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七洲志字号: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世界杯买球攻略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
2021-08-05 11:03:54
来源:钝角网 作者: 余英时
关键词:中国文化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宗教革命、各种科学的发展,象从莱布尼茨、到牛顿、到迪卡尔,哲学跟数学都是联在一起的。所以这是西方基本的软实力。这个软实力奠定它后来工业化,工业化再跟资本主义生产、跟市场制度联在一起,那更是威力无穷,所以这是后果。西方的实力来自文化,绝不是来自船坚炮利,那是后果。我们不能倒果为因。

  “钝角网”按: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于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8月1日凌晨去世。余先生1930年生于天津,籍贯安徽潜山,当代历史学家、汉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荣誉讲座教授。余英时先生不仅在中国历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造诣深厚,成为一代大师。值得一提的是,余英时先生关怀现实,曾发表一系列时评,对国际时政多有议论。今天,根据录音特整理发布一篇余先生谈中西软实力的短文,以为纪念。

微信图片_20210805111033.jpg

余英时(1930-2021.8.1)

  谈到软实力,就应该想一想西方的情况。它的兴起到今天,决不是靠资本主义、也不是靠十九世纪以后英国的工业、大工厂的出现种种。这是后果,发明机器应用,那是所谓科学发展的结果。

  这个就要追到十六世纪、十七世纪去了。从天文、物理,到数学,英国的牛顿,西方变成一个文化最先进的地方。西方文化、所谓科学,是我们十九世纪以后才把它专门讲自然科学。从前我们自然科学家在西方都叫他哲学家,基本上都是学问中间偏向于自然的。和今天一提到科学家,我们往往是想到科技方面的人,物理、化学、自然科学,事实上不是如此。

  所以这一部分,至少可以说是从文艺复兴以后,慢慢发展出来的。宗教革命、各种科学的发展,象从莱布尼茨、到牛顿、到迪卡尔,哲学跟数学都是联在一起的。所以这是西方基本的软实力。这个软实力奠定它后来工业化,工业化再跟资本主义生产、跟市场制度联在一起,那更是威力无穷,所以这是后果。

  我们还记得在明朝末年,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西方的传教士,特别是耶稣会的人,从意大利到中国来的时候,那时候它的科学已经相当发展了。但是呢,没有把这些最先进的东西传到中国来。

  可是那个时候中国人已经很佩服,不但是基督教、也佩服他们的自然科学,包括物理、包括数学,在中国有很大的进展。所以西方的实力来自文化,绝不是来自船坚炮利,那是后果。我们不能倒果为因

  西方之所以起来,有几个大国,特别是先是英国,在全球有那么多的殖民地,继而有法国。德国起来太迟了,所以它殖民地分不到多少。美国是另外一回事,是英国殖民到美洲以后,发展出来的一个新枝。

  这个新枝也是从欧洲分出来的,所以我们研究美国历史首先要研究它的宗教史。比如说清教徒,那是从英国来的,那是避免在英国被迫害到美国开辟新天地。启蒙运动使它走上民主自由这种制度,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西方的力量。

  中国也是一样,我们要简单地看一看中国的汉朝时代,号称中国是东亚的主要的文化力量。这个也是靠文化,不是靠武力。中国人从前很早就占领了越南,很早就武力打到北韩,后来我们都退出来了。

  中国的影响靠的是文化。比如说我们今天的新疆,在汉朝就分成36国。这36国许多都是因为后来慢慢配合中国文化,象龟兹学中国的音乐、学中国的礼节;又象押儿牵,当时叫做莎车、在汉代的,也是接受了中国文化上许多的原则,包括儒家的一些教训。所以在王莽篡位的时候,莎车就不服气,因为还接受了儒家这一套。

  换言之,中国的影响力之大,从汉到唐,都是靠文化。许多边疆民族,从匈奴、到鲜卑、后来突厥,政治上、军事上确实把中国征服过,或者部分、或者全部,但最后还是被中国文化所化,慢慢就汉化了。

  退出中国的像蒙古,当然是保持自己的原有的身份。象满州,我们现在找不到真正的严格的满州人了。满州人汉化的程度非常快,这就是软实力实际表现。中国今天是不是能够跟西方比一比软实力?我想很成问题。

  我们这近两百年来吸收西方的科学,所以我们的科学还是落在后面。我们还比不上日本人,日本人还出现了自己本土产生的诺贝尔得奖人,我们中国诺贝尔得奖人都是美国公民、或者在美国工作才能得到的,中国本土一个都还没有。

  这是科学方面如此,社会科学落后得更多。因为后来有三十年时间把西方社会科学全部一刀砍掉,专讲马列主义,所以思想上非常贫乏。到了最后,社会科学在中国根本就绝望了。到今天,中国在社会科学、哲学思想方面都是跟在西方后面走。

  所谓提倡大国崛起的新左派之类的人物,实际上是捡了西方新左派的牙慧。谈到最令人痛苦的就是汉学这个领域,我们一直也还没有追上西方某些先进的研究者。在三十年代、二十年代,中国人拼命追,要把汉学中心或者从日本的京都、东京,或者从法国的巴黎,移到中国。慢慢地又有成功的希望,从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中国第一流学者产生了很多,象陈寅恪、陈垣、汤用彤、钱穆等等,这些大师都是那时候产生的。但是后来又来限制思想,一切以马列为准,人文科学就死掉了。

  现在能够活跃的都是在西方学得一知半解的东西,最活跃的所谓新左派,最无知,非常非常没有原创性。好些是把别人的话改头换面,用来做一种号召,好象是想出了一条什么新办法,最后看里面的东西,情感的力量是来自民族主义,知识的力量就是重点吸收,多半以抄袭为主,这是很可悲的。

  (原录音发表于2010年6月3日)

责任编辑:昀舒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

2021-08-05 11:03:54
来源:钝角网 作者: 余英时
宗教革命、各种科学的发展,象从莱布尼茨、到牛顿、到迪卡尔,哲学跟数学都是联在一起的。所以这是西方基本的软实力。这个软实力奠定它后来工业化,工业化再跟资本主义生产、跟市场制度联在一起,那更是威力无穷,所以这是后果。西方的实力来自文化,绝不是来自船坚炮利,那是后果。我们不能倒果为因。

  “钝角网”按: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于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8月1日凌晨去世。余先生1930年生于天津,籍贯安徽潜山,当代历史学家、汉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荣誉讲座教授。余英时先生不仅在中国历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造诣深厚,成为一代大师。值得一提的是,余英时先生关怀现实,曾发表一系列时评,对国际时政多有议论。今天,根据录音特整理发布一篇余先生谈中西软实力的短文,以为纪念。

微信图片_20210805111033.jpg

余英时(1930-2021.8.1)

  谈到软实力,就应该想一想西方的情况。它的兴起到今天,决不是靠资本主义、也不是靠十九世纪以后英国的工业、大工厂的出现种种。这是后果,发明机器应用,那是所谓科学发展的结果。

  这个就要追到十六世纪、十七世纪去了。从天文、物理,到数学,英国的牛顿,西方变成一个文化最先进的地方。西方文化、所谓科学,是我们十九世纪以后才把它专门讲自然科学。从前我们自然科学家在西方都叫他哲学家,基本上都是学问中间偏向于自然的。和今天一提到科学家,我们往往是想到科技方面的人,物理、化学、自然科学,事实上不是如此。

  所以这一部分,至少可以说是从文艺复兴以后,慢慢发展出来的。宗教革命、各种科学的发展,象从莱布尼茨、到牛顿、到迪卡尔,哲学跟数学都是联在一起的。所以这是西方基本的软实力。这个软实力奠定它后来工业化,工业化再跟资本主义生产、跟市场制度联在一起,那更是威力无穷,所以这是后果。

  我们还记得在明朝末年,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西方的传教士,特别是耶稣会的人,从意大利到中国来的时候,那时候它的科学已经相当发展了。但是呢,没有把这些最先进的东西传到中国来。

  可是那个时候中国人已经很佩服,不但是基督教、也佩服他们的自然科学,包括物理、包括数学,在中国有很大的进展。所以西方的实力来自文化,绝不是来自船坚炮利,那是后果。我们不能倒果为因

  西方之所以起来,有几个大国,特别是先是英国,在全球有那么多的殖民地,继而有法国。德国起来太迟了,所以它殖民地分不到多少。美国是另外一回事,是英国殖民到美洲以后,发展出来的一个新枝。

  这个新枝也是从欧洲分出来的,所以我们研究美国历史首先要研究它的宗教史。比如说清教徒,那是从英国来的,那是避免在英国被迫害到美国开辟新天地。启蒙运动使它走上民主自由这种制度,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西方的力量。

  中国也是一样,我们要简单地看一看中国的汉朝时代,号称中国是东亚的主要的文化力量。这个也是靠文化,不是靠武力。中国人从前很早就占领了越南,很早就武力打到北韩,后来我们都退出来了。

  中国的影响靠的是文化。比如说我们今天的新疆,在汉朝就分成36国。这36国许多都是因为后来慢慢配合中国文化,象龟兹学中国的音乐、学中国的礼节;又象押儿牵,当时叫做莎车、在汉代的,也是接受了中国文化上许多的原则,包括儒家的一些教训。所以在王莽篡位的时候,莎车就不服气,因为还接受了儒家这一套。

  换言之,中国的影响力之大,从汉到唐,都是靠文化。许多边疆民族,从匈奴、到鲜卑、后来突厥,政治上、军事上确实把中国征服过,或者部分、或者全部,但最后还是被中国文化所化,慢慢就汉化了。

  退出中国的像蒙古,当然是保持自己的原有的身份。象满州,我们现在找不到真正的严格的满州人了。满州人汉化的程度非常快,这就是软实力实际表现。中国今天是不是能够跟西方比一比软实力?我想很成问题。

  我们这近两百年来吸收西方的科学,所以我们的科学还是落在后面。我们还比不上日本人,日本人还出现了自己本土产生的诺贝尔得奖人,我们中国诺贝尔得奖人都是美国公民、或者在美国工作才能得到的,中国本土一个都还没有。

  这是科学方面如此,社会科学落后得更多。因为后来有三十年时间把西方社会科学全部一刀砍掉,专讲马列主义,所以思想上非常贫乏。到了最后,社会科学在中国根本就绝望了。到今天,中国在社会科学、哲学思想方面都是跟在西方后面走。

  所谓提倡大国崛起的新左派之类的人物,实际上是捡了西方新左派的牙慧。谈到最令人痛苦的就是汉学这个领域,我们一直也还没有追上西方某些先进的研究者。在三十年代、二十年代,中国人拼命追,要把汉学中心或者从日本的京都、东京,或者从法国的巴黎,移到中国。慢慢地又有成功的希望,从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中国第一流学者产生了很多,象陈寅恪、陈垣、汤用彤、钱穆等等,这些大师都是那时候产生的。但是后来又来限制思想,一切以马列为准,人文科学就死掉了。

  现在能够活跃的都是在西方学得一知半解的东西,最活跃的所谓新左派,最无知,非常非常没有原创性。好些是把别人的话改头换面,用来做一种号召,好象是想出了一条什么新办法,最后看里面的东西,情感的力量是来自民族主义,知识的力量就是重点吸收,多半以抄袭为主,这是很可悲的。

  (原录音发表于2010年6月3日)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余英时:西方软实力源于科学,中国软实力靠文化,但现在很成问题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