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安全字号: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世界杯买球攻略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
2022-05-30 16:01:57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瓦西夫·侯赛诺夫;昀舒/译
关键词:俄罗斯 欧盟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努力中,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出口被视为一个替代选择。例如,国际能源机构提出的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十点计划就将阿塞拜疆作为这方面的替代来源。最近几周,欧洲官员加强了对巴库的访问,以寻求增加阿塞拜疆天然气出口的机会,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取得积极成果。双方都对这一合作非常感兴趣。

  5月12日,欧盟驻阿塞拜疆大使彼得·米哈尔科在巴库举行的欧洲日纪念活动中表示:“今天,阿塞拜疆和欧盟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根据立陶宛大使埃吉迪尤斯·纳维卡斯的说法,在2020年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后,阿塞拜疆和欧盟的关系加强了,欧洲公司积极参与此前被亚美尼亚占领的领土的重建工作,欧盟在推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建立和平关系方面发挥着显著的调解作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后果——尤其是地区政治局势紧张;安全威胁和挑战、传统连接路线的中断,以及欧洲的能源危机——这些都为欧盟和阿塞拜疆之间加强关系带来了进一步的动力和必要性。

  推进这些关系发展是基于多方面的,是大有脾益的。阿塞拜疆已与九个欧盟成员国签署了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并与其中许多国家建立了牢固的关系。

  欧盟是阿塞拜疆的主要贸易伙伴,年贸易额达150亿美元,约占阿塞拜疆贸易总额的45%,占欧盟与整个南高加索地区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二。欧盟是阿塞拜疆经济的主要投资者,在阿塞拜疆的不同项目中投资了高达200亿美元。

  自2020年以来,这个南高加索共和国供应了欧盟约5%的石油需求,并向欧洲市场出口天然气。2020年12月,阿塞拜疆开始通过南部天然气走廊(sgc)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该项目价值330亿美元。虽然阿塞拜疆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进口总量的份额不到2%,但这对东欧的一些进口商来说仍然具有战略重要性。

微信截图_20220530160053.jpg

  在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努力中,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出口被视为一个替代选择。例如,国际能源机构提出的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十点计划就将阿塞拜疆作为这方面的替代来源。最近几周,欧洲官员加强了对巴库的访问,以寻求增加阿塞拜疆天然气出口的机会,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取得积极成果。双方都对这一合作非常感兴趣。

  阿塞拜疆也是亚欧互联互通的重要参与者。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跨俄罗斯北部的运输路线中断,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也被称为“中间走廊”)发展势头强劲。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许多国际物流公司决定通过中间走廊扩展他们的欧亚业务。

  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格鲁吉亚都有兴趣开发这条运输路线,其潜力估计为每年1000万吨或200,000个集装箱。三个国计划对国内托运人制定统一关税,并改进和简化轨道走廊内的承运人工作。这将促进南高加索地区在欧亚互联互通中的中转作用,并成为欧盟与该地区更密切接触的另一个令人鼓舞的因素。

  在这一背景下,欧盟最近几个月开始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平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分别于2 月4日、4 月6日和 5 月 22 日在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的斡旋下进行了会谈。双方在这一进程中取得了一些进展,启动了和平条约的筹备工作,同意成立一个关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边界划界的国际委员会,这两国自1991年从苏联恢复独立以来一直没有划界。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年初以来,这两个南高加索共和国的代表大都是通过欧盟的调解举行的会晤,只有一次由俄罗斯斡旋的会议——5月12日的外长会议——是在另一项重大活动的间隙举行的,并没有给谈判带来什么新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感到气愤,并且说出了这种恼羞成怒的话,“布鲁塞尔无耻地企图挪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去年提出的议程(解决紧急人道主义问题,[和]准备巴库和埃里温之间的和平条约)。

  据信,亚美尼亚最近不愿履行它在欧盟调解会议上所作的承诺的主要原因之一(例如,它拒绝在4月29日和5月7日至12日与阿塞拜疆方面会面,本来双方会在商定的时间框架内成立划界委员会),是俄罗斯和亲俄反对派组织施加了阻碍。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在4月19日至20日访问莫斯科后采取了这些行动,这与他在访问前发表的更具建设性的声明形成了鲜明对比,证实了俄罗斯干预这一进程的说法。然而,这一地区的乐观分析者认为,欧盟推动谈判取得突破的努力将在未来几个月取得一些成果。

  所有这些事态发展都促使阿塞拜疆和欧盟深化双边关系,并开启两国关系的新篇章。因此,预计双方(从2017年开始谈判的)新框架协议将于近期结束谈判并签署。据伊尔哈姆·阿利耶夫总统说,由于与大流行有关的限制以及20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战争,这一进程此前被推迟。不过,他重申,协议的90%以上已经准备就绪。4 月 29 日,他表示:“我们有一项协议,但它是在许多年前(1996年)签署的。新协议非常全面。它纳入了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后的新现实,并将能够适应世界新形势。”

  作者瓦西夫·侯赛诺夫(vasif huseynov )是阿塞拜疆巴库国际关系分析中心的高级顾问。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

2022-05-30 16:01:57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瓦西夫·侯赛诺夫;昀舒/译
在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努力中,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出口被视为一个替代选择。例如,国际能源机构提出的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十点计划就将阿塞拜疆作为这方面的替代来源。最近几周,欧洲官员加强了对巴库的访问,以寻求增加阿塞拜疆天然气出口的机会,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取得积极成果。双方都对这一合作非常感兴趣。

  5月12日,欧盟驻阿塞拜疆大使彼得·米哈尔科在巴库举行的欧洲日纪念活动中表示:“今天,阿塞拜疆和欧盟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根据立陶宛大使埃吉迪尤斯·纳维卡斯的说法,在2020年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后,阿塞拜疆和欧盟的关系加强了,欧洲公司积极参与此前被亚美尼亚占领的领土的重建工作,欧盟在推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建立和平关系方面发挥着显著的调解作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后果——尤其是地区政治局势紧张;安全威胁和挑战、传统连接路线的中断,以及欧洲的能源危机——这些都为欧盟和阿塞拜疆之间加强关系带来了进一步的动力和必要性。

  推进这些关系发展是基于多方面的,是大有脾益的。阿塞拜疆已与九个欧盟成员国签署了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并与其中许多国家建立了牢固的关系。

  欧盟是阿塞拜疆的主要贸易伙伴,年贸易额达150亿美元,约占阿塞拜疆贸易总额的45%,占欧盟与整个南高加索地区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二。欧盟是阿塞拜疆经济的主要投资者,在阿塞拜疆的不同项目中投资了高达200亿美元。

  自2020年以来,这个南高加索共和国供应了欧盟约5%的石油需求,并向欧洲市场出口天然气。2020年12月,阿塞拜疆开始通过南部天然气走廊(sgc)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该项目价值330亿美元。虽然阿塞拜疆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进口总量的份额不到2%,但这对东欧的一些进口商来说仍然具有战略重要性。

微信截图_20220530160053.jpg

  在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努力中,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出口被视为一个替代选择。例如,国际能源机构提出的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十点计划就将阿塞拜疆作为这方面的替代来源。最近几周,欧洲官员加强了对巴库的访问,以寻求增加阿塞拜疆天然气出口的机会,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取得积极成果。双方都对这一合作非常感兴趣。

  阿塞拜疆也是亚欧互联互通的重要参与者。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跨俄罗斯北部的运输路线中断,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也被称为“中间走廊”)发展势头强劲。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许多国际物流公司决定通过中间走廊扩展他们的欧亚业务。

  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格鲁吉亚都有兴趣开发这条运输路线,其潜力估计为每年1000万吨或200,000个集装箱。三个国计划对国内托运人制定统一关税,并改进和简化轨道走廊内的承运人工作。这将促进南高加索地区在欧亚互联互通中的中转作用,并成为欧盟与该地区更密切接触的另一个令人鼓舞的因素。

  在这一背景下,欧盟最近几个月开始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平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分别于2 月4日、4 月6日和 5 月 22 日在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的斡旋下进行了会谈。双方在这一进程中取得了一些进展,启动了和平条约的筹备工作,同意成立一个关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边界划界的国际委员会,这两国自1991年从苏联恢复独立以来一直没有划界。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年初以来,这两个南高加索共和国的代表大都是通过欧盟的调解举行的会晤,只有一次由俄罗斯斡旋的会议——5月12日的外长会议——是在另一项重大活动的间隙举行的,并没有给谈判带来什么新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感到气愤,并且说出了这种恼羞成怒的话,“布鲁塞尔无耻地企图挪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去年提出的议程(解决紧急人道主义问题,[和]准备巴库和埃里温之间的和平条约)。

  据信,亚美尼亚最近不愿履行它在欧盟调解会议上所作的承诺的主要原因之一(例如,它拒绝在4月29日和5月7日至12日与阿塞拜疆方面会面,本来双方会在商定的时间框架内成立划界委员会),是俄罗斯和亲俄反对派组织施加了阻碍。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在4月19日至20日访问莫斯科后采取了这些行动,这与他在访问前发表的更具建设性的声明形成了鲜明对比,证实了俄罗斯干预这一进程的说法。然而,这一地区的乐观分析者认为,欧盟推动谈判取得突破的努力将在未来几个月取得一些成果。

  所有这些事态发展都促使阿塞拜疆和欧盟深化双边关系,并开启两国关系的新篇章。因此,预计双方(从2017年开始谈判的)新框架协议将于近期结束谈判并签署。据伊尔哈姆·阿利耶夫总统说,由于与大流行有关的限制以及20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战争,这一进程此前被推迟。不过,他重申,协议的90%以上已经准备就绪。4 月 29 日,他表示:“我们有一项协议,但它是在许多年前(1996年)签署的。新协议非常全面。它纳入了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后的新现实,并将能够适应世界新形势。”

  作者瓦西夫·侯赛诺夫(vasif huseynov )是阿塞拜疆巴库国际关系分析中心的高级顾问。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瓦西夫·侯赛诺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欧盟和阿塞拜疆加强关系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