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世界杯买球攻略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
2022-03-10 10:46:52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孙兴杰
关键词:俄罗斯 乌克兰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克里米亚战争是俄罗斯帝国战略传统的一次偏离,给俄罗斯造成重创。在欧洲方向,俄罗斯向来是借力打力,而非一味用强,所谓的“战斗民族”的名号,大概主要针对落后的亚洲国家或者部落。俄乌战争未必会沿着克里米亚战争方向演变,但是避免克里米亚战争的悲惨结局,应该是交战各方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乌克兰战争爆发并持续多日,俄军从闪击战转入了围城攻坚战,从歼灭战变成了消耗战。一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俄乌战争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会持续多久?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很多人认为,俄乌战争是世界历史的分水岭,但是如果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俄乌战争可能是19世纪克里米亚战争的小号版。历史不会重演,但是历史经验能够为观察现实提供参照。

  俄乌战争的确打破了二战结束以来欧洲的“长和平”。二战之后,欧洲还没有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大规模的地面战、围城战,俄乌战争似乎一下子就将欧洲人拉回到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场景中。但是俄乌战争不会引发世界大战,因为大国没有意愿卷入,也不会导致“新冷战”,因为国际体系没有形成阵营对垒的结构。

5f160a79c0ea455d9d285f7b2385e408.jpg

  比照克里米亚战争,这场俄乌战争具有类似的特点:两场战争都是在“新媒体”形态之下的第一场大战。1853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的时候,电报一下子提高了信息传递的速度,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在内的作者写了大量的评论,对战争过程进行“围观”和分析;俄乌战争则是社交媒体时代爆发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战争被“现场直播”。

  两场战争都是在“大战”之后“长和平”下意外爆发。没有多少人会预料到俄乌之间会打一场类似二战期间的地面战争。现在西方学者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1853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没有必要,也没有用,甚至被刻意遗忘了。

  两场战争都被定义为自由与专制之间的战争。俄乌战争已经引起了全球动员,包括公民个体、企业、媒体形成了反战、反俄的统一战线。还有最后一点,这两场战争都是在俄罗斯领导人误判形势,偏离了俄罗斯战略传统,而与西方体系进行的一场硬碰硬的战争。

  当然,俄乌战争与克里米亚战争也有一些不同点。第一点就是西方国家到目前为止没有直接参战。克里米亚战争是英法两个基督教国家,为了避免奥斯曼帝国被俄罗斯帝国打垮而爆发的一场欧洲大战。到目前为止,北约、美国一再表态不会派兵与俄罗斯作战。因此,从战争规模和范围来说,俄乌战争要比克里米亚战争小得多。

  第二点,俄乌战争可能不会持续两三年。克里米亚战争被认为是第一场工业化时代的战争,以至于死伤几十万人。当下的武器系统更加先进,并非武器不能用,而是不应该用;核武器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受到战争伦理和法律的约束。

  第三点,克里米亚战争被认为是一场全面战争,是对交战方经济实力、军事工业的考验;而现在的俄乌战争的物理战场在乌克兰,经济、金融、媒体等虚拟战场,则可能决定着物理战场的走向。

  普京公开侵略目的

  从18世纪以来,俄罗斯就成为欧洲国际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拿破仑战争之后,俄罗斯成为德国历史学家德约(ludwig dehio)所说的“侧翼大国”,尤其是与普鲁士、奥地利继承了保守主义联盟。克里米亚战争本质上是欧洲国际体系与俄罗斯帝国之间的冲突;当下的俄乌战争也有类似的特征。

  普京在两次电视讲话中,几乎和盘托出了俄罗斯的战略目标——重塑苏联空间或者说重塑俄罗斯帝国空间;否认乌克兰等苏联前加盟共和国的主权合法性和历史基础;对乌开战后提出的目标是“非军事化”“去纳粹化”,推翻乌克兰现政权。

  俄罗斯的国际秩序观,与基于主权国家的联合国体系,形成了激烈的对撞,尤其是在俄罗斯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期间发动战争,更是挑战了联合国的信誉和地位。俄乌战争爆发后,北约和西方国家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是快速动员起来,形成了对俄罗斯的“系统性”挤压。

  开战首日,俄军的闪击行动未能奏效,闪电战“闪崩”,乌克兰军队随后组织起来有效反击。到2月28日俄罗斯“无条件”与乌克兰举行谈判之际,俄军没有攻下一座乌克兰大城市。如德国战争史学家德尔布吕克(hans delbrück)所说的,歼灭战变成了消耗战,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俄乌战争第一个阶段结束了,俄军在战前所拥有的优势或形象,遭到极大打击。

  下一个阶段,战争会持续升级,俄军开始使用不那么精准的火箭弹进行攻击,军事目标和民用目标难以区分,战争朝着“绝对战争”的方向演变,从有限战争变成了全面战争。与俄军大举进攻同步的是,欧美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不断升级,除了不正式派兵之外的一切手段都可能被用上。这意味着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场面临的是西方支持与参与的作战系统。西方提供的后勤、情报、侦察、武器以及非正规作战人员等,都会出现在战场。这场消耗战的本质就变成了西方国际体系在乌克兰消耗俄罗斯一国,其中的实力差距可想而知。

  俄罗斯在虚拟战场没有优势

  乌克兰战场的差距并不是由俄乌两国来决定的,而在虚拟战场,俄罗斯更无优势。西方国家升级制裁,将俄罗斯央行以及部分银行踢出swift国际支付系统,卢布暴贬,银行面临挤兑。俄罗斯的经济体量只是北约的25分之一,更不要说在“结构性权力”的天然之别了。面对如此经济颓势,俄罗斯升级本国核战备等级,引起全球关注。

  克里米亚战争是俄罗斯帝国战略传统的一次偏离,给俄罗斯造成重创。在欧洲方向,俄罗斯向来是借力打力,而非一味用强,所谓的“战斗民族”的名号,大概主要针对落后的亚洲国家或者部落。

  俄乌战争未必会沿着克里米亚战争方向演变,但是避免克里米亚战争的悲惨结局,应该是交战各方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作者是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

2022-03-10 10:46:52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孙兴杰
克里米亚战争是俄罗斯帝国战略传统的一次偏离,给俄罗斯造成重创。在欧洲方向,俄罗斯向来是借力打力,而非一味用强,所谓的“战斗民族”的名号,大概主要针对落后的亚洲国家或者部落。俄乌战争未必会沿着克里米亚战争方向演变,但是避免克里米亚战争的悲惨结局,应该是交战各方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乌克兰战争爆发并持续多日,俄军从闪击战转入了围城攻坚战,从歼灭战变成了消耗战。一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俄乌战争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会持续多久?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很多人认为,俄乌战争是世界历史的分水岭,但是如果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俄乌战争可能是19世纪克里米亚战争的小号版。历史不会重演,但是历史经验能够为观察现实提供参照。

  俄乌战争的确打破了二战结束以来欧洲的“长和平”。二战之后,欧洲还没有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大规模的地面战、围城战,俄乌战争似乎一下子就将欧洲人拉回到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场景中。但是俄乌战争不会引发世界大战,因为大国没有意愿卷入,也不会导致“新冷战”,因为国际体系没有形成阵营对垒的结构。

5f160a79c0ea455d9d285f7b2385e408.jpg

  比照克里米亚战争,这场俄乌战争具有类似的特点:两场战争都是在“新媒体”形态之下的第一场大战。1853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的时候,电报一下子提高了信息传递的速度,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在内的作者写了大量的评论,对战争过程进行“围观”和分析;俄乌战争则是社交媒体时代爆发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战争被“现场直播”。

  两场战争都是在“大战”之后“长和平”下意外爆发。没有多少人会预料到俄乌之间会打一场类似二战期间的地面战争。现在西方学者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1853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没有必要,也没有用,甚至被刻意遗忘了。

  两场战争都被定义为自由与专制之间的战争。俄乌战争已经引起了全球动员,包括公民个体、企业、媒体形成了反战、反俄的统一战线。还有最后一点,这两场战争都是在俄罗斯领导人误判形势,偏离了俄罗斯战略传统,而与西方体系进行的一场硬碰硬的战争。

  当然,俄乌战争与克里米亚战争也有一些不同点。第一点就是西方国家到目前为止没有直接参战。克里米亚战争是英法两个基督教国家,为了避免奥斯曼帝国被俄罗斯帝国打垮而爆发的一场欧洲大战。到目前为止,北约、美国一再表态不会派兵与俄罗斯作战。因此,从战争规模和范围来说,俄乌战争要比克里米亚战争小得多。

  第二点,俄乌战争可能不会持续两三年。克里米亚战争被认为是第一场工业化时代的战争,以至于死伤几十万人。当下的武器系统更加先进,并非武器不能用,而是不应该用;核武器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受到战争伦理和法律的约束。

  第三点,克里米亚战争被认为是一场全面战争,是对交战方经济实力、军事工业的考验;而现在的俄乌战争的物理战场在乌克兰,经济、金融、媒体等虚拟战场,则可能决定着物理战场的走向。

  普京公开侵略目的

  从18世纪以来,俄罗斯就成为欧洲国际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拿破仑战争之后,俄罗斯成为德国历史学家德约(ludwig dehio)所说的“侧翼大国”,尤其是与普鲁士、奥地利继承了保守主义联盟。克里米亚战争本质上是欧洲国际体系与俄罗斯帝国之间的冲突;当下的俄乌战争也有类似的特征。

  普京在两次电视讲话中,几乎和盘托出了俄罗斯的战略目标——重塑苏联空间或者说重塑俄罗斯帝国空间;否认乌克兰等苏联前加盟共和国的主权合法性和历史基础;对乌开战后提出的目标是“非军事化”“去纳粹化”,推翻乌克兰现政权。

  俄罗斯的国际秩序观,与基于主权国家的联合国体系,形成了激烈的对撞,尤其是在俄罗斯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期间发动战争,更是挑战了联合国的信誉和地位。俄乌战争爆发后,北约和西方国家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是快速动员起来,形成了对俄罗斯的“系统性”挤压。

  开战首日,俄军的闪击行动未能奏效,闪电战“闪崩”,乌克兰军队随后组织起来有效反击。到2月28日俄罗斯“无条件”与乌克兰举行谈判之际,俄军没有攻下一座乌克兰大城市。如德国战争史学家德尔布吕克(hans delbrück)所说的,歼灭战变成了消耗战,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俄乌战争第一个阶段结束了,俄军在战前所拥有的优势或形象,遭到极大打击。

  下一个阶段,战争会持续升级,俄军开始使用不那么精准的火箭弹进行攻击,军事目标和民用目标难以区分,战争朝着“绝对战争”的方向演变,从有限战争变成了全面战争。与俄军大举进攻同步的是,欧美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不断升级,除了不正式派兵之外的一切手段都可能被用上。这意味着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场面临的是西方支持与参与的作战系统。西方提供的后勤、情报、侦察、武器以及非正规作战人员等,都会出现在战场。这场消耗战的本质就变成了西方国际体系在乌克兰消耗俄罗斯一国,其中的实力差距可想而知。

  俄罗斯在虚拟战场没有优势

  乌克兰战场的差距并不是由俄乌两国来决定的,而在虚拟战场,俄罗斯更无优势。西方国家升级制裁,将俄罗斯央行以及部分银行踢出swift国际支付系统,卢布暴贬,银行面临挤兑。俄罗斯的经济体量只是北约的25分之一,更不要说在“结构性权力”的天然之别了。面对如此经济颓势,俄罗斯升级本国核战备等级,引起全球关注。

  克里米亚战争是俄罗斯帝国战略传统的一次偏离,给俄罗斯造成重创。在欧洲方向,俄罗斯向来是借力打力,而非一味用强,所谓的“战斗民族”的名号,大概主要针对落后的亚洲国家或者部落。

  俄乌战争未必会沿着克里米亚战争方向演变,但是避免克里米亚战争的悲惨结局,应该是交战各方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作者是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孙兴杰:反思克里米亚战争教训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