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头条字号: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世界杯买球攻略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
2017-01-23 15:07:58
来源:钝角网-美国外交学者网 作者: 王缉思、达巍、牛军、熊志勇、谢韬、戴博
关键词: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一、切切实实地深化国内的改革,减少困难的压力;二、既要坚持原则也要保持充分的灵活性,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减少外交压力;三、对于美国新政府的政策和作法“冷静观察”,不急于出手;四、川普班子及为其出谋划策者多是不主流不甚了解中国,或还有某种政治意图的人。他们与中方的联系无疑稀少。与其建立联系和沟通是当务之急。五、在矛盾可预期的领域一定要有预案。

  北京时间21日凌晨,在欢呼和抗议声中,特朗普正式就职美国第45届总统。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在经贸关系、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朝鲜问题等一系列议题上,中美关系都面临新的挑战,未来走势令人关注。值此新年之际,钝角网(http://www.dunjiaodu.com)特别联合美国外交学者网站(http://thediplomat.com/)邀请到王缉思、戴博(robert daly)、达巍、牛军、熊志勇、谢韬等中美两国的高级学者写下对中美关系的新年寄语。

 

  戴博(robert daly,美国威尔逊中心基辛格研究所所长):“中美关系”是一个历史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学着如何变成一个世界大国——虽然中国的直觉是对此进行回避;而美国在学着适应中国的崛起——虽然美国仍旧希望保持全球领先的地位。这样的过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了,不太会因为习近平或者特朗普而发生根本性改变。

  两国在1月20号之后都会由把两国关系界定为对抗意义的领导人领导,这在1979年两国建交以来尚属首次(川普在这个问题上比较直白,习比较含蓄)。他们之间的不信任反映了两国间确实存在的战略、经济、意识形态的不兼容以及两国公民对彼此的态度。2014年以来,大多数的中国人和美国人对对方国家持有负面观点。在中国,一个很流行的观点是美国正在不可避免的衰落,并试图要限制中国的发展;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尤其是外交政策圈里的人认为,中国意在取代美国成为在亚洲的首要战略主导国,或者霸主。

  在极度互相猜疑以及国内问题困难重重的情况下,中美都在跃跃欲试一场不可避免的竞争。两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一触即发的朝鲜半岛局势,波罗的海、或者中东局势把这味难喝的苦酒雪上加霜,变成了一味毒药。华盛顿和北京的外交当局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正常运转。由双方设计和鼓励的合作和减缓紧张局势的方案被束之高阁。因此,目前阶段下,触发中美两国冲突的不可预测性事件的发生概率比过去四十多年要大很多。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2017年的中美关系可能将迎来比较严峻的一年,特朗普上台所带来的冲击可能将导致中美关系出现非常多的困难。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也要做好万全的应对方案。必要的时候,中国要敢于回击,捍卫自己的利益,并且不惜付出一些代价。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们对美国的回应,应该是以我为主,以自己的节奏为主,不要随着美国、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起舞。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尽管2017年的中美关系可能会面临一系列挑战,但是我想从中长期来说,我们还是要相信小平同志说的那句话:“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

 

  王缉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邓小平说过:“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习近平主席近年来多次强调“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这些都是基于事实的战略判断,而非外交辞令。纵观两百多年来的中美关系,双边交往的历史性转折,都发生在中国政治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例如1949年新中国成立和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而非发生在美国政府换届或美国国内政治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刻。2017年将是特朗普总统执政的第一年,其对华政策走向固然值得关注。但是与其把主要注意力放在特朗普政府的一言一行上,去揣摩它的意图,不如认真思考中国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美关系,怎样通过自己方向明确、持之以恒的努力,塑造一个符合中国长远利益的中美关系。

 

  牛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新的一年本来就不会风平浪静,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中美必定要经历新一轮大波动。很多年之前我曾经提出,中美关系已经演变为一种“相互依存不断上升的竞争关系”,其中竞争将成为主要方面,其核心内容将是逐步调整双方在亚太地区的相对地位。迄今为止的发展证明,竞争的主要内容和范围还在进一步扩大。“竞争”并不是贬义词,导致国家间竞争的原因有很多,竞争的结果也未必就是负面的。使很多人感到悲观的深层原因并不都是看上去日益加剧的竞争,而是双方越来越深刻的“战略互疑”,尤其是被热衷于鼓动民粹和民族主义加上低劣的商业动机的所谓媒体大肆恶炒,这导致两国应对麻烦甚至危机的恰当的气氛愈显稀缺。历史地看,中美的“战略互信”或“战略互疑”中都包括了深刻和有价值的思考,这个命题不应被简单地理解为在战略安全领域的相互信任或不信任,它在根本上是各自对对方国家发展方向的理解和判断问题。未雨绸缪,希望中美日益增长的“相互依存”能承受住冲击,并使人们保持基本的理智。

 

  谢韬(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特朗普当选之前,国内部分媒体和分析人士一度认为,他入主白宫比希拉里.克林顿更有利于中美关系的发展。而特朗普上台后的言行,不管是在推特上就中美关系和台湾问题大放厥词,还是提名一些素来对华态度强硬的人士担任新内阁要职,无疑给了这些媒体和分析人士当头一棒。特朗普任性的频频”打脸“,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国内声势浩大的”敲打特朗普“运动,各路人士纷纷发声提醒或警告特朗普不要在中美关系中玩火。这场与特朗普的”想象的蜜月“还未开始便已匆匆结束,不过这样也好,反而将我们从一厢情愿式的思维中提早解救了出来。这种思维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均是处理双边关系的大忌。特朗普还是那个特朗普,只不过我们对他的认知和心态在其间发生了变化。任何制造和吹捧中美关系“假朋友”现象的行为,只会误导两国民众和决策者,提高未来政策调整的政治成本。

 

  熊志勇(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在2017年里,中美关系肯定如大家预计的那样起伏不平,甚至矛盾尖锐。主要原因是一位没从政过的商人川普当了美国总统,其次是两国各自都面临不少内外困难。但这不意味着两国关系一定滑向危机,亊在人为。目前难以预判川普的班子会如何行事,但我们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一、切切实实地深化国内的改革,减少困难的压力;二、既要坚持原则也要保持充分的灵活性,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减少外交压力;三、对于美国新政府的政策和作法“冷静观察”,不急于出手;四、川普班子及为其出谋划策者多是不主流不甚了解中国,或还有某种政治意图的人。他们与中方的联系无疑稀少。与其建立联系和沟通是当务之急。五、在矛盾可预期的领域一定要有预案。

  (钝角网特稿,转载请联系授权。)

责任编辑: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

2017-01-23 15:07:58
来源:钝角网-美国外交学者网 作者: 王缉思、达巍、牛军、熊志勇、谢韬、戴博
关键词: 我要评论
一、切切实实地深化国内的改革,减少困难的压力;二、既要坚持原则也要保持充分的灵活性,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减少外交压力;三、对于美国新政府的政策和作法“冷静观察”,不急于出手;四、川普班子及为其出谋划策者多是不主流不甚了解中国,或还有某种政治意图的人。他们与中方的联系无疑稀少。与其建立联系和沟通是当务之急。五、在矛盾可预期的领域一定要有预案。

  北京时间21日凌晨,在欢呼和抗议声中,特朗普正式就职美国第45届总统。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在经贸关系、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朝鲜问题等一系列议题上,中美关系都面临新的挑战,未来走势令人关注。值此新年之际,钝角网(http://www.dunjiaodu.com)特别联合美国外交学者网站(http://thediplomat.com/)邀请到王缉思、戴博(robert daly)、达巍、牛军、熊志勇、谢韬等中美两国的高级学者写下对中美关系的新年寄语。

 

  戴博(robert daly,美国威尔逊中心基辛格研究所所长):“中美关系”是一个历史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学着如何变成一个世界大国——虽然中国的直觉是对此进行回避;而美国在学着适应中国的崛起——虽然美国仍旧希望保持全球领先的地位。这样的过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了,不太会因为习近平或者特朗普而发生根本性改变。

  两国在1月20号之后都会由把两国关系界定为对抗意义的领导人领导,这在1979年两国建交以来尚属首次(川普在这个问题上比较直白,习比较含蓄)。他们之间的不信任反映了两国间确实存在的战略、经济、意识形态的不兼容以及两国公民对彼此的态度。2014年以来,大多数的中国人和美国人对对方国家持有负面观点。在中国,一个很流行的观点是美国正在不可避免的衰落,并试图要限制中国的发展;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尤其是外交政策圈里的人认为,中国意在取代美国成为在亚洲的首要战略主导国,或者霸主。

  在极度互相猜疑以及国内问题困难重重的情况下,中美都在跃跃欲试一场不可避免的竞争。两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一触即发的朝鲜半岛局势,波罗的海、或者中东局势把这味难喝的苦酒雪上加霜,变成了一味毒药。华盛顿和北京的外交当局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正常运转。由双方设计和鼓励的合作和减缓紧张局势的方案被束之高阁。因此,目前阶段下,触发中美两国冲突的不可预测性事件的发生概率比过去四十多年要大很多。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2017年的中美关系可能将迎来比较严峻的一年,特朗普上台所带来的冲击可能将导致中美关系出现非常多的困难。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也要做好万全的应对方案。必要的时候,中国要敢于回击,捍卫自己的利益,并且不惜付出一些代价。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们对美国的回应,应该是以我为主,以自己的节奏为主,不要随着美国、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起舞。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尽管2017年的中美关系可能会面临一系列挑战,但是我想从中长期来说,我们还是要相信小平同志说的那句话:“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

 

  王缉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邓小平说过:“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习近平主席近年来多次强调“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这些都是基于事实的战略判断,而非外交辞令。纵观两百多年来的中美关系,双边交往的历史性转折,都发生在中国政治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例如1949年新中国成立和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而非发生在美国政府换届或美国国内政治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刻。2017年将是特朗普总统执政的第一年,其对华政策走向固然值得关注。但是与其把主要注意力放在特朗普政府的一言一行上,去揣摩它的意图,不如认真思考中国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美关系,怎样通过自己方向明确、持之以恒的努力,塑造一个符合中国长远利益的中美关系。

 

  牛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新的一年本来就不会风平浪静,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中美必定要经历新一轮大波动。很多年之前我曾经提出,中美关系已经演变为一种“相互依存不断上升的竞争关系”,其中竞争将成为主要方面,其核心内容将是逐步调整双方在亚太地区的相对地位。迄今为止的发展证明,竞争的主要内容和范围还在进一步扩大。“竞争”并不是贬义词,导致国家间竞争的原因有很多,竞争的结果也未必就是负面的。使很多人感到悲观的深层原因并不都是看上去日益加剧的竞争,而是双方越来越深刻的“战略互疑”,尤其是被热衷于鼓动民粹和民族主义加上低劣的商业动机的所谓媒体大肆恶炒,这导致两国应对麻烦甚至危机的恰当的气氛愈显稀缺。历史地看,中美的“战略互信”或“战略互疑”中都包括了深刻和有价值的思考,这个命题不应被简单地理解为在战略安全领域的相互信任或不信任,它在根本上是各自对对方国家发展方向的理解和判断问题。未雨绸缪,希望中美日益增长的“相互依存”能承受住冲击,并使人们保持基本的理智。

 

  谢韬(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特朗普当选之前,国内部分媒体和分析人士一度认为,他入主白宫比希拉里.克林顿更有利于中美关系的发展。而特朗普上台后的言行,不管是在推特上就中美关系和台湾问题大放厥词,还是提名一些素来对华态度强硬的人士担任新内阁要职,无疑给了这些媒体和分析人士当头一棒。特朗普任性的频频”打脸“,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国内声势浩大的”敲打特朗普“运动,各路人士纷纷发声提醒或警告特朗普不要在中美关系中玩火。这场与特朗普的”想象的蜜月“还未开始便已匆匆结束,不过这样也好,反而将我们从一厢情愿式的思维中提早解救了出来。这种思维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均是处理双边关系的大忌。特朗普还是那个特朗普,只不过我们对他的认知和心态在其间发生了变化。任何制造和吹捧中美关系“假朋友”现象的行为,只会误导两国民众和决策者,提高未来政策调整的政治成本。

 

  熊志勇(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在2017年里,中美关系肯定如大家预计的那样起伏不平,甚至矛盾尖锐。主要原因是一位没从政过的商人川普当了美国总统,其次是两国各自都面临不少内外困难。但这不意味着两国关系一定滑向危机,亊在人为。目前难以预判川普的班子会如何行事,但我们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一、切切实实地深化国内的改革,减少困难的压力;二、既要坚持原则也要保持充分的灵活性,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减少外交压力;三、对于美国新政府的政策和作法“冷静观察”,不急于出手;四、川普班子及为其出谋划策者多是不主流不甚了解中国,或还有某种政治意图的人。他们与中方的联系无疑稀少。与其建立联系和沟通是当务之急。五、在矛盾可预期的领域一定要有预案。

  (钝角网特稿,转载请联系授权。)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戴博、王缉思 等:中美冲突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前四十多年大很多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