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世界杯买球攻略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
2021-05-06 16:38:0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托比亚斯·哈里斯 ;昀舒/译
关键词:中美关系 中日关系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日本的对华政策仍有待明确。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强硬行为让日本对华鹰派暂时占据了上风,但他们的优势并非不可逆转。例如,日本企业继续将中国视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市场。最近几周,丰田和机器人制造商发那科(fanuc)等日本领先企业宣布了在中国的重大新投资。生产电脑芯片关键零部件的日本制造商也宣布了进军中国的新举措,他们看到了中美贸易战后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机会。

  今年4月,日本首相菅义伟成为首位到访白宫与美国总统拜登会晤的外国领导人。两位领导人利用这次会晤为美日同盟的未来勾勒出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公布两国在气候变化、技术投资和公共卫生方面的新举措,旨在表明民主国家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提供重要的公共产品。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联合声明明确指出中国是美日联盟面临的主要挑战,并列举了“对中国不符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活动的担忧”。经过多年遮遮掩掩的意图传递之后,日本和美国政府终于正式承认,他们正在共同努力遏制中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发展,并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

  然而,如果认为美国政府已成功地将日本拉入坚决反对中国的阵营,那还为时过早。日本可能对中国的行为越来越警觉,并愿意批评中国领导人的行为,但日本清楚,与中国的根本决裂是不太可能的。相反,日本仍致力于与中国建立“互惠互利”的战略关系。尽管菅义伟在白宫摆出了强硬姿态,但日本的地理位置、经济和国内政治将不利于其参与美国领导的针对中国的冷战。

rtr3z4ky.jpg

2014年7月,一名游览东京的中国游客

 

  日本的中国游说团体

  日中关系基调的转变是迅速的。一年前,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爆发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按计划将访问日本,这是他上台以来首次访问日本。这次访问旨在纪念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40周年。当时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加强日中关系进行了长达数年的努力,那次访问活动本应成为这一努力的最大成果;安倍曾鼓励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并在管理东海冲突风险方面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在推动日本外交方面,安倍承担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相信日本应该拥有更强大的军事力量,并以修改战后限制其军事活动的“和平”宪法而闻名,同时,他还推动与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然而,在2017年初,他指示最亲密的顾问和政治盟友开始试探北京方面,寻求日中双边关系的新开放。日本的倡议主要聚焦于缓和政治紧张局势和建立经济合作,特别是在两国政府讨论在发展中国家开展联合基础设施项目的机会之际。即使是安倍这样的相对鹰派,也不能忽视日本与中国经济相互依赖的现实,以及日本商界和政界内部呼吁日中关系更加稳定的声音。

  截至2019年底,日本对中国的直接投资总额约为1303亿美元,明显低于日本对美国的投资,但与日本对西欧主要经济体的投资大致相当。超过7,750多家日本企业在中国经营——这个数字比在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比在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所有10个成员国经营的日本企业总数还要多,也明显高于日本企业在整个北美和欧洲的数量。

  过去20年,在日本政府努力重振经济的过程中,对华贸易一直是日本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中国不仅是日本产品的主要市场;它还向日本输送了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的游客、学生和工人。在日本不断增长的外国出生人口中,中国人占了四分之一以上,其中,中国学生占所有外国留学生的近40%。在安倍的领导下,所有这些趋势都加速了,因为在商品、资本和人员流动方面,他开放了日本一度受到保护的经济。

  有权势的政治和经济参与者支持这种日益改善的双边关系,其中以日本商界的支持力量最大。商界一直强调,有必要通过公开呼吁进行外交努力,并与议员和政府官员进行更低调的接触,来化解两国之间的敌对关系。日本商界一直依赖执政的自民党中的盟友,自民党虽然保守,但历史上一直分为两派,一派是反华的鹰派,另一派则更倾向于重商主义。在安倍的领导下,希望与中国建立更好关系的重商主义者占了上风。有佛教色彩的公明党20多年来一直是自民党的执政联盟伙伴,该党也长期主张中日友好。包括外务省和经济贸易工业部在内的重要部门的官员们进一步敦促与中国合作,反对与中国进行对抗。

  这些实体在日本共同形成了一种中国游说团体,努力使双边关系免受政治上负面因素的影响。例如,1989年末事件后,政治家和外交官们反对对华制裁。商界及其政治盟友坚持深化两国之间的经济一体化,即使是在政治紧张加剧的时刻——比如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纪念日本的战争死难者一样,中国认为这一象征性举动相当于纪念日本在二战期间的暴行。最近的例子是,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经济产业省某些顾问为首的利益集团说服安倍优先考虑与北京的稳定关系,即使当时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开始与中国打贸易战。这一努力的实际成就有限;两国政府恢复了高层对话,签署了一些经济金融合作协议。但安倍的主动示好表明,东京正试图使其与北京的经济关系免受地缘政治紧张的影响,尽管华盛顿方面已经开始呼吁与中国脱钩。

  游说团体与对华鹰派争夺影响力

  近年来,日本的中国游说团体不得不与鹰派议员们争夺影响力,后者将中国主要视为军事威胁。自北京开始宣称对东海有争议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拥有主权以来,日本公众也一直对中国持很有疑虑的态度。根据日本非营利组织言论npo (genron npo)进行的一项关于中日两国人民对对方国家态度的年度调查,这些年日本人对中国的敌意明显增加:自2011年以来,每年都有超过75%的日本受访者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自2014年达到93%的高点以来,这一数字一直保持在90%左右。2020年,许多日本人认为中国针对香港的新国家安全法、针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施压行动,以及中国军队和海岸警卫队在台湾海峡、中国东海和南海活动的加快,为日本敲响了警钟。

  此前在安倍的领导下,促成两国和解的条件已经消失。在安倍政府与北京进行广泛对话期间被边缘化的日本对华鹰派,迅速行动,要求日本政府取消此前因为疫情被搁置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对日国事访问。其他批评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的团体也纷纷效仿,包括日本对华议会联盟(全球各国对华议会联盟的地方分支,旨在组织民主国家广泛抵制中国)和一个要求对中国在新疆问题上作出更有力回应的新议会联盟。

  日本与美国的联合声明只是最新的迹象,表明菅义伟不会恢复其前任与中国的友好外交。菅义伟去年9月接替安倍晋三成为日本首相,尽管他留下擅长调解的二阶俊博作为自民党干事长,但他还任命了岸信夫(nobuo kishi)担任防卫大臣。岸信夫曾是他哥哥安倍的私人台湾特使。菅义伟扩大了去年推出的一项计划,为计划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以外的日本企业提供补贴。通过在10月份主办外交部长会议和推动在3月份举行的虚拟首脑峰会,他已经接受了包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在内的非正式民主组织“四方”。他的内阁部长们公开抗议中国新的海警法,该法阐明了中国海警何时可以使用武力,并可能允许北京方面加强对有争议岛屿的主权主张。最近,美国和日本的防务官员已经确认,如果中国大陆和台湾发生冲突,他们将进行合作干预。

  但日本的对华政策仍有待明确。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强硬行为让日本对华鹰派暂时占据了上风,但他们的优势并非不可逆转。例如,日本企业继续将中国视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市场。最近几周,丰田和机器人制造商发那科(fanuc)等日本领先企业宣布了在中国的重大新投资。生产电脑芯片关键零部件的日本制造商也宣布了进军中国的新举措,他们看到了中美贸易战后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机会。这些既得利益者——以及那些从中国旅游业中受益的日本国内企业——将总是鼓励政治家们推动与中国的稳定关系,即使当前自民党比安倍执政时更质疑中国,也没有那么重商主义。

  也许最重要的是,日本人民仍然认为中日关系很重要,值得维护。许多日本人声称,尽管中国的行动带来了真正的风险,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找到与这个巨大的邻国和经济伙伴合作的方式。言论npo对日本和中国态度的最新调查显示,尽管近90%的日本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但超过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对他们国家的未来很重要。其他民调显示,增加国防开支或让日本自卫队(self-defense forces)发挥更大作用的支持者很少。

  如果中国继续在这一地区表现得咄咄逼人,它的行动可能有一天会导致与日本关系的彻底破裂,但这一天还没有到来。事实证明,日本善于平衡其与美国的传统同盟关系,以及维持与中国在经济上的紧密联系。日本商界领袖、官僚和政治家将继续保持与北京沟通渠道的畅通,他们相信,正如菅义伟在峰会结束后发推文所说的那样,与中国保持稳定的关系“不仅对日本和中国很重要,而且对该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繁荣也很重要。”

  作者托比亚斯·哈里斯(tobias harris)是智库美国进步中心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21-05-04/surprising-strength-chinese-japanese-ties

责任编辑:昀舒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

2021-05-06 16:38:0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托比亚斯·哈里斯 ;昀舒/译
日本的对华政策仍有待明确。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强硬行为让日本对华鹰派暂时占据了上风,但他们的优势并非不可逆转。例如,日本企业继续将中国视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市场。最近几周,丰田和机器人制造商发那科(fanuc)等日本领先企业宣布了在中国的重大新投资。生产电脑芯片关键零部件的日本制造商也宣布了进军中国的新举措,他们看到了中美贸易战后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机会。

  今年4月,日本首相菅义伟成为首位到访白宫与美国总统拜登会晤的外国领导人。两位领导人利用这次会晤为美日同盟的未来勾勒出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公布两国在气候变化、技术投资和公共卫生方面的新举措,旨在表明民主国家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提供重要的公共产品。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联合声明明确指出中国是美日联盟面临的主要挑战,并列举了“对中国不符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活动的担忧”。经过多年遮遮掩掩的意图传递之后,日本和美国政府终于正式承认,他们正在共同努力遏制中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发展,并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

  然而,如果认为美国政府已成功地将日本拉入坚决反对中国的阵营,那还为时过早。日本可能对中国的行为越来越警觉,并愿意批评中国领导人的行为,但日本清楚,与中国的根本决裂是不太可能的。相反,日本仍致力于与中国建立“互惠互利”的战略关系。尽管菅义伟在白宫摆出了强硬姿态,但日本的地理位置、经济和国内政治将不利于其参与美国领导的针对中国的冷战。

rtr3z4ky.jpg

2014年7月,一名游览东京的中国游客

 

  日本的中国游说团体

  日中关系基调的转变是迅速的。一年前,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爆发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按计划将访问日本,这是他上台以来首次访问日本。这次访问旨在纪念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40周年。当时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加强日中关系进行了长达数年的努力,那次访问活动本应成为这一努力的最大成果;安倍曾鼓励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并在管理东海冲突风险方面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在推动日本外交方面,安倍承担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相信日本应该拥有更强大的军事力量,并以修改战后限制其军事活动的“和平”宪法而闻名,同时,他还推动与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然而,在2017年初,他指示最亲密的顾问和政治盟友开始试探北京方面,寻求日中双边关系的新开放。日本的倡议主要聚焦于缓和政治紧张局势和建立经济合作,特别是在两国政府讨论在发展中国家开展联合基础设施项目的机会之际。即使是安倍这样的相对鹰派,也不能忽视日本与中国经济相互依赖的现实,以及日本商界和政界内部呼吁日中关系更加稳定的声音。

  截至2019年底,日本对中国的直接投资总额约为1303亿美元,明显低于日本对美国的投资,但与日本对西欧主要经济体的投资大致相当。超过7,750多家日本企业在中国经营——这个数字比在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比在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所有10个成员国经营的日本企业总数还要多,也明显高于日本企业在整个北美和欧洲的数量。

  过去20年,在日本政府努力重振经济的过程中,对华贸易一直是日本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中国不仅是日本产品的主要市场;它还向日本输送了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的游客、学生和工人。在日本不断增长的外国出生人口中,中国人占了四分之一以上,其中,中国学生占所有外国留学生的近40%。在安倍的领导下,所有这些趋势都加速了,因为在商品、资本和人员流动方面,他开放了日本一度受到保护的经济。

  有权势的政治和经济参与者支持这种日益改善的双边关系,其中以日本商界的支持力量最大。商界一直强调,有必要通过公开呼吁进行外交努力,并与议员和政府官员进行更低调的接触,来化解两国之间的敌对关系。日本商界一直依赖执政的自民党中的盟友,自民党虽然保守,但历史上一直分为两派,一派是反华的鹰派,另一派则更倾向于重商主义。在安倍的领导下,希望与中国建立更好关系的重商主义者占了上风。有佛教色彩的公明党20多年来一直是自民党的执政联盟伙伴,该党也长期主张中日友好。包括外务省和经济贸易工业部在内的重要部门的官员们进一步敦促与中国合作,反对与中国进行对抗。

  这些实体在日本共同形成了一种中国游说团体,努力使双边关系免受政治上负面因素的影响。例如,1989年末事件后,政治家和外交官们反对对华制裁。商界及其政治盟友坚持深化两国之间的经济一体化,即使是在政治紧张加剧的时刻——比如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纪念日本的战争死难者一样,中国认为这一象征性举动相当于纪念日本在二战期间的暴行。最近的例子是,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经济产业省某些顾问为首的利益集团说服安倍优先考虑与北京的稳定关系,即使当时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开始与中国打贸易战。这一努力的实际成就有限;两国政府恢复了高层对话,签署了一些经济金融合作协议。但安倍的主动示好表明,东京正试图使其与北京的经济关系免受地缘政治紧张的影响,尽管华盛顿方面已经开始呼吁与中国脱钩。

  游说团体与对华鹰派争夺影响力

  近年来,日本的中国游说团体不得不与鹰派议员们争夺影响力,后者将中国主要视为军事威胁。自北京开始宣称对东海有争议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拥有主权以来,日本公众也一直对中国持很有疑虑的态度。根据日本非营利组织言论npo (genron npo)进行的一项关于中日两国人民对对方国家态度的年度调查,这些年日本人对中国的敌意明显增加:自2011年以来,每年都有超过75%的日本受访者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自2014年达到93%的高点以来,这一数字一直保持在90%左右。2020年,许多日本人认为中国针对香港的新国家安全法、针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施压行动,以及中国军队和海岸警卫队在台湾海峡、中国东海和南海活动的加快,为日本敲响了警钟。

  此前在安倍的领导下,促成两国和解的条件已经消失。在安倍政府与北京进行广泛对话期间被边缘化的日本对华鹰派,迅速行动,要求日本政府取消此前因为疫情被搁置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对日国事访问。其他批评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的团体也纷纷效仿,包括日本对华议会联盟(全球各国对华议会联盟的地方分支,旨在组织民主国家广泛抵制中国)和一个要求对中国在新疆问题上作出更有力回应的新议会联盟。

  日本与美国的联合声明只是最新的迹象,表明菅义伟不会恢复其前任与中国的友好外交。菅义伟去年9月接替安倍晋三成为日本首相,尽管他留下擅长调解的二阶俊博作为自民党干事长,但他还任命了岸信夫(nobuo kishi)担任防卫大臣。岸信夫曾是他哥哥安倍的私人台湾特使。菅义伟扩大了去年推出的一项计划,为计划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以外的日本企业提供补贴。通过在10月份主办外交部长会议和推动在3月份举行的虚拟首脑峰会,他已经接受了包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在内的非正式民主组织“四方”。他的内阁部长们公开抗议中国新的海警法,该法阐明了中国海警何时可以使用武力,并可能允许北京方面加强对有争议岛屿的主权主张。最近,美国和日本的防务官员已经确认,如果中国大陆和台湾发生冲突,他们将进行合作干预。

  但日本的对华政策仍有待明确。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强硬行为让日本对华鹰派暂时占据了上风,但他们的优势并非不可逆转。例如,日本企业继续将中国视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市场。最近几周,丰田和机器人制造商发那科(fanuc)等日本领先企业宣布了在中国的重大新投资。生产电脑芯片关键零部件的日本制造商也宣布了进军中国的新举措,他们看到了中美贸易战后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机会。这些既得利益者——以及那些从中国旅游业中受益的日本国内企业——将总是鼓励政治家们推动与中国的稳定关系,即使当前自民党比安倍执政时更质疑中国,也没有那么重商主义。

  也许最重要的是,日本人民仍然认为中日关系很重要,值得维护。许多日本人声称,尽管中国的行动带来了真正的风险,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找到与这个巨大的邻国和经济伙伴合作的方式。言论npo对日本和中国态度的最新调查显示,尽管近90%的日本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但超过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对他们国家的未来很重要。其他民调显示,增加国防开支或让日本自卫队(self-defense forces)发挥更大作用的支持者很少。

  如果中国继续在这一地区表现得咄咄逼人,它的行动可能有一天会导致与日本关系的彻底破裂,但这一天还没有到来。事实证明,日本善于平衡其与美国的传统同盟关系,以及维持与中国在经济上的紧密联系。日本商界领袖、官僚和政治家将继续保持与北京沟通渠道的畅通,他们相信,正如菅义伟在峰会结束后发推文所说的那样,与中国保持稳定的关系“不仅对日本和中国很重要,而且对该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繁荣也很重要。”

  作者托比亚斯·哈里斯(tobias harris)是智库美国进步中心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21-05-04/surprising-strength-chinese-japanese-ties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哈里斯:日中关系有深厚根基,日本并不容易被美国拉向对抗中国阵营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