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世界杯买球攻略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
2020-08-20 17:23:05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昀舒/译
关键词:欧洲 欧盟 东欧 美国外交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人民将开始他们这一代人最艰巨的任务,在一个日益矛盾和孤立的世界里,把一个由威权国家控制的资本主义制度转变为一个民主的市场经济。这一代白俄罗斯人的父母三十年前没有走这条路,他们的祖父母甚至在铁幕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波中也没有思索过这样的道路。今天,白俄罗斯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华盛顿准备好了吗?

  

  美国准备好推动白俄罗斯走向自由民主的新道路了吗?

  作者:阿格尼娅·格里加斯(agnia grigas)

  在苏联时期的立陶宛,我童年时代最难忘的记忆之一就是1989年,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的200万人携手组成了抗议苏联占领的“人链”。在我搬到洛杉矶后不久,我第一次接触到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从此便一直致力于国家民主化的研究。这个星期天,人们将组织另一条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到邻近的白俄罗斯边境的“人链”,照亮“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民主自由运动。但是,必须由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来向白俄罗斯人民施以最重要的援手。

立陶宛的人链.jpg

的人链

  在过去的一周里,白俄罗斯的年轻人和老年人聚集在首都明斯克的街道上,抗议总统选举被操纵。尽管现任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对抗议者进行了无情的镇压,并关闭了互联网,但抗议活动的规模却在扩大,并蔓延到全国各地。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斯蒂哈诺夫斯卡娅和她的孩子在立陶宛避难,她的丈夫仍被关押在明斯克。然而,白俄罗斯人民并没有退缩,卢卡申科越来越多地表现出谨慎和和解的语气,甚至在一次精心安排的对明斯克汽车厂(maz)的访问中,在工人们开始喊着让他“离开”之后,他也同样如此表现。

  维尔纽斯和明斯克相距仅100英里,但代表着不同的世界。维尔纽斯是一个欧盟国家的繁荣首都。在北约内部,它以拥有世界上最快的互联网和充满活力的创业社区而闻名,它存在于一个在1990年重新获得独立后迅速建立了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的国家。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在过去的30年里似乎一直被困在苏联时代的轨道上,它靠半计划经济勉强度日。

  从政治上讲,自从卢卡申科在1994年的第一次总统选举中当选以来,白俄罗斯就一直沦为他的私人领地。尽管白俄罗斯偶尔与欧盟和中国“暧昧”,但它仍然是俄罗斯在欧洲的最后一个“据点”,也是最后一个与之结盟的斯拉夫国家。然而,白俄罗斯人已经改变了,人们正在经历一场文化复兴,不再认为他们是卢卡申科顺从的马铃薯种植者,或者用他的话来说,“narodets”,翻译过来大致就是“不配被称为国民的人们”。

  对欧洲来说,白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它西部与欧盟和北约国家接壤,南部和东部与乌克兰和俄罗斯接壤,是欧洲民主国家棋盘上缺失的一块。欧盟和北约成员国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尤其希望看到白俄罗斯加入欧洲共同体,从而减少筹划已久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一体化所带来的安全威胁。俄罗斯计划在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边境修建奥斯特罗韦茨核电站,这对经历过切尔诺贝利核泄漏的地区来说是一个安全问题。

066c2bc1-a1ee-43a6-9b91-e3f0e8f80be9_w1023_r1_s.jpg

人们举着蒂哈诺夫斯卡娅肖像的旗帜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集会

  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和新冠大流行背景下,华盛顿对白俄罗斯的兴趣可能只是有限的。美国人正忙于应对新冠病毒、经济低迷和11月总统选举前夕的分裂。美国转向更加孤立主义的国际政策,早于特朗普总统,可以追溯到经历了漫长而失利的中东战争疲劳之后的奥巴马总统在。然而,特朗普政府不应轻易摆脱美国作为全球自由火炬手的角色。

  白俄罗斯将是对美国的另一个考验。人们将关注美国是否仍然支持世界上自由和民主的传播。国务卿蓬佩奥的声明中充斥着“担忧”、“遗憾”、“敦促”和“谴责”等陈词滥调,这是不够的。此外,布鲁塞尔应该在支持白俄罗斯社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任何不足都会突显欧盟在外交政策方面的失败,尤其是在自己的大陆。这场新兴公民社会的民主运动将在卢卡申科和普京的暴力威胁中艰难进行,并将面临一场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艰苦斗争,以改变这个国家。

  特朗普和欧洲盟友需要制定一套全面、精心校正的议程,以支持白俄罗斯的公民社会,并在白俄罗斯成为冲突爆发点或俄罗斯实现其地缘政治野心之前阻止普京潜在的军事介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竞选团队也需要为白俄罗斯制定一项计划。明斯克的道路与乌克兰的道路截然不同,白俄罗斯人不寻求加入欧盟或北约,但仍倾向于与俄罗斯保持联系——这是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在接触时应该明确了解的。

  尽管如此,白俄罗斯人将寻求民主社会的支持和启发,而不是从莫斯科或北京。……

  特朗普政府需要与白俄罗斯反对派和白俄罗斯内外的公民社会团体建立对话,还应该与波兰、乌克兰和立陶宛进行磋商,这些国家得益于与白俄罗斯强有力的政府和民间关系。在维尔纽斯,有一大批白俄罗斯侨民、以斯蒂哈诺夫斯卡娅夫人为首的反对派代表、流亡的白俄罗斯大学教授以及白俄罗斯问题的主要专家。

  美国和欧盟政府应该与那些认为白俄罗斯是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的企业合作,特别是在信息技术、制造业和科学领域。埃隆·马斯克已经提出,在政治因素强制互联网中断的时候,他将帮助白俄罗斯人民与外部世界保持联系,并可能在白俄罗斯测试他的一些名为“星链”的计划,这个计划有可能为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提供互联网服务。

  当白俄罗斯人民与立陶宛人民在星期天携手越过边界时,这天正是《莫洛托夫—里本特罗普条约》的周年纪念日,这一条约是由阿道夫·希特勒和约瑟夫·斯大林为了分裂欧洲而缔结的。华盛顿和欧洲各国政府应该对两国人民的活动提供支持。

  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人民将开始他们这一代人最艰巨的任务,在一个日益矛盾和孤立的世界里,把一个由威权国家控制的资本主义制度转变为一个民主的市场经济。这一代白俄罗斯人的父母三十年前没有走这条路,他们的祖父母甚至在铁幕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波中也没有思索过这样的道路。今天,白俄罗斯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华盛顿准备好了吗?

  阿格尼娅·格里加斯(agnia grigas)系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著有《天然气新地缘政治》一书;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how-america-can-save-belarus-‘europe’s-last-dictator’-167198

责任编辑:昀舒
 1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

2020-08-20 17:23:05
来源:钝角网 作者: 昀舒/译
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人民将开始他们这一代人最艰巨的任务,在一个日益矛盾和孤立的世界里,把一个由威权国家控制的资本主义制度转变为一个民主的市场经济。这一代白俄罗斯人的父母三十年前没有走这条路,他们的祖父母甚至在铁幕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波中也没有思索过这样的道路。今天,白俄罗斯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华盛顿准备好了吗?

  

  美国准备好推动白俄罗斯走向自由民主的新道路了吗?

  作者:阿格尼娅·格里加斯(agnia grigas)

  在苏联时期的立陶宛,我童年时代最难忘的记忆之一就是1989年,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的200万人携手组成了抗议苏联占领的“人链”。在我搬到洛杉矶后不久,我第一次接触到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从此便一直致力于国家民主化的研究。这个星期天,人们将组织另一条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到邻近的白俄罗斯边境的“人链”,照亮“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民主自由运动。但是,必须由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来向白俄罗斯人民施以最重要的援手。

立陶宛的人链.jpg

的人链

  在过去的一周里,白俄罗斯的年轻人和老年人聚集在首都明斯克的街道上,抗议总统选举被操纵。尽管现任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对抗议者进行了无情的镇压,并关闭了互联网,但抗议活动的规模却在扩大,并蔓延到全国各地。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斯蒂哈诺夫斯卡娅和她的孩子在立陶宛避难,她的丈夫仍被关押在明斯克。然而,白俄罗斯人民并没有退缩,卢卡申科越来越多地表现出谨慎和和解的语气,甚至在一次精心安排的对明斯克汽车厂(maz)的访问中,在工人们开始喊着让他“离开”之后,他也同样如此表现。

  维尔纽斯和明斯克相距仅100英里,但代表着不同的世界。维尔纽斯是一个欧盟国家的繁荣首都。在北约内部,它以拥有世界上最快的互联网和充满活力的创业社区而闻名,它存在于一个在1990年重新获得独立后迅速建立了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的国家。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在过去的30年里似乎一直被困在苏联时代的轨道上,它靠半计划经济勉强度日。

  从政治上讲,自从卢卡申科在1994年的第一次总统选举中当选以来,白俄罗斯就一直沦为他的私人领地。尽管白俄罗斯偶尔与欧盟和中国“暧昧”,但它仍然是俄罗斯在欧洲的最后一个“据点”,也是最后一个与之结盟的斯拉夫国家。然而,白俄罗斯人已经改变了,人们正在经历一场文化复兴,不再认为他们是卢卡申科顺从的马铃薯种植者,或者用他的话来说,“narodets”,翻译过来大致就是“不配被称为国民的人们”。

  对欧洲来说,白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它西部与欧盟和北约国家接壤,南部和东部与乌克兰和俄罗斯接壤,是欧洲民主国家棋盘上缺失的一块。欧盟和北约成员国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尤其希望看到白俄罗斯加入欧洲共同体,从而减少筹划已久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一体化所带来的安全威胁。俄罗斯计划在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边境修建奥斯特罗韦茨核电站,这对经历过切尔诺贝利核泄漏的地区来说是一个安全问题。

066c2bc1-a1ee-43a6-9b91-e3f0e8f80be9_w1023_r1_s.jpg

人们举着蒂哈诺夫斯卡娅肖像的旗帜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集会

  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和新冠大流行背景下,华盛顿对白俄罗斯的兴趣可能只是有限的。美国人正忙于应对新冠病毒、经济低迷和11月总统选举前夕的分裂。美国转向更加孤立主义的国际政策,早于特朗普总统,可以追溯到经历了漫长而失利的中东战争疲劳之后的奥巴马总统在。然而,特朗普政府不应轻易摆脱美国作为全球自由火炬手的角色。

  白俄罗斯将是对美国的另一个考验。人们将关注美国是否仍然支持世界上自由和民主的传播。国务卿蓬佩奥的声明中充斥着“担忧”、“遗憾”、“敦促”和“谴责”等陈词滥调,这是不够的。此外,布鲁塞尔应该在支持白俄罗斯社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任何不足都会突显欧盟在外交政策方面的失败,尤其是在自己的大陆。这场新兴公民社会的民主运动将在卢卡申科和普京的暴力威胁中艰难进行,并将面临一场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艰苦斗争,以改变这个国家。

  特朗普和欧洲盟友需要制定一套全面、精心校正的议程,以支持白俄罗斯的公民社会,并在白俄罗斯成为冲突爆发点或俄罗斯实现其地缘政治野心之前阻止普京潜在的军事介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竞选团队也需要为白俄罗斯制定一项计划。明斯克的道路与乌克兰的道路截然不同,白俄罗斯人不寻求加入欧盟或北约,但仍倾向于与俄罗斯保持联系——这是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在接触时应该明确了解的。

  尽管如此,白俄罗斯人将寻求民主社会的支持和启发,而不是从莫斯科或北京。……

  特朗普政府需要与白俄罗斯反对派和白俄罗斯内外的公民社会团体建立对话,还应该与波兰、乌克兰和立陶宛进行磋商,这些国家得益于与白俄罗斯强有力的政府和民间关系。在维尔纽斯,有一大批白俄罗斯侨民、以斯蒂哈诺夫斯卡娅夫人为首的反对派代表、流亡的白俄罗斯大学教授以及白俄罗斯问题的主要专家。

  美国和欧盟政府应该与那些认为白俄罗斯是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的企业合作,特别是在信息技术、制造业和科学领域。埃隆·马斯克已经提出,在政治因素强制互联网中断的时候,他将帮助白俄罗斯人民与外部世界保持联系,并可能在白俄罗斯测试他的一些名为“星链”的计划,这个计划有可能为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提供互联网服务。

  当白俄罗斯人民与立陶宛人民在星期天携手越过边界时,这天正是《莫洛托夫—里本特罗普条约》的周年纪念日,这一条约是由阿道夫·希特勒和约瑟夫·斯大林为了分裂欧洲而缔结的。华盛顿和欧洲各国政府应该对两国人民的活动提供支持。

  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的人民将开始他们这一代人最艰巨的任务,在一个日益矛盾和孤立的世界里,把一个由威权国家控制的资本主义制度转变为一个民主的市场经济。这一代白俄罗斯人的父母三十年前没有走这条路,他们的祖父母甚至在铁幕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波中也没有思索过这样的道路。今天,白俄罗斯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华盛顿准备好了吗?

  阿格尼娅·格里加斯(agnia grigas)系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著有《天然气新地缘政治》一书;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how-america-can-save-belarus-‘europe’s-last-dictator’-167198

  西方国家如何支持白俄罗斯的和平变革?

作者:威廉·考特尼(william courtney)、迈克尔·哈尔策尔(michael haltzel)

  白俄罗斯可能正走向政治变革的边缘。大规模示威和罢工抗议总统卢卡申科的连任,以及警察的暴力行为推动了这一转变。人们普遍认为,卢卡申科的连任存在欺诈行为。过渡是否能和平进行,是否能改善政府治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西方。如果允许提供帮助,西方可能会促进对话和稳定的权力转移,同时化解地缘政治风险。

8月14日,卢卡申科在首都明斯克主持会议.jpg

8月14日,卢卡申科在首都明斯克主持会议

  尽管属于欧盟的“东部伙伴关系”,但白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尽管在2016年,在一些政治犯获释后,布鲁塞尔取消了对白俄罗斯的大部分制裁,双方关系有所改善。白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也同样陷入困境。然而,去年2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了白俄罗斯,并任命了美国十多年来的首位驻白俄罗斯大使。

  布鲁塞尔和华盛顿对白俄罗斯8月9日的选举和随后的街头抗议做出了谨慎的反应。蓬佩奥和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表示,选举“不自由、不公平”,欧盟呼吁政府开始与公民社会对话。

  欧盟宣布了新一轮制裁计划,这是可以理解的。或许更有帮助的是邻国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为缓和紧张局势而作出的斡旋。

  中欧和东欧过去的治理危机为西方如何促进白俄罗斯的和平解决提供了可能的借鉴。

  2003年在格鲁吉亚,在一次有问题的议会投票后,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涌上街头,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辞职。欧盟、美国和联合国提供了技术援助,例如调整选民名单和培训投票后的民意调查人员,这些援助和国际监督确保了总统选举的公正性。

  2004年在乌克兰,一场欺诈性的总统决选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欧盟帮助制定了完善的选举法,而西方要求进行第二次投票。国际观察员帮助确保了自由公正的投票。最终,反对派候选人维克多·尤先科获胜。

  十年后,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承诺的乌克兰-欧洲联盟联合协议,导致数千人在2013年至2014年的寒冷冬季占领了独立广场。当警察打死大约100名抗议者后,欧盟领导人赶赴基辅,通过调解达成了协议。第二天,亚努科维奇逃离了基辅。

  欧盟另一次成功的调解是在2001年的马其顿(现在是北马其顿),那次是同美国的紧密合作。得益于美国和欧盟斡旋促成的《奥赫里德框架协议》,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的叛乱活动避免演变成一场全面内战。这一协议扩大了阿尔巴尼亚族公民的语言和文化权利。

  在白俄罗斯,尚不确定当局是否会允许西方国家扮演这样的角色。为了减轻莫斯科的担忧,西方尚可以强调,其唯一目标是和平的权力过渡,而不是地缘政治的重新调整。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反对派寻求亲西方的关系,比如欧盟联盟协议或北约成员国,而在白俄罗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独裁腐败的终结不一定会带来地缘政治的转变。

  克里姆林宫可能难以接受一个与俄罗斯接壤的更民主的东部斯拉夫国家,但欧盟和美国可以明确表示,与莫斯科关系的任何改善都将取决于俄罗斯是否强制干预白俄罗斯。这种风险在8月15日变得明显,当时卢卡申科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有信心这场危机将“很快解决”。

  西方国家如何支持白俄罗斯的和平变革?

  西方国家可以考虑在可信的监督下要求白俄罗斯举行新的总统选举。西方国家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可以提供技术援助,帮助确保公平竞选和诚实投票。选举结束后,白俄罗斯当局和反对派可能会请求进一步的帮助,避免亚努科维奇犯过等待太久才请求调解支持的错误。目前,警察的镇压行动可能包括清理街道。但长期的政治稳定——以及卢卡申科个人的未来——都需要一个得到更多民众支持的政府。

  卢卡申科可能不欢迎西方的调停,除非他害怕被推翻,如果安全部队开始叛变,这会带来更大的风险。一旦他提出要求,西方可以立即准备协助进行自由公正的选举和组建合法政府。

  威廉·考特尼(william courtney)是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兼职高级研究员,曾任美国驻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和美国驻格鲁吉亚大使。迈克尔·哈尔策尔(michael haltzel)是跨大西洋领导网络主席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当时的参议员约瑟夫·r·拜登的前欧洲政策顾问。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how-america-can-save-belarus-‘europe’s-last-dictator’-167198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聚焦:欧美应在白俄罗斯的政治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