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世界杯买球攻略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
2022-05-06 10:36:30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杨军
关键词:俄罗斯 普京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即使就现实地缘政治所实际取得的效果而言,他们的预想也与此完全南辕北辙且与世界大势格格不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应验了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给出的预言:他给世界和平和无辜的民众带来的是无尽的浩劫与毁灭,可谓不折不扣的大国政治悲剧,当然亦是观念上的悲剧。

  俄乌战争看来短期内没有结束迹象。这场战争震惊了世人,包括许多俄国人和乌克兰人,令我们开始认真反思许多之前一直被忽视或误解的现象与问题,即战争为什么会爆发?为什么一个本属于20世纪前的征服式战争悲剧,竟然会在联合国宪章生效70余年后,在全球化高速发展的21世纪的今天重演?虽然战争还在继续,但结局和战后政治格局的变迁已然出现。战后世界政治格局将会发生哪些变化?这场战争会给国际关系及现有的国际安全体系,尤其是对亚洲地缘政治带来哪些启示?

  若问此次战争带给我们的最大冲击与启示是什么,观念之争一定居首。正如18世纪法国元帅德·萨克斯(maurice de saxe)在其《兵法随想录》中所言:“凡与战争有关的一切事物,莫不源出于人心。”普京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开启战端,自然亦是困扰其内心深处的观念在作祟。从开战以来普京几次讲话看,他的地缘政治思维及观念不啻“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尤其他竟然认为乌克兰“不是真实的,所以他们没有存在的权利”更是震惊世人,不仅令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欧洲诸国完全无法理解、无法接受,也令承认并遵守联合国宪章的整个世界无所适从。

微信截图_20220506103844.jpg

  为了更好地理解普京的观念,我们最好先简要回顾并点评一下被媒体广泛誉为“国师”“普京大脑”以及“俄罗斯灵魂”的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在俄乌开战前所提出的“新欧亚主义”地缘政治学。

  虽然有学者对杜金并不以为然,如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的玛琳娜·劳瑞尔(marlene laruelle)就认为,普京观念中更多的是杂糅了多元化的意识形态光谱,比如宗教哲学家别尔嘉耶夫(nikolai berdyaev)、苏联民族学家古米廖夫(lev gumilyov)、保皇派哲学家伊万·伊林(ivan ilyin)等。但正如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在过去20年中,杜金的想法深深影响了普京。此次俄乌开战更被认为是普京践行杜金主张的最有力证明。因为在杜金看来,“乌克兰作为一个对俄国领土抱有野心的国家,对整个欧亚大陆构成巨大危险”“如果没有解决乌克兰问题,继续谈论欧亚的大陆政治通常是毫无意义的。”(杜金:《地缘政治的基础: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未来》)

  杜金的野心绝不仅止于乌克兰

  当然,杜金的野心绝不仅止于乌克兰。在新欧亚主义宏大叙事与帝国宏伟蓝图中,只有新欧亚主义才是人类的未来,也是俄罗斯的历史使命所在。他坚定认为在欧亚大陆的腹心地带,应成立一个以俄罗斯为载体并绝对主导的独立民族文化圈。基于此,“俄罗斯将注定成为一个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超级帝国,北约将从内部崩溃,中国必须崩溃和解体。”因为“中国是俄罗斯建立‘大陆帝国’的绊脚石,俄罗斯在亚洲的光荣和野心必须以‘中国领土的解体、分裂以及中国国家体系的政治和行政分裂’为基础才能实现。”所以中国的新疆、内蒙古和黑龙江必须实现“去军事化”“进而在亚洲方向上为俄罗斯保留出足够的军事缓冲地带。”

  抛开其理论及观念的荒谬和狂妄自大不谈,单纯就思维方式的陈腐、过时,就已同21世纪和人类文明发展趋势格格不入,背道而驰,注定将以失败告终,甚至会将俄国几百年来所攫取的国家利益,一步步葬送亦未可知。正如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所点评:“杜金的思想就是俄国弥赛亚(救世)思想、欧亚主义思想、斯拉夫文明(种族)优越论、俄国例外论、帝国主义观念以及德国地缘政治学中的‘生存空间论’等各种陈腐学说的大杂烩。在他的思想中,没有全球化条件下相互依赖的理念,没有不同文明和谐共生的主张,更没有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中的‘现代性’原则。俄罗斯现在的战略文化仍是以领土扩张和对自然资源的垄断作为主要支柱的。但21世纪大国战争竞争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科技、金融和对全球体系的塑造能力方面。在这些领域,俄罗斯完全处于下风。”

  其次,从现实政治博弈和俄国全面衰退的国力来看,杜金这套“宏图大略”可谓害人害己。不仅在过去20年给周边邻国带来无尽的战火与浩劫(车臣、格鲁吉亚、克里米亚、乌东地区并波及现今的整个乌克兰),而且以俄国国力根本无法支撑其宏大的痴心妄想。抛开北约是否如其所预言将从内部崩溃,仅从经济产值而言,俄国国家经济总量甚至不及中国的广东或江苏(俄乌之战后,估计连这个家底都要赔光),如何实施其肢解中国的“伟大梦想”?

  观念意识与认知缺陷

  当然,我们也不能把所有过错都推到杜金或其他俄罗斯学者身上,普京自身长期型塑出的观念意识与认知缺陷,才是一切问题的症结所在。从《politico》杂志对美国的俄罗斯专家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的采访中,可以令人震惊地看到一个细节:“冠病疫情期间,普京一直在查阅克里姆林宫的档案,查看旧地图、条约和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的所有不同边界。他多次表示,俄罗斯和欧洲的边界已经改变了很多次。所以,在他的演讲中,他攻击了许多前俄罗斯和苏联领导人,在普京看来,是他们在革命中失去了俄罗斯的土地。”据此,她判断:“尽管普京的失误和问题是明显的,但这次入侵乌克兰,并不是普京的一时鲁莽之举。”希尔说,普京的目的不仅是要重建苏联,而是要恢复俄罗斯帝国。因为苏联的土地并没有覆盖俄罗斯帝国的所有领土。”

  我们不仅惊讶于普京的观念,再一次印证了认识论上的“镜像原理”,而且亦为其思维模式和认知水平还完全停留在过去而错愕不已。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今天杜金以及普京的过时但疯狂的逻辑思维和地缘政治观念。但是,邻国以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对此观念会作何反应?毫无疑问,要么不寒而栗,要么嗤之以鼻甚至厌恶以极。周边国家近来纷纷加速向西方及北约靠拢的节奏,甚至中立国如芬兰和瑞典也都将在近期决定是否加入北约,波兰紧急同意美国部署爱国者导弹等,就是最好例证。

  因此,即使就现实地缘政治所实际取得的效果而言,他们的预想也与此完全南辕北辙且与世界大势格格不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应验了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给出的预言:他给世界和平和无辜的民众带来的是无尽的浩劫与毁灭,可谓不折不扣的大国政治悲剧,当然亦是观念上的悲剧。

  这就是俄乌之战带给整个国际社会的最重要启示。同时也异常严峻地提醒我们,要清醒认识究竟什么样的观念,才符合21世纪国家利益以及国家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角色定位?尤其是在事关国家利益取舍,甚至直接关乎国运命脉的重要问题做出抉择前,一定要审慎周密、深思熟虑。这方面最近也是最好的一个例证,恐怕就是九一一事件后中国的审慎选择,为中国赢得一个难得的融入全球化的大发展契机。

  作者是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法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阿什民主治理和创新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

2022-05-06 10:36:30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杨军
即使就现实地缘政治所实际取得的效果而言,他们的预想也与此完全南辕北辙且与世界大势格格不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应验了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给出的预言:他给世界和平和无辜的民众带来的是无尽的浩劫与毁灭,可谓不折不扣的大国政治悲剧,当然亦是观念上的悲剧。

  俄乌战争看来短期内没有结束迹象。这场战争震惊了世人,包括许多俄国人和乌克兰人,令我们开始认真反思许多之前一直被忽视或误解的现象与问题,即战争为什么会爆发?为什么一个本属于20世纪前的征服式战争悲剧,竟然会在联合国宪章生效70余年后,在全球化高速发展的21世纪的今天重演?虽然战争还在继续,但结局和战后政治格局的变迁已然出现。战后世界政治格局将会发生哪些变化?这场战争会给国际关系及现有的国际安全体系,尤其是对亚洲地缘政治带来哪些启示?

  若问此次战争带给我们的最大冲击与启示是什么,观念之争一定居首。正如18世纪法国元帅德·萨克斯(maurice de saxe)在其《兵法随想录》中所言:“凡与战争有关的一切事物,莫不源出于人心。”普京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开启战端,自然亦是困扰其内心深处的观念在作祟。从开战以来普京几次讲话看,他的地缘政治思维及观念不啻“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尤其他竟然认为乌克兰“不是真实的,所以他们没有存在的权利”更是震惊世人,不仅令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欧洲诸国完全无法理解、无法接受,也令承认并遵守联合国宪章的整个世界无所适从。

微信截图_20220506103844.jpg

  为了更好地理解普京的观念,我们最好先简要回顾并点评一下被媒体广泛誉为“国师”“普京大脑”以及“俄罗斯灵魂”的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在俄乌开战前所提出的“新欧亚主义”地缘政治学。

  虽然有学者对杜金并不以为然,如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的玛琳娜·劳瑞尔(marlene laruelle)就认为,普京观念中更多的是杂糅了多元化的意识形态光谱,比如宗教哲学家别尔嘉耶夫(nikolai berdyaev)、苏联民族学家古米廖夫(lev gumilyov)、保皇派哲学家伊万·伊林(ivan ilyin)等。但正如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在过去20年中,杜金的想法深深影响了普京。此次俄乌开战更被认为是普京践行杜金主张的最有力证明。因为在杜金看来,“乌克兰作为一个对俄国领土抱有野心的国家,对整个欧亚大陆构成巨大危险”“如果没有解决乌克兰问题,继续谈论欧亚的大陆政治通常是毫无意义的。”(杜金:《地缘政治的基础: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未来》)

  杜金的野心绝不仅止于乌克兰

  当然,杜金的野心绝不仅止于乌克兰。在新欧亚主义宏大叙事与帝国宏伟蓝图中,只有新欧亚主义才是人类的未来,也是俄罗斯的历史使命所在。他坚定认为在欧亚大陆的腹心地带,应成立一个以俄罗斯为载体并绝对主导的独立民族文化圈。基于此,“俄罗斯将注定成为一个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超级帝国,北约将从内部崩溃,中国必须崩溃和解体。”因为“中国是俄罗斯建立‘大陆帝国’的绊脚石,俄罗斯在亚洲的光荣和野心必须以‘中国领土的解体、分裂以及中国国家体系的政治和行政分裂’为基础才能实现。”所以中国的新疆、内蒙古和黑龙江必须实现“去军事化”“进而在亚洲方向上为俄罗斯保留出足够的军事缓冲地带。”

  抛开其理论及观念的荒谬和狂妄自大不谈,单纯就思维方式的陈腐、过时,就已同21世纪和人类文明发展趋势格格不入,背道而驰,注定将以失败告终,甚至会将俄国几百年来所攫取的国家利益,一步步葬送亦未可知。正如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所点评:“杜金的思想就是俄国弥赛亚(救世)思想、欧亚主义思想、斯拉夫文明(种族)优越论、俄国例外论、帝国主义观念以及德国地缘政治学中的‘生存空间论’等各种陈腐学说的大杂烩。在他的思想中,没有全球化条件下相互依赖的理念,没有不同文明和谐共生的主张,更没有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中的‘现代性’原则。俄罗斯现在的战略文化仍是以领土扩张和对自然资源的垄断作为主要支柱的。但21世纪大国战争竞争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科技、金融和对全球体系的塑造能力方面。在这些领域,俄罗斯完全处于下风。”

  其次,从现实政治博弈和俄国全面衰退的国力来看,杜金这套“宏图大略”可谓害人害己。不仅在过去20年给周边邻国带来无尽的战火与浩劫(车臣、格鲁吉亚、克里米亚、乌东地区并波及现今的整个乌克兰),而且以俄国国力根本无法支撑其宏大的痴心妄想。抛开北约是否如其所预言将从内部崩溃,仅从经济产值而言,俄国国家经济总量甚至不及中国的广东或江苏(俄乌之战后,估计连这个家底都要赔光),如何实施其肢解中国的“伟大梦想”?

  观念意识与认知缺陷

  当然,我们也不能把所有过错都推到杜金或其他俄罗斯学者身上,普京自身长期型塑出的观念意识与认知缺陷,才是一切问题的症结所在。从《politico》杂志对美国的俄罗斯专家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的采访中,可以令人震惊地看到一个细节:“冠病疫情期间,普京一直在查阅克里姆林宫的档案,查看旧地图、条约和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的所有不同边界。他多次表示,俄罗斯和欧洲的边界已经改变了很多次。所以,在他的演讲中,他攻击了许多前俄罗斯和苏联领导人,在普京看来,是他们在革命中失去了俄罗斯的土地。”据此,她判断:“尽管普京的失误和问题是明显的,但这次入侵乌克兰,并不是普京的一时鲁莽之举。”希尔说,普京的目的不仅是要重建苏联,而是要恢复俄罗斯帝国。因为苏联的土地并没有覆盖俄罗斯帝国的所有领土。”

  我们不仅惊讶于普京的观念,再一次印证了认识论上的“镜像原理”,而且亦为其思维模式和认知水平还完全停留在过去而错愕不已。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今天杜金以及普京的过时但疯狂的逻辑思维和地缘政治观念。但是,邻国以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对此观念会作何反应?毫无疑问,要么不寒而栗,要么嗤之以鼻甚至厌恶以极。周边国家近来纷纷加速向西方及北约靠拢的节奏,甚至中立国如芬兰和瑞典也都将在近期决定是否加入北约,波兰紧急同意美国部署爱国者导弹等,就是最好例证。

  因此,即使就现实地缘政治所实际取得的效果而言,他们的预想也与此完全南辕北辙且与世界大势格格不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应验了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给出的预言:他给世界和平和无辜的民众带来的是无尽的浩劫与毁灭,可谓不折不扣的大国政治悲剧,当然亦是观念上的悲剧。

  这就是俄乌之战带给整个国际社会的最重要启示。同时也异常严峻地提醒我们,要清醒认识究竟什么样的观念,才符合21世纪国家利益以及国家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角色定位?尤其是在事关国家利益取舍,甚至直接关乎国运命脉的重要问题做出抉择前,一定要审慎周密、深思熟虑。这方面最近也是最好的一个例证,恐怕就是九一一事件后中国的审慎选择,为中国赢得一个难得的融入全球化的大发展契机。

  作者是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法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阿什民主治理和创新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杨军:俄乌战争的观念之争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