最佳工具。按照这种想法,法德和解的精神可以与北约一起扩大,从而降低其他不结盟的欧洲国家获得核武器并变成“流氓国家”的风险。同样,北约的扩张被视为对俄罗斯的一种防范措施。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和许多东欧领导人意识到,上世纪90年代是一个反常的时期,莫斯科迟早会恢复扩张的态势。当俄罗斯再这样做时,一个扩大了的北约将成为对抗俄罗斯的堡垒,就像最初的联盟对抗苏联一样。

  北约扩张背后的第二个假设源于对国际秩序的乐观看法。也许俄罗斯正在走向民主,而一个民主的俄罗斯自然会乐于与北约合作。也许俄罗斯并没有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它仍将受惠于美国领导的秩序。2003年,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office of policy planning)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北约应该邀请俄罗斯加入》(why nato should invite russia to join)的文章。事实并非如此,但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认为,西方模式的吸引力会把俄罗斯吸引到欧洲,就像它会把一系列尚未加入北约的国家吸引到欧洲一样: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北约和西方政治模式将携手前进。考虑到北约迄今为止的良好表现,更大的北约意味着更大范围的和平、进一步的一体化和更良好的秩序。

  事实证明,北约扩张背后的两个假设都是错的。正如一个为中世纪西欧所创造的联盟形式对于冷战后的东欧来说没什么意义。最初的北约是由铁幕、地理和政治所限定的。在北约之外,奥地利和芬兰并不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它们在形式上是中立的,但通过悄悄地支持西方安全的必要性,表明了它们的忠诚。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程度打击了西欧的民族主义,而西欧有着强大民族国家的历史。1945年以后,它们之间的边界问题已经没有了。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愿意改变西欧的边界。因此,北约在作为一个防御性的军事联盟方面(正如它应该做的那样)会是成功的。

  扩大后的北约在东欧的运作方式完全不同。2022年不会出现类似铁幕的局面,欧洲东部的地理位置也不会限制北约的扩张。相反,北约不明智地扩展到整个东欧。北约的领海从爱沙尼亚一直延伸到黑海,而把俄罗斯的小岛加里宁格勒地区也纳入其中。21世纪的北约陷入了俄罗斯西部边界和欧洲东部边界究竟在哪儿的争议之中,自17世纪以来,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无数战争,其中一些战争源于俄罗斯帝国主义,另一些则源于西方的入侵。北约在东欧帝国、民族国家和种族主义的游乐场上肆意跨越数十条分界线。北约不是造成地区不稳定的原因,但作为一个非中立的存在和俄罗斯的敌意对象,北约与这种不稳定的态势是分不开的。如果所有欧洲国家(除俄罗斯外)都是北约成员国,北约或许可以成为对抗莫斯科的有效堡垒,但事实远非如此。

  开放政策使北约扩张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危险更加严重,这使得北约的东侧充满不确定性。2008年,北约宣称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终有一天会成为北约成员国,往好里说,这是一种远大志向,往坏里说,这是一种虚张声势。然而,正如最近关于芬兰和瑞典可能加入北约的会谈所强调的那样,北约边界向东移动的可能性是非常现实的。此外,乌克兰政府加入北约的努力,已经让北约卷入了该地区最具危险性的民族主义冲突,即便是支持北约自治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乌克兰加入北约完全符合联盟的章程。该章程将开放政策奉为圭臬,尊重基辅选择盟友的天然权利。防御性联盟无法处理一个寻求成为其成员国的非成员与一个执意阻碍其成为成员国的核大国之间的冲突。这是一场北约只能输掉的争端,如果波兰或立陶宛等成员国被卷入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持续不断的战争,这场冲突甚至可能威胁到北约的存在。

  北约扩张的另一个风险是围绕它的国际秩序。俄罗斯并不希望加入美国主导的欧洲秩序,而是寻求建立自己的国际秩序,遏制美国的力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约的扩张或其承诺在这方面帮助了普京。北约的扩大支持了普京关于“西方背叛”的说法,并在俄罗斯公众面前为俄罗斯的干预主义辩护。在俄罗斯,北约被认为是不友好的外部力量。它的扩张是普京国内政治合法性的一个支柱。普京想要说的是,俄罗斯需要一位像他这样的强势领导人,可以对一个旨在对莫斯科说“不”的联盟说“不”。

  回到防御的战略目的

  北约必须改变方针,公开明确地拒绝增加任何成员国。它绝不应该背弃对已经加入的国家的承诺——美国在欧洲的信誉取决于是否兑现承诺——但它必须重新审视上世纪90年代支撑北约扩张的假设。鉴于北约已经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扩张过度,纳入乌克兰将是战略上的疯狂举动。西方对开放政策的荒谬态度本身就是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侮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乌克兰难免会对华盛顿产生敌意。

  美国需要一个新的战略在东欧应对俄罗斯,一个不主要依赖北约的战略。北约在那里是为了保护其成员国,关闭开放的大门将有助于它做到这一点。毫无疑问,结束扩张将需要艰难的外交努力。这将与美国和欧洲官员一再重申的承诺相矛盾,并打破先例。但是,一个不能按照自身利益行事、执迷于错误假设的联盟将从内部削弱自己。要想生存就需要改革,而最终确定北约的成员国身份将使北约能够适应该地区的复杂性,适应西方模式不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秩序,适应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的修正主义,这种修正主义在短期内不会消失。

  与此同时,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和伙伴应该提议针对俄罗斯建立一个新的机构,这个机构将专注于危机管理、冲突消除和战略对话。北约不应该参与其中。有必要向莫斯科(或许是普京之后的领导人)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北约并非欧洲安全的全部。最重要的是,华盛顿应该谨慎行事。现状岌岌可危,从美欧俄外交中获得的任何一寸土地都是值得的。这种外交手段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直接将外交手段排除会酿成大错。

  在与俄罗斯的冲突即将到来之际,华盛顿应该运用经济方略,而不是依赖北约。美国可以与欧盟一道,采取制裁、阻止技术转让的措施,以及将俄罗斯孤立在欧洲和美国市场之外的努力,在乌克兰和其他存在分歧的领域向俄罗斯施压。这并不是什么新想法,但俄罗斯不那么现代的经济和相对疲软的金融使其成为此类措施的一个很好的目标。

  如果与俄罗斯发生新的军事冲突,美国应该与盟国和伙伴组成临时联盟,以应对可能的威胁,而不是直接让北约参与(除非俄罗斯攻击北约成员国)。自1991年以来,北约在非北约领土上的行动记录良莠不齐,包括在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失败行动。这些区域外的不幸遭遇证明,联盟应该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型的。

  关闭北约敞开的大门并不能解决华盛顿与俄罗斯之间的问题。这些问题远远超出了北约应该面对问题的范畴。但是,结束北约扩张将是北约自身的一种自卫行为,可给北约以更清晰的界定和更透明的运作方式。

  作者简介:迈克尔·金麦芝(michael kimmage):天主教大学历史系主任,著有《摈弃西方:美国外交政策中一个观念的历史》(michael kimmage. the abandonment of the west: the history of an idea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一书。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

2022-01-17 16:56:4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迈克尔·金麦芝;昀舒/译
如果与俄罗斯发生新的军事冲突,美国应该与盟国和伙伴组成临时联盟,以应对可能的威胁,而不是直接让北约参与(除非俄罗斯攻击北约成员国)。自1991年以来,北约在非北约领土上的行动记录良莠不齐,包括在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失败行动。这些区域外的不幸遭遇证明,联盟应该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型的。

  北约这一联盟形式并不适合21世纪的欧洲。不只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这么说,也不是因为普京威胁在乌克兰发动更大范围战争,迫使其不寻求加入北约。更确切地说,这是因为北约存在一个严重的设计缺陷:它深入东欧地缘政治的大熔炉中,自身的利益边界太模糊而极易受到挑衅。

  北约成立于1949年,旨在保护西欧,最初无疑是取得了成功。它阻止了苏联的扩张,维持了和平,并使西欧的经济和政治一体化成为可能。冷战结束后,美国和欧洲中部和东南部的许多国家推动北约急剧扩大,在连续几轮的扩张中纳入了十多个国家。如今,北约已成为一个松散的庞大组织,由30个国家组成,包括北美、西欧、波罗的海国家和土耳其。扩大后的北约在进攻和防御之间摇摆不定,北约曾在塞尔维亚、阿富汗和利比亚进行军事行动。由于其庞大的规模及其任务的不确定性,北约有可能被卷入一场重大的欧洲战争。

微信截图_20220117165852_副本.jpg

  为了简化其战略目的和提高其防御能力,北约应该公开和明确地宣布不再增加任何成员。北约应该明确表示,其长期扩张阶段已经结束。尽管实施起来很棘手,但结束开放政策,重新考量中欧和东欧的安全框架,并不是对普京的让步。相反,为了使20世纪最成功的联盟在21世纪继续存在和繁荣,这是必要的。

  并不是越大越好

  最初的北约联盟有三个主要功能。

  首先是防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迅速西进,吞并了许多独立国家,巩固了自己作为欧洲大国的地位。通过设立一个苏联无法逾越的边界,北约得以控制住苏联扩张的这种趋势。第二,北约解决了西欧普遍存在的安全问题,特别是法国、德国和英国交替对抗的问题。将法国、德国和英国从周期性的敌人转变为坚定的盟友是实现持久和平的良方。最后,北约确保美国对欧洲安全的责任,而这正是一战及其混乱是后果所未能实现的。

  从1949年到1989年,北约履行了所有这些核心职能。苏联从未派遣坦克穿过富尔达隘口。相反,它塑造了苏联版的“北约”——华沙条约组织(warsaw pact)。该组织致力于对抗美国在欧洲的势力,遏制德国,并巩固苏联在东柏林、布拉格和布达佩斯的军事存在。在西欧,北约如此有效地维持着和平,以至于联盟这一基本功能几乎被遗忘了。法国和德国之间的战争变得不可想象,最终促成了欧盟的建立。尽管有越南战争,尽管有水门事件,尽管有20世纪70年代的能源危机,美国也从未退出欧洲。1989年,华盛顿对欧洲安全的投入并不比1949年少。换句话说,北约运作得非常出色。

  但随后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重新定义阶段。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的北约政策基于两个假设。第一个是,北约是保障欧洲和平与安全的最佳工具。按照这种想法,法德和解的精神可以与北约一起扩大,从而降低其他不结盟的欧洲国家获得核武器并变成“流氓国家”的风险。同样,北约的扩张被视为对俄罗斯的一种防范措施。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和许多东欧领导人意识到,上世纪90年代是一个反常的时期,莫斯科迟早会恢复扩张的态势。当俄罗斯再这样做时,一个扩大了的北约将成为对抗俄罗斯的堡垒,就像最初的联盟对抗苏联一样。

  北约扩张背后的第二个假设源于对国际秩序的乐观看法。也许俄罗斯正在走向民主,而一个民主的俄罗斯自然会乐于与北约合作。也许俄罗斯并没有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它仍将受惠于美国领导的秩序。2003年,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office of policy planning)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北约应该邀请俄罗斯加入》(why nato should invite russia to join)的文章。事实并非如此,但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认为,西方模式的吸引力会把俄罗斯吸引到欧洲,就像它会把一系列尚未加入北约的国家吸引到欧洲一样: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北约和西方政治模式将携手前进。考虑到北约迄今为止的良好表现,更大的北约意味着更大范围的和平、进一步的一体化和更良好的秩序。

  事实证明,北约扩张背后的两个假设都是错的。正如一个为中世纪西欧所创造的联盟形式对于冷战后的东欧来说没什么意义。最初的北约是由铁幕、地理和政治所限定的。在北约之外,奥地利和芬兰并不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它们在形式上是中立的,但通过悄悄地支持西方安全的必要性,表明了它们的忠诚。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程度打击了西欧的民族主义,而西欧有着强大民族国家的历史。1945年以后,它们之间的边界问题已经没有了。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愿意改变西欧的边界。因此,北约在作为一个防御性的军事联盟方面(正如它应该做的那样)会是成功的。

  扩大后的北约在东欧的运作方式完全不同。2022年不会出现类似铁幕的局面,欧洲东部的地理位置也不会限制北约的扩张。相反,北约不明智地扩展到整个东欧。北约的领海从爱沙尼亚一直延伸到黑海,而把俄罗斯的小岛加里宁格勒地区也纳入其中。21世纪的北约陷入了俄罗斯西部边界和欧洲东部边界究竟在哪儿的争议之中,自17世纪以来,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无数战争,其中一些战争源于俄罗斯帝国主义,另一些则源于西方的入侵。北约在东欧帝国、民族国家和种族主义的游乐场上肆意跨越数十条分界线。北约不是造成地区不稳定的原因,但作为一个非中立的存在和俄罗斯的敌意对象,北约与这种不稳定的态势是分不开的。如果所有欧洲国家(除俄罗斯外)都是北约成员国,北约或许可以成为对抗莫斯科的有效堡垒,但事实远非如此。

  开放政策使北约扩张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危险更加严重,这使得北约的东侧充满不确定性。2008年,北约宣称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终有一天会成为北约成员国,往好里说,这是一种远大志向,往坏里说,这是一种虚张声势。然而,正如最近关于芬兰和瑞典可能加入北约的会谈所强调的那样,北约边界向东移动的可能性是非常现实的。此外,乌克兰政府加入北约的努力,已经让北约卷入了该地区最具危险性的民族主义冲突,即便是支持北约自治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乌克兰加入北约完全符合联盟的章程。该章程将开放政策奉为圭臬,尊重基辅选择盟友的天然权利。防御性联盟无法处理一个寻求成为其成员国的非成员与一个执意阻碍其成为成员国的核大国之间的冲突。这是一场北约只能输掉的争端,如果波兰或立陶宛等成员国被卷入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持续不断的战争,这场冲突甚至可能威胁到北约的存在。

  北约扩张的另一个风险是围绕它的国际秩序。俄罗斯并不希望加入美国主导的欧洲秩序,而是寻求建立自己的国际秩序,遏制美国的力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约的扩张或其承诺在这方面帮助了普京。北约的扩大支持了普京关于“西方背叛”的说法,并在俄罗斯公众面前为俄罗斯的干预主义辩护。在俄罗斯,北约被认为是不友好的外部力量。它的扩张是普京国内政治合法性的一个支柱。普京想要说的是,俄罗斯需要一位像他这样的强势领导人,可以对一个旨在对莫斯科说“不”的联盟说“不”。

  回到防御的战略目的

  北约必须改变方针,公开明确地拒绝增加任何成员国。它绝不应该背弃对已经加入的国家的承诺——美国在欧洲的信誉取决于是否兑现承诺——但它必须重新审视上世纪90年代支撑北约扩张的假设。鉴于北约已经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扩张过度,纳入乌克兰将是战略上的疯狂举动。西方对开放政策的荒谬态度本身就是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侮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乌克兰难免会对华盛顿产生敌意。

  美国需要一个新的战略在东欧应对俄罗斯,一个不主要依赖北约的战略。北约在那里是为了保护其成员国,关闭开放的大门将有助于它做到这一点。毫无疑问,结束扩张将需要艰难的外交努力。这将与美国和欧洲官员一再重申的承诺相矛盾,并打破先例。但是,一个不能按照自身利益行事、执迷于错误假设的联盟将从内部削弱自己。要想生存就需要改革,而最终确定北约的成员国身份将使北约能够适应该地区的复杂性,适应西方模式不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秩序,适应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的修正主义,这种修正主义在短期内不会消失。

  与此同时,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和伙伴应该提议针对俄罗斯建立一个新的机构,这个机构将专注于危机管理、冲突消除和战略对话。北约不应该参与其中。有必要向莫斯科(或许是普京之后的领导人)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北约并非欧洲安全的全部。最重要的是,华盛顿应该谨慎行事。现状岌岌可危,从美欧俄外交中获得的任何一寸土地都是值得的。这种外交手段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直接将外交手段排除会酿成大错。

  在与俄罗斯的冲突即将到来之际,华盛顿应该运用经济方略,而不是依赖北约。美国可以与欧盟一道,采取制裁、阻止技术转让的措施,以及将俄罗斯孤立在欧洲和美国市场之外的努力,在乌克兰和其他存在分歧的领域向俄罗斯施压。这并不是什么新想法,但俄罗斯不那么现代的经济和相对疲软的金融使其成为此类措施的一个很好的目标。

  如果与俄罗斯发生新的军事冲突,美国应该与盟国和伙伴组成临时联盟,以应对可能的威胁,而不是直接让北约参与(除非俄罗斯攻击北约成员国)。自1991年以来,北约在非北约领土上的行动记录良莠不齐,包括在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失败行动。这些区域外的不幸遭遇证明,联盟应该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型的。

  关闭北约敞开的大门并不能解决华盛顿与俄罗斯之间的问题。这些问题远远超出了北约应该面对问题的范畴。但是,结束北约扩张将是北约自身的一种自卫行为,可给北约以更清晰的界定和更透明的运作方式。

  作者简介:迈克尔·金麦芝(michael kimmage):天主教大学历史系主任,著有《摈弃西方:美国外交政策中一个观念的历史》(michael kimmage. the abandonment of the west: the history of an idea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一书。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迈克尔·金麦芝:乌克兰问题应引起反思,北约是时候关上扩张的大门了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