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大国字号: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世界杯买球攻略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
2020-02-06 11:18:17
来源:环行星球 作者: 环行星球
关键词:德国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可见面对突发事件时,受过良好的社会活动教育的人也更能稳定心态。毕竟通常情况下,让事情变得更糟的不是突发事件本身,而是心态崩溃者歇斯底里的社会报复。一些病人公然撕扯医生护士防护服、口罩,喊出“同归于尽”这种话,只会制造更大的慌乱、恐惧与医患矛盾。

   随着德国陆续确诊冠状病毒患者,大家对传说中的德国医疗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大家印象里无病无灾的德国对于处理重大疫情并非没有经验。9年前,他们就来过一次。

  2011年5月,在德国北部,导致出血性腹泻、溶血性尿毒症和各种并发症的食源性大肠杆菌(h4)疫情爆发,该疫情最终导致欧洲及北美的14个国家共3842人感染,死亡率为1.3%。这其中,2947人来自德国,对于德国这个人口8000万左右的国家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

下载 (3).jpg

h4疫情在欧洲

  其实这种大肠杆菌疫情在2011年爆发之前就陆续有国家经历过,但无论是感染人数还是死亡率都远远没有德国这次高。而2011年5月初,疫情再次在德国出现之后,也迅速蔓延至法国、荷兰、丹麦、奥地利等多个国家。

  笔者在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坐标北航——与北医三院仅几百米之隔的风暴之眼;2006年禽流感在欧洲爆发,我在奥地利萨尔斯堡附近的山上亲眼看到飞翔的老鹰直直坠落,周围人惊呼bird flu;2011年欧洲百年不遇的德国h4大疫情中,我身在与源发地北德相距仅数十公里的荷兰北部,基本也是风暴中心。所以总的来说,我算是完全经历了中国和欧洲三次重大疫情。

  现在我就把当初亲历的情况聊一聊。

  德国专家也犯错,但是……

  由于病毒来势迅猛,且一时查不出病源,外加德国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疫情,h4在最起初的时候还是使民众担忧了一段时间的,但远远谈不上惊恐和慌乱。

  德国第一时间公布了疫情。

  德国专家最起初圈定了一些食品污染源,比如煮熟的牛肉产品(肉末、汉堡包、烤肉串);由牛肉和羊肉制成的发酵香肠;新鲜蔬菜,例如生菜、西红柿和菠菜;未经巴氏杀菌的苹果酒以及生牛奶和生牛奶奶酪。

  甚至指出这种病毒的爆发有可能是水源性的,来自于被粪便污染的饮用水(例如湖泊,水池和池塘)。好消息是病毒并不会在人类之间传播。

  但无论是哪种怀疑,德国媒体们均在第一时间给出报导,通知大众都需要注意什么。并且荷兰、法国等周边国家的媒体都跟着滚动播报。

  当时这几国的报纸和网络上出现最多的防控指南,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给出的五点建议:1.保持清洁;2.生熟分开;3.彻底煮熟(≥70°c);4.将食物保持在安全温度下;5.使用安全的水和原材料。

  疫情爆发两周左右之后,德国专家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5月26日,迫于各方压力,德国卫生官员忽略正在进行的样本实验,匆忙地确定西班牙的黄瓜为德国大肠杆菌暴发的源头。

  2011年5月27日,德国官员发布了警报,并通报给附近的国家。他们发现了来自西班牙的有机黄瓜是病毒的感染源,并将其从市场上撤出。欧盟委员会于当天表示,两个被怀疑是黄瓜来源的西班牙温室已经关闭,正在接受调查。

  后来证明,德国专家们的这个判断是错误的,病源其实是一种来自埃及的小豆芽菜。而比较好的一点是,德国卫生部当时并没有实凿西班牙黄瓜就是罪魁祸首。而是给了一个高度疑似的定义,同时指出生菜、西红柿、黄瓜等做沙拉的菜都有可能是感染源。

  没过几天,邻国荷兰的疑似病例越来越多。由于欧盟申根国之间根本没有边境检查点,跟同一个国家一样,所以疫情蔓延迅速是在情理之中的。虽然事后证明大多数疑似病例最终都只是其他肠炎或疾病,但大众的关注度在当时是很高的,宁可信其是,不去信其非。

  当时的荷兰政府和媒体如临大敌,反复宣传这个病毒的迅猛发展和致命性,令民众拥有了足够的警觉。

  得到信息的民众开始自绝于各种蔬菜,当时荷兰超市里的生菜、黄瓜、西红柿基本处于滞销的状态。不过商家与农民过后都得到了相应的补偿。

  而当时我身边的朋友们和我本人也都不去购买生食的蔬菜了,并且所有食材都是弄回来煮熟了食用。我记得我当时吃了不少肉类,上火得厉害。

  由于大众及时得到了关键信息:病源来自于某种生食蔬菜。所以,荷兰等国的疫情控制得非常好。最终,荷兰只有7人感染,其中4人出现溶血性尿毒症,但死亡0人。

  在德国出现近3000感染病例和更多的疑似病例时,近在咫尺,无墙之隔的荷兰能做到7感染,0死亡,这和及时得到关键信息是有最大关系的!

  谣言真的止于智者吗?

  一旦大的疫情、自然灾害、工业事故发生,微信、微博上总会有人夸大事实,叫卖恐慌。这些天传播的谣言也不在少数。

  在欧洲疫情迅猛发展的时候,无论德国,还是周边的荷兰、法国、奥地利、丹麦都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多少网络谣言与坊间谣言。至少我和我的朋友们几乎没有听到看到。

  这是为什么嗫?是欧洲民众天生冷淡不八卦吗?

  当然并不是。这是因为欧洲各国的各个媒体从第一时间就放开报导,哪家媒体故意隐藏信息,甚至哪怕报导晚了一步,它在市场上就活不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在论坛、推特或脸书上发布一个夸张的染病人数或者制造恐慌的信息,甚至都还不用警察或网管去理睬他/她,吃瓜群众便会对发布者发起群嘲,将其骂成狗。

  对于散布谣言者来说,这还不算悲剧。更悲剧的是,自己撒泼打滚儿编故事,却根本没有观众搭理他/她啊。连被群嘲被骂的资格都木有啊……

  总是有人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谣言真的止于智者吗?你能确定自己是智者吗?世界上有那么多智者吗?我们又怎么知道“智者”说的是不是谣言呢?谣言只止于公开、透明、对等的信息。当信息不畅通的时候,人们就会尽可能地用想象力去填补。

  在2011年这场欧洲疫情中,德国人、荷兰人没有制造出惊人的谣言和恐慌,也没有空喊口号,取而代之的是以一套完整有效的机制按部就班地处理。

  为什么不恐慌?

  几周之内数千人感染,数十人死亡,病源迟迟无法确定,这样来势凶猛的疫情在二战后的德国,二战后的欧洲都是从没有遇到过的。按说,德国人、欧洲人应该很恐慌才对。但是我身边的人和我观察了解到的人,最多只是关注和担忧,真的很少有恐慌的言论或极端的行为。

  这又是为什么嗫?

  这个原因说起来话题就太大了。基本来说,不恐慌的态度根植于培养独立思考和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基础教育,和公开透明的信息等等。

  随着200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以及针对欧洲的恐怖袭击越来越多,西欧各国增加了很多定位于普通民众参与的演习。而这类演习的最大特点就是:没人提前通知你这是演习!

  有一次我正在荷兰大学的教室里上课,突然教学楼内警报声四起,大喇叭通知本校发生紧急事件,所有人请有序离开教学楼。

  老师和学生就像提前编排好一样不慌不忙有序离场,大家缓步走入楼梯下楼,中间没有任何奔跑,拥挤或慌乱。甚至很多同学在有说有笑间就高效且秩序井然地来到了教学楼外边的空地。

  后来我们才被通知这是一场演习。

  可见面对突发事件时,受过良好的社会活动教育的人也更能稳定心态。毕竟通常情况下,让事情变得更糟的不是突发事件本身,而是心态崩溃者歇斯底里的社会报复。一些病人公然撕扯医生护士防护服、口罩,喊出“同归于尽”这种话,只会制造更大的慌乱、恐惧与医患矛盾。

  欧洲致命热浪的启示

  与中国非典同一年的2003年,一场百年罕有的热浪袭击了欧洲。虽然没有亲历,但我依然可以从老人们心有余悸的谈论中感受到它的恐怖。

  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国家是法国。

  为期20天的热浪致人死亡的最终统计是:法国约有1万5千多人死于热浪,其中的老年人占绝大多数。当时的法国卫生部长引咎辞职。造成悲剧的原因是多样的,其中包括子女不在身边,医疗体系对农村的老人照顾得不好之类。

  2019年法国又遭遇了逆天的热浪,这一次天灾对于法国老人们来说是否又是一场浩劫呢?

  法国卫生部长agnes buzyn说到,2019夏天法国遭遇两次热浪袭击,导致1500多人死亡。他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我们记录的死亡人数比这几个月的平均水平高出1500人,但这比2003年热浪造成的死亡人数少了10倍。”

  部长还表示这次状况得以改善的原因是,今年的防范与准备工作做得好。所以这16年来,法国在救死扶伤方面,尤其是针对老人的工作上进步其实是很大的。

  而我们,这17年来在防范工作方面的准备就略显不足了。当年非典(sars)之后,专业人员经过研究,明确提出是以疑似蝙蝠为宿主经果子狸传播给人类的,且2010年钟南山院士再次强调非典有可能卷土重来。

  可即便是专家们多次提醒,我们还是未能及时出台更严厉更全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疏于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原则去执行已经存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全国多省多地仍旧有商贩或明或暗的叫卖国家保护动物,对其非法捕杀,甚至监禁、残杀和虐杀。国家保护动物尚且如此,贩卖野生动物更是数不胜数。

  事已至此,还是希望我们在这次疫情之后,能吃一堑长一智,做好更全面的防范。在野生动物这方面,欧美各国有着极其严格的动物保护法(家庭宠物,野生动物和畜牧动物),非法扑杀、贩卖、交易野生动物会得到实打实的严惩,这值得我们参考学习。

  最后,说一下我觉得德国及荷兰等国成功抑制疫情的关键三点:

  1、信息公开

  德国疫情在第一时间向整个欧洲通报,最新研究滚动更新,让全民及时了解情况,做出防范。

  2、食品管控

  整个欧盟对食品管控非常严格,德国、荷兰这些国家超市里买的东西都有明确的来源,全都有迹可查。所以他们可以迅速定位某一个食品的来源地、厂家、加工地等。

  3、言听计从

  当政府和媒体通知大众h4病毒来源于某种生食蔬菜,尤其是生食沙拉菜后,很少有“不信邪”,“我行我素”的民众,基本上都是主动停止购买生蔬菜,各种菜类肉类也都弄熟了再吃。

责任编辑: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

2020-02-06 11:18:17
来源:环行星球 作者: 环行星球
关键词:德国 我要评论
可见面对突发事件时,受过良好的社会活动教育的人也更能稳定心态。毕竟通常情况下,让事情变得更糟的不是突发事件本身,而是心态崩溃者歇斯底里的社会报复。一些病人公然撕扯医生护士防护服、口罩,喊出“同归于尽”这种话,只会制造更大的慌乱、恐惧与医患矛盾。

   随着德国陆续确诊冠状病毒患者,大家对传说中的德国医疗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大家印象里无病无灾的德国对于处理重大疫情并非没有经验。9年前,他们就来过一次。

  2011年5月,在德国北部,导致出血性腹泻、溶血性尿毒症和各种并发症的食源性大肠杆菌(h4)疫情爆发,该疫情最终导致欧洲及北美的14个国家共3842人感染,死亡率为1.3%。这其中,2947人来自德国,对于德国这个人口8000万左右的国家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

下载 (3).jpg

h4疫情在欧洲

  其实这种大肠杆菌疫情在2011年爆发之前就陆续有国家经历过,但无论是感染人数还是死亡率都远远没有德国这次高。而2011年5月初,疫情再次在德国出现之后,也迅速蔓延至法国、荷兰、丹麦、奥地利等多个国家。

  笔者在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坐标北航——与北医三院仅几百米之隔的风暴之眼;2006年禽流感在欧洲爆发,我在奥地利萨尔斯堡附近的山上亲眼看到飞翔的老鹰直直坠落,周围人惊呼bird flu;2011年欧洲百年不遇的德国h4大疫情中,我身在与源发地北德相距仅数十公里的荷兰北部,基本也是风暴中心。所以总的来说,我算是完全经历了中国和欧洲三次重大疫情。

  现在我就把当初亲历的情况聊一聊。

  德国专家也犯错,但是……

  由于病毒来势迅猛,且一时查不出病源,外加德国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疫情,h4在最起初的时候还是使民众担忧了一段时间的,但远远谈不上惊恐和慌乱。

  德国第一时间公布了疫情。

  德国专家最起初圈定了一些食品污染源,比如煮熟的牛肉产品(肉末、汉堡包、烤肉串);由牛肉和羊肉制成的发酵香肠;新鲜蔬菜,例如生菜、西红柿和菠菜;未经巴氏杀菌的苹果酒以及生牛奶和生牛奶奶酪。

  甚至指出这种病毒的爆发有可能是水源性的,来自于被粪便污染的饮用水(例如湖泊,水池和池塘)。好消息是病毒并不会在人类之间传播。

  但无论是哪种怀疑,德国媒体们均在第一时间给出报导,通知大众都需要注意什么。并且荷兰、法国等周边国家的媒体都跟着滚动播报。

  当时这几国的报纸和网络上出现最多的防控指南,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给出的五点建议:1.保持清洁;2.生熟分开;3.彻底煮熟(≥70°c);4.将食物保持在安全温度下;5.使用安全的水和原材料。

  疫情爆发两周左右之后,德国专家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5月26日,迫于各方压力,德国卫生官员忽略正在进行的样本实验,匆忙地确定西班牙的黄瓜为德国大肠杆菌暴发的源头。

  2011年5月27日,德国官员发布了警报,并通报给附近的国家。他们发现了来自西班牙的有机黄瓜是病毒的感染源,并将其从市场上撤出。欧盟委员会于当天表示,两个被怀疑是黄瓜来源的西班牙温室已经关闭,正在接受调查。

  后来证明,德国专家们的这个判断是错误的,病源其实是一种来自埃及的小豆芽菜。而比较好的一点是,德国卫生部当时并没有实凿西班牙黄瓜就是罪魁祸首。而是给了一个高度疑似的定义,同时指出生菜、西红柿、黄瓜等做沙拉的菜都有可能是感染源。

  没过几天,邻国荷兰的疑似病例越来越多。由于欧盟申根国之间根本没有边境检查点,跟同一个国家一样,所以疫情蔓延迅速是在情理之中的。虽然事后证明大多数疑似病例最终都只是其他肠炎或疾病,但大众的关注度在当时是很高的,宁可信其是,不去信其非。

  当时的荷兰政府和媒体如临大敌,反复宣传这个病毒的迅猛发展和致命性,令民众拥有了足够的警觉。

  得到信息的民众开始自绝于各种蔬菜,当时荷兰超市里的生菜、黄瓜、西红柿基本处于滞销的状态。不过商家与农民过后都得到了相应的补偿。

  而当时我身边的朋友们和我本人也都不去购买生食的蔬菜了,并且所有食材都是弄回来煮熟了食用。我记得我当时吃了不少肉类,上火得厉害。

  由于大众及时得到了关键信息:病源来自于某种生食蔬菜。所以,荷兰等国的疫情控制得非常好。最终,荷兰只有7人感染,其中4人出现溶血性尿毒症,但死亡0人。

  在德国出现近3000感染病例和更多的疑似病例时,近在咫尺,无墙之隔的荷兰能做到7感染,0死亡,这和及时得到关键信息是有最大关系的!

  谣言真的止于智者吗?

  一旦大的疫情、自然灾害、工业事故发生,微信、微博上总会有人夸大事实,叫卖恐慌。这些天传播的谣言也不在少数。

  在欧洲疫情迅猛发展的时候,无论德国,还是周边的荷兰、法国、奥地利、丹麦都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多少网络谣言与坊间谣言。至少我和我的朋友们几乎没有听到看到。

  这是为什么嗫?是欧洲民众天生冷淡不八卦吗?

  当然并不是。这是因为欧洲各国的各个媒体从第一时间就放开报导,哪家媒体故意隐藏信息,甚至哪怕报导晚了一步,它在市场上就活不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在论坛、推特或脸书上发布一个夸张的染病人数或者制造恐慌的信息,甚至都还不用警察或网管去理睬他/她,吃瓜群众便会对发布者发起群嘲,将其骂成狗。

  对于散布谣言者来说,这还不算悲剧。更悲剧的是,自己撒泼打滚儿编故事,却根本没有观众搭理他/她啊。连被群嘲被骂的资格都木有啊……

  总是有人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谣言真的止于智者吗?你能确定自己是智者吗?世界上有那么多智者吗?我们又怎么知道“智者”说的是不是谣言呢?谣言只止于公开、透明、对等的信息。当信息不畅通的时候,人们就会尽可能地用想象力去填补。

  在2011年这场欧洲疫情中,德国人、荷兰人没有制造出惊人的谣言和恐慌,也没有空喊口号,取而代之的是以一套完整有效的机制按部就班地处理。

  为什么不恐慌?

  几周之内数千人感染,数十人死亡,病源迟迟无法确定,这样来势凶猛的疫情在二战后的德国,二战后的欧洲都是从没有遇到过的。按说,德国人、欧洲人应该很恐慌才对。但是我身边的人和我观察了解到的人,最多只是关注和担忧,真的很少有恐慌的言论或极端的行为。

  这又是为什么嗫?

  这个原因说起来话题就太大了。基本来说,不恐慌的态度根植于培养独立思考和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基础教育,和公开透明的信息等等。

  随着200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以及针对欧洲的恐怖袭击越来越多,西欧各国增加了很多定位于普通民众参与的演习。而这类演习的最大特点就是:没人提前通知你这是演习!

  有一次我正在荷兰大学的教室里上课,突然教学楼内警报声四起,大喇叭通知本校发生紧急事件,所有人请有序离开教学楼。

  老师和学生就像提前编排好一样不慌不忙有序离场,大家缓步走入楼梯下楼,中间没有任何奔跑,拥挤或慌乱。甚至很多同学在有说有笑间就高效且秩序井然地来到了教学楼外边的空地。

  后来我们才被通知这是一场演习。

  可见面对突发事件时,受过良好的社会活动教育的人也更能稳定心态。毕竟通常情况下,让事情变得更糟的不是突发事件本身,而是心态崩溃者歇斯底里的社会报复。一些病人公然撕扯医生护士防护服、口罩,喊出“同归于尽”这种话,只会制造更大的慌乱、恐惧与医患矛盾。

  欧洲致命热浪的启示

  与中国非典同一年的2003年,一场百年罕有的热浪袭击了欧洲。虽然没有亲历,但我依然可以从老人们心有余悸的谈论中感受到它的恐怖。

  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国家是法国。

  为期20天的热浪致人死亡的最终统计是:法国约有1万5千多人死于热浪,其中的老年人占绝大多数。当时的法国卫生部长引咎辞职。造成悲剧的原因是多样的,其中包括子女不在身边,医疗体系对农村的老人照顾得不好之类。

  2019年法国又遭遇了逆天的热浪,这一次天灾对于法国老人们来说是否又是一场浩劫呢?

  法国卫生部长agnes buzyn说到,2019夏天法国遭遇两次热浪袭击,导致1500多人死亡。他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我们记录的死亡人数比这几个月的平均水平高出1500人,但这比2003年热浪造成的死亡人数少了10倍。”

  部长还表示这次状况得以改善的原因是,今年的防范与准备工作做得好。所以这16年来,法国在救死扶伤方面,尤其是针对老人的工作上进步其实是很大的。

  而我们,这17年来在防范工作方面的准备就略显不足了。当年非典(sars)之后,专业人员经过研究,明确提出是以疑似蝙蝠为宿主经果子狸传播给人类的,且2010年钟南山院士再次强调非典有可能卷土重来。

  可即便是专家们多次提醒,我们还是未能及时出台更严厉更全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疏于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原则去执行已经存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全国多省多地仍旧有商贩或明或暗的叫卖国家保护动物,对其非法捕杀,甚至监禁、残杀和虐杀。国家保护动物尚且如此,贩卖野生动物更是数不胜数。

  事已至此,还是希望我们在这次疫情之后,能吃一堑长一智,做好更全面的防范。在野生动物这方面,欧美各国有着极其严格的动物保护法(家庭宠物,野生动物和畜牧动物),非法扑杀、贩卖、交易野生动物会得到实打实的严惩,这值得我们参考学习。

  最后,说一下我觉得德国及荷兰等国成功抑制疫情的关键三点:

  1、信息公开

  德国疫情在第一时间向整个欧洲通报,最新研究滚动更新,让全民及时了解情况,做出防范。

  2、食品管控

  整个欧盟对食品管控非常严格,德国、荷兰这些国家超市里买的东西都有明确的来源,全都有迹可查。所以他们可以迅速定位某一个食品的来源地、厂家、加工地等。

  3、言听计从

  当政府和媒体通知大众h4病毒来源于某种生食蔬菜,尤其是生食沙拉菜后,很少有“不信邪”,“我行我素”的民众,基本上都是主动停止购买生蔬菜,各种菜类肉类也都弄熟了再吃。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德国应对疫情,为什么很少有人造谣传谣?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