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世界杯买球攻略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
2021-08-18 11:23:48
来源:联合新闻网 作者: 转角说
关键词:中东 阿富汗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拜登的撤军决定,就事后诸葛而论,确实造成了灾难性的连锁效应。虽然其短期因果,确实是因为前任总统川普与塔利班在2019年于多哈签字的和平协议(但川普坚称是拜登执行的),决定萧规曹随的现任总统拜登,只是此一战略的继承者。不过实际上,美国试图从阿富汗“体面退场”的决定,其实已经纠缠拖延了整整10年。

  2021年8月15日傍晚,在全世界的直播目击中,美军82空降师的“支努干”直升机在美国大使馆的草坪上来来去去,急着把一批又一批的大使馆人员载往喀布尔国际机场(kbl)的紧急撤离点。因为几个小时前,美国一直支持的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已在一声不吭的混乱状态下,与亲自敲门总统府的塔利班谈判代表达成“流亡协议”,就这样轻轻一撇地丢下一切政治责任,头也不回地离开阿富汗。

  至此,缠斗20年的阿富汗战争,正式落幕——美国成为“帝国坟场”的新一代祭品,而一度被逼进全灭边缘的阿富汗塔利班,则以令人无法置信地神速的闪电攻势,于发动全国总攻的10天内,就逼使喀布尔的中央政府“开城投降”。

  塔利班的全胜之姿与摧枯拉朽的征服攻势,不仅让严重错估情势地美国情报单位极为错愕与难堪,从中国内战、韩战、越战到伊拉克战争,历代累积的尴尬苦果,也全都再一次地轮回到世人眼前,就像是《华尔街日报》为喀布尔陷落时所下的新闻标题:“这是暴走版的‘西贡沦陷’!”(saigon on steroids)

在白宫发布的这张照片中,拜登总统于2021 年8 月15 日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和高级官员进行了虚拟会面,听取了关于阿富汗的简报.jpg

美国总统拜登于2021 年8 月15 日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和高级官员进行了视频会面,听取了关于阿富汗的简报

  阿富汗全面沦陷的时机点,对于苦战20年的美国而言,是难堪到极点的政治灾难,因为塔利班攻下喀布尔、重新统治阿富汗的这一天,距离911袭击事件的20周年只有28天——但同样因911而起,这场美国史上耗时最久,金钱、政治与社会代价又最为昂贵的20年血战中,注定要离开的美国,究竟有没有过更体面的“退场机会”?

  拜登的撤军决定,就事后诸葛而论,确实造成了灾难性的连锁效应。虽然其短期因果,确实是因为前任总统川普与塔利班在2019年于多哈签字的和平协议(但川普坚称是拜登执行的),决定萧规曹随的现任总统拜登,只是此一战略的继承者。不过实际上,美国试图从阿富汗“体面退场”的决定,其实已经纠缠拖延了整整10年。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参与,粗略可分成几个五大阶段:2001年开始的攻势扫荡阶段,2004年开始的塔利班重整期,2009年开始的“奥巴马大增兵”,2011年开始的北约退场,以及2019年川普与塔利班的最终和平谈判。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与北约联军为了歼灭犯案的基地组织与其首脑本拉登,带着先进大军强袭阿富汗。当时装备落后且遭到各方围攻的塔利班迅速溃退,其战斗部队大量死灭,幸存残党则往东南方的巴基斯坦边境山区逃窜。

  在这一阶段,摧枯拉朽的美军武力,很快地控制了阿富汗全境,但其扶持的盟军——北方联盟——在传奇领袖马苏德死后,其本质只是相互猜忌的贪婪军阀。众路大头掌权后的彼此斗争、贪腐,以及对于异议部族的抹黑清算(指控其是塔利班),很快就变成了“所托非人”的混乱现实。

  阿富汗新政府的重建暴政与贪腐,给予了塔利班残党重要的喘息与重整机会。于是在巴基斯坦的暗中扶持下,塔利班才从2004年开始逐渐复活,凭恐怖主义袭击与农村游击战,重新在各地与美军血战纠缠,以战养战、成为反美与反政府势力联盟的武装旗帜。

  塔利班在2004年的逐渐复活,除了与阿富汗新政府的贪腐霸道有关,也与2003年英美联军入侵伊拉克的区域变动有所连动。但当时最让美国头痛的主战场却是伊拉克,除了美军死伤极为惨重,更还有“基地屠夫”——嗜血疯狂的残酷程度,连本拉登都看不下去而切割谴责的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阿富汗的整体战况,于此也因为始终无法确定本拉登的下落,而暂时被冷落进入消耗战。

  不过也因为伊拉克战争的“大增兵”(the surge)经验,后来的奥巴马政府才会在军系将领的施压下,于2009年末开始发动对阿富汗的“奥巴马大增兵”战略。

  奥巴马大增兵的逻辑,就是让美军派出加倍的战斗驻军,并延长驻阿部队的轮值时间。一方面扩大在阿富汗的扫荡范围,一方面也藉此加倍对阿富汗政府部队的“建军训练”与民兵支援计划。以2008年为例,当时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只有3万人,但到2009年却加倍到了65,000兵力,之后在2010年更是突破十万大军——直到2011年的最颠峰为止,美军在阿富汗最多曾派有十一万人之巨的战斗部队。

  美军对阿富汗接近4倍的增兵投入,虽然成功压制了塔利班的势力范围,并迅速稳定了阿富汗持续不稳的内政局势。但随驻阿美军一起暴增的数字,也包含了直冲天际的战争开销,相对增多的美国大兵伤亡率。同时因为接触密度扩大,美军与阿富汗社会的冲突——包括误杀平民、失控滥杀、文化冲突,甚至是不断爆发阿富汗训练兵反戈杀害美军教官的“green-on-blue”(友军相杀)事件,都让美国本土的反战压力急遽升高。

  但此时,转机却从天而降——2011年5月2日,策划911攻击的基地领导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的庇护所里,遭越境突袭的美军海豹部队击毙。此一战果不仅成为奥巴马任内的最大“武功”,亦顺理成章地让压力锅中的白宫,开始逐步降级对阿富汗的战争投资。

  在本拉登死后60天内,奥巴马政府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了阿富汗撤军时间表,除在半年之间撤走了三万兵力、也就是将近三分之一的驻阿美军,也设定了2014年前“全军撤收”愿景目标。

  然而在美国大增兵之后、击杀本拉登之前,奥巴马与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的关系却坠入冰点。因美军在阿富汗屡传杀伤丑闻,以及阿富汗政府的贪腐、部族揽权专断、与执政效能低落……等结构性问题,而多次遭到奥巴马谴责修理的缘故,双方多有冲突。卡尔扎伊甚至因此故意与阿富汗塔利班隔空示好,极为奉承地称呼对方为“亲爱手足”,甚至扬言不排除“带着政府加入塔利班”以呛声奥巴马。

  不过到了本拉登死后、美军有意撤收之际,卡尔扎伊总统与其朋党的态度反而开始大幅摇摆、欲拒还迎。像是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塔利班和解谈判中,代表斡旋的前总统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竟神秘地遭塔利班强硬派刺客卧底炸死;之后,卡尔扎伊也一直藉故拖延总统大选并拒绝签署《美阿联合安保协议》,一直到2014年后来就职的——现在放生全国,自己偷偷逃跑的——加尼总统,才在最后一刻批准双方协议。

  加尼总统与奥巴马签署的安保协议,主要是解除美国与北约联军的“第一线战斗地位”,但仍能保留一定的驻军兵力,以作为军事教练团、后勤支援指导、反恐情报与空中火力打击的弹性武力。自此,奥巴马政府才能对国内交代“美国正在结束战争”,但另一方面却也能维持前线能量,避免如同今天一样、政府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的崩溃惨局。

  卡尔扎伊与加尼两任总统,亟欲维持“美军战争现状”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他们一方面抱怨美国干政太深,但喀布尔高层的裙带利益又亟依赖美国军费拨给阿富汗所带来的贪腐大饼;但当时的奥巴马又为何不愿片面撤军?直接结束这场空虚之战呢?之中,除了大国颜面的部分考量外,也于周边情势在2014年以后的剧烈转变相关。

  在2014协议后,美军在阿富汗的部队规模也锐减到25,000人以下。一直到2019年川普与塔利班开始直接谈判,公开承诺美国要在2021年“全面撤军”之前,美军在阿富汗都一直维持在13,000~20,000人的规模之间。

  但2014年前后,世界正在内战中的伊拉克,见证了“isis的恐怖崛起”;于阿富汗东边的巴基斯坦,也让巴基斯坦塔利班、哈卡尼网路……等“阿富汗塔利班的变体与分裂次形态”,成为美国极为在意的恐怖威胁。

  与此同时,伊朗与国际社会对抗的核危机,才刚要度过高峰;大张旗鼓抢进世界的中国,则于同一年份发起了“一带一路”倡议,并以紧邻阿富汗的“巴铁兄弟”巴基斯坦为投资最大的战略桥头堡——种种的瞻前顾后与战略存疑,这才让位于欧亚大陆中央地带的阿富汗,成为了美国一定想走,却不确定到底甚么时候才是体面时机的“鸡肋陷阱”。

责任编辑:昀舒
 1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

2021-08-18 11:23:48
来源:联合新闻网 作者: 转角说
拜登的撤军决定,就事后诸葛而论,确实造成了灾难性的连锁效应。虽然其短期因果,确实是因为前任总统川普与塔利班在2019年于多哈签字的和平协议(但川普坚称是拜登执行的),决定萧规曹随的现任总统拜登,只是此一战略的继承者。不过实际上,美国试图从阿富汗“体面退场”的决定,其实已经纠缠拖延了整整10年。

  2021年8月15日傍晚,在全世界的直播目击中,美军82空降师的“支努干”直升机在美国大使馆的草坪上来来去去,急着把一批又一批的大使馆人员载往喀布尔国际机场(kbl)的紧急撤离点。因为几个小时前,美国一直支持的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已在一声不吭的混乱状态下,与亲自敲门总统府的塔利班谈判代表达成“流亡协议”,就这样轻轻一撇地丢下一切政治责任,头也不回地离开阿富汗。

  至此,缠斗20年的阿富汗战争,正式落幕——美国成为“帝国坟场”的新一代祭品,而一度被逼进全灭边缘的阿富汗塔利班,则以令人无法置信地神速的闪电攻势,于发动全国总攻的10天内,就逼使喀布尔的中央政府“开城投降”。

  塔利班的全胜之姿与摧枯拉朽的征服攻势,不仅让严重错估情势地美国情报单位极为错愕与难堪,从中国内战、韩战、越战到伊拉克战争,历代累积的尴尬苦果,也全都再一次地轮回到世人眼前,就像是《华尔街日报》为喀布尔陷落时所下的新闻标题:“这是暴走版的‘西贡沦陷’!”(saigon on steroids)

在白宫发布的这张照片中,拜登总统于2021 年8 月15 日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和高级官员进行了虚拟会面,听取了关于阿富汗的简报.jpg

美国总统拜登于2021 年8 月15 日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和高级官员进行了视频会面,听取了关于阿富汗的简报

  阿富汗全面沦陷的时机点,对于苦战20年的美国而言,是难堪到极点的政治灾难,因为塔利班攻下喀布尔、重新统治阿富汗的这一天,距离911袭击事件的20周年只有28天——但同样因911而起,这场美国史上耗时最久,金钱、政治与社会代价又最为昂贵的20年血战中,注定要离开的美国,究竟有没有过更体面的“退场机会”?

  拜登的撤军决定,就事后诸葛而论,确实造成了灾难性的连锁效应。虽然其短期因果,确实是因为前任总统川普与塔利班在2019年于多哈签字的和平协议(但川普坚称是拜登执行的),决定萧规曹随的现任总统拜登,只是此一战略的继承者。不过实际上,美国试图从阿富汗“体面退场”的决定,其实已经纠缠拖延了整整10年。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参与,粗略可分成几个五大阶段:2001年开始的攻势扫荡阶段,2004年开始的塔利班重整期,2009年开始的“奥巴马大增兵”,2011年开始的北约退场,以及2019年川普与塔利班的最终和平谈判。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与北约联军为了歼灭犯案的基地组织与其首脑本拉登,带着先进大军强袭阿富汗。当时装备落后且遭到各方围攻的塔利班迅速溃退,其战斗部队大量死灭,幸存残党则往东南方的巴基斯坦边境山区逃窜。

  在这一阶段,摧枯拉朽的美军武力,很快地控制了阿富汗全境,但其扶持的盟军——北方联盟——在传奇领袖马苏德死后,其本质只是相互猜忌的贪婪军阀。众路大头掌权后的彼此斗争、贪腐,以及对于异议部族的抹黑清算(指控其是塔利班),很快就变成了“所托非人”的混乱现实。

  阿富汗新政府的重建暴政与贪腐,给予了塔利班残党重要的喘息与重整机会。于是在巴基斯坦的暗中扶持下,塔利班才从2004年开始逐渐复活,凭恐怖主义袭击与农村游击战,重新在各地与美军血战纠缠,以战养战、成为反美与反政府势力联盟的武装旗帜。

  塔利班在2004年的逐渐复活,除了与阿富汗新政府的贪腐霸道有关,也与2003年英美联军入侵伊拉克的区域变动有所连动。但当时最让美国头痛的主战场却是伊拉克,除了美军死伤极为惨重,更还有“基地屠夫”——嗜血疯狂的残酷程度,连本拉登都看不下去而切割谴责的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阿富汗的整体战况,于此也因为始终无法确定本拉登的下落,而暂时被冷落进入消耗战。

  不过也因为伊拉克战争的“大增兵”(the surge)经验,后来的奥巴马政府才会在军系将领的施压下,于2009年末开始发动对阿富汗的“奥巴马大增兵”战略。

  奥巴马大增兵的逻辑,就是让美军派出加倍的战斗驻军,并延长驻阿部队的轮值时间。一方面扩大在阿富汗的扫荡范围,一方面也藉此加倍对阿富汗政府部队的“建军训练”与民兵支援计划。以2008年为例,当时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只有3万人,但到2009年却加倍到了65,000兵力,之后在2010年更是突破十万大军——直到2011年的最颠峰为止,美军在阿富汗最多曾派有十一万人之巨的战斗部队。

  美军对阿富汗接近4倍的增兵投入,虽然成功压制了塔利班的势力范围,并迅速稳定了阿富汗持续不稳的内政局势。但随驻阿美军一起暴增的数字,也包含了直冲天际的战争开销,相对增多的美国大兵伤亡率。同时因为接触密度扩大,美军与阿富汗社会的冲突——包括误杀平民、失控滥杀、文化冲突,甚至是不断爆发阿富汗训练兵反戈杀害美军教官的“green-on-blue”(友军相杀)事件,都让美国本土的反战压力急遽升高。

  但此时,转机却从天而降——2011年5月2日,策划911攻击的基地领导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的庇护所里,遭越境突袭的美军海豹部队击毙。此一战果不仅成为奥巴马任内的最大“武功”,亦顺理成章地让压力锅中的白宫,开始逐步降级对阿富汗的战争投资。

  在本拉登死后60天内,奥巴马政府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了阿富汗撤军时间表,除在半年之间撤走了三万兵力、也就是将近三分之一的驻阿美军,也设定了2014年前“全军撤收”愿景目标。

  然而在美国大增兵之后、击杀本拉登之前,奥巴马与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的关系却坠入冰点。因美军在阿富汗屡传杀伤丑闻,以及阿富汗政府的贪腐、部族揽权专断、与执政效能低落……等结构性问题,而多次遭到奥巴马谴责修理的缘故,双方多有冲突。卡尔扎伊甚至因此故意与阿富汗塔利班隔空示好,极为奉承地称呼对方为“亲爱手足”,甚至扬言不排除“带着政府加入塔利班”以呛声奥巴马。

  不过到了本拉登死后、美军有意撤收之际,卡尔扎伊总统与其朋党的态度反而开始大幅摇摆、欲拒还迎。像是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塔利班和解谈判中,代表斡旋的前总统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竟神秘地遭塔利班强硬派刺客卧底炸死;之后,卡尔扎伊也一直藉故拖延总统大选并拒绝签署《美阿联合安保协议》,一直到2014年后来就职的——现在放生全国,自己偷偷逃跑的——加尼总统,才在最后一刻批准双方协议。

  加尼总统与奥巴马签署的安保协议,主要是解除美国与北约联军的“第一线战斗地位”,但仍能保留一定的驻军兵力,以作为军事教练团、后勤支援指导、反恐情报与空中火力打击的弹性武力。自此,奥巴马政府才能对国内交代“美国正在结束战争”,但另一方面却也能维持前线能量,避免如同今天一样、政府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的崩溃惨局。

  卡尔扎伊与加尼两任总统,亟欲维持“美军战争现状”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他们一方面抱怨美国干政太深,但喀布尔高层的裙带利益又亟依赖美国军费拨给阿富汗所带来的贪腐大饼;但当时的奥巴马又为何不愿片面撤军?直接结束这场空虚之战呢?之中,除了大国颜面的部分考量外,也于周边情势在2014年以后的剧烈转变相关。

  在2014协议后,美军在阿富汗的部队规模也锐减到25,000人以下。一直到2019年川普与塔利班开始直接谈判,公开承诺美国要在2021年“全面撤军”之前,美军在阿富汗都一直维持在13,000~20,000人的规模之间。

  但2014年前后,世界正在内战中的伊拉克,见证了“isis的恐怖崛起”;于阿富汗东边的巴基斯坦,也让巴基斯坦塔利班、哈卡尼网路……等“阿富汗塔利班的变体与分裂次形态”,成为美国极为在意的恐怖威胁。

  与此同时,伊朗与国际社会对抗的核危机,才刚要度过高峰;大张旗鼓抢进世界的中国,则于同一年份发起了“一带一路”倡议,并以紧邻阿富汗的“巴铁兄弟”巴基斯坦为投资最大的战略桥头堡——种种的瞻前顾后与战略存疑,这才让位于欧亚大陆中央地带的阿富汗,成为了美国一定想走,却不确定到底甚么时候才是体面时机的“鸡肋陷阱”。

  2014年之后,美军在阿富汗的存在就变成了无止尽踱步的消耗战。虽然美国的助阵,让加尼政府能基础统治阿富汗全境,但贪腐、部族冲突与塔利班在乡村地区——特别是在西南方伊朗边境——的势力扩张,却也让喀布尔政府缓慢地出现了颓势。

  在这段期间,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内的恐攻规模与突袭强度越来越强,但加尼政府却拿神出鬼没的塔利班部队没有办法。于外交局势上,加尼本人也不断消极配合、暗中狙击华府推动的塔利班和解谈判。但这种两面逢源的生存手法,却在2016年之后踢到了铁板——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

  主张“美国至上”的川普,自参选以来就不断谴责华府传统政治人物,对于海外战争的贪婪浪费与懦弱无能,因此要如何撤出阿富汗、结束这场美国史上最昂贵的战争,也就成为川普政治生涯最重要的外交主张之一。

  然而与奥巴马所遭遇到的状况类似,川普在和解谈判上仍然无法压迫塔利班与加尼政府“诚心互动”;对内,他自己的撤军意见又一路被曾经军系幕僚、甚至现任的美军将领,以各种软硬兼施的方式打枪,警告他阿富汗政府仍有随时“崩溃”的可能。

  不过类似的说法,最终已无法有效说服不耐烦的川普政府。于是在2019年秋季,亟欲在2020大选年前达成撤军政见的川普,遂指示时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epo)安排邀请“塔利班代表访美和谈”,甚至打算要在戴维营亲自欢迎塔利班与阿富汗总统加尼“奉茶言欢”。

  谁知相关安排却引爆了白宫鹰派战将——时任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的强烈抗议,直接与蓬佩奥翻脸互杠。之后,塔利班又在阿富汗突袭炸死了美军士官长艾利斯·巴雷托(elis angel barreto ortiz)。败兴而归的川普这才紧急取消给塔利班的戴维营邀请,并愤怒地开除与自己作对的博尔顿,闹出了后来一系列风风火火的国会听证与博尔顿回忆录风波。

  博尔顿被开除后,川普仍坚持与塔利班达成了和平谈判,美国也在2020年初在多哈的协调下,与阿富汗政府、阿富汗塔利班分别签署和平谈判,确定启动阿富汗两军的政治和解谈判;美国也以此和塔利班约定“撤军换反恐”——美国与西方盟军承诺要在2021年5月1日前全面撤出阿富汗,而塔利班则需要担保自此之后放弃支持恐怖主义活动。

  与塔利班签完字后,川普也与军方讨价还价了一阵,并于2020年内把原本13,000名的美国驻军,撤收到了4,500人以下;到了2020年大选结束,共和党连任几成泡影之后,川普又再度下令美国撤军一半,要在拜登总统就职的5天前,把阿富汗美军撤到只剩2,000人的规模。

  但川普和平协议之下,阿富汗与美军的反塔利班作战规模却被大幅限缩,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尼政府一方面与塔利班谈不出个诚意结果,另一方面却又被川普压着强迫释放5,000名“塔利班战争犯”,已作为双方交好的和解诚意示范——但根据《华尔街日报》日后的调查,这些被释放、原本承诺不再打仗的塔利班囚犯,后来几乎全员再武装,是2021年阿富汗沦陷之战中,在各地战场大显神威的前锋军官。

  回头来看,自从2011年奥巴马与塔利班的接触失败后,美国的阿富汗战略就注定以喀布尔的崩溃为收场——问题只是阿富汗政府军能撑多久?是陷入全面内战的长期混乱?还是塔利班全面统治的崩溃式重返?

  之中,美国媒体与政坛虽然多对川普的2020塔利班和平协议有着极为争议的评价,认为这项片面的撤军承诺,不仅无法保证塔利班的守信诚意,更让塔利班得到了宝贵的时间与政治空间,在阿富汗政府眼皮底下,以“美国靠山很快将走”为号召点来拉拢各地部族与军阀。

  但相反的,川普的谈判作法真的毫无理性吗?从他最讨厌的奥巴马的交涉经验中,美国也发现了与卡尔扎伊、加尼等战争既得利益者交涉,最终绝对谈不出个所以然。因此以多哈协议的片面撤军决定——强行施压阿富汗政府“面对现实”,在有限时间决定与塔利班的未来关系——就美国的利益来看,其实也是自私合理。

  那么川普给拜登留下的撤军为解题,是没有好结局的烂摊吗?此一说法,也是阿富汗沦陷、喀布尔机场陷入逃难人道灾难后,拜登本人于8月16日晚间对美国解释的公开说法,“前总统们给我留下了一个不可能圆满结局的战争烂摊。”

  拜登主张:川普与塔利班的2020谈判结果,与今年1月就职典礼前的突袭再撤军,都确定了“美军留在阿富汗只会为越来越危险”,因为塔利班早已趁机扩张到“2001年后最强”的军事实力,只剩下2,500人不到的驻阿美军,甚至不可能独立抵挡塔利班真正的总攻进击——除非拜登愿意重新增兵,但这也会重新走回小布希、奥巴马与川普一直都解不了的“阿富汗死循环”——因此,硬着头皮坚持撤军,也就成为现实数字与政治考量的唯一解。

  “阿富汗战争已经拖到第四任美国总统了,就会在我手上结束,我绝不会把这场战争丢给第五个总统来解决。”事实上,当拜登5月决定全军撤离阿富汗时,美国政坛里不乏支持声音——除了像是一直反战的桑德斯与民主党的进步派代表外,共和党里也有不少意见认为是时候收手,因为这不仅是川普留下的既定路线,也是美国社会的“主流民意”。

  可后续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自8月开始,阿富汗局势急速恶化,不明原因全面失去战意的阿富汗正规军在10天内土崩瓦解,从北方军阀开始一一倒戈开城,连串的总崩溃让阿富汗唯一能打的特种部队司令部(只有一万部队还分散各地),在原本有机会守住的南方战线也遭到击破。最终阿富汗三军就在美国军方与情报单位严重高估的状态下,于8月15日以塔利班大获全胜,作为战争的最后结局。

  在塔利班拿下喀布尔后,崩溃难堪的西方撤离行动,也让许多美国专家与政坛意见,回过头来指责拜登政府的情报严重失误、战术配置荒腔走板完全没有应变机制。例如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rf)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就表示:

  “或许有人认为拜登政权撤军阿富汗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当前发生的灾难状况,真得令人很难为政府辩解。这一切摆明就是重大情报与政策失误,才会对阿富汗造成如此悲惨的悲剧后果。”

  部分意见也认为,造成阿富汗军心崩溃的原因,就是美军7月初在巴格兰空军基地“趁夜撤退”的不告而别。如果巴格兰空军基地留到最后,美军就还能保留维护、并现场打击塔利班进击的空中支援火力;而眼下西方使节团的紧急撤退,也不用遭遇喀布尔机场的人道惨况,而更能分散压力,让美国人“体面有尊严地离去”。

  但在巴格兰基地撤收之前,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只剩下1,000余人,撇除650名守护大使馆的陆战队战备队外,包括在巴格兰基地留下的都只是“最低象征性”的兵力而已。更何况巴格兰基地内还有关押5,000名恐怖分子重刑犯的军事监狱,原本就是高度风险、且被塔利班直接瞄准的一级目标。

  监此,美军虽然走得极为狼狈,并以最糟的局面成为阿富汗人最鄙视的回忆。但如果“再次增兵”确定不可能是美国人可接受的政治选项,阿富汗的崩溃与“西贡沦陷”的重现,也只是时间与地点的问题——让美国人感到尴尬的,只是喀布尔机场的丑恶实况;但在坎达哈、赫拉特、或者是目前正在重新集结准备与塔利班政权进行新一波内战的潘杰西尔河谷,败战狼狈的惨况,可都不会被社群直播的新闻所看见。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帝国坟场的审判: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美国能否更“体面”逃出阿富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