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
当前位置:世界杯买球攻略首页 > 安全字号: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世界杯买球攻略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
2021-01-05 17:02:43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克莱夫·威廉姆斯(clive williams);昀舒/译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希望看到在特朗普本月离任、候任总统拜登接任之前,伊朗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就能吸引的美军的注意力。同时,会让他有机会成为一个强硬的战时领导人,有助于分散媒体对他腐败指控的关切。美国对伊朗的任何军事回应,将会让拜登更难与伊朗建立工作关系,并使重启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变得更为困难。

  在特朗普政府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

  上周末,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声称,以色列特工正计划袭击驻伊拉克美军,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攻击伊朗提供借口。

  就在美国刺杀在伊朗很有声望的将军苏莱曼尼一周年前夕,伊朗革命卫队领导人还警告称,伊朗将对任何挑衅做出有力回应。

  同样,以色列军方领导人也在为伊朗可能对去年11月伊朗高级核科学家莫森·法克里扎德被暗杀一事进行报复做准备。德黑兰归咎于这个犹太国家。

  据报道,美国和以色列近日都在波斯湾部署了潜艇,而美国也向该地区派遣了可携带核弹头的b-52轰炸机,以展示武力。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上周末宣布,美国不会将尼米兹号航空母舰及其战斗群撤出中东——这与五角大楼早些时候让该舰回国的决定形成了鲜明对比。

微信截图_20210105170515.jpg

  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以色列的优先事项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希望看到在特朗普本月离任、候任总统拜登接任之前,伊朗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就能吸引的美军的注意力。同时,会让他有机会成为一个强硬的战时领导人,有助于分散媒体对他腐败指控的关切。

  美国对伊朗的任何军事回应,将会让拜登更难与伊朗建立工作关系,并使重启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变得更为困难。

  无论如何,拜登政府对介入中东事务的兴趣可能会降低——这并不是下届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然而,恢复伊朗核协议以换取美国解除制裁,将受到美国的欧洲盟友的欢迎。

  这表明,在拜登执政期间,以色列可能会在中东问题上自行行事。

  由于伊朗支持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激进分子,以色列将伊朗视为主要的持续安全威胁。以色列的关键战略政策之一就是防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并决心保持这种局面。

  尽管伊朗声称其核计划只是用于和平目的,但德黑兰可能会像朝鲜一样,现实地认为,只有拥有核武器才能保障其国家安全。

  最近几天,德黑兰宣布将尽快开始将铀浓缩至20%,超过2015年核协议中商定的限制。这是一个重要的步骤,可能会促使以色列打击伊朗的地下福尔多核设施。大约十年前,当伊朗开始将铀浓缩到20%时,耶路撒冷就考虑过这样做。

  伊朗核协议是如何破裂的

  伊朗的核计划始于20世纪50年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是在美国的协助下,伊朗开始了“原子促进和平”计划。西方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79年伊朗革命推翻了亲西方的伊朗国王。与伊朗的国际核合作随后被中止,但伊朗的核项目在20世纪80年代恢复。

  经过多年谈判,伊朗与伊朗核问题六国(p5 1)(包括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与德国)以及欧盟,于2015年7月14日在维也纳签署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

  这份全面协议严格限制伊朗的核活动,以换取解除制裁。然而,随着特朗普当选,这一协议取得的突破很快就烟消云散。

  2018年4月,内塔尼亚胡披露了摩萨德获得的伊朗核计划文件,声称伊朗一直在进行秘密武器计划。随后一个月,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全面协议》,并再次对伊朗实施制裁。

  伊朗最初表示将继续遵守核协议,但在去年1月苏莱曼尼被暗杀后,德黑兰放弃了它的承诺,包括对铀浓缩的任何限制。

  以色列预防性打击的历史

  与此同时,以色列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通过其“预防性打击”政策,也被称为“贝京学说”(begin doctrine),来破坏对手的核计划。

  1981年,以色列战机袭击并摧毁了伊拉克在乌西拉克的核反应堆,认为它是为制造核武器而建造的。2007年,以色列战机出于同样的原因袭击了叙利亚的基巴尔(al-kibar)核设施。

  从2007年开始,摩萨德显然还实施了一项暗杀计划,以阻止伊朗的核研究。据信,在2010年1月至2012年1月期间,摩萨德组织了对伊朗四名核科学家的暗杀行动。还有一名科学家在刺杀行动中受伤。

  以色列既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参与了杀戮。

  伊朗被怀疑曾于2012年2月在曼谷对以色列外交官发动炸弹袭击,但没有成功。最近,伊朗用被其囚禁的澳大利亚学者凯利·摩尔-吉尔伯特交换了当时那三名被判袭击罪的伊朗人。

  据报道,在奥巴马政府要求促成伊朗核协议的压力下,摩萨德暗杀计划被暂停。但毫无疑问,法赫里扎德的暗杀是摩萨德组织的,目的是破坏伊朗核项目。法克里扎德被认为是几十年来伊朗核项目的幕后推手。

  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他被杀的时机是完美的。这让伊朗政府面临国内要求报复的压力。然而,如果它这样做了,就有可能遭到好斗而即将离任的特朗普政府的军事打击。

  幸运的是,摩尔-吉尔伯特在暗杀事件发生前被迅速带离伊朗,因为在发生如此明目张胆的的暗杀之后,伊朗不太可能释放一名被控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的囚犯(即使这样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伊朗对其认为的以色列和美国的挑衅做出的反应。

  最好的结果是尽管国内强烈要求领导层采取有力的行动,但伊朗不会采取明显的报复或军事行动。这将为拜登重启伊朗核协议敞开大门,美国将在严格的保障措施下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以确保伊朗无法维持其秘密核武器计划。

  作者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客座教授和澳大利亚国防学院的兼职教授。他之前曾担任国防安全情报局局长;本文译自the conversation网站,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are-the-us-and-iran-headed-for-a-military-showdown-before-trump-leaves-office-152606

责任编辑:昀舒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

2021-01-05 17:02:43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克莱夫·威廉姆斯(clive williams);昀舒/译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希望看到在特朗普本月离任、候任总统拜登接任之前,伊朗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就能吸引的美军的注意力。同时,会让他有机会成为一个强硬的战时领导人,有助于分散媒体对他腐败指控的关切。美国对伊朗的任何军事回应,将会让拜登更难与伊朗建立工作关系,并使重启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变得更为困难。

  在特朗普政府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

  上周末,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声称,以色列特工正计划袭击驻伊拉克美军,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攻击伊朗提供借口。

  就在美国刺杀在伊朗很有声望的将军苏莱曼尼一周年前夕,伊朗革命卫队领导人还警告称,伊朗将对任何挑衅做出有力回应。

  同样,以色列军方领导人也在为伊朗可能对去年11月伊朗高级核科学家莫森·法克里扎德被暗杀一事进行报复做准备。德黑兰归咎于这个犹太国家。

  据报道,美国和以色列近日都在波斯湾部署了潜艇,而美国也向该地区派遣了可携带核弹头的b-52轰炸机,以展示武力。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上周末宣布,美国不会将尼米兹号航空母舰及其战斗群撤出中东——这与五角大楼早些时候让该舰回国的决定形成了鲜明对比。

微信截图_20210105170515.jpg

  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以色列的优先事项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希望看到在特朗普本月离任、候任总统拜登接任之前,伊朗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就能吸引的美军的注意力。同时,会让他有机会成为一个强硬的战时领导人,有助于分散媒体对他腐败指控的关切。

  美国对伊朗的任何军事回应,将会让拜登更难与伊朗建立工作关系,并使重启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变得更为困难。

  无论如何,拜登政府对介入中东事务的兴趣可能会降低——这并不是下届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然而,恢复伊朗核协议以换取美国解除制裁,将受到美国的欧洲盟友的欢迎。

  这表明,在拜登执政期间,以色列可能会在中东问题上自行行事。

  由于伊朗支持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激进分子,以色列将伊朗视为主要的持续安全威胁。以色列的关键战略政策之一就是防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并决心保持这种局面。

  尽管伊朗声称其核计划只是用于和平目的,但德黑兰可能会像朝鲜一样,现实地认为,只有拥有核武器才能保障其国家安全。

  最近几天,德黑兰宣布将尽快开始将铀浓缩至20%,超过2015年核协议中商定的限制。这是一个重要的步骤,可能会促使以色列打击伊朗的地下福尔多核设施。大约十年前,当伊朗开始将铀浓缩到20%时,耶路撒冷就考虑过这样做。

  伊朗核协议是如何破裂的

  伊朗的核计划始于20世纪50年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是在美国的协助下,伊朗开始了“原子促进和平”计划。西方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79年伊朗革命推翻了亲西方的伊朗国王。与伊朗的国际核合作随后被中止,但伊朗的核项目在20世纪80年代恢复。

  经过多年谈判,伊朗与伊朗核问题六国(p5 1)(包括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与德国)以及欧盟,于2015年7月14日在维也纳签署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

  这份全面协议严格限制伊朗的核活动,以换取解除制裁。然而,随着特朗普当选,这一协议取得的突破很快就烟消云散。

  2018年4月,内塔尼亚胡披露了摩萨德获得的伊朗核计划文件,声称伊朗一直在进行秘密武器计划。随后一个月,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全面协议》,并再次对伊朗实施制裁。

  伊朗最初表示将继续遵守核协议,但在去年1月苏莱曼尼被暗杀后,德黑兰放弃了它的承诺,包括对铀浓缩的任何限制。

  以色列预防性打击的历史

  与此同时,以色列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通过其“预防性打击”政策,也被称为“贝京学说”(begin doctrine),来破坏对手的核计划。

  1981年,以色列战机袭击并摧毁了伊拉克在乌西拉克的核反应堆,认为它是为制造核武器而建造的。2007年,以色列战机出于同样的原因袭击了叙利亚的基巴尔(al-kibar)核设施。

  从2007年开始,摩萨德显然还实施了一项暗杀计划,以阻止伊朗的核研究。据信,在2010年1月至2012年1月期间,摩萨德组织了对伊朗四名核科学家的暗杀行动。还有一名科学家在刺杀行动中受伤。

  以色列既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参与了杀戮。

  伊朗被怀疑曾于2012年2月在曼谷对以色列外交官发动炸弹袭击,但没有成功。最近,伊朗用被其囚禁的澳大利亚学者凯利·摩尔-吉尔伯特交换了当时那三名被判袭击罪的伊朗人。

  据报道,在奥巴马政府要求促成伊朗核协议的压力下,摩萨德暗杀计划被暂停。但毫无疑问,法赫里扎德的暗杀是摩萨德组织的,目的是破坏伊朗核项目。法克里扎德被认为是几十年来伊朗核项目的幕后推手。

  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他被杀的时机是完美的。这让伊朗政府面临国内要求报复的压力。然而,如果它这样做了,就有可能遭到好斗而即将离任的特朗普政府的军事打击。

  幸运的是,摩尔-吉尔伯特在暗杀事件发生前被迅速带离伊朗,因为在发生如此明目张胆的的暗杀之后,伊朗不太可能释放一名被控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的囚犯(即使这样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伊朗对其认为的以色列和美国的挑衅做出的反应。

  最好的结果是尽管国内强烈要求领导层采取有力的行动,但伊朗不会采取明显的报复或军事行动。这将为拜登重启伊朗核协议敞开大门,美国将在严格的保障措施下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以确保伊朗无法维持其秘密核武器计划。

  作者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客座教授和澳大利亚国防学院的兼职教授。他之前曾担任国防安全情报局局长;本文译自the conversation网站,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are-the-us-and-iran-headed-for-a-military-showdown-before-trump-leaves-office-152606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克莱夫·威廉姆斯:美国和伊朗会在特朗普离任前发生冲突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