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世界杯买球攻略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
2022-04-11 11:07:44
来源:尚道战略 作者: 迈克尔·巴贝罗(michele barbero)
关键词:法国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如果像预期的那样,马克龙和勒庞最终在第二轮对决,结果将最终取决于有多少法国人愿意把票投给一位他们并不特别喜欢的总统,这将再次形成一个反对极右翼的“共和党阵线”。

  几个月来,法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看起来几乎是成为定局,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直在民调中领先,人们普遍预计他会赢得第二个任期。

  但距离周日的第一轮投票只有几天了,马克龙正在努力应对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她最近的支持率飙升。今年3月,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两名顶级候选人之间的差距扩大,这给竞选蒙上了阴影,并提高了马克龙的领导资本,但自那以来,差距已经缩小了一半以上。

  民意调查显示,马克龙仍然以26%的支持率领先,勒庞以25%的支持率落后。对马克龙来说,更令人担忧的是第二轮选举的预测。2017年,当两人首次在总统决选中对决时,马克龙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现在,总统几乎没有打败勒庞。

  “勒庞从未如此接近于赢得总统职位,”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的政治学家卢克·鲁班(luc rouban)说。

微信截图_20220411110841.jpg

  尽管民调机构仍认为马克龙连任是最有可能的结果,但事实上,勒庞似乎突然有了真正的机会,这本身就是法国的一场政治地震。在法国,主流政党仍然认为极右翼是一股与共和价值观不相容的反体制力量,而且与最高职位不相容。勒庞的国民团结党前身是国民阵线,由勒庞的父亲、阿尔及利亚战争老兵让-玛丽·勒庞在上世纪70年代创立。其民粹主义宣传围绕着反移民、反欧盟平台展开,其成员经常被指责为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

  勒庞正在收获一场有效竞选的成果。早在乌克兰战争导致能源价格飙升之前,她就决定关注工人阶级不断萎缩的购买力,而不是仅仅坚持她的主要问题——移民。如今,民意调查一直显示,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是法国选民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微弱多数的受访者表示,勒庞会比马克龙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总部位于英国的激进右翼分析中心(centre for analysis of the radical right)高级研究员让-伊夫•加缪(jean-yves camus)表示:“她在渲染自己亲近(普通人)、正常的形象。”他补充说,相比之下,马克龙在许多人看来仍然“冷漠,甚至轻蔑,是技术官僚、金融和社会精英的化身”。虽然马克龙的支持率略高于一年前,但目前低于45%。

  与此同时,另一位更激进的极右翼候选人,前电视评论员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的出现,帮助了勒庞长期以来“去妖魔化”全国集会的努力。泽穆尔去年秋天以自己的崛起威胁勒庞的总统野心,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动力,但他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经常是仇外的观点间接地让勒庞看起来更容易被温和派接受。

  “泽穆尔帮了她一个大忙,”鲁班说。在许多选民眼中,“现在的魔鬼是埃里克·泽穆,”他说。大约39%的法国选民认为勒庞具备成为总统的条件,而在2017年,这一比例仅为21%。勒庞温和的形象使她吸引了许多强硬的保守派选民,甚至一些激进的左翼选民(在全国集会放弃早期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开始支持大政府在各种福利项目上的支出之后)。

  马克龙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上周末在巴黎的一次集会上,他鼓励3万名支持者不要相信“选举已经获胜”,并呼吁进行“全面动员”。现年44岁的贝卢斯科尼再次采用了五年前颇为奏效的“包罗万有”(catch-all strategy)策略,当时他在执掌一个新成立的中间派政党时,从保守党和社会党两方面吸走了选民——削弱了前者,打压了后者。

  现在,一方面,马克龙向传统右翼分子致敬,他承诺将加强失业福利规定,并再次提议对养老金体系进行彻底改革——这一改革曾在他任期内引发了数十年来最长的罢工,但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被搁置。另一方面,他最近发起了一场针对进步人士和工人阶级的魅力攻势,发誓要提高最低工资,并通过大量发放救济金来提高人们遭受重创的购买力。

  目前,马克龙双管齐下的主要结果再次粉碎了其他温和派候选人的希望。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的保守派共和党人的支持率不到10%,而社会党则是该党历史上最差的表现,其候选人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目前的支持率只有2%。

  许多强硬的左翼人士似乎都在支持激进分子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梅朗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总统竞选老手。梅朗雄已经在民意调查中上升到第三位,在决选中仍有微弱的机会获得一席之地,但预计他将在决选中输给马克龙。

  尽管勒庞势头强劲,但她通往总统的道路仍然艰难。让勒庞担任总统的想法可能已经变得更容易被许多人接受,但绝大多数选民仍然认为马克龙比这位极右翼领导人更有总统地位。

  勒庞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可能是选民的弃权。法国的投票率长期以来一直在下降,预计这次将创历史新低,因为乌克兰战争吸引了大部分媒体的注意力。根据一些分析,大约30%的选民可能不会在选举日出现,而像往常一样,最有可能在选举中落选的将是年轻人和工人阶级,这两个人口群体是勒庞的主要支持者。

  如果这成为现实,这将不是投票率的表现第一次低于预期。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该党有望大获全胜;相反,它在几乎所有地方都失去了选票,也没能赢得任何地区的总统职位。但鲁班表示,低投票率并不一定意味着极右翼的麻烦。例如,在2002年的总统选举中,高弃权率最终主要伤害了社会党候选人莱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而充满活力的极右翼选民基础勒庞)震惊了法国,进入了决选。

  如果勒庞(marine le pen)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她的总统大选胜利将是法国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尽管近年来她成功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特立独行,但许多观察人士强调,她的计划仍然激进,尤其是在移民问题上。勒庞提议将法国公民的“国家优先”原则写入宪法,剥夺外国人的各种社会福利,并大规模驱逐无证移民和失业移民。

  尽管她不再支持法国离开欧盟,但她的许多提议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与布鲁塞尔的直接对抗,就像与欧洲其他许多极右翼领导人一样。她希望单方面削减法国对欧盟预算的贡献,并限制在法国的欧盟公民的权利。她说,巴黎不必遵守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玛蒂尔德•西乌拉(mathilde ciulla)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勒庞能在多大程度上将她对欧盟的强硬言论转化为实际政策。但西乌拉说,勒庞担任总统可能会带来重大的外交调整,长期以来的法德关系变得更加麻烦,法国转向欧洲怀疑论者,如匈牙利的极右翼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勒庞上周立即祝贺他再次当选。

  如果像预期的那样,马克龙和勒庞最终在第二轮对决,结果将最终取决于有多少法国人愿意把票投给一位他们并不特别喜欢的总统,这将再次形成一个反对极右翼的“共和党阵线”。2002年,让-玛丽·勒庞进入第二轮选举,引起了全国的震惊,法国人对此的反应是在决选中集体投票反对他,而不考虑任何其他政治因素。

  但是,马克龙阵营可能迟迟没有意识到,在投票时,很少有人把阻止马琳·勒庞作为他们的首要任务。在法国,极右翼“总是被低估”。

责任编辑:昀舒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

2022-04-11 11:07:44
来源:尚道战略 作者: 迈克尔·巴贝罗(michele barbero)
关键词:法国 我要评论
如果像预期的那样,马克龙和勒庞最终在第二轮对决,结果将最终取决于有多少法国人愿意把票投给一位他们并不特别喜欢的总统,这将再次形成一个反对极右翼的“共和党阵线”。

  几个月来,法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看起来几乎是成为定局,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直在民调中领先,人们普遍预计他会赢得第二个任期。

  但距离周日的第一轮投票只有几天了,马克龙正在努力应对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她最近的支持率飙升。今年3月,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两名顶级候选人之间的差距扩大,这给竞选蒙上了阴影,并提高了马克龙的领导资本,但自那以来,差距已经缩小了一半以上。

  民意调查显示,马克龙仍然以26%的支持率领先,勒庞以25%的支持率落后。对马克龙来说,更令人担忧的是第二轮选举的预测。2017年,当两人首次在总统决选中对决时,马克龙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现在,总统几乎没有打败勒庞。

  “勒庞从未如此接近于赢得总统职位,”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的政治学家卢克·鲁班(luc rouban)说。

微信截图_20220411110841.jpg

  尽管民调机构仍认为马克龙连任是最有可能的结果,但事实上,勒庞似乎突然有了真正的机会,这本身就是法国的一场政治地震。在法国,主流政党仍然认为极右翼是一股与共和价值观不相容的反体制力量,而且与最高职位不相容。勒庞的国民团结党前身是国民阵线,由勒庞的父亲、阿尔及利亚战争老兵让-玛丽·勒庞在上世纪70年代创立。其民粹主义宣传围绕着反移民、反欧盟平台展开,其成员经常被指责为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

  勒庞正在收获一场有效竞选的成果。早在乌克兰战争导致能源价格飙升之前,她就决定关注工人阶级不断萎缩的购买力,而不是仅仅坚持她的主要问题——移民。如今,民意调查一直显示,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是法国选民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微弱多数的受访者表示,勒庞会比马克龙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总部位于英国的激进右翼分析中心(centre for analysis of the radical right)高级研究员让-伊夫•加缪(jean-yves camus)表示:“她在渲染自己亲近(普通人)、正常的形象。”他补充说,相比之下,马克龙在许多人看来仍然“冷漠,甚至轻蔑,是技术官僚、金融和社会精英的化身”。虽然马克龙的支持率略高于一年前,但目前低于45%。

  与此同时,另一位更激进的极右翼候选人,前电视评论员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的出现,帮助了勒庞长期以来“去妖魔化”全国集会的努力。泽穆尔去年秋天以自己的崛起威胁勒庞的总统野心,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动力,但他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经常是仇外的观点间接地让勒庞看起来更容易被温和派接受。

  “泽穆尔帮了她一个大忙,”鲁班说。在许多选民眼中,“现在的魔鬼是埃里克·泽穆,”他说。大约39%的法国选民认为勒庞具备成为总统的条件,而在2017年,这一比例仅为21%。勒庞温和的形象使她吸引了许多强硬的保守派选民,甚至一些激进的左翼选民(在全国集会放弃早期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开始支持大政府在各种福利项目上的支出之后)。

  马克龙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上周末在巴黎的一次集会上,他鼓励3万名支持者不要相信“选举已经获胜”,并呼吁进行“全面动员”。现年44岁的贝卢斯科尼再次采用了五年前颇为奏效的“包罗万有”(catch-all strategy)策略,当时他在执掌一个新成立的中间派政党时,从保守党和社会党两方面吸走了选民——削弱了前者,打压了后者。

  现在,一方面,马克龙向传统右翼分子致敬,他承诺将加强失业福利规定,并再次提议对养老金体系进行彻底改革——这一改革曾在他任期内引发了数十年来最长的罢工,但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被搁置。另一方面,他最近发起了一场针对进步人士和工人阶级的魅力攻势,发誓要提高最低工资,并通过大量发放救济金来提高人们遭受重创的购买力。

  目前,马克龙双管齐下的主要结果再次粉碎了其他温和派候选人的希望。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的保守派共和党人的支持率不到10%,而社会党则是该党历史上最差的表现,其候选人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目前的支持率只有2%。

  许多强硬的左翼人士似乎都在支持激进分子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梅朗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总统竞选老手。梅朗雄已经在民意调查中上升到第三位,在决选中仍有微弱的机会获得一席之地,但预计他将在决选中输给马克龙。

  尽管勒庞势头强劲,但她通往总统的道路仍然艰难。让勒庞担任总统的想法可能已经变得更容易被许多人接受,但绝大多数选民仍然认为马克龙比这位极右翼领导人更有总统地位。

  勒庞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可能是选民的弃权。法国的投票率长期以来一直在下降,预计这次将创历史新低,因为乌克兰战争吸引了大部分媒体的注意力。根据一些分析,大约30%的选民可能不会在选举日出现,而像往常一样,最有可能在选举中落选的将是年轻人和工人阶级,这两个人口群体是勒庞的主要支持者。

  如果这成为现实,这将不是投票率的表现第一次低于预期。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该党有望大获全胜;相反,它在几乎所有地方都失去了选票,也没能赢得任何地区的总统职位。但鲁班表示,低投票率并不一定意味着极右翼的麻烦。例如,在2002年的总统选举中,高弃权率最终主要伤害了社会党候选人莱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而充满活力的极右翼选民基础勒庞)震惊了法国,进入了决选。

  如果勒庞(marine le pen)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她的总统大选胜利将是法国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尽管近年来她成功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特立独行,但许多观察人士强调,她的计划仍然激进,尤其是在移民问题上。勒庞提议将法国公民的“国家优先”原则写入宪法,剥夺外国人的各种社会福利,并大规模驱逐无证移民和失业移民。

  尽管她不再支持法国离开欧盟,但她的许多提议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与布鲁塞尔的直接对抗,就像与欧洲其他许多极右翼领导人一样。她希望单方面削减法国对欧盟预算的贡献,并限制在法国的欧盟公民的权利。她说,巴黎不必遵守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玛蒂尔德•西乌拉(mathilde ciulla)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勒庞能在多大程度上将她对欧盟的强硬言论转化为实际政策。但西乌拉说,勒庞担任总统可能会带来重大的外交调整,长期以来的法德关系变得更加麻烦,法国转向欧洲怀疑论者,如匈牙利的极右翼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勒庞上周立即祝贺他再次当选。

  如果像预期的那样,马克龙和勒庞最终在第二轮对决,结果将最终取决于有多少法国人愿意把票投给一位他们并不特别喜欢的总统,这将再次形成一个反对极右翼的“共和党阵线”。2002年,让-玛丽·勒庞进入第二轮选举,引起了全国的震惊,法国人对此的反应是在决选中集体投票反对他,而不考虑任何其他政治因素。

  但是,马克龙阵营可能迟迟没有意识到,在投票时,很少有人把阻止马琳·勒庞作为他们的首要任务。在法国,极右翼“总是被低估”。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迈克尔·巴贝罗:勒庞的崛起将再次掀起一场​“法国大革命”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