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安全字号: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世界杯买球攻略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2021-08-25 15:41:03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卡特·马尔卡西安;昀舒/译
关键词:中东 阿富汗 点击: 次 我要评论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没有一个统治者能够给阿富汗带来稳定。在一些历史时刻,因战乱而疲惫不堪的阿富汗人民似乎看到了暴力结束的曙光,比如1989年苏联撤军,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以及2001年美国介入。但由于阿富汗内部的裂痕、崎岖的地形、稀缺的资源和麻烦不断的邻国,每一次片刻喘息之后,暴力都会卷土重来。同样阻碍建立稳定秩序因素今天依然存在。即使看起来已经做好了维持秩序的准备,但塔利班仍然面临着真正的结构性挑战。

  塔利班夺取政权并不意味着阿富汗四十年的战乱、不确定性和创伤的结束。塔利班面临着贫困、内部斗争、非法作物、经常性的邻国干预以及阿富汗特有的叛乱等种种威胁——这些被证明是导致这个国家之前所有统治者倒台的祸根。

  “他们别无选择”

  塔利班获胜之快以及占领范围之广意味着,公开宣称恢复其所谓的“伊斯兰酋长国”后,塔利班没有什么理由分享权力。正如他们现在所做的那样,塔利班能够解除绝大多数对手的武装。目前正在与塔利班就新政府组成进行谈判的任何政治组织和人物,例如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和前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都遭受着塔利班的武力威胁。一位阿富汗领导人解释了为什么北方的权力掮客接受了新政权,他简洁地回答说:“他们别无选择。”

微信截图_20210825154500.jpg

2009年10月,阿富汗一处山地上的塔利班成员

  在塔利班的严密控制下,塔利班新政权的轮廓逐渐显现。塔利班称,他们正在起草新宪法,塔利班领导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正在喀布尔与卡尔扎伊、阿卜杜拉和其他人讨论未来的政府。无论这些讨论的内容如何,新政府很可能将伊斯兰教法作为法律体系的唯一基础,将权力集中在一个塔利班领导人的手中,并与其他阿富汗领导人(可能是卡尔扎伊或阿卜杜拉,但更有可能是那些不太为人所知但同情塔利班的宗教和部落领袖)。新宪法可能允许举行选举,但其设计方式将确保塔利班能够掌控国家重要部门。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塔利班向对手承诺,如果他们放下武器,就不会受到伤害。他们肯定会继续做出这样的承诺,以获取人们对新政权的接受度,甚至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步,以收买老对手。然而,塔利班军事掌控程度和范围使得这些承诺没有什么可信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肯定,塔利班领导人会使用他们的军事力量来巩固和垄断控制权。

  塔利班的胜利也显示出这个组织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可能会持续下去。一直以来,外界很难确定塔利班的团结程度:其组织人员主要是由来自阿富汗南部的塔利班运动成员构成,包括来自阿富汗东部的哈卡尼网络,以及各种相关的部落团体和较小的武装人员。阿富汗各地的协同进攻反映了这些不同群体之间的合作和凝聚力。

  与1989年的圣战者组织不同,随着外国占领者的撤出,塔利班并没有分裂成互相争斗的派系。事实上,之前的阿富汗政府饱受内部分裂的困扰(尤其是到了东部普什图人支持的加尼和阿卜杜拉以及其他北方领导人之间的分歧)。在政府垮台前的一周,北方领导人告诉美国官员,“没有人愿意为阿什拉夫·加尼而死。”与前面这个民主政府相比,塔利班似乎不那么容易受到派系斗争的影响。

  这种凝聚力应该有助于塔利班在其控制的领地上建立一定程度的秩序,特别是在他们根基所在的南部和东部省份。仅靠暴力并不能解释塔利班何以建立了秩序。因为其他阿富汗军阀也很残暴。不同之处在于,塔利班可以在不发生内部冲突的情况下实施暴行。“塔利班追随埃米尔,”塔利班领导机构“奎达舒拉”(quetta shura,意为“协商会议”)的一名成员在2019年对我说。“我们的制度是服从。我们不像其他阿富汗人。”

  也许更值得忧虑的是,塔利班的胜利表明,他们的新政府将获得比1996年至2001年当权时更广泛的民众支持。在北方的多年战斗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的一定程度的支持,这两种势力过去都反对他们。在城市里,没有留胡子的年轻人急切地与塔利班合影,至少一些受过教育的阿富汗城市居民现在似乎也在与塔利班合作。

  阿富汗政府的诅咒

  然而,尽管军事胜利展示了其所具备的力量,但塔利班的弱点和面临的挑战将持续存在,而且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一方面,部落政治和争斗是所有阿富汗政府的诅咒。塔利班也将不得不努力因对。各部落之间存在着长期的竞争关系,往往将各自荣誉得失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当涉及到土地和水资源问题时,塔利班会试图取悦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一直是塔利班主要的支持者,但同样的决定也会惹恼那些失去土地的部落首领。即使在伊斯兰教法下,部落领导人也会想要保卫他们的土地,因为这是其家庭的生计来源。部落冲突和复仇的呼声不可避免,这将会是令塔利班头疼的问题,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一样。

  在罂粟种植问题上,塔利班也将努力平衡各方的利益。对这一非法作物征税是塔利班主要的收入来源,允许种植这种作物使其得到了贫困农民的支持——这是塔利班军事成功的关键因素,因为这些农民提供的庇护帮助塔利班在过去六年里包围了地区中心。掌权后,塔利班将面临相当大的外部压力——可能包括来自中国和伊朗等强大邻国的压力(就像2000年它们在国际压力下所做的那样)。鉴于罂粟对塔利班在政治和经济上的重要性,这样的国际批评对其产生的影响可能不大。

  迅速的军事胜利也意味着塔利班将失去国际资金的支持,如果他们是通过妥协的政治世界杯买球排名的解决方案掌权,国际资金可能至少会在一定程度上会继续流入。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继续提供这种资金在政治上似乎是不可行的。这使得塔利班更加依赖罂粟种植和来自他国的援助。

  在攻城略地期间,塔利班政治领导人努力加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他们访问了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和中国,没有一个国家对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政权表示强烈反对。渴望得到地区的认可是塔利班煞费苦心地把自己描绘成专业、温和和中立的原因之一。但考虑到地缘政治的竞争态势,塔利班不太可能继续得到所有四个地区大国的持续支持。从历史上看,阿富汗的某一个或几个邻国将会在某种时候看到反对塔利班政权的好处,甚至会支持为破坏塔利班政权而战的反对派力量。

  这样的反对派最终可能会变成塔利班的挑战者,不管他们的胜算有多大。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控制不可能没有争议。艾哈迈德·马苏德(著名抵抗战士艾哈迈德·沙·马苏德之子)和阿姆鲁拉·萨利赫(加尼的副总统)已经宣称要在潘杰希尔山谷重新发起抵抗运动。考虑到过去三个月发生的事情,我们有理由对他们的前景感到悲观。几个月前,这些部队还处于更有利的战斗位置。当时,许多观察人士(包括我自己)都在想,北方的领导人是否会调动他们的部队,保卫自己的省份。这些领导人经常向美国官员保证,他们正在储备武器,并准备在必要时“上山”打另一场游击战。但除了几个少数例外(穆罕默德·阿塔、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伊斯梅尔·汗),北方这些领导人和他们的部队都没什么反应。北方民兵领导人与加尼不和,因此在在捍卫他时犹豫不决。同样重要的是,许多人现在在国外有了舒适的家,他们的支持者学会了享受城市生活——用一位喀布尔记者的话来说,他们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据报道,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艾哈迈德·马苏德正在与塔利班谈判。)

  在阿富汗,传统的战争方式往往不是正面对抗敌人,而是在地面打游击战。英国、苏联和美国——以及此前掌权的塔利班——都发现自己成了这种游击战的目标。

  任务完成了?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没有一个统治者能够给阿富汗带来稳定。在一些历史时刻,因战乱而疲惫不堪的阿富汗人民似乎看到了暴力结束的曙光,比如1989年苏联撤军,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以及2001年美国介入。但由于阿富汗内部的裂痕、崎岖的地形、稀缺的资源和麻烦不断的邻国,每一次片刻喘息之后,暴力都会卷土重来。同样阻碍建立稳定秩序因素今天依然存在。即使看起来已经做好了维持秩序的准备,但塔利班仍然面临着真正的结构性挑战。

  现在,可以理解的是,塔利班正在迎来其“任务完成”的时刻。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阿富汗四十年的内战和创伤可能还没有结束。最终,塔利班可能会发现治理阿富汗比夺取政权要困难得多。

  作者卡特·马尔卡西安(carter malkasian)曾担任美国驻阿富汗军事指挥官高级顾问;著有《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一书;本文选译自《外交事务》,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afghanistan/2021-08-23/how-will-taliban-rule

责任编辑:昀舒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2021-08-25 15:41:03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卡特·马尔卡西安;昀舒/译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没有一个统治者能够给阿富汗带来稳定。在一些历史时刻,因战乱而疲惫不堪的阿富汗人民似乎看到了暴力结束的曙光,比如1989年苏联撤军,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以及2001年美国介入。但由于阿富汗内部的裂痕、崎岖的地形、稀缺的资源和麻烦不断的邻国,每一次片刻喘息之后,暴力都会卷土重来。同样阻碍建立稳定秩序因素今天依然存在。即使看起来已经做好了维持秩序的准备,但塔利班仍然面临着真正的结构性挑战。

  塔利班夺取政权并不意味着阿富汗四十年的战乱、不确定性和创伤的结束。塔利班面临着贫困、内部斗争、非法作物、经常性的邻国干预以及阿富汗特有的叛乱等种种威胁——这些被证明是导致这个国家之前所有统治者倒台的祸根。

  “他们别无选择”

  塔利班获胜之快以及占领范围之广意味着,公开宣称恢复其所谓的“伊斯兰酋长国”后,塔利班没有什么理由分享权力。正如他们现在所做的那样,塔利班能够解除绝大多数对手的武装。目前正在与塔利班就新政府组成进行谈判的任何政治组织和人物,例如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和前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都遭受着塔利班的武力威胁。一位阿富汗领导人解释了为什么北方的权力掮客接受了新政权,他简洁地回答说:“他们别无选择。”

微信截图_20210825154500.jpg

2009年10月,阿富汗一处山地上的塔利班成员

  在塔利班的严密控制下,塔利班新政权的轮廓逐渐显现。塔利班称,他们正在起草新宪法,塔利班领导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正在喀布尔与卡尔扎伊、阿卜杜拉和其他人讨论未来的政府。无论这些讨论的内容如何,新政府很可能将伊斯兰教法作为法律体系的唯一基础,将权力集中在一个塔利班领导人的手中,并与其他阿富汗领导人(可能是卡尔扎伊或阿卜杜拉,但更有可能是那些不太为人所知但同情塔利班的宗教和部落领袖)。新宪法可能允许举行选举,但其设计方式将确保塔利班能够掌控国家重要部门。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塔利班向对手承诺,如果他们放下武器,就不会受到伤害。他们肯定会继续做出这样的承诺,以获取人们对新政权的接受度,甚至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步,以收买老对手。然而,塔利班军事掌控程度和范围使得这些承诺没有什么可信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肯定,塔利班领导人会使用他们的军事力量来巩固和垄断控制权。

  塔利班的胜利也显示出这个组织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可能会持续下去。一直以来,外界很难确定塔利班的团结程度:其组织人员主要是由来自阿富汗南部的塔利班运动成员构成,包括来自阿富汗东部的哈卡尼网络,以及各种相关的部落团体和较小的武装人员。阿富汗各地的协同进攻反映了这些不同群体之间的合作和凝聚力。

  与1989年的圣战者组织不同,随着外国占领者的撤出,塔利班并没有分裂成互相争斗的派系。事实上,之前的阿富汗政府饱受内部分裂的困扰(尤其是到了东部普什图人支持的加尼和阿卜杜拉以及其他北方领导人之间的分歧)。在政府垮台前的一周,北方领导人告诉美国官员,“没有人愿意为阿什拉夫·加尼而死。”与前面这个民主政府相比,塔利班似乎不那么容易受到派系斗争的影响。

  这种凝聚力应该有助于塔利班在其控制的领地上建立一定程度的秩序,特别是在他们根基所在的南部和东部省份。仅靠暴力并不能解释塔利班何以建立了秩序。因为其他阿富汗军阀也很残暴。不同之处在于,塔利班可以在不发生内部冲突的情况下实施暴行。“塔利班追随埃米尔,”塔利班领导机构“奎达舒拉”(quetta shura,意为“协商会议”)的一名成员在2019年对我说。“我们的制度是服从。我们不像其他阿富汗人。”

  也许更值得忧虑的是,塔利班的胜利表明,他们的新政府将获得比1996年至2001年当权时更广泛的民众支持。在北方的多年战斗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的一定程度的支持,这两种势力过去都反对他们。在城市里,没有留胡子的年轻人急切地与塔利班合影,至少一些受过教育的阿富汗城市居民现在似乎也在与塔利班合作。

  阿富汗政府的诅咒

  然而,尽管军事胜利展示了其所具备的力量,但塔利班的弱点和面临的挑战将持续存在,而且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一方面,部落政治和争斗是所有阿富汗政府的诅咒。塔利班也将不得不努力因对。各部落之间存在着长期的竞争关系,往往将各自荣誉得失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当涉及到土地和水资源问题时,塔利班会试图取悦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一直是塔利班主要的支持者,但同样的决定也会惹恼那些失去土地的部落首领。即使在伊斯兰教法下,部落领导人也会想要保卫他们的土地,因为这是其家庭的生计来源。部落冲突和复仇的呼声不可避免,这将会是令塔利班头疼的问题,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一样。

  在罂粟种植问题上,塔利班也将努力平衡各方的利益。对这一非法作物征税是塔利班主要的收入来源,允许种植这种作物使其得到了贫困农民的支持——这是塔利班军事成功的关键因素,因为这些农民提供的庇护帮助塔利班在过去六年里包围了地区中心。掌权后,塔利班将面临相当大的外部压力——可能包括来自中国和伊朗等强大邻国的压力(就像2000年它们在国际压力下所做的那样)。鉴于罂粟对塔利班在政治和经济上的重要性,这样的国际批评对其产生的影响可能不大。

  迅速的军事胜利也意味着塔利班将失去国际资金的支持,如果他们是通过妥协的政治世界杯买球排名的解决方案掌权,国际资金可能至少会在一定程度上会继续流入。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继续提供这种资金在政治上似乎是不可行的。这使得塔利班更加依赖罂粟种植和来自他国的援助。

  在攻城略地期间,塔利班政治领导人努力加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他们访问了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和中国,没有一个国家对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政权表示强烈反对。渴望得到地区的认可是塔利班煞费苦心地把自己描绘成专业、温和和中立的原因之一。但考虑到地缘政治的竞争态势,塔利班不太可能继续得到所有四个地区大国的持续支持。从历史上看,阿富汗的某一个或几个邻国将会在某种时候看到反对塔利班政权的好处,甚至会支持为破坏塔利班政权而战的反对派力量。

  这样的反对派最终可能会变成塔利班的挑战者,不管他们的胜算有多大。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控制不可能没有争议。艾哈迈德·马苏德(著名抵抗战士艾哈迈德·沙·马苏德之子)和阿姆鲁拉·萨利赫(加尼的副总统)已经宣称要在潘杰希尔山谷重新发起抵抗运动。考虑到过去三个月发生的事情,我们有理由对他们的前景感到悲观。几个月前,这些部队还处于更有利的战斗位置。当时,许多观察人士(包括我自己)都在想,北方的领导人是否会调动他们的部队,保卫自己的省份。这些领导人经常向美国官员保证,他们正在储备武器,并准备在必要时“上山”打另一场游击战。但除了几个少数例外(穆罕默德·阿塔、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伊斯梅尔·汗),北方这些领导人和他们的部队都没什么反应。北方民兵领导人与加尼不和,因此在在捍卫他时犹豫不决。同样重要的是,许多人现在在国外有了舒适的家,他们的支持者学会了享受城市生活——用一位喀布尔记者的话来说,他们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据报道,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艾哈迈德·马苏德正在与塔利班谈判。)

  在阿富汗,传统的战争方式往往不是正面对抗敌人,而是在地面打游击战。英国、苏联和美国——以及此前掌权的塔利班——都发现自己成了这种游击战的目标。

  任务完成了?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没有一个统治者能够给阿富汗带来稳定。在一些历史时刻,因战乱而疲惫不堪的阿富汗人民似乎看到了暴力结束的曙光,比如1989年苏联撤军,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以及2001年美国介入。但由于阿富汗内部的裂痕、崎岖的地形、稀缺的资源和麻烦不断的邻国,每一次片刻喘息之后,暴力都会卷土重来。同样阻碍建立稳定秩序因素今天依然存在。即使看起来已经做好了维持秩序的准备,但塔利班仍然面临着真正的结构性挑战。

  现在,可以理解的是,塔利班正在迎来其“任务完成”的时刻。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阿富汗四十年的内战和创伤可能还没有结束。最终,塔利班可能会发现治理阿富汗比夺取政权要困难得多。

  作者卡特·马尔卡西安(carter malkasian)曾担任美国驻阿富汗军事指挥官高级顾问;著有《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一书;本文选译自《外交事务》,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afghanistan/2021-08-23/how-will-taliban-rule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卡特·马尔卡西安:夺取政权后,塔利班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