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世界杯买球攻略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
2021-12-10 15:30:3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薛力
关键词:美国 美国经济 美国外交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美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也缺乏国内的共识领导国际秩序的调整,更难以逆转全球化进程,只能躬身回缩,勉力构筑一个新的政治铁幕以保护自己。铁幕之内,美国位居中心,第一圈层是五眼联盟成员国,第二圈层是盟国,第三圈层是紧密伙伴国,第四圈层是一般伙伴国。美国希望以此打击不属于这个圈层体系的诸多国家。

  全球媒体近期关注的两大热点是“全球民主峰会”,以及滥觞于南非的新冠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12月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表示,奥密克戎所产生的确切影响现在还不得而知。那么,美国拜登政府全力张罗(manipulate)的“全球民主峰会”,对于地球又意味着什么呢?笔者的判断是:它可能意味着新西方主义的铁幕正徐徐落下。

微信截图_20211210153233.jpg

美国主办的民主峰会9日正式召开,超过100名世界各地领导人透过视频与会

  刻意强化价值观差异无益和平与发展

  所谓新西方主义,是大西洋主义的升级版。它以跨大西洋联盟为基础,联合其他新教-天主教文明圈国家,加上圈外的盟国、伙伴国,并争取更多的中间国家,以便在不同议题上构建排他性的“议题俱乐部”(“新西方俱乐部”),从而孤立、限制、制裁新东方国家,重点是中国与俄罗斯,也涉及其他西方不待见的国家如伊朗、土耳其、塞尔维亚、匈牙利、委内瑞拉、朝鲜、叙利亚、柬埔寨等等。

  “全球民主峰会”的主要特征是:“价值”为号,美国操刀;拉帮结派,制造对抗。

  作为一种政治动物,人类很难完全摆脱价值观,但刻意强化价值观的差异,则难免导致摩擦乃至对抗。一部人类历史,固然冲突多多,但整体而言,依然是合作多于冲突。因此,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才有可能。政治价值观更是如此。政体的选择,通常是内生者才具有生命力,对大国来说尤其如此。外力强行嫁接的价值观与政体,很容易导致国家的失序与混乱,很难为国民带来稳定的利益与福祉。

  在人类的价值观链条中,幸福位居顶端。实现幸福有多种形式,民主是实现幸福的手段之一。美国是二战后全球实力最强的国家,是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头号力量。但这不意味着美国的价值观与政治制度具有普世性,能给所有国家的国民以幸福。广大的中小国家并不谋求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即便是数量有限的大国也未必追求最强国家与世界领导者地位。这些国家更在意国民的幸福。

  美式民主固然是美国强大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来说,参考价值有限。它们有自己推崇的政治价值观,实行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因此,美国自命为“全球价值法官”对世界各国进行他我二分的做法,不仅难以服众,而且容易引发争议与对抗。这无疑是在分裂世界、制造冲突,是对全球化的反动,不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基督教价值观与“美洲合众国”的野心和自信

  拜登政府主刀操办“民主峰会”,表面上与民主党偏好的政治价值高度相关。深层原因则是在凸显基督教价值观:它把世界上的人分为教徒与异教徒两类,认为教徒是上帝的选民,有责任与义务把上帝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途径是通过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种手段同化甚至消灭异教徒。这是地理大发现以来欧洲人在全世界干的事。

  清教徒把这种理念与做法带到了新大陆(the new world),期望在此建立起有别于旧大陆(the old world)的“美洲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经过二百年的努力,囊括南北美洲的合众国虽然没有建成,位于北美洲中部的美国依然是全球实力最强的国家,并通过两次大战成为世界领导国。它按照自己的意愿,联合欧洲,吸收其他地区,构建起二战后的国际秩序。这使得美国坚信,自己确实是“山巅之城”(the city upon a hill),人民幸福、国家强大。因此,有必要在全球推广美国的一切,特别是美式价值观与民主制度。卡特政府明确将“人权外交”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并尽力推行美国的意识形态和社会政治制度,以便美国在硬实力相对衰弱的背景下,继续充当世界领导者。

  冷战的胜利,使美国人越发相信自己的软实力特别是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小布什政府力推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反恐战争、颜色革命是其典型表现。问题在于,这种外交方略并未能阻止美国的相对衰弱,其巨大的成本与引发的反弹甚至加剧了美国的衰弱。贫富差距的扩大、中产阶级的被剥夺感使得美国的孤立主义势力抬头,从而为特朗普主义的出现奠定了民意基础。这是“不靠谱的特朗普”虽然输掉了2020年总统大选,却获得创纪录的败选者选票的深层原因。

  不争的事实是:主观愿望与客观实力决定了美国已经从“世界领导者”演化为“世界协调员”。美国已经难以“兜底”重大国际事务,只能实行全球战略收缩,其方式是:强化在重点地区的投入、选择性介入国际事务、让盟友与伙伴国承担更大的责任与义务。特朗普以简单粗暴的方式贯彻这种收缩,拜登则希望以比较温和的方式贯彻这一方略。因此,“以一定的借口重拾价值观外交”就成了一个便利的选择。

  “把自己的私利包装为漂亮的辞藻”

  对美国而言“不幸”的是,世界进入了新的时代,经济全球化使得相互依存成为国家间关系的主要特征,也使得美国的经济力量不再是压倒性的一枝独秀。拜登难以采取杜鲁门的进攻型围堵战略,只能转而采取防御型的“自筑藩篱、强化对抗”的方式,以应对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并力主全球化的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匈牙利等让美国“头疼”的国家。但单纯以“维持美国领导地位”为名分构筑经济藩篱的做法缺乏正当性与吸引力,“对抗极权、打击腐败以及促进尊重人权”因而成为其“价值观外交”的便利工具。

  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廉洁等价值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不能由美国充当裁判员。既往的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经常选择性推行价值观外交,主要针对与自己关系不够密切的国家。中国国际关系学界普遍的看法是,“把自己的私利包装为漂亮的辞藻”是美国的拿手好戏之一。欧美媒体对全球话语权的把控,为美国联合欧洲、欧盟、五眼联盟、盟国与伙伴国实施价值观外交提供了舆论空间。因此,“民主峰会”成了国际媒体关注的一大热点。

  问题在于,在没有世界大战危险的时代,国家更为关注经济发展,而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量的最大贡献者,是120多个国家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这使得大部分国家难以像在冷战时期那样呼应美国,并在中美之间二选一。如果没有重大变故,包括欧盟、东盟在内的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至少会在相当时间内坚持“经济归经济、安全归安全”的对冲策略。

  因此,美国虽然依据自己的偏好“圈定”了110个国家与地区参加“民主峰会”。但这些国家很难全心参与美国操办的“民主大合唱”,而只是将之当作美国举办的一场临时政治派对。派对过后,大部分国家依然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特别是在经贸与文化交流方面。

  不过,这场政治派对也具有潜在价值,它表明美国已经从一个信心十足、持开放心态的“独步天下”的超级大国,变成了一个需要为自己构筑政治安全经济文化防护栏、与他国竞争中事事强调对等性(reciprocity)的“普通”大国。构建经济、文化防护栏应者寥寥且收效迟缓,只能发力安全与政治领域。安全领域乃有澳英美同盟(aukus)的诞生,政治领域则是“民主峰会”的出笼。

  总之,美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也缺乏国内的共识领导国际秩序的调整,更难以逆转全球化进程,只能躬身回缩,勉力构筑一个新的政治铁幕以保护自己。铁幕之内,美国位居中心,第一圈层是五眼联盟成员国,第二圈层是盟国,第三圈层是紧密伙伴国,第四圈层是一般伙伴国。美国希望以此打击不属于这个圈层体系的诸多国家。但这是一个具有等级制特征的、松散的新西方国家体系,其主要作用是保护美国及其关键盟友的利益,客观上则是在分化世界、制造对抗。

责任编辑:昀舒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

2021-12-10 15:30:3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薛力
美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也缺乏国内的共识领导国际秩序的调整,更难以逆转全球化进程,只能躬身回缩,勉力构筑一个新的政治铁幕以保护自己。铁幕之内,美国位居中心,第一圈层是五眼联盟成员国,第二圈层是盟国,第三圈层是紧密伙伴国,第四圈层是一般伙伴国。美国希望以此打击不属于这个圈层体系的诸多国家。

  全球媒体近期关注的两大热点是“全球民主峰会”,以及滥觞于南非的新冠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12月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表示,奥密克戎所产生的确切影响现在还不得而知。那么,美国拜登政府全力张罗(manipulate)的“全球民主峰会”,对于地球又意味着什么呢?笔者的判断是:它可能意味着新西方主义的铁幕正徐徐落下。

微信截图_20211210153233.jpg

美国主办的民主峰会9日正式召开,超过100名世界各地领导人透过视频与会

  刻意强化价值观差异无益和平与发展

  所谓新西方主义,是大西洋主义的升级版。它以跨大西洋联盟为基础,联合其他新教-天主教文明圈国家,加上圈外的盟国、伙伴国,并争取更多的中间国家,以便在不同议题上构建排他性的“议题俱乐部”(“新西方俱乐部”),从而孤立、限制、制裁新东方国家,重点是中国与俄罗斯,也涉及其他西方不待见的国家如伊朗、土耳其、塞尔维亚、匈牙利、委内瑞拉、朝鲜、叙利亚、柬埔寨等等。

  “全球民主峰会”的主要特征是:“价值”为号,美国操刀;拉帮结派,制造对抗。

  作为一种政治动物,人类很难完全摆脱价值观,但刻意强化价值观的差异,则难免导致摩擦乃至对抗。一部人类历史,固然冲突多多,但整体而言,依然是合作多于冲突。因此,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才有可能。政治价值观更是如此。政体的选择,通常是内生者才具有生命力,对大国来说尤其如此。外力强行嫁接的价值观与政体,很容易导致国家的失序与混乱,很难为国民带来稳定的利益与福祉。

  在人类的价值观链条中,幸福位居顶端。实现幸福有多种形式,民主是实现幸福的手段之一。美国是二战后全球实力最强的国家,是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头号力量。但这不意味着美国的价值观与政治制度具有普世性,能给所有国家的国民以幸福。广大的中小国家并不谋求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即便是数量有限的大国也未必追求最强国家与世界领导者地位。这些国家更在意国民的幸福。

  美式民主固然是美国强大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来说,参考价值有限。它们有自己推崇的政治价值观,实行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因此,美国自命为“全球价值法官”对世界各国进行他我二分的做法,不仅难以服众,而且容易引发争议与对抗。这无疑是在分裂世界、制造冲突,是对全球化的反动,不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基督教价值观与“美洲合众国”的野心和自信

  拜登政府主刀操办“民主峰会”,表面上与民主党偏好的政治价值高度相关。深层原因则是在凸显基督教价值观:它把世界上的人分为教徒与异教徒两类,认为教徒是上帝的选民,有责任与义务把上帝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途径是通过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种手段同化甚至消灭异教徒。这是地理大发现以来欧洲人在全世界干的事。

  清教徒把这种理念与做法带到了新大陆(the new world),期望在此建立起有别于旧大陆(the old world)的“美洲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经过二百年的努力,囊括南北美洲的合众国虽然没有建成,位于北美洲中部的美国依然是全球实力最强的国家,并通过两次大战成为世界领导国。它按照自己的意愿,联合欧洲,吸收其他地区,构建起二战后的国际秩序。这使得美国坚信,自己确实是“山巅之城”(the city upon a hill),人民幸福、国家强大。因此,有必要在全球推广美国的一切,特别是美式价值观与民主制度。卡特政府明确将“人权外交”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并尽力推行美国的意识形态和社会政治制度,以便美国在硬实力相对衰弱的背景下,继续充当世界领导者。

  冷战的胜利,使美国人越发相信自己的软实力特别是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小布什政府力推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反恐战争、颜色革命是其典型表现。问题在于,这种外交方略并未能阻止美国的相对衰弱,其巨大的成本与引发的反弹甚至加剧了美国的衰弱。贫富差距的扩大、中产阶级的被剥夺感使得美国的孤立主义势力抬头,从而为特朗普主义的出现奠定了民意基础。这是“不靠谱的特朗普”虽然输掉了2020年总统大选,却获得创纪录的败选者选票的深层原因。

  不争的事实是:主观愿望与客观实力决定了美国已经从“世界领导者”演化为“世界协调员”。美国已经难以“兜底”重大国际事务,只能实行全球战略收缩,其方式是:强化在重点地区的投入、选择性介入国际事务、让盟友与伙伴国承担更大的责任与义务。特朗普以简单粗暴的方式贯彻这种收缩,拜登则希望以比较温和的方式贯彻这一方略。因此,“以一定的借口重拾价值观外交”就成了一个便利的选择。

  “把自己的私利包装为漂亮的辞藻”

  对美国而言“不幸”的是,世界进入了新的时代,经济全球化使得相互依存成为国家间关系的主要特征,也使得美国的经济力量不再是压倒性的一枝独秀。拜登难以采取杜鲁门的进攻型围堵战略,只能转而采取防御型的“自筑藩篱、强化对抗”的方式,以应对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并力主全球化的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匈牙利等让美国“头疼”的国家。但单纯以“维持美国领导地位”为名分构筑经济藩篱的做法缺乏正当性与吸引力,“对抗极权、打击腐败以及促进尊重人权”因而成为其“价值观外交”的便利工具。

  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廉洁等价值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不能由美国充当裁判员。既往的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经常选择性推行价值观外交,主要针对与自己关系不够密切的国家。中国国际关系学界普遍的看法是,“把自己的私利包装为漂亮的辞藻”是美国的拿手好戏之一。欧美媒体对全球话语权的把控,为美国联合欧洲、欧盟、五眼联盟、盟国与伙伴国实施价值观外交提供了舆论空间。因此,“民主峰会”成了国际媒体关注的一大热点。

  问题在于,在没有世界大战危险的时代,国家更为关注经济发展,而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量的最大贡献者,是120多个国家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这使得大部分国家难以像在冷战时期那样呼应美国,并在中美之间二选一。如果没有重大变故,包括欧盟、东盟在内的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至少会在相当时间内坚持“经济归经济、安全归安全”的对冲策略。

  因此,美国虽然依据自己的偏好“圈定”了110个国家与地区参加“民主峰会”。但这些国家很难全心参与美国操办的“民主大合唱”,而只是将之当作美国举办的一场临时政治派对。派对过后,大部分国家依然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特别是在经贸与文化交流方面。

  不过,这场政治派对也具有潜在价值,它表明美国已经从一个信心十足、持开放心态的“独步天下”的超级大国,变成了一个需要为自己构筑政治安全经济文化防护栏、与他国竞争中事事强调对等性(reciprocity)的“普通”大国。构建经济、文化防护栏应者寥寥且收效迟缓,只能发力安全与政治领域。安全领域乃有澳英美同盟(aukus)的诞生,政治领域则是“民主峰会”的出笼。

  总之,美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也缺乏国内的共识领导国际秩序的调整,更难以逆转全球化进程,只能躬身回缩,勉力构筑一个新的政治铁幕以保护自己。铁幕之内,美国位居中心,第一圈层是五眼联盟成员国,第二圈层是盟国,第三圈层是紧密伙伴国,第四圈层是一般伙伴国。美国希望以此打击不属于这个圈层体系的诸多国家。但这是一个具有等级制特征的、松散的新西方国家体系,其主要作用是保护美国及其关键盟友的利益,客观上则是在分化世界、制造对抗。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薛力:“民主峰会”:西方自保的“新铁幕”正在落下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