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世界杯买球攻略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
2022-04-01 10:36:09
来源:环地中海研究 作者: 冯玉军
关键词:俄罗斯 乌克兰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近年全球疫情蔓延更让俄罗斯认为世界秩序加速碎片化,俄罗斯应利用“无规则游戏”加速在后苏联空间恢复主导权。于是就相继出现了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和乌东地区冲突、2021年俄白联盟国家的全方位推进、俄借美国撤军阿富汗在中亚安全影响力上升以及2022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事变。由此可以看到,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绝非孤立事件,而是其重建帝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就战争起因而言,相关方有着迥然不同的叙事。诸多国家视其为俄对主权独立国家乌克兰的肆意侵略;俄罗斯则强调,北约东扩和乌克兰谋求“入约”是迫使其动武的根本原因。实际上,俄乌冲突有着更复杂的历史与现实经纬。一方面,俄罗斯在其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战略文化基因是其对乌作战的宏大历史背景。在莫斯科公国从众多罗斯国家中脱颖而出并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过程中,与周边民族的争战特别是蒙古帝国对其的统治使俄罗斯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全观”,它促使俄国总是试图在其周边地区获取“缓冲地带”。而随着“缓冲地带”的扩大,它就日益感到“更不安全”。在这种观念循环的作用下,俄罗斯的领土不断“潮水般地”向外扩张,同时也给其各个方向的邻国带来了巨大地缘政治冲击。1939年,苏联就是在防范“未来可能的威胁”旗号下,与纳粹德国签署“互不侵犯条约”,与德国共同瓜分了波兰并独自占领了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比萨拉比亚和摩尔多维亚。之后,又发动了对芬兰的战争,割占了卡累利阿等地。另一方面,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战略形势的判断是俄在后苏联空间“重整旧河山”直至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的现实根源。2000—2007年,俄罗斯借助高油价实现了较快经济增长,而美国则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普京由此做出了“俄罗斯已重新崛起、美国将不可遏制衰落”的判断。而近年全球疫情蔓延更让俄罗斯认为世界秩序加速碎片化,俄罗斯应利用“无规则游戏”加速在后苏联空间恢复主导权。于是就相继出现了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和乌东地区冲突、2021年俄白联盟国家的全方位推进、俄借美国撤军阿富汗在中亚安全影响力上升以及2022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事变。由此可以看到,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绝非孤立事件,而是其重建帝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微信截图_20220401103647.jpg

  战争发展的前景怎么样?我觉得俄罗斯原来提出的一系列的目标,可能都没有办法实现。在这场战争当中,俄罗斯最终目标的选择和现场的策略运用,更多的是根据形势的变化和对手的反应来加以调整的。

  这场战争的结局主要受到四个因素的影响。

  第一是乌克兰的抵抗。大家看得很清楚,这场战争没有像2014年一样,乌克兰表现出了非常顽强的保家卫国的政治意愿和比较强的战斗能力。

  第二是俄罗斯的实力。单纯从俄乌双方来比较, 俄罗斯的实力当然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在这场战争中,大家也看得很清楚,作战的双方并不仅仅是俄乌双方,乌克兰得到了很多国家的支持。在这种条件之下,俄罗斯的国家实力相对就是不足的了。

  第三是俄罗斯的国内的民意。战争以来,尽管俄罗斯当局实行高压控制,但是俄罗斯国内的反战情绪仍然是比较高的。

  第四是国际社会的反应。开战以来,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瑞士、芬兰这样的传统中立国都对乌克兰提供了大力支持,无论是政治上的、道义上的、经济上的还是军事上的。与此同时,对俄罗斯施加了巨大压力。

  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时间,现在边打边谈。我认为,和谈不会迅速取得现实成果,因为双方的底牌和要价仍然是相去甚远。核心分歧在于,俄罗斯是要乌克兰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和顿巴斯独立,这在乌克兰看来是不可接受的。所以说我觉得可能战斗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战场上的结局如何,俄罗斯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上都可以说已经失败了。它的失败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个是战争方式上的失败。在此次俄乌战争中,俄罗斯运用的还是阿富汗战争的方式、布拉格之春的方式甚至是二战的方式。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乌克兰打的却是一场高科技条件下人工智能高度参的、去中心化、扁平化的战争。在这场战争当中,俄罗斯传统的作战方式可以说是已经完全落后了。

  第二个是国家实力的失败。在由安全、生产、金融、知识四个要素构成的结构性权利体系里,俄罗斯除了军事之外,在生产、金融和知识方面基本上都是落在后边。可以说,在普京执政20多年的时间里,俄罗斯的综合国力仍在不断衰败。

  第三个是战略文化的底层逻辑的失败。俄罗斯现在的战略文化仍是以领土扩张和对自然资源的垄断作为主要支柱的。但21世纪大国战争竞争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科技、金融和对全球体系的塑造能力方面。在这些领域,俄罗斯完全处于下风。

  第四个是俄罗斯思维方式的失败。现在有很多人关心普京的“国师”杜金的思想,认为他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俄国的决策。其实,杜金的思想就是俄国弥赛亚(救世)思想、欧亚主义思想、斯拉夫文明(种族)优越论、俄国例外论、帝国主义观念以及德国地缘政治学中的“生存空间论”等各种陈腐学说的大杂烩。在他的思想中,没有全球化条件下相互依赖的理念,没有不同文明和谐共生的主张,更没有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中的“现代性”原则。就此而言,俄罗斯很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18、19世纪,已经远远的落后于21世纪时代的发展。

  俄乌战争对全球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就俄乌关系来讲,我觉得这场战争会使这两个在历史上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错综复杂关系的民族彻底走向分裂。战争之后,乌克兰虽然不会加入北约,但是加入欧盟是值得期待的。战后的乌克兰会更加倾向于融入欧洲的发展道路。而在国际社会的制裁之下,俄罗斯有可能进入一种相对孤立的状态,成为一座“俄罗斯岛”。在这种情况之下,基督教和东正教在东欧地区的分界线,会毫无疑问的向东再转移。

  这场战争也是冷战后世界发展的重要的分水岭,体现在两个方面。

  在国际安全领域,体系的分野会进一步的加剧。在欧洲可以看,这场战争当中重新团结的北约,欧盟也进一步得到了强化,美国在跨大西洋安全体系当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与此同时,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于联合国安理会在维护全球与地区安全中的作用提出了很多质疑。未来,联合国包括安理会的改革可能会加速进行,这对于二战以后形成的以安理会作为主要框架的全球安全治理体系将带来重大冲击。

  在全球经济层面,全球化进程会进一步分化。原来在中美贸易战当中,我们看到了美国试图推行“去中国化”,但是中国和世界经济体系绑得太紧了,完全脱钩是很难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去俄化”。甚至在能源如此重要、大家曾认为俄罗斯占据非常重要优势的领域都遭受到了巨大冲击。美国已经完全停止从俄罗斯的油气和煤炭进口,连欧盟也做出了今年去除2/3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到2027年基本上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重要决定。在这种情况之下,全球供应链、包括能源供应链,都在加紧重组。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从中美贸易战以来开始的一些地区性的双边、小多边贸易投资新机制新安排,在俄乌战争的刺激下会加速的发展。与此同时,wto的作用会下降,现在也有人提出了要把俄罗斯踢出wto。未来,以发达国家为核心,相当大部分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参与的,内部高度自由化甚至实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自由市场是否有可能出现,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环地中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本文为作者3月20日在浙外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环地中海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俄乌战争与国际格局变化”在线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稿,原题《俄乌战争的起源、前景与战略影响》,整理人:鲁家婧

责任编辑:昀舒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

2022-04-01 10:36:09
来源:环地中海研究 作者: 冯玉军
近年全球疫情蔓延更让俄罗斯认为世界秩序加速碎片化,俄罗斯应利用“无规则游戏”加速在后苏联空间恢复主导权。于是就相继出现了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和乌东地区冲突、2021年俄白联盟国家的全方位推进、俄借美国撤军阿富汗在中亚安全影响力上升以及2022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事变。由此可以看到,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绝非孤立事件,而是其重建帝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就战争起因而言,相关方有着迥然不同的叙事。诸多国家视其为俄对主权独立国家乌克兰的肆意侵略;俄罗斯则强调,北约东扩和乌克兰谋求“入约”是迫使其动武的根本原因。实际上,俄乌冲突有着更复杂的历史与现实经纬。一方面,俄罗斯在其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战略文化基因是其对乌作战的宏大历史背景。在莫斯科公国从众多罗斯国家中脱颖而出并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过程中,与周边民族的争战特别是蒙古帝国对其的统治使俄罗斯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全观”,它促使俄国总是试图在其周边地区获取“缓冲地带”。而随着“缓冲地带”的扩大,它就日益感到“更不安全”。在这种观念循环的作用下,俄罗斯的领土不断“潮水般地”向外扩张,同时也给其各个方向的邻国带来了巨大地缘政治冲击。1939年,苏联就是在防范“未来可能的威胁”旗号下,与纳粹德国签署“互不侵犯条约”,与德国共同瓜分了波兰并独自占领了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比萨拉比亚和摩尔多维亚。之后,又发动了对芬兰的战争,割占了卡累利阿等地。另一方面,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战略形势的判断是俄在后苏联空间“重整旧河山”直至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的现实根源。2000—2007年,俄罗斯借助高油价实现了较快经济增长,而美国则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普京由此做出了“俄罗斯已重新崛起、美国将不可遏制衰落”的判断。而近年全球疫情蔓延更让俄罗斯认为世界秩序加速碎片化,俄罗斯应利用“无规则游戏”加速在后苏联空间恢复主导权。于是就相继出现了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和乌东地区冲突、2021年俄白联盟国家的全方位推进、俄借美国撤军阿富汗在中亚安全影响力上升以及2022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事变。由此可以看到,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绝非孤立事件,而是其重建帝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微信截图_20220401103647.jpg

  战争发展的前景怎么样?我觉得俄罗斯原来提出的一系列的目标,可能都没有办法实现。在这场战争当中,俄罗斯最终目标的选择和现场的策略运用,更多的是根据形势的变化和对手的反应来加以调整的。

  这场战争的结局主要受到四个因素的影响。

  第一是乌克兰的抵抗。大家看得很清楚,这场战争没有像2014年一样,乌克兰表现出了非常顽强的保家卫国的政治意愿和比较强的战斗能力。

  第二是俄罗斯的实力。单纯从俄乌双方来比较, 俄罗斯的实力当然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在这场战争中,大家也看得很清楚,作战的双方并不仅仅是俄乌双方,乌克兰得到了很多国家的支持。在这种条件之下,俄罗斯的国家实力相对就是不足的了。

  第三是俄罗斯的国内的民意。战争以来,尽管俄罗斯当局实行高压控制,但是俄罗斯国内的反战情绪仍然是比较高的。

  第四是国际社会的反应。开战以来,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瑞士、芬兰这样的传统中立国都对乌克兰提供了大力支持,无论是政治上的、道义上的、经济上的还是军事上的。与此同时,对俄罗斯施加了巨大压力。

  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时间,现在边打边谈。我认为,和谈不会迅速取得现实成果,因为双方的底牌和要价仍然是相去甚远。核心分歧在于,俄罗斯是要乌克兰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和顿巴斯独立,这在乌克兰看来是不可接受的。所以说我觉得可能战斗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战场上的结局如何,俄罗斯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上都可以说已经失败了。它的失败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个是战争方式上的失败。在此次俄乌战争中,俄罗斯运用的还是阿富汗战争的方式、布拉格之春的方式甚至是二战的方式。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乌克兰打的却是一场高科技条件下人工智能高度参的、去中心化、扁平化的战争。在这场战争当中,俄罗斯传统的作战方式可以说是已经完全落后了。

  第二个是国家实力的失败。在由安全、生产、金融、知识四个要素构成的结构性权利体系里,俄罗斯除了军事之外,在生产、金融和知识方面基本上都是落在后边。可以说,在普京执政20多年的时间里,俄罗斯的综合国力仍在不断衰败。

  第三个是战略文化的底层逻辑的失败。俄罗斯现在的战略文化仍是以领土扩张和对自然资源的垄断作为主要支柱的。但21世纪大国战争竞争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科技、金融和对全球体系的塑造能力方面。在这些领域,俄罗斯完全处于下风。

  第四个是俄罗斯思维方式的失败。现在有很多人关心普京的“国师”杜金的思想,认为他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俄国的决策。其实,杜金的思想就是俄国弥赛亚(救世)思想、欧亚主义思想、斯拉夫文明(种族)优越论、俄国例外论、帝国主义观念以及德国地缘政治学中的“生存空间论”等各种陈腐学说的大杂烩。在他的思想中,没有全球化条件下相互依赖的理念,没有不同文明和谐共生的主张,更没有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中的“现代性”原则。就此而言,俄罗斯很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18、19世纪,已经远远的落后于21世纪时代的发展。

  俄乌战争对全球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就俄乌关系来讲,我觉得这场战争会使这两个在历史上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错综复杂关系的民族彻底走向分裂。战争之后,乌克兰虽然不会加入北约,但是加入欧盟是值得期待的。战后的乌克兰会更加倾向于融入欧洲的发展道路。而在国际社会的制裁之下,俄罗斯有可能进入一种相对孤立的状态,成为一座“俄罗斯岛”。在这种情况之下,基督教和东正教在东欧地区的分界线,会毫无疑问的向东再转移。

  这场战争也是冷战后世界发展的重要的分水岭,体现在两个方面。

  在国际安全领域,体系的分野会进一步的加剧。在欧洲可以看,这场战争当中重新团结的北约,欧盟也进一步得到了强化,美国在跨大西洋安全体系当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与此同时,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于联合国安理会在维护全球与地区安全中的作用提出了很多质疑。未来,联合国包括安理会的改革可能会加速进行,这对于二战以后形成的以安理会作为主要框架的全球安全治理体系将带来重大冲击。

  在全球经济层面,全球化进程会进一步分化。原来在中美贸易战当中,我们看到了美国试图推行“去中国化”,但是中国和世界经济体系绑得太紧了,完全脱钩是很难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去俄化”。甚至在能源如此重要、大家曾认为俄罗斯占据非常重要优势的领域都遭受到了巨大冲击。美国已经完全停止从俄罗斯的油气和煤炭进口,连欧盟也做出了今年去除2/3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到2027年基本上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重要决定。在这种情况之下,全球供应链、包括能源供应链,都在加紧重组。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从中美贸易战以来开始的一些地区性的双边、小多边贸易投资新机制新安排,在俄乌战争的刺激下会加速的发展。与此同时,wto的作用会下降,现在也有人提出了要把俄罗斯踢出wto。未来,以发达国家为核心,相当大部分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参与的,内部高度自由化甚至实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自由市场是否有可能出现,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环地中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本文为作者3月20日在浙外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环地中海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俄乌战争与国际格局变化”在线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稿,原题《俄乌战争的起源、前景与战略影响》,整理人:鲁家婧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冯玉军:战争尚未结束,但俄罗斯在四个层面已经失败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