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世界杯买球攻略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
2022-04-27 11:22:27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朱颖
关键词:俄罗斯 普京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情报失误令人震惊。普京不知道乌克兰人民想要什么,不知道他们将如何战斗,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军队是如何被腐败和贪污分子摧毁。

  俄军入侵乌克兰已经两个月,表现令全世界大跌眼镜。人们纷纷指俄罗斯总统普京误判形势,低估乌克兰人的顽强抵抗,也低估了西方社会和北约的凝聚力,高估了俄军实力。他预设几天内推翻乌克兰政府的计划落空,使俄乌战争有长期化发展的倾向。人们不得不问:普京误判形势,是否被属下误导?误导导致误判。

微信截图_20220427112834.jpg

  为什么一个执政20年之久,被普遍认为精明且善于计算的普京会犯战略性误判?我们不能仅仅停在普京误判形势的表象,更应该分析理解造成普京误判的原因,才能揭示真相,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

  首先,普京的意识形态是误判的思想根源。瑞士圣加仑大学文化与俄罗斯社会教授施密德指出,普京的意识形态是欧亚主义、帝国意识和东正教的融合。欧亚主义理念最著名代表是尼古拉·特鲁贝茨科伊和彼得·萨维茨基,他们创造了一个新词eurasia(欧亚大陆)。在欧亚主义者看来,布尔什维克主义是西方货色,而彼得大帝的现代化尝试是沙皇俄国崩溃的原因。所以,欧亚主义者要求建立一个基于东正教、以强大的蒙古帝国为模式的欧亚帝国,去抗衡罗马—日耳曼文化。

  帝国意识来自普京对俄罗斯历史的诠释,核心论点是俄罗斯千年历史溯源至基辅罗斯,然后延伸到莫斯科公国、沙皇帝国、苏联,直到今天的俄罗斯联邦。普京是虔诚的东正教徒。这三者的融合就是普京的意识形态,也是俄罗斯民族的产物。

  俄罗斯民族价值观

  按照俄罗斯民族的价值观,俄罗斯人是一群自觉自愿背起十字架的人,这个十字架就是对全人类的宗教关怀,就是俄罗斯的“弥赛亚情结”(救世主耶穌)。俄罗斯是“第三罗马”,“弥赛亚意识”与“第三罗马”是一体两面。俄罗斯民族认定自己是“神选民族”,肩负“第三罗马”的神圣使命。这种意识和执念深刻作用于俄罗斯政治,推动其历史进程;该进程与西方文明势不两立。

  普京被俄罗斯人民视为推动俄罗斯历史进程的强人,俄罗斯东正教领袖基里尔大主教称普京是“上帝的奇迹”。因此全世界看到:普京怀抱着一个旨在恢复他所称的历史性俄罗斯的爱国主义计划,该计划要让俄罗斯拥有历史上的俄罗斯,即白罗斯、乌克兰和今天俄罗斯的三者结合;还看到了俄罗斯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极为高涨,俄罗斯需要普京,普京的雄心壮志反过来进一步推高俄罗斯民族主义情绪。

  为此,普京反对美国式全球化、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文化,拒绝普世价值,拒绝西方民主制度,仇视西方。普京认为西方国家已衰落,具体表现为:软弱、分裂、颓废,沉溺于个体消费、滥交,内部分裂和意识形态对立。他认为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特朗普第二次竞选失败后的美国社会混乱,都证明西方的衰落。西方衰落是普京的坚定信念,所以,为实现伟大的俄罗斯,普京必须选择入侵乌克兰。

  在普京看来,西方利用了俄罗斯的弱点,让北约势力范围逼近俄罗斯边境;如今的形势刚好相反,处于弱势的是西方,专制主义在全世界发展势头良好。进入2022年,普京唯一认真对待的西方领导人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已离任。普京认为,俄罗斯为上世纪90年代受到耻辱而复仇的时机已经到来。他打赌俄军入侵乌克兰,西方国家会袖手旁观。同时,普京把乌克兰描绘成正在发生种族灭绝、腐败严重的国家,而这个国家从来没有独立建国的传统,是苏联领导人列宁人为创立出来的国家。现代乌克兰是俄罗斯“通过割去自己部分历史领土建立的”,而俄罗斯现在对乌克兰的行动,属于“去共产化”的一部分。普京入侵乌克兰得到大多数有着“弥赛亚情结”的俄罗斯人民支持。

  普京敌视西方,理所当然地把周边国家发生的事件都视为西方敌对势力幕后操纵的结果。他拒绝相信在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5年)、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和哈萨克斯坦(2022年)所爆发的一连串抗争事件,是民意的真实表达。因为每一次抗争都旨在消除腐败和不受欢迎的亲莫斯科政府。普京认为,西方帝国主义正在向历史上理应属于俄罗斯的领土渗透。

  掉入专制主义陷阱

  由此可见,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普京如此曲解历史和现实,只能低估对手高估自己,敌视和藐视西方,误判是合乎逻辑的。

  现在的问题是:普京是否了解俄军战场的真实情况?这须要从普京执政回归专制主义的实践去分析。其次,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导致他掉入专制主义陷阱。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有句名言,俄罗斯可以是一个民主国家或是一个帝国,但不能两者兼而有之。俄罗斯国徽是一只双头鹰,即看着东方,又看着西方。历史把俄罗斯拉向两个相反方向,一个是民主国家,另一个是霸权。

  俄罗斯的政治传统是一种典型的专制主义,历史上长期实行的是沙皇专制独裁。叶利钦没有完成俄罗斯向民主转型,民主转型失败。普京的帝国梦把俄罗斯带回专制主义,他掌控权力达到顶峰——独裁。

  事实证明,权力是他的磁石,他掌控整个国家。著名法西斯历史学家蒂莫西·斯奈德有这样的描述:“将一个威权主义的法治国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后,他干脆变成首席寡头,把国家变成了他这个寡头氏族的执行机制。”在专制国家,决策往往是在封闭的小圈子里做出的。信息流被权力扭曲,权力一元化地来自上级,权力就是一切,是体制中官员唯一的存在感,所有人只能唯命是从地执行上级指令。当他向上级反映他所了解的信息时,不会讲上级不喜欢听到的真相,而是讲上级想听的话,尽其所能奉承献媚上级,结果劣币驱逐良币,涌现出来的是极为自私、善于权术、贪婪无比的小人。这是专制体制的致命弱点。

  一本介绍普京亲信圈子的书《克里姆林宫的手下们》(all the kremlin's men),描述了所谓“集体普京”的现象,即他的随从总是在急切揣测总统想要什么。普京想听什么,这些亲信就会告诉他。普京亲信一直努力说服他,称他就是唯一能拯救俄罗斯的人。这种“集体普京”的表现就是,在入侵乌克兰前夕,全世界都看到电视画面:普京召集高官,逐个询问他们对即将发生的战争的看法。所有官员都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并试图自行组织语言说出顺从总统想法的话。普京公开羞辱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时,不管普京说什么,他只能诚惶诚恐地点头称是。

  结果显示: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情报失误令人震惊。普京不知道乌克兰人民想要什么,不知道他们将如何战斗,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军队是如何被腐败和贪污分子摧毁。

  所有迹象都表明,他因为相信了关于军事实力以及乌克兰人渴望服从俄罗斯统治的宣传,久而久之被自己国家舆论机构编造的谎言误导。这些谎言是他渴望得到的。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对战前乌克兰当地局势提供的最终报告,是俄军惨败的部分原因。该机构对乌克兰民众抵抗俄军袭击的意愿,以及国家对此准备程度的评估“大错特错”。这不排除该机构以正确方式收集信息,但那些将信息传达给普京的人改变了信息,信息经过层层传递,层层被修改,以便让总统听到他想要听到的内容。

  现在,普京不满情报官员告知他“乌克兰人会欢迎俄国入侵”的错误情报,已将之前传出被软禁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第五处处长贝塞达和副手阿纳托利·博柳赫关进莫斯科“列福尔托沃监狱”,第五处150人均被捕。

  令普京震怒的是,原本打算花几十亿美元收买乌克兰军队、情报机构和政客的钱,被贝塞达和第五处的人贪污了。开战前,俄军得知乌军已经全被收买,同意入侵乌克兰,俄军被告知乌军不会抵抗。贝塞达等人得知普京真要打乌克兰后顿时呆傻,为了保命和留住金钱,他们设计让美国人知道俄军的入侵计划,利用美国压力迫使普京改变主意。贝塞达联系上美国中情局,全盘托出普京的计划,导致拜登对外宣称,俄军肯定会入侵乌克兰。如此荒谬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专制国度。

  以上分析表明:普京误导普京,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无法走出制度误导的陷阱,是错误的信仰和专制主义的历史宿命。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原题《谁误导普京?》

责任编辑:昀舒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

2022-04-27 11:22:27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朱颖
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情报失误令人震惊。普京不知道乌克兰人民想要什么,不知道他们将如何战斗,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军队是如何被腐败和贪污分子摧毁。

  俄军入侵乌克兰已经两个月,表现令全世界大跌眼镜。人们纷纷指俄罗斯总统普京误判形势,低估乌克兰人的顽强抵抗,也低估了西方社会和北约的凝聚力,高估了俄军实力。他预设几天内推翻乌克兰政府的计划落空,使俄乌战争有长期化发展的倾向。人们不得不问:普京误判形势,是否被属下误导?误导导致误判。

微信截图_20220427112834.jpg

  为什么一个执政20年之久,被普遍认为精明且善于计算的普京会犯战略性误判?我们不能仅仅停在普京误判形势的表象,更应该分析理解造成普京误判的原因,才能揭示真相,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

  首先,普京的意识形态是误判的思想根源。瑞士圣加仑大学文化与俄罗斯社会教授施密德指出,普京的意识形态是欧亚主义、帝国意识和东正教的融合。欧亚主义理念最著名代表是尼古拉·特鲁贝茨科伊和彼得·萨维茨基,他们创造了一个新词eurasia(欧亚大陆)。在欧亚主义者看来,布尔什维克主义是西方货色,而彼得大帝的现代化尝试是沙皇俄国崩溃的原因。所以,欧亚主义者要求建立一个基于东正教、以强大的蒙古帝国为模式的欧亚帝国,去抗衡罗马—日耳曼文化。

  帝国意识来自普京对俄罗斯历史的诠释,核心论点是俄罗斯千年历史溯源至基辅罗斯,然后延伸到莫斯科公国、沙皇帝国、苏联,直到今天的俄罗斯联邦。普京是虔诚的东正教徒。这三者的融合就是普京的意识形态,也是俄罗斯民族的产物。

  俄罗斯民族价值观

  按照俄罗斯民族的价值观,俄罗斯人是一群自觉自愿背起十字架的人,这个十字架就是对全人类的宗教关怀,就是俄罗斯的“弥赛亚情结”(救世主耶穌)。俄罗斯是“第三罗马”,“弥赛亚意识”与“第三罗马”是一体两面。俄罗斯民族认定自己是“神选民族”,肩负“第三罗马”的神圣使命。这种意识和执念深刻作用于俄罗斯政治,推动其历史进程;该进程与西方文明势不两立。

  普京被俄罗斯人民视为推动俄罗斯历史进程的强人,俄罗斯东正教领袖基里尔大主教称普京是“上帝的奇迹”。因此全世界看到:普京怀抱着一个旨在恢复他所称的历史性俄罗斯的爱国主义计划,该计划要让俄罗斯拥有历史上的俄罗斯,即白罗斯、乌克兰和今天俄罗斯的三者结合;还看到了俄罗斯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极为高涨,俄罗斯需要普京,普京的雄心壮志反过来进一步推高俄罗斯民族主义情绪。

  为此,普京反对美国式全球化、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文化,拒绝普世价值,拒绝西方民主制度,仇视西方。普京认为西方国家已衰落,具体表现为:软弱、分裂、颓废,沉溺于个体消费、滥交,内部分裂和意识形态对立。他认为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特朗普第二次竞选失败后的美国社会混乱,都证明西方的衰落。西方衰落是普京的坚定信念,所以,为实现伟大的俄罗斯,普京必须选择入侵乌克兰。

  在普京看来,西方利用了俄罗斯的弱点,让北约势力范围逼近俄罗斯边境;如今的形势刚好相反,处于弱势的是西方,专制主义在全世界发展势头良好。进入2022年,普京唯一认真对待的西方领导人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已离任。普京认为,俄罗斯为上世纪90年代受到耻辱而复仇的时机已经到来。他打赌俄军入侵乌克兰,西方国家会袖手旁观。同时,普京把乌克兰描绘成正在发生种族灭绝、腐败严重的国家,而这个国家从来没有独立建国的传统,是苏联领导人列宁人为创立出来的国家。现代乌克兰是俄罗斯“通过割去自己部分历史领土建立的”,而俄罗斯现在对乌克兰的行动,属于“去共产化”的一部分。普京入侵乌克兰得到大多数有着“弥赛亚情结”的俄罗斯人民支持。

  普京敌视西方,理所当然地把周边国家发生的事件都视为西方敌对势力幕后操纵的结果。他拒绝相信在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5年)、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和哈萨克斯坦(2022年)所爆发的一连串抗争事件,是民意的真实表达。因为每一次抗争都旨在消除腐败和不受欢迎的亲莫斯科政府。普京认为,西方帝国主义正在向历史上理应属于俄罗斯的领土渗透。

  掉入专制主义陷阱

  由此可见,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普京如此曲解历史和现实,只能低估对手高估自己,敌视和藐视西方,误判是合乎逻辑的。

  现在的问题是:普京是否了解俄军战场的真实情况?这须要从普京执政回归专制主义的实践去分析。其次,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导致他掉入专制主义陷阱。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有句名言,俄罗斯可以是一个民主国家或是一个帝国,但不能两者兼而有之。俄罗斯国徽是一只双头鹰,即看着东方,又看着西方。历史把俄罗斯拉向两个相反方向,一个是民主国家,另一个是霸权。

  俄罗斯的政治传统是一种典型的专制主义,历史上长期实行的是沙皇专制独裁。叶利钦没有完成俄罗斯向民主转型,民主转型失败。普京的帝国梦把俄罗斯带回专制主义,他掌控权力达到顶峰——独裁。

  事实证明,权力是他的磁石,他掌控整个国家。著名法西斯历史学家蒂莫西·斯奈德有这样的描述:“将一个威权主义的法治国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后,他干脆变成首席寡头,把国家变成了他这个寡头氏族的执行机制。”在专制国家,决策往往是在封闭的小圈子里做出的。信息流被权力扭曲,权力一元化地来自上级,权力就是一切,是体制中官员唯一的存在感,所有人只能唯命是从地执行上级指令。当他向上级反映他所了解的信息时,不会讲上级不喜欢听到的真相,而是讲上级想听的话,尽其所能奉承献媚上级,结果劣币驱逐良币,涌现出来的是极为自私、善于权术、贪婪无比的小人。这是专制体制的致命弱点。

  一本介绍普京亲信圈子的书《克里姆林宫的手下们》(all the kremlin's men),描述了所谓“集体普京”的现象,即他的随从总是在急切揣测总统想要什么。普京想听什么,这些亲信就会告诉他。普京亲信一直努力说服他,称他就是唯一能拯救俄罗斯的人。这种“集体普京”的表现就是,在入侵乌克兰前夕,全世界都看到电视画面:普京召集高官,逐个询问他们对即将发生的战争的看法。所有官员都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并试图自行组织语言说出顺从总统想法的话。普京公开羞辱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时,不管普京说什么,他只能诚惶诚恐地点头称是。

  结果显示: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情报失误令人震惊。普京不知道乌克兰人民想要什么,不知道他们将如何战斗,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军队是如何被腐败和贪污分子摧毁。

  所有迹象都表明,他因为相信了关于军事实力以及乌克兰人渴望服从俄罗斯统治的宣传,久而久之被自己国家舆论机构编造的谎言误导。这些谎言是他渴望得到的。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对战前乌克兰当地局势提供的最终报告,是俄军惨败的部分原因。该机构对乌克兰民众抵抗俄军袭击的意愿,以及国家对此准备程度的评估“大错特错”。这不排除该机构以正确方式收集信息,但那些将信息传达给普京的人改变了信息,信息经过层层传递,层层被修改,以便让总统听到他想要听到的内容。

  现在,普京不满情报官员告知他“乌克兰人会欢迎俄国入侵”的错误情报,已将之前传出被软禁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第五处处长贝塞达和副手阿纳托利·博柳赫关进莫斯科“列福尔托沃监狱”,第五处150人均被捕。

  令普京震怒的是,原本打算花几十亿美元收买乌克兰军队、情报机构和政客的钱,被贝塞达和第五处的人贪污了。开战前,俄军得知乌军已经全被收买,同意入侵乌克兰,俄军被告知乌军不会抵抗。贝塞达等人得知普京真要打乌克兰后顿时呆傻,为了保命和留住金钱,他们设计让美国人知道俄军的入侵计划,利用美国压力迫使普京改变主意。贝塞达联系上美国中情局,全盘托出普京的计划,导致拜登对外宣称,俄军肯定会入侵乌克兰。如此荒谬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专制国度。

  以上分析表明:普京误导普京,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无法走出制度误导的陷阱,是错误的信仰和专制主义的历史宿命。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原题《谁误导普京?》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朱颖:普京信奉的意识形态和普京回归专制主义必然导致误导自己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