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世界杯买球攻略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
2021-07-08 10:41:59
来源:林泉忠公衆號 作者: 林泉忠
关键词:日本 日本文化 全球卫生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奥运开幕日近,内阁支持度今后有所回升亦属正常。然而,疫情的反复及不可测,却也无时无刻地为东奥带来诸多难以控制的不确定性,也给第一线的筹办人员增添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毋庸置疑,对菅义伟政府而言,强行举办奥运无疑是一场豪赌。

  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迄今的日本多项调查都显示,支持续办东京奥运的比例,均远低于反对(包括停办、延办)的数据。然而,经历了东奥延期一年的挫折后,菅义伟却不惜站在民意的对立面,也无视日皇的“忧虑”,而一意孤行地“非办不可”,究竟是为了什么?

  日本主流民意为何反对续办奥运?

  然而,菅义伟政府却未曾主动就东奥“非办不可”的理由,向国民作出清晰的说明,仅用“平和の祭典”(和平盛事)、“绊”(纽带)等抽象的概念来搪塞。曾任日本奥委会理事的柔道名家山口香,日前接受《朝日新闻》(6月23日刊出)的专访,指出“奥运声称是和平盛典,然而,举办了奥运,世界并不因此就和平了。为了实现和平,不正是应该和不同意见的人们展开对话、寻求共识吗?抛弃了国民的奥运,究竟是为谁而办?”

  菅义伟政府如此“不负责任”的应对,自然也引发更多的社会精英看不下去。就在离东奥开幕仅3周的7月2日,日本颇负盛名的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和著名作家落合惠子召集了共13位高知名度的文化界人士,包括思想家内田树、非小说作家泽地久枝、记者春名干男等,共同公开发表提交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等的陈情书,批评“日本政府和奥运主办方未就如何落实“安心安全”的(东奥)口号进行说明”,并使用“历史的暴举”的重话,痛陈政府不顾国内外人民安全的傲慢。

  同时,上野千鹤子等还于当日起在国际联署网络平台“change.org”,发动呼吁取消东京奥运会的联署。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也在同一平台,以“停办东奥以护吾人生命”(cancel the tokyo olympics to protect our lives)为题,发动了同样要求停办东奥的联署,在本文截稿前,汇集了接近目标(50万)的40多万人签署。

微信截图_20210708104416.jpg

  不只是社会菁英,作为战后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日本国民的成熟度,也反映在不会因为政府堂而皇之的宏大叙述,而沉溺于一片弘扬国威等抽象的爱国主义论述,而是勇于表达对政府政策的不满。在离奥运开幕不足一个月的6月28日,朝日新闻公布了针对东京市民的东奥民调,结果显示认同“今夏举办”的受访者为38%、“应该中止”为33%、“再度延期”则为27%。换言之,反对续办奥运的仍然高达六成。至于在无可选择而只能续办的情况下,认为“应限制入场观众”的为30%,而“应无观众举办”则高达两倍的64%。作为纳税者的日本国民对东奥的取态,一目了然。

  减少经济损失 “办好过不办”

  面对这些此起彼伏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菅义伟政府显然无动于中。那么究竟日本政府执意“非办不可”的理由何在?

  首先,从经济的角度而言,减少因停办而带来庞大的财政赤字,应是菅义伟政府最现实的考量。根据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推算,正常举办奥运的经济效果为1.81兆日圆(约1266亿港元),倘若完全停办东奥,则该项经济上的效果将成泡影;如果根据东京奥组委于6月下旬对于会场观众不超过容量的50%及总人数不超过1万的限制规定,则损失仅894亿日圆,即约62亿港元(经济效果为约1.72兆日圆,即约1204亿港元);即使“无观众举办”,损失也仅1468亿日圆,即约103亿港元(经济效果为约1.66兆日圆,即约1163亿港元)。易言之,基于减少经济损失的判断,而得出的结论为“办好过不办”,应是日本政府续办奥运的首要考虑因素。

微信截图_20210708104434.jpg

  其二,赋予日本以及世界人民“勇气”,应是日本政府坚持不停办的另一主要考量。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爆发以来,蹂躏全球。不仅日本深受其害,全球人类至今仍笼罩在充满不可测的疫情阴霾之中。奥运作为全世界共同合作的最大型人类活动,虽然不能因此而摆脱病毒扩散的困扰,却仍能透过竞技场上运动健将们所展现的奋发、进取、合作的精神,为苦于疫情的人们发出克服困难的积极信号,相信这也应是国际奥委会同意今年东京续办奥运的主要理由之所在。

  不止于此,续办东奥,不仅对疫情下备战多时的选手是莫大的鼓励,还可以刺激日本国民乃至世界人民对体育运动的热情,对体育产业也会带来正面的刺激作用。

  东奥后的选战 菅义伟的选举考量

  其三,是否、如何举办奥运,无可避免地成为菅义伟及执政党的选举考量因素。目前因应对疫情以及奥运开幕日近,日本媒体有关今年下半年的选举话题并不多。然而,菅义伟党总裁任期到9月底就结束,而众议院议员的任期亦于10月21日届满,却也是绕不过去的政治日程。基于对宪政的尊重,日本当不至于学香港将选举延后“至少一年”举行。

  换言之,成功举办奥运,利用奥运的利多效果,增添胜选的资本,应是菅义伟的盘算。就此思路而言,首相官邸应该是倾向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前先举行大选,然后借众议院胜选的气势,顺理成章赢得总裁选举而得以双连任(首相及总裁)。诚然,菅义伟的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仍是未知之数。

  自去年9月继安倍晋三而担任首相约10个月以来,菅义伟的政绩乏善可陈,应对疫情一团糟,疫苗接种率更是g7(七大工业国组织)中最低,经济的成长也受其影响。除此之外,4月25日举行的3场国政层级的补选,包括众议院北海道2区、参议院长野两项补选以及参议院广岛的重选,执政党全数落败(或没派人出选)。在此背景下,菅义伟的支持度每况愈下。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6月14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菅义伟领导的内阁不支持率创新高,达到45%,支持率则是37%。自民党在7月5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亦未如理想。报道指出,自民党与伙伴公明党合计,预料未能取得过半席位。

  菅义伟期望东奥带来“冲喜”的效果,不言而喻。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奥运开幕日近,内阁支持度今后有所回升亦属正常。然而,疫情的反复及不可测,却也无时无刻地为东奥带来诸多难以控制的不确定性,也给第一线的筹办人员增添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毋庸置疑,对菅义伟政府而言,强行举办奥运无疑是一场豪赌。

  《孟子》有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疫情下逆国民之意,强行举办奥运,倘若只是赌上菅义伟的政治生命,仍应只是小事一桩。然而,如果日本万一因东奥而引爆更为严重的疫情,将国民以及国内外选手的健康和安全赌上,则非同小可了。

  原题《冲喜?——东京奥运“非办不可”的缘由》

责任编辑:昀舒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

2021-07-08 10:41:59
来源:林泉忠公衆號 作者: 林泉忠
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奥运开幕日近,内阁支持度今后有所回升亦属正常。然而,疫情的反复及不可测,却也无时无刻地为东奥带来诸多难以控制的不确定性,也给第一线的筹办人员增添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毋庸置疑,对菅义伟政府而言,强行举办奥运无疑是一场豪赌。

  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迄今的日本多项调查都显示,支持续办东京奥运的比例,均远低于反对(包括停办、延办)的数据。然而,经历了东奥延期一年的挫折后,菅义伟却不惜站在民意的对立面,也无视日皇的“忧虑”,而一意孤行地“非办不可”,究竟是为了什么?

  日本主流民意为何反对续办奥运?

  然而,菅义伟政府却未曾主动就东奥“非办不可”的理由,向国民作出清晰的说明,仅用“平和の祭典”(和平盛事)、“绊”(纽带)等抽象的概念来搪塞。曾任日本奥委会理事的柔道名家山口香,日前接受《朝日新闻》(6月23日刊出)的专访,指出“奥运声称是和平盛典,然而,举办了奥运,世界并不因此就和平了。为了实现和平,不正是应该和不同意见的人们展开对话、寻求共识吗?抛弃了国民的奥运,究竟是为谁而办?”

  菅义伟政府如此“不负责任”的应对,自然也引发更多的社会精英看不下去。就在离东奥开幕仅3周的7月2日,日本颇负盛名的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和著名作家落合惠子召集了共13位高知名度的文化界人士,包括思想家内田树、非小说作家泽地久枝、记者春名干男等,共同公开发表提交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等的陈情书,批评“日本政府和奥运主办方未就如何落实“安心安全”的(东奥)口号进行说明”,并使用“历史的暴举”的重话,痛陈政府不顾国内外人民安全的傲慢。

  同时,上野千鹤子等还于当日起在国际联署网络平台“change.org”,发动呼吁取消东京奥运会的联署。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也在同一平台,以“停办东奥以护吾人生命”(cancel the tokyo olympics to protect our lives)为题,发动了同样要求停办东奥的联署,在本文截稿前,汇集了接近目标(50万)的40多万人签署。

微信截图_20210708104416.jpg

  不只是社会菁英,作为战后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日本国民的成熟度,也反映在不会因为政府堂而皇之的宏大叙述,而沉溺于一片弘扬国威等抽象的爱国主义论述,而是勇于表达对政府政策的不满。在离奥运开幕不足一个月的6月28日,朝日新闻公布了针对东京市民的东奥民调,结果显示认同“今夏举办”的受访者为38%、“应该中止”为33%、“再度延期”则为27%。换言之,反对续办奥运的仍然高达六成。至于在无可选择而只能续办的情况下,认为“应限制入场观众”的为30%,而“应无观众举办”则高达两倍的64%。作为纳税者的日本国民对东奥的取态,一目了然。

  减少经济损失 “办好过不办”

  面对这些此起彼伏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菅义伟政府显然无动于中。那么究竟日本政府执意“非办不可”的理由何在?

  首先,从经济的角度而言,减少因停办而带来庞大的财政赤字,应是菅义伟政府最现实的考量。根据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推算,正常举办奥运的经济效果为1.81兆日圆(约1266亿港元),倘若完全停办东奥,则该项经济上的效果将成泡影;如果根据东京奥组委于6月下旬对于会场观众不超过容量的50%及总人数不超过1万的限制规定,则损失仅894亿日圆,即约62亿港元(经济效果为约1.72兆日圆,即约1204亿港元);即使“无观众举办”,损失也仅1468亿日圆,即约103亿港元(经济效果为约1.66兆日圆,即约1163亿港元)。易言之,基于减少经济损失的判断,而得出的结论为“办好过不办”,应是日本政府续办奥运的首要考虑因素。

微信截图_20210708104434.jpg

  其二,赋予日本以及世界人民“勇气”,应是日本政府坚持不停办的另一主要考量。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爆发以来,蹂躏全球。不仅日本深受其害,全球人类至今仍笼罩在充满不可测的疫情阴霾之中。奥运作为全世界共同合作的最大型人类活动,虽然不能因此而摆脱病毒扩散的困扰,却仍能透过竞技场上运动健将们所展现的奋发、进取、合作的精神,为苦于疫情的人们发出克服困难的积极信号,相信这也应是国际奥委会同意今年东京续办奥运的主要理由之所在。

  不止于此,续办东奥,不仅对疫情下备战多时的选手是莫大的鼓励,还可以刺激日本国民乃至世界人民对体育运动的热情,对体育产业也会带来正面的刺激作用。

  东奥后的选战 菅义伟的选举考量

  其三,是否、如何举办奥运,无可避免地成为菅义伟及执政党的选举考量因素。目前因应对疫情以及奥运开幕日近,日本媒体有关今年下半年的选举话题并不多。然而,菅义伟党总裁任期到9月底就结束,而众议院议员的任期亦于10月21日届满,却也是绕不过去的政治日程。基于对宪政的尊重,日本当不至于学香港将选举延后“至少一年”举行。

  换言之,成功举办奥运,利用奥运的利多效果,增添胜选的资本,应是菅义伟的盘算。就此思路而言,首相官邸应该是倾向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前先举行大选,然后借众议院胜选的气势,顺理成章赢得总裁选举而得以双连任(首相及总裁)。诚然,菅义伟的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仍是未知之数。

  自去年9月继安倍晋三而担任首相约10个月以来,菅义伟的政绩乏善可陈,应对疫情一团糟,疫苗接种率更是g7(七大工业国组织)中最低,经济的成长也受其影响。除此之外,4月25日举行的3场国政层级的补选,包括众议院北海道2区、参议院长野两项补选以及参议院广岛的重选,执政党全数落败(或没派人出选)。在此背景下,菅义伟的支持度每况愈下。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6月14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菅义伟领导的内阁不支持率创新高,达到45%,支持率则是37%。自民党在7月5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亦未如理想。报道指出,自民党与伙伴公明党合计,预料未能取得过半席位。

  菅义伟期望东奥带来“冲喜”的效果,不言而喻。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奥运开幕日近,内阁支持度今后有所回升亦属正常。然而,疫情的反复及不可测,却也无时无刻地为东奥带来诸多难以控制的不确定性,也给第一线的筹办人员增添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毋庸置疑,对菅义伟政府而言,强行举办奥运无疑是一场豪赌。

  《孟子》有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疫情下逆国民之意,强行举办奥运,倘若只是赌上菅义伟的政治生命,仍应只是小事一桩。然而,如果日本万一因东奥而引爆更为严重的疫情,将国民以及国内外选手的健康和安全赌上,则非同小可了。

  原题《冲喜?——东京奥运“非办不可”的缘由》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林泉忠:在民众反对续办东奥的声浪中,日本政府为何“非办不可”?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