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七洲志字号: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世界杯买球攻略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2021-09-27 10:50:20
来源:雷颐游走古今 作者: 雷颐
关键词:世界历史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维特回忆说,当时只要内阁的大臣们一致反对,尽管别佐勃拉佐夫一伙得到皇帝的宠信,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实现自己的野心。然而为俄国工业化厥功甚伟的维特只因坚决反对这个退役上尉的激进战略就被免职,在这种体制面前就没有几个大臣敢公开表示反对别氏、其实是沙皇的意见了。有识之士,只能眼睁睁看着国家悲剧的发生。

   俄国1905年革命,被列宁称为是十月革命的预演,是沙俄帝国最后走向崩溃的重要一步。1905年革命的直接导火索,是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的惨败。没人能想到,日俄战争的爆发,一个小小的退役上尉竟然起了重要作用。

  俄国和日本的矛盾,直接起源于中日甲午战争。日本胁迫清政府签订的“马关条约”除规定承认日本控制朝鲜外,还要清政府向日本割地赔款,包括割让辽东半岛。这样,日本在“远东”的力量急遽扩张,而俄国一向将此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容他人染指,于是演出“三国还辽”,迫使自知实力不够的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隐忍一时的日本决不就此善罢甘休,一直在做对俄作战的准备。

  随着日本的迅速崛起,越来越咄咄逼人,俄国与日本的矛盾空前尖锐。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期间,沙俄作为“联军”之一乘机派十几万军队侵占中国东北。1902年春订立的《中俄交收东三省条约》规定俄军分三期在十八个月内撤走,但1903年春规定撤军时间即将到期时,俄国不但没有撤军打算,反而增兵东北并向中国政府提出由俄国独占东北等七项无理要求,想把中国东北变成“黄俄罗斯”。此时日本认为挑战俄国的时机已到。

  面对日本对自己在东亚,主要是“满洲”利益和势力范围的挑战,俄国高层有两种观点和派别。

  一种派别认为俄国经济仍较落后,主张通过对包括中国东北在内的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促进本国工业发展,迅速实现工业化。强调商业和投资比占领土地更重要,认为在远东应维持现状,避免与日本发生战争,为俄国争取发展的时间。他们还具体主张俄国从中国东北撤军,消除各国对俄国吞并东北的疑虑,同时与日本妥协,放弃自己无实力消化的“南满”的一些利益,将其让与日本,换取日本同意自己巩固在“北满”的利益。这一主张“缓和”派别,以财政大臣维特为代表。

  另一派别主张“激进”,要在包括“南满”的中国东北全境和朝鲜都扩张俄国的实力,尽最大可能将日本势力排除在外,同时明确反对如约从中国东北撤军,保证俄国的利益最大化。这一政治派别的核心人物,竟然是一位不久前还藉藉无名的退役骑兵上尉别佐勃拉佐夫。《维特伯爵回忆录》,详细描述了这个上尉最后主导国家政策的过程。

下载 (3).jpg

《维特伯爵回忆录》

  这位退役上尉名在1900年初提出成立一个由政府支持、主导的私人公司,在朝鲜投资以恢复俄国在朝鲜的势力。经过种种钻营,他终于打通上层关系,得到了一位伯爵和一位亲王的支持,他们将他引见给沙皇尼古位二世。但由于维特等人反对,此议未能付诸实施。1902年,俄国面临是否从中国东北撤兵的抉择。维特主张按约撤兵,不引起与列强、尤其是与日本的矛盾,但他的观点却遇到各方强烈反对。在这种激进的民族主义氛围下,别佐勃拉佐夫的权势迅速增长,他强烈主张俄国应以武力支援经济侵略,在中国攫取更大更多利益。他的主张,得到沙皇的高度赞许。

  1902年11月,别佐勃拉佐夫被沙皇派往远东“考察”“公司”投资的“自然资源”,沙皇还命令财政大臣维特取二百万卢布存在华俄道胜银行供其使用,并命令维特对此事严格保密。别佐勃拉佐夫以皇帝“钦差”自居在远东活动了两月之久,还到了旅顺要塞,在军官中宣传以武力支援经济的主张。

  由于有沙皇的支持,别佐勃拉佐夫的计划几次成为大臣会议的主题,但在维特的坚决反对下,一再被否决。不过维特知道沙皇越来越相信别氏,自己力量其实有限,于是动员一位有威望的记者写信给沙皇反驳别氏主张,但此举也不起作用。1903年5月6日,沙皇反而任命这位退役上尉为国务大臣,他的一位同党则被任命为御前侍从武官长。二人都是大大破格提拔,现次表明了沙皇的态度。

  在第二天的国务会议上,沙皇知道维特会坚决反对,会前对他的态度非常和蔼,不仅给了他一支御用雪茄,还亲自为他划火柴点烟。但维特在会上仍然坚决反对别氏的计划,并得到几位大臣的支持,他们提出远东问题应由外交家解决。然而内务大臣普列维则反驳说,俄国不是由外交家而是由武力建立起来的,所以远东问题必须用刺刀而不是用外交家的笔来解决。这时,大部分人开始赞同别氏主张。

  由于形势越来越紧迫,维特在7月给沙皇上了一道长长的奏折,详析远东局势的复杂危险,细陈不同政策的利弊得失,最后的结论是“俄国必须从满洲撤兵”。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沙皇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在7月30日没有通知此前负责远东事务的陆军、财政、外交各大臣,突然创设了一个钦命的“远东总督”的职位,此总督握有贝加尔以东地区的军政大权,负责全权处理对中国、日本和朝鲜的外交事务,海军大将阿列克塞耶夫被任命为首任总督。

  维特知道,这位海军大将本来也是反对别佐勃拉佐夫的,但现在看到沙皇赏识、重用别氏,也转而支持、重用他了。这样,无比复杂、危险、事关全局的整个远东政策,居然由海军大将出身的远东总督和别氏全权掌管。他们信心满满,制定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开发”满洲全境和朝鲜北部的计划。无奈维特是财政大臣,拒绝他们动用国库的钱,成为“国家利益”的障碍。

  8月,沙皇干脆解除了维特的财政大臣之职,转任命他为有名无实的“大臣委员会”主席。他的解职,使日本认识到俄国内部“温和派”出局,国家政策将为“激进派”全面主导,战争无法避免,于是加紧作战准备。9月,沙皇又批准了设立远东委员会的法令,别佐勃拉佐夫被任命为该委员会委员,而政府的外交大臣对远东问题的影响完全消失。

  面对俄国的一系列“激进”措施,日本提出双方谈判,划分中国满洲和朝鲜的势力范围,但被自视强国的俄国傲慢拒绝。终于,日本在1904年2月发动了“日俄战争”。日俄战争以俄国的惨败结束。“远东”素有“亚洲的巴尔干”、“亚洲的火药桶”之称,此间国际关系高度敏感、复杂,然而俄国的远东政策竟然被这样一个丝毫不懂国际政治、国际关系,只知道一味“激进”的退役上尉步步主导,而专业外交官反被摒除在外,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整个国家步入深渊。一个退役上尉主导国家外交,根本原因还在于沙皇居古拉二世的好大喜功与独断专行,完全听不进不同意见。

  维特回忆说,当时只要内阁的大臣们一致反对,尽管别佐勃拉佐夫一伙得到皇帝的宠信,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实现自己的野心。然而为俄国工业化厥功甚伟的维特只因坚决反对这个退役上尉的激进战略就被免职,在这种体制面前就没有几个大臣敢公开表示反对别氏、其实是沙皇的意见了。有识之士,只能眼睁睁看着国家悲剧的发生。

责任编辑: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2021-09-27 10:50:20
来源:雷颐游走古今 作者: 雷颐
维特回忆说,当时只要内阁的大臣们一致反对,尽管别佐勃拉佐夫一伙得到皇帝的宠信,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实现自己的野心。然而为俄国工业化厥功甚伟的维特只因坚决反对这个退役上尉的激进战略就被免职,在这种体制面前就没有几个大臣敢公开表示反对别氏、其实是沙皇的意见了。有识之士,只能眼睁睁看着国家悲剧的发生。

   俄国1905年革命,被列宁称为是十月革命的预演,是沙俄帝国最后走向崩溃的重要一步。1905年革命的直接导火索,是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的惨败。没人能想到,日俄战争的爆发,一个小小的退役上尉竟然起了重要作用。

  俄国和日本的矛盾,直接起源于中日甲午战争。日本胁迫清政府签订的“马关条约”除规定承认日本控制朝鲜外,还要清政府向日本割地赔款,包括割让辽东半岛。这样,日本在“远东”的力量急遽扩张,而俄国一向将此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容他人染指,于是演出“三国还辽”,迫使自知实力不够的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隐忍一时的日本决不就此善罢甘休,一直在做对俄作战的准备。

  随着日本的迅速崛起,越来越咄咄逼人,俄国与日本的矛盾空前尖锐。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期间,沙俄作为“联军”之一乘机派十几万军队侵占中国东北。1902年春订立的《中俄交收东三省条约》规定俄军分三期在十八个月内撤走,但1903年春规定撤军时间即将到期时,俄国不但没有撤军打算,反而增兵东北并向中国政府提出由俄国独占东北等七项无理要求,想把中国东北变成“黄俄罗斯”。此时日本认为挑战俄国的时机已到。

  面对日本对自己在东亚,主要是“满洲”利益和势力范围的挑战,俄国高层有两种观点和派别。

  一种派别认为俄国经济仍较落后,主张通过对包括中国东北在内的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促进本国工业发展,迅速实现工业化。强调商业和投资比占领土地更重要,认为在远东应维持现状,避免与日本发生战争,为俄国争取发展的时间。他们还具体主张俄国从中国东北撤军,消除各国对俄国吞并东北的疑虑,同时与日本妥协,放弃自己无实力消化的“南满”的一些利益,将其让与日本,换取日本同意自己巩固在“北满”的利益。这一主张“缓和”派别,以财政大臣维特为代表。

  另一派别主张“激进”,要在包括“南满”的中国东北全境和朝鲜都扩张俄国的实力,尽最大可能将日本势力排除在外,同时明确反对如约从中国东北撤军,保证俄国的利益最大化。这一政治派别的核心人物,竟然是一位不久前还藉藉无名的退役骑兵上尉别佐勃拉佐夫。《维特伯爵回忆录》,详细描述了这个上尉最后主导国家政策的过程。

下载 (3).jpg

《维特伯爵回忆录》

  这位退役上尉名在1900年初提出成立一个由政府支持、主导的私人公司,在朝鲜投资以恢复俄国在朝鲜的势力。经过种种钻营,他终于打通上层关系,得到了一位伯爵和一位亲王的支持,他们将他引见给沙皇尼古位二世。但由于维特等人反对,此议未能付诸实施。1902年,俄国面临是否从中国东北撤兵的抉择。维特主张按约撤兵,不引起与列强、尤其是与日本的矛盾,但他的观点却遇到各方强烈反对。在这种激进的民族主义氛围下,别佐勃拉佐夫的权势迅速增长,他强烈主张俄国应以武力支援经济侵略,在中国攫取更大更多利益。他的主张,得到沙皇的高度赞许。

  1902年11月,别佐勃拉佐夫被沙皇派往远东“考察”“公司”投资的“自然资源”,沙皇还命令财政大臣维特取二百万卢布存在华俄道胜银行供其使用,并命令维特对此事严格保密。别佐勃拉佐夫以皇帝“钦差”自居在远东活动了两月之久,还到了旅顺要塞,在军官中宣传以武力支援经济的主张。

  由于有沙皇的支持,别佐勃拉佐夫的计划几次成为大臣会议的主题,但在维特的坚决反对下,一再被否决。不过维特知道沙皇越来越相信别氏,自己力量其实有限,于是动员一位有威望的记者写信给沙皇反驳别氏主张,但此举也不起作用。1903年5月6日,沙皇反而任命这位退役上尉为国务大臣,他的一位同党则被任命为御前侍从武官长。二人都是大大破格提拔,现次表明了沙皇的态度。

  在第二天的国务会议上,沙皇知道维特会坚决反对,会前对他的态度非常和蔼,不仅给了他一支御用雪茄,还亲自为他划火柴点烟。但维特在会上仍然坚决反对别氏的计划,并得到几位大臣的支持,他们提出远东问题应由外交家解决。然而内务大臣普列维则反驳说,俄国不是由外交家而是由武力建立起来的,所以远东问题必须用刺刀而不是用外交家的笔来解决。这时,大部分人开始赞同别氏主张。

  由于形势越来越紧迫,维特在7月给沙皇上了一道长长的奏折,详析远东局势的复杂危险,细陈不同政策的利弊得失,最后的结论是“俄国必须从满洲撤兵”。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沙皇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在7月30日没有通知此前负责远东事务的陆军、财政、外交各大臣,突然创设了一个钦命的“远东总督”的职位,此总督握有贝加尔以东地区的军政大权,负责全权处理对中国、日本和朝鲜的外交事务,海军大将阿列克塞耶夫被任命为首任总督。

  维特知道,这位海军大将本来也是反对别佐勃拉佐夫的,但现在看到沙皇赏识、重用别氏,也转而支持、重用他了。这样,无比复杂、危险、事关全局的整个远东政策,居然由海军大将出身的远东总督和别氏全权掌管。他们信心满满,制定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开发”满洲全境和朝鲜北部的计划。无奈维特是财政大臣,拒绝他们动用国库的钱,成为“国家利益”的障碍。

  8月,沙皇干脆解除了维特的财政大臣之职,转任命他为有名无实的“大臣委员会”主席。他的解职,使日本认识到俄国内部“温和派”出局,国家政策将为“激进派”全面主导,战争无法避免,于是加紧作战准备。9月,沙皇又批准了设立远东委员会的法令,别佐勃拉佐夫被任命为该委员会委员,而政府的外交大臣对远东问题的影响完全消失。

  面对俄国的一系列“激进”措施,日本提出双方谈判,划分中国满洲和朝鲜的势力范围,但被自视强国的俄国傲慢拒绝。终于,日本在1904年2月发动了“日俄战争”。日俄战争以俄国的惨败结束。“远东”素有“亚洲的巴尔干”、“亚洲的火药桶”之称,此间国际关系高度敏感、复杂,然而俄国的远东政策竟然被这样一个丝毫不懂国际政治、国际关系,只知道一味“激进”的退役上尉步步主导,而专业外交官反被摒除在外,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整个国家步入深渊。一个退役上尉主导国家外交,根本原因还在于沙皇居古拉二世的好大喜功与独断专行,完全听不进不同意见。

  维特回忆说,当时只要内阁的大臣们一致反对,尽管别佐勃拉佐夫一伙得到皇帝的宠信,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实现自己的野心。然而为俄国工业化厥功甚伟的维特只因坚决反对这个退役上尉的激进战略就被免职,在这种体制面前就没有几个大臣敢公开表示反对别氏、其实是沙皇的意见了。有识之士,只能眼睁睁看着国家悲剧的发生。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雷颐:一个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