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经济字号: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世界杯买球攻略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
2019-08-05 17:17:56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姜跃春、张玉环
总体来看,个别国家受益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对世界经济整体带来的冲击,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压力不可小觑。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态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不断蔓延,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增长态势分化明显。美国经济维持扩张势头,欧洲经济依旧增长缓慢,日本经济景气回升前景不明。展望下半年经济走势,中美贸易争端能否达成协议将更加令人关注,一定程度上会对世界经济的走势产生影响。

  世界经济形势新特点

  (一)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

  2019年上半年,世界经济继续保持低增长,但增速放缓,不稳定因素增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机构纷纷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imf将该预期从3.7%下调至3.3%,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国际贸易增长持续放缓,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4月2日发布的最新预测,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将连续第二年放缓,增速从2018年的3%下降至2.6%,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而此前wto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增速为3.7%。国际投资同样在持续下滑,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6月发布的《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2018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13%至1.3万亿美元,连续三年下滑,降至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二)贸易保护主义不断蔓延

  2018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始推出贸易保护政策,全面调整其同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韩国等主要贸易伙伴的经贸关系,以此减少贸易逆差、推动制造业回流。2019年上半年,除美加墨于2018年达成贸易协定之外,美国同其他国家的互征关税行为仍在持续。根据欧盟委员会2019年6月发布的《贸易和投资壁垒报告》,2018年,23个非欧盟国家设置了45项新的贸易壁垒,使全球贸易壁垒总数达到了425项,涉及59个不同国家,创下最高纪录。此外,根据wto发布的最新贸易监测报告,从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实施了20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包括提高关税、进口禁令以及新的出口海关程序。这些措施涉及价值3359亿美元的商品,上一个报告期则录得4809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贸易保护主义蔓延正在对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形成冲击和破坏,导致全球价值链加速转移,增加了国际市场交易成本,扰乱了国际市场资源配置。

  (三)全球经贸秩序加速重构

  当前,二战以来形成的以wto为核心的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正在遭到冲击和破坏,全球经贸秩序亟待重构。wto谈判、监督及争端解决机制三大职能均出现危机,改革势在必行。在全球贸易秩序遭到破坏之际,各国纷纷寻求通过区域或跨区域贸易协定推动贸易合作。2019年上半年,区域或跨区域贸易协定如火如荼发展。欧盟与日本的贸易协定正式生效,与新加坡的贸易与投资保护协定得到欧洲议会批准,与越南签署了贸易与投资保护协定,与南方共同市场就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一致;英国和韩国签署临时贸易协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进入关键阶段,《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或将开启扩容进程。

  世界主要经济体经济态势

  (一)美国经济持续扩张,放缓风险提升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维持扩张势头,但增长疲态显现,经济复苏步伐或将放缓。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增长3.1%,大大超出预期;就业维持稳定态势,4月和5月失业率均为3.6%,维持在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受贸易紧张局势和减税政策刺激效果逐步减弱等因素拖累,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前景并不明朗。5月,美国新增就业远不及预期,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出现大幅下滑,仅为7.5万个,而4月是22.4万个。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持续下行,6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制造业pmi已降至51.7,创该指标自2016年10月以来最低值,反映美国制造业扩张速度在急剧放缓。

  (二)欧洲经济缓慢增长,下滑风险加剧

  今年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长0.4%,同比增长1.2%;欧盟28个成员国gdp环比增长0.5%,同比增长1.5%。家庭消费支出加快增长是拉动欧洲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不过,欧洲经济衰退风险正在上涨。上半年欧元区及主要经济制造业pmi呈下滑趋势,欧元区制造业pmi均值为48.4,而3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47.5,创下2013年4月以来新低。德国制造业萎缩在很大程度上拖累了欧洲经济增长,上半年德国制造业pmi均在50荣枯线以下,贸易局势紧张对德国工业产出及制造业出口带来不利影响。

  (三)日本经济增长疲弱,扩张前景不明

  今年一季度,日本gdp折合成年率增长2.2%,高于预期,公共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相比之下,个人消费、出口及私人投资均不景气。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加剧的冲击下,日本内外需疲软拖累了经济增长。一季度,日本进出口额同比下降4.7%,其中,出口额同比下降5.7%,进口额同比下降3.6%。5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7.8%,是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第六个月下降。在此背景下,日本经济增长的持续性受到质疑,世界银行最新《全球经济展望》将2019年日本gdp增速下调0.1个百分点,增长率降至0.8%。

  (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增长放缓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受外部影响较大,由于贸易局势紧张和国际投资疲弱,世界银行、imf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世界银行预计2019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将下滑至4%,为四年来的低点,并将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济增速下调至5.9%。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加剧了部分新兴经济体的贸易困境。根据oecd数据,一季度印度尼西亚出口下降了4.3%,日本出口下降了2.3%,韩国出口下降了7.1%。高度依赖对外贸易的韩国经济出现下滑,2019年一季度其gdp环比萎缩0.3%,是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差表现。当然,贸易战带来的贸易转移效应也令个别国家受益,越南是最明显的受益国。根据美国统计,一季度越南对美国出口速度同比增长40.2%。另根据越南数据,截至2019年6月20日,2019年越南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达184.7亿美元,相当于2018年同期的90.8%。不过,总体来看,个别国家受益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对世界经济整体带来的冲击,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压力不可小觑。

  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

  (一)贸易保护主义拖累世界经济增长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推动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扩张并获得巨额利润,美国由于过度追求金融业发展,造成实体经济萎缩、制造业就业岗位外流。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新自由主义理念的失败,并催生了民粹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近十年来,世界经济增长处于新旧动能转换之中,新产业、新模式仍在孕育过程中,亟待国际社会加强合作推动世界经济实现稳定过渡。然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却开出贸易保护政策这一“药方”,追求“立竿见影”“以邻为壑”,不仅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美国国内经济问题,反而将关税成本转移到国内企业和消费者身上,同时影响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深入发展,破坏多边贸易体系,损害世界各国总体福祉。

  (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危机空间有限

  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危机空间有限,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有待进一步完善。近年来,全球经济金融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局势持续紧张、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等正在促使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立场,以支持本国经济增长前景。2019年以来,印度、埃及、尼日利亚、菲律宾、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央行纷纷降息,而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也开始释放宽松货币政策信号。然而,不少经济体利率水平长期处于历史低位,下调空间十分有限,且长期宽松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效应逐渐减弱。此外,全球债务规模依然处于高位,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最新报告,截至2018年底,全球债务总计约243.2万亿美元,与全球gdp的比率为317%,债务高企有可能在中长期让世界经济面临下行风险。

  (三)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剧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和增长势头已延续多年,但今年以来,美国经济放缓乃至衰退的信号增多,美国投行、金融机构及部分经济学家对未来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的预计都有所上升。例如,近期摩根大通发布的2019年年中展望报告预计,未来12个月美国的衰退风险增加至40%。从具体指标来看,作为美国经济衰退的关键指标,3月和5月、10年期和3个月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持续性倒挂,而从历史经验来看,关键期限美债收益率倒挂之后,美国经济都会陷入不同程度的衰退。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121.5,为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金融市场的泡沫在加剧,过去十年美股大幅飙升,市场价格被高估,而美国国债已超过22万亿美元,对未来应对危机形成一定限制。

  (四)地缘政治博弈加剧

  当前,国际政治格局深刻调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大国关系重组分化,为世界经济增长带来诸多不确定性。近期,全球范围内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尤其是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急剧上升。美国加大对伊朗的石油和经济制裁力度,日本油轮遇袭、美军无人机被击落等事件进一步加剧美伊关系紧张。中东地区存在局部失控的可能性,这对国际石油和天然气供给以及国际油价走势带来不确定性,也为世界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与应对

  (一)中美经贸关系期待解局

  自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开启“关税战”“投资战”“科技战”,中美经贸关系乃至中美关系陷入僵局。2018年底,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会晤后,双方重启经贸磋商。然而,美国依然高举关税大棒,并将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实施出口管制,使得中美经贸关系仍然处于紧张态势。持续一年多的贸易战不仅影响中美自身经济增长,也有损世界经济整体增长,在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特朗普追求连任等背景下,中美经贸争端的解决窗口再度打开。2019年6月,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双方同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美国承诺不再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新关税,中国期待中美双方按着中美首脑大阪会晤精神的指引,为中美经贸磋商尽早达成协议加紧工作。

  (二)国际经贸规则重塑有待加快推进

  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冲击下,国际多边贸易体系处于震荡之中,wto面临停摆危机,各国纷纷寻求区域和双边自贸协定谈判,这对中国参与自贸协定谈判、构建高水平高质量的自贸协定网络、参与国际经贸规则谈判形成一定压力。2018年以来,日本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美墨加协定先后达成,美国还试图同日本和欧盟开启贸易谈判,欧盟更是加快了自贸网络构建进程,同新加坡、越南、拉美国家达成或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保护协定。相较之下,中国的自贸网络水平、质量乃至速度都有待提升。中国的自贸伙伴多为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开放水平相对较低,目前通过推动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有望提高贸易投资开放水平。在国际经贸规则变革之际,中国要融入这一变革趋势乃至成为新一代经贸规则的制定者,更需要从国内改革开放着眼,深化国内改革,尤其是加快制度改革,改善营商环境,同时推动更高水平的开放,使中国市场更具吸引力,推动中国成为新型全球化的引领者。

  (三)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亟待加强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以g20为主的国际经济治理平台在应对危机、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由于g20缺乏有效的执行机构,无法积极应对国际经济、贸易、投资等出现的变化,也无法有效推动各国制定新的国际经贸规则,世界银行、imf、wto等传统的国际经济机构也亟待改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存在失灵风险。更让人忧心的是,美国为维护本国经济发展选择“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政策,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将加剧全球经济治理难题,使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面临重大挑战。

责任编辑:昀舒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

2019-08-05 17:17:56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姜跃春、张玉环
总体来看,个别国家受益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对世界经济整体带来的冲击,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压力不可小觑。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态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不断蔓延,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增长态势分化明显。美国经济维持扩张势头,欧洲经济依旧增长缓慢,日本经济景气回升前景不明。展望下半年经济走势,中美贸易争端能否达成协议将更加令人关注,一定程度上会对世界经济的走势产生影响。

  世界经济形势新特点

  (一)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

  2019年上半年,世界经济继续保持低增长,但增速放缓,不稳定因素增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机构纷纷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imf将该预期从3.7%下调至3.3%,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国际贸易增长持续放缓,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4月2日发布的最新预测,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将连续第二年放缓,增速从2018年的3%下降至2.6%,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而此前wto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增速为3.7%。国际投资同样在持续下滑,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6月发布的《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2018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13%至1.3万亿美元,连续三年下滑,降至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二)贸易保护主义不断蔓延

  2018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始推出贸易保护政策,全面调整其同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韩国等主要贸易伙伴的经贸关系,以此减少贸易逆差、推动制造业回流。2019年上半年,除美加墨于2018年达成贸易协定之外,美国同其他国家的互征关税行为仍在持续。根据欧盟委员会2019年6月发布的《贸易和投资壁垒报告》,2018年,23个非欧盟国家设置了45项新的贸易壁垒,使全球贸易壁垒总数达到了425项,涉及59个不同国家,创下最高纪录。此外,根据wto发布的最新贸易监测报告,从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实施了20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包括提高关税、进口禁令以及新的出口海关程序。这些措施涉及价值3359亿美元的商品,上一个报告期则录得4809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贸易保护主义蔓延正在对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形成冲击和破坏,导致全球价值链加速转移,增加了国际市场交易成本,扰乱了国际市场资源配置。

  (三)全球经贸秩序加速重构

  当前,二战以来形成的以wto为核心的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正在遭到冲击和破坏,全球经贸秩序亟待重构。wto谈判、监督及争端解决机制三大职能均出现危机,改革势在必行。在全球贸易秩序遭到破坏之际,各国纷纷寻求通过区域或跨区域贸易协定推动贸易合作。2019年上半年,区域或跨区域贸易协定如火如荼发展。欧盟与日本的贸易协定正式生效,与新加坡的贸易与投资保护协定得到欧洲议会批准,与越南签署了贸易与投资保护协定,与南方共同市场就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一致;英国和韩国签署临时贸易协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进入关键阶段,《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或将开启扩容进程。

  世界主要经济体经济态势

  (一)美国经济持续扩张,放缓风险提升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维持扩张势头,但增长疲态显现,经济复苏步伐或将放缓。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增长3.1%,大大超出预期;就业维持稳定态势,4月和5月失业率均为3.6%,维持在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受贸易紧张局势和减税政策刺激效果逐步减弱等因素拖累,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前景并不明朗。5月,美国新增就业远不及预期,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出现大幅下滑,仅为7.5万个,而4月是22.4万个。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持续下行,6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制造业pmi已降至51.7,创该指标自2016年10月以来最低值,反映美国制造业扩张速度在急剧放缓。

  (二)欧洲经济缓慢增长,下滑风险加剧

  今年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长0.4%,同比增长1.2%;欧盟28个成员国gdp环比增长0.5%,同比增长1.5%。家庭消费支出加快增长是拉动欧洲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不过,欧洲经济衰退风险正在上涨。上半年欧元区及主要经济制造业pmi呈下滑趋势,欧元区制造业pmi均值为48.4,而3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47.5,创下2013年4月以来新低。德国制造业萎缩在很大程度上拖累了欧洲经济增长,上半年德国制造业pmi均在50荣枯线以下,贸易局势紧张对德国工业产出及制造业出口带来不利影响。

  (三)日本经济增长疲弱,扩张前景不明

  今年一季度,日本gdp折合成年率增长2.2%,高于预期,公共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相比之下,个人消费、出口及私人投资均不景气。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加剧的冲击下,日本内外需疲软拖累了经济增长。一季度,日本进出口额同比下降4.7%,其中,出口额同比下降5.7%,进口额同比下降3.6%。5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7.8%,是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第六个月下降。在此背景下,日本经济增长的持续性受到质疑,世界银行最新《全球经济展望》将2019年日本gdp增速下调0.1个百分点,增长率降至0.8%。

  (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增长放缓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受外部影响较大,由于贸易局势紧张和国际投资疲弱,世界银行、imf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世界银行预计2019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将下滑至4%,为四年来的低点,并将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济增速下调至5.9%。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加剧了部分新兴经济体的贸易困境。根据oecd数据,一季度印度尼西亚出口下降了4.3%,日本出口下降了2.3%,韩国出口下降了7.1%。高度依赖对外贸易的韩国经济出现下滑,2019年一季度其gdp环比萎缩0.3%,是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差表现。当然,贸易战带来的贸易转移效应也令个别国家受益,越南是最明显的受益国。根据美国统计,一季度越南对美国出口速度同比增长40.2%。另根据越南数据,截至2019年6月20日,2019年越南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达184.7亿美元,相当于2018年同期的90.8%。不过,总体来看,个别国家受益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对世界经济整体带来的冲击,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压力不可小觑。

  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

  (一)贸易保护主义拖累世界经济增长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推动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扩张并获得巨额利润,美国由于过度追求金融业发展,造成实体经济萎缩、制造业就业岗位外流。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新自由主义理念的失败,并催生了民粹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近十年来,世界经济增长处于新旧动能转换之中,新产业、新模式仍在孕育过程中,亟待国际社会加强合作推动世界经济实现稳定过渡。然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却开出贸易保护政策这一“药方”,追求“立竿见影”“以邻为壑”,不仅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美国国内经济问题,反而将关税成本转移到国内企业和消费者身上,同时影响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深入发展,破坏多边贸易体系,损害世界各国总体福祉。

  (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危机空间有限

  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危机空间有限,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有待进一步完善。近年来,全球经济金融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局势持续紧张、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等正在促使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立场,以支持本国经济增长前景。2019年以来,印度、埃及、尼日利亚、菲律宾、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央行纷纷降息,而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也开始释放宽松货币政策信号。然而,不少经济体利率水平长期处于历史低位,下调空间十分有限,且长期宽松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效应逐渐减弱。此外,全球债务规模依然处于高位,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最新报告,截至2018年底,全球债务总计约243.2万亿美元,与全球gdp的比率为317%,债务高企有可能在中长期让世界经济面临下行风险。

  (三)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剧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和增长势头已延续多年,但今年以来,美国经济放缓乃至衰退的信号增多,美国投行、金融机构及部分经济学家对未来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的预计都有所上升。例如,近期摩根大通发布的2019年年中展望报告预计,未来12个月美国的衰退风险增加至40%。从具体指标来看,作为美国经济衰退的关键指标,3月和5月、10年期和3个月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持续性倒挂,而从历史经验来看,关键期限美债收益率倒挂之后,美国经济都会陷入不同程度的衰退。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121.5,为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金融市场的泡沫在加剧,过去十年美股大幅飙升,市场价格被高估,而美国国债已超过22万亿美元,对未来应对危机形成一定限制。

  (四)地缘政治博弈加剧

  当前,国际政治格局深刻调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大国关系重组分化,为世界经济增长带来诸多不确定性。近期,全球范围内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尤其是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急剧上升。美国加大对伊朗的石油和经济制裁力度,日本油轮遇袭、美军无人机被击落等事件进一步加剧美伊关系紧张。中东地区存在局部失控的可能性,这对国际石油和天然气供给以及国际油价走势带来不确定性,也为世界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与应对

  (一)中美经贸关系期待解局

  自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开启“关税战”“投资战”“科技战”,中美经贸关系乃至中美关系陷入僵局。2018年底,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会晤后,双方重启经贸磋商。然而,美国依然高举关税大棒,并将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实施出口管制,使得中美经贸关系仍然处于紧张态势。持续一年多的贸易战不仅影响中美自身经济增长,也有损世界经济整体增长,在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特朗普追求连任等背景下,中美经贸争端的解决窗口再度打开。2019年6月,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双方同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美国承诺不再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新关税,中国期待中美双方按着中美首脑大阪会晤精神的指引,为中美经贸磋商尽早达成协议加紧工作。

  (二)国际经贸规则重塑有待加快推进

  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冲击下,国际多边贸易体系处于震荡之中,wto面临停摆危机,各国纷纷寻求区域和双边自贸协定谈判,这对中国参与自贸协定谈判、构建高水平高质量的自贸协定网络、参与国际经贸规则谈判形成一定压力。2018年以来,日本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美墨加协定先后达成,美国还试图同日本和欧盟开启贸易谈判,欧盟更是加快了自贸网络构建进程,同新加坡、越南、拉美国家达成或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保护协定。相较之下,中国的自贸网络水平、质量乃至速度都有待提升。中国的自贸伙伴多为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开放水平相对较低,目前通过推动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有望提高贸易投资开放水平。在国际经贸规则变革之际,中国要融入这一变革趋势乃至成为新一代经贸规则的制定者,更需要从国内改革开放着眼,深化国内改革,尤其是加快制度改革,改善营商环境,同时推动更高水平的开放,使中国市场更具吸引力,推动中国成为新型全球化的引领者。

  (三)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亟待加强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以g20为主的国际经济治理平台在应对危机、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由于g20缺乏有效的执行机构,无法积极应对国际经济、贸易、投资等出现的变化,也无法有效推动各国制定新的国际经贸规则,世界银行、imf、wto等传统的国际经济机构也亟待改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存在失灵风险。更让人忧心的是,美国为维护本国经济发展选择“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政策,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将加剧全球经济治理难题,使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面临重大挑战。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姜跃春、张玉环:上半年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